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剑宗签到百年 > 第129章 无辜的过路人
    

    转眼间,陈易凡来到这西方仙庭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了,这三个月的时间,陈易凡的进展十分的缓慢,天骄榜上的人,他才挑战了六个,平均是一个月两个。

    而王权霸业的动作则是更加的喜人,到现在连北方仙庭还没有到达呢,即使他已经用出了空间祖符赶路,却也只赶了一半的路程。

    在分别时,陈易凡交给了王权霸业四枚祖符,其中空间祖符就是其中一个。

    这一段时间,陈易凡也发现了一丝不对了,这些佛门的天骄真的都是上杆子找他啊,甚至还在某一座城池里面摆上了擂台,大肆宣扬,希望陈易凡能够应战。

    也不管陈易凡能不能够收到这个信息,只要陈易凡一不应战,就会迎来更重不好的声音,甚至还会连带北方仙庭的人一同说上。

    可是这西方仙庭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等陈易凡收到消息赶去的时候都已经晚了。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会特意为这件事情去前往摆擂台的城市,后面就已经无所谓了,说就说吧,反正以后总会面对到的。

    除非对方摆擂台的城市就是陈易凡所在的那个城市,要不然他绝对不会理会的。

    就有这么一天,陈易凡在赶路的途中,他这次的目标是金龙寺里的一名天骄。

    金龙寺在这西方仙庭并不属于超级势力,顶多也就是一个一流势力,宗门的最强者也仅仅是一个道仙境的修为,至于是哪个阶级陈易凡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赶路的时候,陈易凡突然感觉到他前进的路途之中有战斗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陈易凡感觉到自己好像要经历一波狗血的剧情。

    果不其然,在陈易凡发现他们的时候,对方也发现了他。

    这时,陈易凡也正好看清了场内战斗的状况。

    五名散发着邪气的修炼者围绕着两人进行攻击,这两人是一老一少,老的是男的,少的是个女的。

    看到陈易凡,那一老一少的眼神中散发出了一丝希望,而那五名邪修眼神中则是有些阴沉。

    “还请阁下出手相救,在下必将重谢。”

    那个老家伙直接就对陈易凡恳求道。

    而那名少女虽然没有开口,但是眼神中的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不过了,也是希望陈易凡能够对他伸出援手。

    “杀了他,场上不能留下一个活口。”

    听到这话,陈易凡嘴角笑了一下。

    “果然不愧是邪修吗,做事风格还真的狠辣啊,明明我只是在这里路过而已,竟然就想留下我的命。”

    “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路过这里。”

    说完,一名邪修直接就向着陈易凡冲了过来,整个就像成化成一股血流一般,好像没有着实体。

    “公子小心。”

    看到这一幕,那名少女立马紧张的对着陈易凡大喊道。

    “有意思的功法。”

    这种功法陈易凡还是第一次见到,让人没有实力,就是不知道物理攻击管不管用啊。

    想到这里,陈易凡直接拿出了王权剑,直接使用王权剑法,一道巨大的金黄色的剑气直接覆盖在了那股血流之上。

    这王权剑法是陈易凡改良之后,由于时间比较仓促,并没有完全改完。

    所以并不算是仙界最强大的剑法,只能够算是其中之一吧,毕竟即便是拥有无敌剑体,对所有关于剑的东西都异常的敏感,异常的有天赋。

    但是想要创造出世间最强剑法也不是一件轻轻松松的事情啊。

    王权剑法本来就是一个世界最巅峰的剑法了,所以把他稍作修改之后,在仙界中也算是名列前茅了。

    不得不说,拥有这样的心情,陈易凡真的是老凡尔赛了。

    强大的剑光直接覆盖在了对方化身而来的那股血流之上。

    瞬间,就将那股血流分成了两半,并且泯灭了大半部分,可是还剩下了一滴。

    令陈易凡感到诧异的是,仅仅是剩下一滴血,竟然再次化成了人形,只不过面色非常的苍白,气息十分的微弱。

    “哦吼,真是有意思的功法。”

    陈易凡来了一丝兴趣。

    而那名老者和少女都是开始目瞪口呆了。

    他们本来是想要提醒一下,物理攻击是没有作用的,但是没想到,还没等他们说出口呢,对方就已经甩出了一道剑气。

    并且这道剑气差点直接杀了对方。

    而且在他们看来,对方甩出的那道剑气毫不费力,像是轻轻松松劈出去的一样。

    “你们刚刚想要说什么?”

    陈易凡对那两个人问道。

    “没,没什么。”

    两人磕磕巴巴的一同回答道。

    而那个被陈易凡一击就打回本体的邪修则是相当的震惊。

    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用物理攻击打成这种状态,并且被人一击就干趴下了。

    他的同伴们也都是同样的震惊,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各自的实力是什么样的,他们之间的实力根本就差不了多少。

    对方能够一击把他的同伴伤成这样,那么打他们也可以啊。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一名邪修惊恐的问道,他们随便拦下来的一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明明是跟他们处于同一种修为。

    “我只是一个被你们拦下的一个无辜的过路人罢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不拦你了。”

    “呵,晚了,既然跟我动手,那你们就做好死亡的准备吧。”

    虽然对方的功法很奇特,能够减弱物理攻击的伤害,但是那只是没有到达那个点而已。

    如果物理攻击突破了他们承受的极限后,那么他们同样会死亡的。

    “刚才只是我的随手一剑,现在你们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吗?不要想着逃哦,因为你们根本就逃不掉我的攻击范围。”

    说完,陈易凡单手举起了剑,看起来行动缓慢,但是在他们的眼中,就像是阎王再对他们招手一般。

    “该死,所有人全力祭起血盾,否则我们都会死。”

    他们没有选择跑,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内心十分相信陈易凡刚刚说的那句话,跑只会让他们毫无抵抗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