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和爱豆对家领证后 > 第46章 准备
    阮瑜猛然合上眼前的剧本,撕又不敢撕,看也不想看,额头磕在膝盖上,想死。

    “小瑜姐,我把药都给你放这儿了,你等下记得吃。”林青把两盒感冒药放在床头,“那我先走了,你吃完药睡一觉。”

    阮瑜虚弱:“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等林青走后,她迅速从床上垂死挣扎爬起,捞过手机开始搜孔明坤。

    大导演,一堆奖项和光环,擅长拍文艺剧情电影。

    处女座《叫好》,剧情电影,讲昆曲折子戏的衰落和清末伶人的彷徨;《谋杀晚风》,剧情电影,讲市井人性和拆迁引出的一场谋杀,也是段凛靠二番爆红的那部片……总之,孔导拍过这么多电影,就没见主角有这么多吻戏床戏亲密戏的。

    所以,《无声惊雷》是一部,文艺爱情电影。

    阮瑜盯着床边的剧本,表情有如定时炸|弹引爆的前一秒。

    门铃忽然响起。

    以为是林青,阮瑜脑袋一片混沌,离开卧室,去开门。

    抬头一看,与门外的人视线交错,段凛!!!

    段凛一身剪裁精良的高定西装,不知道刚从哪个活动上回来,眸光落在她光洁的脚趾上,一顿,长眉蹙起:“怎么不穿鞋子?”

    “……热。”阮瑜憋出一个字。

    段凛又看向她的脸。

    她眼底雾着潮湿水汽,有点蔫蔫的,唇色苍白,脸颊泛红。红得不正常。

    泡芙又“咻”地从里屋窜了出来,阮瑜嘴角抽了抽,想给这吃里扒外的肥球让路,脚步刚往旁边挪,就被人握住了手腕。

    浑身毛都要炸起来了。

    她僵住,见段凛握着她手腕没让走,接着温凉的手背贴上自己额头,明显停了一下。

    段凛松开:“吃过药没有?”

    阮瑜半晌才回:“没,马上吃。那什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本来是找你聊对戏安排,今晚就算了。”段凛看她,眸沉如墨,眉宇仍蹙着,“去穿鞋,吃了药早点睡。”

    烧得太糊涂,阮瑜一点没发现他这话的语气有哪儿不对。

    茫然点了个头。

    他又淡声:“发烧别打游戏。”

    阮瑜:“哦。”

    稀里糊涂回卧室,吃完药,清醒了点,又瞅见了剧本上的卡司表。

    艹啊。

    阮瑜心想。

    其实吧,对家这人,要是真抛开是她对家这一层身份,也不算坏。

    她算了算,整容的黑料是假的,天生长那样,老天爷赏饭吃,啧。

    乱扔烟头的黑料也是假的,他不抽烟,拍《成名无望》那会儿她就发现了。

    片场耍大牌这事,倒也没见过,哦,不过冷漠起来像黑|道太子这个是实锤。

    总之,目前为止没什么毛病。

    ……那他妈也不能和他拍吻戏床戏啊!

    颓了两天,阮瑜烧退了,当天去公司签片约合同和保密协议。

    安卓茜替她规划:“这戏十月进组,拍到明年二月份,合同签的是四个月,不算长。”

    “昨天我去了黄桃台的招商发布会,你那部青春竞技偶像剧的女二定档在十月,再过两三个月,我估计《宫夜行》也快播了,所以空档期不长,你安心拍戏。”

    阮瑜全程面上点头说好,心里却想的是安心个球啊。

    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八月末,全国院线连续上映五十八天的《成名无望》下线,国内票房累计三十八余亿,口碑票房双丰收。电影下线的隔日,片方发布北美引进上映的公告,又引一波热潮。

    电影出品制片和总导演功成身退,几位主演名利双收,作为其中的小配角,阮瑜也吃到了一部分红利。

    安卓茜趁着热度给阮瑜接了几个代言和杂志封面,她每天从拍摄通告中挤时间,终于看完了《无声惊雷》的剧本。

    看完,两天都没缓过来。

    电影名引自鲁迅先生的诗:“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当然,剧本没讲这句诗背后的那些意思,孔导要拍文艺爱情片,主讲爱情,提了一点人性,主题是黎明前的黑暗。

    阮瑜是看完才知道,当初孔导给她的人物梗概,真的就只是梗概。

    她要演的倪书,出身上海富裕家庭,从小跳芭蕾,三岁起跟着舞蹈家妈妈全世界旅游,活得像只无忧无虑的小蝴蝶。

    一次旅行,倪书和妈妈遭遇车祸,妈妈当场死亡,倪书截了肢,从此余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然而噩耗像是只降临在了倪书头上。爸爸很快另娶,娶回家的女人还带着和前夫的儿子,叫季少安,年龄与倪书一般大。

    倪书想自杀,却被外婆拦住。

    老人告诉她,死后家里的一切都是别人的了,那小的就继承去了,你姆妈在天之灵看着,你怎么好叫她失望。

    外婆的话像枷锁,冰冷桎梏,彻底击碎了倪书在世上眷恋的最后一点温情。她没有盼头了,却时刻被老人盯着不能自杀,喘不过气,整日活得像幽灵。

    直到某天她在庭院里碰到季少安,终于第一次直视少年的眼睛,跟他说了第一句话。

    倪书问,你带我逃好不好,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去旅行。

    他们秘密策划,合谋偷钱,瞒过了家里所有人,终于在一个晚上成功逃离。

    去了很多地方,小镇,海边,山顶,甚至出国,去倪书最爱的法国。

    倪书原本想杀他。

    这是一场暗藏杀意的旅行,倪书大可以在旅行途中将季少安推下山崖,推入湖底,她虽然残疾,却并不蠢,最多不过双双殒命。成全外婆,也成全自己。

    倪书从劫后求生,到被亲人碾碎眷恋;从心灰意冷,再到相爱。

    他们相爱了。

    这几乎是一场禁忌的爱情,继母带回来的拖油瓶,和满心绝望的残疾人。

    阮瑜估摸了下,剧本里有一半的场景都给了旅行,但按时间线来算,可能连十天都不到。

    这段感情在旅行途中拉锯,猜疑,了解,再到靠近。最后磨灭杀心,直至相爱。倪书浑身的戾气收敛,灰败散去,心脏跳动一如往昔。

    可好景不长,两人很快被找回家。这一次,倪书很平静,没再求死。

    两人在夜里无人处接吻,在无声硝烟中相爱,终于有一天,倪书又对季少安提出请求,她想看日出。

    再一次的瞒天过海,他带她登上山顶,迎接黎明前的这段时间,天色最昏暗。

    倪书在暗夜里对季少安说,谢谢他让她找回了生的快乐,她很快乐。她爱他,但也爱自由,她不愿意自己的余生在轮椅上度过。

    这一次,不是绝望求死,她的语气很平静,带着轻松。

    黎明降至,倪书从山顶跳了下去。

    季少安死死克制着,没拦。

    倪书人生的结束,是一场向死而生的谢幕。

    阮瑜看的时候堵得心口疼,哭得直抽抽。

    这只是倪书的部分,其实季少安这个角色也惨得要命,自小爹不疼娘不爱,连自己妈妈都骂他拖油瓶。倪书死后,他还有一段剧情要走。

    撇去剧本对人性的探讨部分,这应该是一部偏禁忌的爱情片,主角两人互相取暖,各自救赎,惨上加惨。

    等会儿,这设定能上院线吗??

    算了,想不了太多了。

    阮瑜查过孔导的导戏风格,能不能过审她不知道,但剧本里这么多场吻戏和床戏,他是一定,绝对,会拍的。

    看完剧本的隔周,孔明坤给阮瑜打来电话,邀她去一场饭局。

    地点的京内的私人会所,吃日料。阮瑜脱鞋进包间的时候,孔明坤在里间招呼她:“人来了,过来坐。”

    和上次试镜的时候不一样,孔明坤带着笑,表情很放松。

    “孔导好。”

    孔明坤介绍她认识,包间里七个人,大半都是《无声惊雷》导演和制片,剩下两个是知名老戏骨演员,一个在电影里演倪书她爸,另一个演季少安妈妈。

    阮瑜一一鞠躬打招呼。坐下,发现旁边还留着一个空位。

    包间门又被打开,副导徐成累一看就笑了:“我们的男主角来了,这儿,特地给你留的位置。”

    阮瑜眼睁睁看着段凛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维持不住假笑,心态有点崩。

    这两天剧本看多了,脑子里都是戏,真的控制不住代入真人。

    这要怎么演?!!

    “喝点酒吧,你们女士喝什么,清酒?”一联合制片在问。

    酒单都递到阮瑜手里了。

    “谢谢,我不喝酒了,还是喝水吧。”她回。

    “那怎么行……”

    “阮瑜喝不了酒。”段凛平静接话,叫服务生,“给她来一罐苏打水。”

    那联合制片脸上有些挂不住,看了一圈周围,几个导演和制片人脸上竟然都没什么异议,正好讪讪转移话题。

    等苏打水上来了,旁边段凛随手开了罐,递给她。

    “……谢谢了。”

    阮瑜心里五百个小问号。

    对家干嘛??

    菜上齐后,包间里几人觥筹交错地聊天,阮瑜才知道,这次《无声惊雷》的最大出品方是冬影娱乐。看在场人的反应,估计是知道段凛和冬影老总段谨成的关系了。

    孔明坤的电影,投资的制片人可不止一位。如今几位主演定了,有两个配角却没定,饭桌上的各个制片你来我往,都想往组里塞人。

    阮瑜正自顾自吃饭,忽然孔明坤问:“阮瑜,你看完剧本了吧?”

    “嗯,看完了。”

    他闲聊:“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阮瑜想了想,委婉:“我看过一些您以前的电影,感觉您几乎没拍过爱情片,这次怎么就想拍这个啊?”

    “这本子压在我手里好多年了,一直没敢拍。”孔明坤笑,有点感慨,“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啊。”

    她听得有点懵,旁边段凛又开了一罐苏打水,递过来:“剧本是孔导自己写的,他有原型。”

    阮瑜瞬间精神:“所以倪书这个人也是真的?那她最后,真就跳崖了?”

    段凛应声。

    孔明坤看这两人一问一答,顿觉有点儿没意思。

    没他什么事了嘛。

    这顿饭快吃完,副导徐成累要拉一个主演微信群:“还有一个月进组,剧组会提前办两场剧本围读会,我等会儿会把日期发群里,你们记得空出档期。”

    孔明坤示意段凛和阮瑜:“还有,你们要是有空,就私底下先对对戏,练练台词,找找感觉。”

    这已经是阮瑜今天晚上第三回想死了。

    以前她拍戏都是演配角,没搞什么正式的剧本围读,也没提前私底下对戏。这是钝刀割肉,杀猪前还要搞凌迟啊!!

    “我的档期是没问题。”她抱有一线希冀,“段凛是不是,还挺忙的?”

    段凛垂眸,瞥她一眼:“不忙。”

    ……你不忙个锤子!!!

    拉完群,阮瑜刚好接到林青的电话,她礼貌和几位导演制片打招呼,戴上口罩离开。

    刚出包间门,被段凛叫住。

    他站在包间门外的台阶上,稍顿,淡问:“能不能加回来?”

    “啊?”阮瑜茫然。

    段凛下台阶,径直到她面前。

    他戴了口罩,只露出一双深邃眉眼,低了声:“以前拉黑我的微信,现在加回来?”

    阮瑜猛然回忆起来。

    对啊,当初她在《成名无望》剧组里的戏份杀青以后,就把段凛的微信给拉黑了。

    现在又在一个剧组拍戏,不加回来,是怪怪的。

    半小时后,阮瑜在商务车后座忽然回过味来,对,就是怪怪的!!

    对家今天也太奇怪了吧?吃错药了??

    旁边林青被她一个鲤鱼打挺吓了一跳:“怎么了?”

    “没。”

    阮瑜泄气。

    没办法了,既然都接了,就好好演。

    不能在现实世界度过一辈子,至少能在电影里好好演完主角的一生。

    要演好倪书这个角色,很难。

    接下来几天,阮瑜让林青买了轮椅,日常在公寓里盯着泡芙看智障的眼神推轮椅,提前开始过残疾人的生活。

    上海话也得学。倪书是上海人,说普通话时的腔调语气都得练,她请了老师上门,一句一句台词跟着念。

    一周后,剧组办第一场剧本围读会。地点在北京,孔明坤的别墅内。

    所谓剧本围读,就是导演和编剧跟着演员们一起,把整本剧本的剧情内容和台词都顺一遍,读不顺的台词就做删减,有修改意见的就提意见。

    剧组各部门的主创也在场,他们主要会提一些拍摄内容和进度的意见。

    阮瑜翻着剧本,瞥一眼孔明坤,再看段凛,神情木然,内心弹幕翻滚。

    如果可以,她想把哪些吻戏床戏全删了!!

    九月中旬,一个话题上了热搜。

    商影传媒的官微公开了一封法院判决书,段菡的法院判决结果下来了。

    打了五个月的官司,终于出了结果。

    安卓茜给阮瑜打电话:“当初公司以诽谤罪起诉她,法院给判拘役六十天,赔偿损失两百万,这笔钱下个月会打进你账户。”

    阮瑜挺平静:“好,谢谢安姐,辛苦了。”

    “至于她以前绑架过你的事,时隔这么多年,仅靠一段录音也定不了罪。”安卓茜叹气,“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挂完电话,阮瑜去看商影官微发的判决书。

    法院判定段菡诽谤罪成立,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处以拘役60天,赔偿当事人损失200万。被告接受判决,不提出申诉。

    热搜高高挂在第一,从起诉到判决中间隔了这么久,底下舆论激烈不减当初。

    【就这就这就这?】

    【校园霸凌的事呢?绑架阮瑜的事呢?给我牢底坐穿啊!!】

    【有一说一,其实已经判得挺严重的了。】

    【还生气的建议翻墙去推特看看,段菡现在身败名裂惹,反正我爽了。】

    【霸凌不得好死,心疼抱走我家小瑜。】

    ……

    阮瑜看完,点了个赞。

    回头就把这事忘了。

    她现在有太多东西要学,光准备进组的前期工作就忙不过来,遑论中间还经常要赶几个零碎的通告。几乎是在挤时间过日子,连日常追星的时间都骤减,只能睡前流泪舔屏两分钟。

    两天后,纪临昊的新专辑第一首主打曲《不听》在各大音乐平台上线。

    只是单曲上线,MV还没出来。

    甫一上线,四季们都嚎了一晚上。阮瑜刚赶完一个拍摄通告回公寓,登上追星小号,被首页四季的“啊啊啊”刷了屏。

    呜呜呜呜就算已经听过一遍,她还是能为这首歌流干眼泪!!

    正公放着爱豆的歌,微信忽然跳出一条。

    段凛:【有没有时间对戏?】

    作者有话要说:段凛:在谈恋爱

    小瑜:在想杀青

    段老师还没骚起来,会孔雀开屏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