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和爱豆对家领证后 > 第70章 预告
    商影的声明和阮瑜微博一经发出,“阮瑜醒来”的话题毫无意外地一路飚上了热搜第一。热搜和她的微博评论底下都是吃瓜路人的恭喜祝福和鱼粉的啊啊啊呜呜呜,终于!!

    【啊啊啊啊小瑜好好休息,等你回来!!!】

    【我他妈哭死,命运一定会善待温柔善良的仙女5555】

    【嘤呜呜呜嘤女鹅我好想你!】

    【新粉报道,加油。】

    ……

    四个月的躺吸粉不是说说而已,阮瑜翻着她微博底下几乎比以往多几倍的评论,一时有点难以置信。

    旁边林青在给她削苹果,根本不惊讶。《小家》还在热播中,她的演技进步明显,光靠剧就涨了一大波国民度,再加上前段时间被报道出她闷声不吭做公益,好作品加好人品,都是圈粉的利器。

    “小瑜姐,你送我的礼物我还没用。”叶萌萌忽然想起来,“太贵了,我连碰一下都心疼!”

    阮瑜病倒那天,林青他们进她书房找病历,才发现堆了一书房的礼物。送给叶萌萌的是一台家用激光投影仪,某高端品牌,后来叶萌萌一查,瞠目结舌,居然要四十多万!

    林青眼睛还有些红:“还有那封信,我都看了,写得和遗书一样,真是要被你吓死。”

    不提还好,一提,阮瑜差点咬断舌头,一脸被公开处刑的悲愤。

    妈的谁能想到有今天啊!那时候她以为她要死了,几乎在手术前花光了卡里所有的钱,一年多来接的商务和片酬,全花完了。

    她一查自己几张卡里的余额,穷得喵喵叫。

    还有那些信……

    她声音颤抖:“你们不会,真的帮我把礼物和信全送出去了吧?!”

    “放心,一个不落。”林青摆手。

    阮瑜木然:“林青,水果刀递给我一下,不想活了。”

    艹啊!!!

    现在就是丢脸,非常丢脸。后悔,极其后悔。

    手机嗡鸣起来。

    她一看,立即在床上坐直了,接起:“啊?”

    段凛那边在片场,刚下戏。

    片刻,背景音逐渐安静,他声音响起:“吃饭没有?”

    “吃过了,现在在啃苹果。”阮瑜瞅了眼旁边林青他们,人往窗边挪了下,“你吃了没啊?”

    “还没有。”

    一顿,段凛淡问:“晚上我过来?”

    阮瑜:“哈?”

    不是,她瞳孔地震:“那什么,你不是在横店吗?”

    段凛应声。

    “……那,明天你有戏要拍吧?”

    段凛没应,平静:“怎么了?”

    还怎么了!横店离北京十万八千里啊!他是有传送卷轴吗一晚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别啊你,过来太麻烦了。”片晌,阮瑜憋字,“还是等我出院吧?”

    缄默须臾。段凛接话:“等不及。有点想你。”

    好一会儿,她才回:“还是算了。”

    她他妈怎么听怎么都感觉,像那种,食髓知味的语气。

    “我之前准备的生日礼物,你是不是收到了啊?”阮瑜迅速转移话题。

    她当初基本给每个熟识的人都准备了礼物,给段凛的是一块腕表,不是他代言的那个高奢牌子,但也好看。

    无比庆幸自己当时没给段凛写什么长篇大论的遗书,就写了一句“生日快乐”。

    听到他应,此刻她又补上:“生日快乐啊。”

    “好。”

    又聊了几句,挂断电话。旁边林青狐疑:“笑这么开心?”

    阮瑜啃着苹果,压着笑,正正色,开始歌咏生命:“你不懂,我这是身体好吃嘛嘛香,连呼吸都开心!”

    住院一周,期间阮正平赶回来陪阮瑜,欣慰得几近老泪纵横。晚上阮正平要睡病房的陪护床上,她睡过那床,又窄又不舒服,不太忍心,没过两天她就催着阮正平去忙他自己的了。

    隔周,陈主任来通知阮瑜,她的身体状况一切稳定,明天就能办出院手续。

    “晚点我让陈言写个注意事项的单子给你,”陈主任叮嘱,“头两个月你在饮食方面需要多注意一些,记得半个月来复查一次。”

    阮瑜眼睛都在发光:“主任,那些爬山蹦极之类的事情,我真的都没问题了?”

    “是没问题。但你平时也少折腾自己,年轻人,自己身体最重要。”

    去找医生签单子办手续的时候,她差点跟智障似的蹦跶起来。

    呜呜呜妈妈,她终于能是正常人了啊!!!

    等阮瑜出院,安卓茜又给她放了三天假。

    四个多月没回公寓,泡芙人间罕见地猫生第一次主动蹭上了她的裤脚。她把猫抱起来,环顾一周,公寓里的陈列摆设都还是原来的样子,餐桌花瓶里的向日葵也一直在换新,开得生机勃勃。

    假期进入尾声,安卓茜打来电话,通知她,《无声惊雷》要进入宣传期了,片方刚发终极预告,让她转发。

    “这是第一部你主演的电影,导演又是孔明坤,该配合的宣传一定要做到十分。”安卓茜慎重对待,“下周剧组要开始路演了,等下我让林青把行程安排发给你。”

    阮瑜说好,边打电话边开平板,搜无声惊雷的消息。

    安卓茜提醒:“对了,在宣传期间你们可以适当地营业互动,像平时线下的宣传活动和网上的微博评论这些,都可以互动。”

    等下:“我,们?”

    不是她想的那种营业互动吧???

    “对,你和段凛。”安卓茜很直接,“像《无声惊雷》这种文艺爱情片,票房顶天了都不如商业片,所以前期宣传就更要做好,毕竟是你们两个主演,营业期互动拉票房也是一种办法。都知道只是营业期互动,问题不大。”

    那瞬间,阮瑜以为安卓茜猜出了点什么,艰难:“我和段凛……”

    “我知道,段凛那边八成不会同意,他的粉丝也不好惹。”安卓茜叹气,“所以你看着拿捏,看能不能私下里再找他商量一下。”

    还行,安姐还不知道。

    阮瑜死里逃生地松口气,好他妈险,团队全员都是她的事业粉,知道她在偷摸谈恋爱还不杀了她!!

    ……不对,不是谈恋爱。是已经领证了。

    最后她扯谎说好:“我尽量吧。”

    挂完电话,阮瑜一下就搜到了。

    十五分钟前,“电影无声惊雷”的官方微博和抖音发了电影的终极版预告,长达两分钟。

    和去年九月份发的三十秒先导预告片不同,这次的终极预告有台词,还剪进了零碎的剧情线。

    她戴上耳机,点开。莫名开始紧张。

    前十秒都是卡司单,黑幕无声寂静一秒,逐渐浮起出品和联合出品的白色小字,光出品公司就占了满屏。

    【导演:孔明坤】

    【监制:焦静云】

    【领衔主演:段凛】

    【领衔主演:阮瑜】

    画面又暗下去。须臾,屏幕再亮起时,画面里是雨后树下的青石板地,一个熟透的桃子蓦然从树上砸落,滚了一圈泥。黏糊果肉裹着**的湿叶,慢慢滚到一人的裙角下。

    镜头往上拉,是轮椅和裙角下的一双腿。阮瑜认出那是自己的腿,或者说,是倪书的义肢,根本看不出来是做了特效。

    接着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急促的深呼吸和轻喘:

    乍一听像是在受什么病痛的折磨:“我想过要杀你。”

    阮瑜浑身炸毛,差点要扔耳机,艹,这是倪书和季少安拍床戏的那段台词啊!!

    画面切到倪书和季少安在倪家客厅的第一次见面,一个坐在轮椅里审视打量,一个站在窗边神色冷漠。画面的光影切割和质感色调都非常好,一人在明,一人在暗,铺面而来的故事感。

    接下来,一幕幕争吵,绝望,悲伤的片段碎片化式闪过,浓重的压抑后,是两人在阮家四下无人的雨夜接吻的那一幕。一道惊雷劈开漆黑夜幕,廊灯照彻两人之间无声涌动的暧昧和□□。

    剪进阮瑜的央求声:“你带我走吧。”

    音乐声和背景台词戛然而止,节奏倏然一慢,又切回那个雨过的午后。

    轮椅离去,一人蹲下身去碰地上烂熟的桃,手指干净,修长,沾上了软烂黏糊的汁水。

    镜头循着手指往上拉,拍进段凛轻滚的喉结,微动一瞬的下颌咬肌。接着他垂眼,舔去指上的桃汁。

    “好。”段凛的声音。

    下一秒,万籁俱寂,画面重新没入黑暗,又跳出白色的海报字体。

    【无声惊雷】

    【2月14日,全国上映】

    【生来桎梏,破茧化蝶】

    预告片甫一发出没多久,“孔明坤新电影”和“众戏骨影星”的豪华卡司阵容再次携电影上热搜,比起去年九月份发的那支意识流版先导预告片,终极预告显然要有内容多了。

    而且,信息量简直太大了!

    现在热搜下的评论,大部分都是路人。

    【我的妈啊段凛舔的那下好欲,电影局居然给过审了???】

    【孔明坤开始拍爱情片了,爷青结。】

    【奖导又要收割三金了。】

    【阮瑜演技进步太大了吧,哭戏真日人。】

    【画面好美张力好足,我来了。】

    【我没看错吧?段凛有吻戏?!!】

    ……

    意外地,菱角和鱼粉都没在第一时间来控评。两家粉丝从预告放到有吻戏那一段开始,就已经傻了,心情有如晴天霹雳。

    要知道孔明坤虽然是文艺片导演,但从来只拍剧情片啊!他以往导的每一部电影都对爱情着墨甚少,久而久之演变成了他自己的一种导戏风格。所以当初爆料段凛和阮瑜合作拍戏时,两家粉都没多在意。

    可预告里的吻戏一出来,两家粉都疯了。

    自家哥哥自家女鹅的第一部纯爱情片!第一次荧幕初吻!居然给了不对盘的对家!

    粉圈震动一下午,很快内部又开始互相调解安慰:只是吻戏罢了,为艺术献身而已,呜呜呜呜我宝贝是合格的演员,能主演孔导的戏还奢求什么呢!

    两家发生小规模撕逼后,冷静下来,达成一致,电影上映期间,能忍则忍。

    而阮瑜上小号翻了翻动态,又回忆了下《无声惊雷》里的那些亲密戏。心情有如高楼走钢丝,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脏病可能没好。

    本来拍电影的时候,她特别坦荡,觉得没什么。

    反正都是拍戏,是主角的吻,跟她本人有个球的关系。

    ……但今非昔比,她现在心里有鬼啊!!!

    阮瑜现在就无比希望当初电影送审时,那些过分的吻戏床戏已经被电影局勒令给剪了。

    要是没剪的话。

    全国上映。

    阮瑜呵呵。

    她,完,了。

    一月中旬,安卓茜恢复了阮瑜的部分通告,但没让她太累,偶尔会有几个拍摄和商务活动。

    电影在情人节那天全国公映,孔明坤定在上映前两周开始路演。阮瑜收到路演行程安排,十五天内有三十个城市要跑,除了过年期间那三天不用跑以外,其余每一天都有安排。

    她几乎每一场都在,而段凛仅有四分之一的到场次数。

    这段时间段凛还在剧组里拍戏,接近年底,他还有别的重要通告。孔明坤也知道,并未强制他过来。

    很快到第一场路演,地点在上海。

    下午剧组主创人员在市中心的酒店开新片发布会,面向媒体,而晚上去影院,和刚看过试映的观众见面。

    新片发布会开始前一个小时,连制片导演带演员十几人,都在宴会厅旁的准备室聊天。

    “阿凛还没来啊?”副导徐成累在问。

    “下着雨呢,他从横店过来,估计路上堵车。”

    阮瑜正看手机,给段凛发微信:【你进上海了吗?】

    刚发出去,听孔明坤笑问:“阮瑜,你还没看过成片吧?”

    “啊对,还没有。”她从手机屏幕上抬头。

    听说剪辑师刚剪完片子那会儿,孔明坤将几个制片和主演请到家里看了一遍,才拿去送审。她那时候还在医院里躺着,现在压根不知道成片什么样。

    阮瑜忽然想起来,悄声旁敲侧击:“孔导,我们拿去给电影局审的时候,有没有被打回来要求删减的啊?”

    “是删了两段,怎么?”

    “哪两段?”她眼睛都亮了。

    “你和阿凛在海边的那一段吻戏,”孔明坤又点了点饰演倪父的演员,“他和段秋在门缝里的那一幕床戏。”

    阮瑜不敢相信:“没了?那倪书和季少安的那一段床戏呢?”

    “床戏当然还在,这么含蓄的一场戏,没地方好删减。”

    不是,哪里含蓄了啊?!!

    手机忽然震鸣,她一看,段凛。

    接起,他的声音:“我到了。抬头。”

    阮瑜闻言抬头,准备室的门刚巧被打开,门口,段凛的眸光正好与她相接。

    “来了来了,今天上海雨夹雪,你们路上堵车了吧?”

    众人纷纷招呼,段凛应声,摘了口罩。

    他将外套脱了,拎着,自然坐到阮瑜身边。

    孔明坤坐在斜对角的沙发里,熟稔地和段凛聊了两句。阮瑜正听着,却见旁边的段凛偏侧过头,视线又瞥了过来。

    他淡问:“冷不冷?”

    “不冷。”她摇摇头。

    今天阮瑜穿了一条浅蓝色衬衫裙,坐在沙发里时,裙摆刚好露出一点膝盖。但是在室内,暖气开着,还行。

    段凛瞥了一眼,抖开大衣外套,随手罩上了她的膝腿。

    对面两个正聊着天的演员看到了,都是一愣。孔明坤的话头也一停,随后露出一个了然的笑,继续聊天。

    早在拍电影那时候,孔明坤就看出段凛对阮瑜有心思了。

    此刻准备室内没别人,都是同剧组的主创,连助理都不在,即使察觉到也不会说什么。

    但阮瑜人傻了。

    众目睽睽下,段凛的外套罩在她腿上,一部分披在她的腿和沙发上,剩下部分衣摆和袖子一角都垂地了,他看起来压根不在意。

    外套内里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体温。阮瑜搭在腿边的手也恰好被罩进去,小拇指在外套下一个劲儿挠挠蹭蹭,心跳八百迈,艹,段凛怎么这么光明正大啊?!!

    她垂着头平复了下,心说不行,得找个时间谈谈这——

    忽然,她在外套下一直乱挠的手被牵住了。

    阮瑜静止几秒,机械地往旁边看。

    段凛仍在听孔明坤和他聊电影,从侧面看睫毛漆黑密长,眸眼里平静无波,淡然得过分坦荡。

    她视线又往下挪。

    沙发边沿,外套遮住的内里,他在牵她的手。

    指腹微微蹭过她的指掌,修长手指分开她的手,十指交扣。

    ……我,艹,啊!!!

    阮瑜吭不出声,憋了又憋,最后烫着耳朵,让他牵了。

    等了半小时,场控敲门进来,通知发布会很快开始。

    阮瑜紧张得要死,秒抽回手。

    “走吧。”孔明坤站起来。

    于是一行人出准备室,过走廊,往宴会厅走。

    一位女演员和阮瑜并排着走,跟她聊了几句。她有点心不在焉,注意力全在前面和制片聊天的段凛身上。

    关于安卓茜之前说的营业互动,她想过了,不行。

    要是她心里没鬼倒还好,但她现在和段凛在一起,那可太有鬼了。

    万一互动着互动着被人扒出来她和段凛是真的,他那些女友粉能疯,到时候脱粉都算轻的。她自己也追星,当然能预见到时候会是什么天崩地裂日月无光的渡天劫场景啊!!

    阮瑜笃定,得想办法在公开场合离他远点。

    进宴会厅,大屏上重复轮播着《无声惊雷》的先导预告和终极预告,主持人正在台上激动热场。

    今天发布会上来了近两百家媒体,望去座无虚席。这么多家网络媒体,视频媒体以及电视台媒体,都是冲着导演和两位领衔主演来的。

    导演是名导,男主演是拿过两金的顶流,女主演又是最近话题度疯涨的当红小花,今天不扒个独家话题都对不起这阵容!

    媒体们都在确认手里的提问稿,翘首以待。

    主持人激昂:“有请我们《无声惊雷》的制片和剧组主创人员,有请导演孔明坤!副导徐成累!领衔主演段……”

    阮瑜他们从台侧的楼梯上台。

    工作人员在台边给他们递话筒。阮瑜有点走神,接过话筒,正要上最后一段台阶,没注意到这段台阶高了。

    有点踩空,踉跄了下,还没来得及自己站稳,从前方伸过的手就已经捞住了她。

    段凛稍扶着她的腰,蹙了瞬眉:“小心。”

    音色低缓。

    却离她手上的话筒咫尺之隔,清晰地,传遍全场。

    阮瑜懵了。

    主持人懵了。

    媒体也懵了。

    我们还没准备好呢!怎么上来就给个大新闻???

    作者有话要说:在一起的第一秒种,段老师人生清单TOP1:想公开。

    晚上还有一更,很晚小天使们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