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和爱豆对家领证后 > 第77章 扯谎
    “我这两天眼皮直跳,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剧院内,片场,阮瑜刚拍完一场外甥女混进扬剧团的戏,一听到林青这句话,下台时差点没踩到戏服裙摆。

    她装聋:“有水吗?渴了。”

    “小瑜姐给。”叶萌萌把水递给她,又问林青,“什么不祥的预感?”

    林青:“纪临昊这几天也在南京吧?我看到他动态了,明天他要在南京办生日演唱会。”

    叶萌萌恍然,随后和林青一起凝视打量阮瑜。

    阮瑜:“……”

    “不是,你们干嘛跟防洪水猛兽似的防纪临昊啊??”她为爱豆抱不平,“他怎么你们了?”

    林青:“我们没被怎么,但我怕你们有点什么。”

    其实助理没那么大权利管艺人的私生活,但林青和叶萌萌身为阮瑜真情实感的团队伙伴兼事业粉,眼见着她在上升期,就忍不住操心。

    阮瑜一点没放心上:“我跟纪临昊肯定没什么,要真有什么,我全球直播啃五千张专辑!”

    先不说她对爱豆压根不是那种喜欢了,就拿爱豆来说,他怎么可能喜欢上凡人啊!!

    但林青和叶萌萌不信,眼看着明天就是五月二十日了,两人合计了下,准备明天二十四小时盯着阮瑜,以防她半夜偷溜出去看演唱会被拍。

    她随他们去,特别坦然,反正约的也不是明天。

    为了拍戏,阮瑜向章家鸣请来的专业扬剧演员老师学了一上午扬剧,又穿戏服,带全脸的粉白面妆拍了一下午。当晚剧组收工已经近九点,她坐剧组的房车回去,在酒店房间里把妆全卸了。

    刚卸完,接到纪临昊的助理小全打来的电话,她将自己用口罩帽子大衣捂死,下停车场。

    明天是爱豆的三十岁生日,意义重大。

    自从纪临昊在前年发出个人专辑《不听》后,这近两年来,四季能明显感觉到爱豆发新歌的曲风有了转变。纪临昊在向唱作歌手转型,而今年他新专的几首歌都出了圈,阮瑜在香港逛街时,还能听到咖啡馆餐厅商场等等地方在放他的歌。

    由衷为他开心。

    纪临昊在转型,四季们又喜又忧。高兴的是哥哥的星途越来越顺了,难过的是以后在哥哥演唱会上像原来那样POP曲风的唱跳舞台少了。

    明天是纪临昊的三十岁生日演唱会,办在南京。工作室在宣传时公布了曲目,四季发现这次演唱会内容的不是新专,而是以往每张旧专里的主打曲,顿时疯了,啊啊啊啊全是哥哥的绝美唱跳舞台曾上过热搜第一的那几首歌!!

    生日演唱会的门票低得离谱,等于白送,预售那天,演唱会的八万张门票不到十秒售罄。现在连后排的看台票都翻了十倍,黄牛更是将内场票炒上了天价。

    四季呜呜的哭,哥哥的旧专舞台看一场少一场了!!

    阮瑜也哭,她是看不成爱豆明天的演唱会了,但至少今晚能跟他说一声生日快乐吧。

    小全将车一路开进市内的奥体中心,带她走员工通道,进中心体育场。

    偌大的场馆内,万人座环绕着中央的巨大舞台。馆内看台空无一人,但灯光通明,能听见全场正在彩排调试的音乐声,工作人员已经提前在每个座位上放好了应援礼包,她跟着小全从二楼看台区下去,穿过底下的内场区。

    舞台上,工作人员来来往往,纪临昊一身白卫衣搭休闲长裤的私服,正在跟人确认灯光。回头,见到台下的阮瑜,一双桃花眼微微弯起。

    “小瑜。”

    “纪临昊,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呀!”阮瑜把带的礼物给他,也在笑,“礼物是我前两天临时买的,不是特别好,你别嫌弃。”

    “不会,谢谢你。”

    聊了两句,纪临昊在台边俯身,把手伸给她:“你要上来吗?”

    阮瑜看着他的手一愣,说好,但没递手,雀跃地指了下远处台阶:“不行太高了,我还是从那边上来吧。”

    她跟着纪临昊在舞台上到处走,看他在这边确认钢琴摆位,又去那边确认伴舞的站点,唇角就压不住的笑。呜爱豆认真起来的样子真的美颜盛世!!

    不一会儿,助理小全过来招呼现场工作人员。

    “盒饭到了,大家今天辛苦了!先吃饭吧!”

    “你是不是也没吃饭?”见阮瑜点点头,纪临昊笑得温柔,“要一起吃饭吗?你选一家餐厅,我让小全带我们去。”

    她忙摇头:“不用了不用了,我跟你们一起吃盒饭好了,出去吃太危险,被拍了就完了。”

    “那怎么行。”

    小全在旁边也提:“是啊哥,我们可以点餐厅的外卖,让他们送过来也是一样的。”

    阮瑜满意:“嗯嗯,就这样!”

    盒饭到了,工作人员和纪临昊的团队在内场区里坐下吃饭。阮瑜几人也点了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餐厅的外带,送来很快,小全出去拿,几人也在场馆内挑座位坐下了。

    边吃边聊。

    阮瑜刚卸完妆过来的,一脸干干净净的素颜。舞台那边的灯光还打着,映在她眼里,满杏眸里全是明亮的星星。

    纪临昊动了几筷子,没吃了。一直在含笑看她。

    “预祝你明天演唱会成功呀,舞台一定很好看!”阮瑜也吃完了,心情超好,诚恳夸,“我特别喜欢你的舞台,希望你越来越好!”

    纪临昊眸色微动:“谢谢。”

    认识阮瑜两年多,从起初综艺里她为他挡酒杯开始,她一直都是这么有元气,坦率真诚,热情毫不作伪。

    他出声:“以前不知道你是我的粉丝,还是在我们去英国拍MV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拍MV的时候?阮瑜有点懵:“我以为你是后来在热搜上才知道……”

    忽然回忆起自己从前在爱豆演唱会上高喊“宝贝娶我”的视频了,当着本人聊起这个,她顿时有点不好意思。

    纪临昊笑:“不是,是你的屏保。我看到你的屏保是我的演唱会照片,大概猜到了。”

    她恍然。

    “那天看了你的信,才知道你喜欢我这么多年,谢谢你。”

    她笑眼弯弯:“不客气,你值得的呀!我才应该谢谢你,当你的粉丝我很开心。”

    那边工作人员吃完,开始准备最后一次彩排。阮瑜一看时间已经十点多,礼物和祝福都送到了,差不多也该回酒店了。刚想和纪临昊打招呼,被他叫住。

    “再留一下好吗?也想送你一份回礼。”

    她没反应过来:“回礼……不是这顿饭吗?”

    “不是。”纪临昊看着她笑,桃花眼如春水,示意内场区的座位,“你挑一个位子吧,等我去准备。”

    阮瑜说好,见纪临昊带着团队人员上二楼后台去了,就在舞台前的第一排座位坐下。想了想,忽然觉得,有一点不太对。

    爱豆今天好温柔啊!

    以前爱豆也特别温柔,又温柔又宠粉,但今天他温柔得让她感觉……怎么说,有一点不太适应。

    但很快,等纪临昊从后台回来,上舞台的时候,阮瑜一看,眼睛都亮了。

    啊啊是舞台服!!!

    纪临昊已经换了妆发造型。导播开了舞台四周的投影,大屏上,他化了舞台妆,戴着耳返,一身都是Prada赞助的白色西服套装,内搭刺绣衬衫,浑身上下的配饰精致而夺目。

    一直跟着他的伴舞团队也上来了,观众席灯光一暗,万千光束都打在舞台中央。

    纪临昊站在远处舞台上看阮瑜,确认了一遍话筒的声音,声音低压着笑:“欢迎来参加我的生日演唱会。”

    第一首歌响起的时候,阮瑜激动到想拍照,忍住了。

    呜呜呜这不是彩排!是一场完整的演唱会!!

    妈妈她居然能提前看到爱豆的生日演唱会!四舍五入爱豆给她办单人演唱会了!!

    真的满满都是回忆,接下来每一首歌的舞台阮瑜都看过不下十遍,差点感动想哭。她离舞台太近,不敢喊出来破坏气氛,但内心弹幕刷出了一片呜声,她的追星生涯已经圆满了。

    灯光,音响,舞美,以及纪临昊在舞台上的唱跳,都和一场正式的演唱会没有区别,除了没有观众氛围外,其余完成度拉到了满分。

    阮瑜捧心流泪。

    她可太幸福了!!!

    不过这场单人演唱会没有主持人和特邀嘉宾串场,也没有安可环节,等一整场结束,不过一个半小时。

    她看得心满意足。

    此时导演和灯光师又跑上台和纪临昊在确认细节,她看他忙了一会儿,就低头玩手机,把今天没打的打榜任务做了。例行追星完,习惯性去搜段凛的名字。

    段凛最近也进了新剧组,前两天还在泰国拍戏,昨天跟随剧组转场回国,没单独走VIP,于是在上海浦东机场被堵得水泄不通。视频里,菱角的表白声如浪潮,女粉尖叫高喊“老公”的那一段还上了热搜。

    阮瑜手指一停,刚翘起来的唇角有点抻平了,就,不太舒服。

    视频里,段凛仅露出平静淡漠的一双眼,瞥过长.枪短炮对着他的镜头,只说了两个字。

    “别挤。”

    然后周围就是一阵快喊破音的尖叫声。

    阮瑜看完视频,一瞅时间,都快十二点了。她抬头,发现舞台上没有纪临昊的身影,一问才知道在后台卸妆。

    走之前去和爱豆打声招呼吧。

    她也绕去后台,找到纪临昊的化妆间,敲门:“纪临昊,你在里面吗?”

    “嗯,进来吧。”

    灯光通明的化妆间内很安静,就只有纪临昊一人。他已经换下了白西装,把衣服挂回一排舞台服中间。

    见阮瑜站在门口,含笑:“进来坐。”

    “我就不坐了,等下就回去了。”她笑盈盈的,“你刚才的舞台真的特别棒!谢谢你让我提前看了演唱会呀,生日快乐。”

    纪临昊说好,还是让她进化妆间,说有事要谈。

    阮瑜有点懵,进去。

    “怎么了吗?”

    纪临昊关了化妆间的门,回身看她。一双桃花眼里笑意温存,涌动着微妙的情愫。

    轻声问:“小瑜,要在一起吗?”

    “……什什么?”

    纪临昊重复:“要和我在一起吗?”

    没听错。

    阮瑜人傻了。

    “啊?”

    纪临昊见她已经遨游外太空的空白表情,有些失笑。

    “我很喜欢你。”他剖白,问得更细致了,“承蒙你喜欢我这么多年,以后也可以只喜欢我吗?”

    阮瑜反应回来了,人坐在那,第一反应不是欣喜不是惊讶,而是慌。

    她愣愣地看纪临昊几秒钟,确定他神色认真,没在开玩笑。

    山崩地裂都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以前她追星最疯的那会儿,整天对着纪临昊的美图和视频老公宝贝心肝地乱叫,但真要让她对本人有什么非分之想,是没有的。

    从前没有,现在就更不可能有了啊!!!

    “小瑜?”

    阮瑜从外太空回来了。

    虽然看着纪临昊,但那一刹那间,脑海里却是段凛那疏离淡漠的一瞥眼。

    很慌。

    又回忆起以往自己在纪临昊面前跟追星似的种种,走马灯一般转得飞快,是因为她时常对爱豆笑?还是她表现太过热情?还是她在综艺节目里多加照顾了他?

    纪临昊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误解的?!不对,爱豆怎么能喜欢上她啊?!!

    “不行的啊,你不能喜欢我。”阮瑜完全不知道怎么说,忙回,“对不起,我以前可能是做什么事让你误解了,但我对你的喜欢,一直都是粉丝对偶像的那种,没有半点别的想法。”

    听完她焦急的解释,纪临昊微诧。沉默了。

    化妆间内静了片刻。

    阮瑜刚才听演唱会的兴奋劲全没了,尴尬得要死。

    “没关系,也不算是误解,你不需要道歉。”

    “但是我喜欢你。”纪临昊温声,“你很难得,我也是真的喜欢你。或许你也可以尝试着像恋人那样,来尝试喜欢我。”

    不行的啊!!!

    阮瑜真的是追星追习惯了,不知道自己平时在爱豆面前有哪个点表现得过了,也不敢问,怕帮纪临昊回忆起来他喜欢她什么。

    站起身,有点尴尬,还有点无措:“对不起。”她诚恳鞠躬,“我们不能在一起,真的对不起。”

    她的反应太强烈了,也太坚决了。

    纪临昊:“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嗯,有的。”她坦诚,没提段凛的名字,只说,“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又是一阵静默。

    阮瑜简直太歉疚了。

    以往纪临昊在她心里就是镜中花水中月,是可望不可即的日月星辰,即便后来成为朋友,她也从来没想要染指爱豆啊!

    纪临昊今年三十了,就算从粉丝的角度来看,也确实可以谈恋爱了。但把他拉下凡间的候选人有这么多,她肯定不能是其中一个。

    阮瑜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这种感情。

    她追逐月亮,就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欢月光照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不远不近的距离就刚刚好。

    更何况……

    一阵手机嗡鸣声打破寂静。

    阮瑜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浑身紧绷。

    艹。

    怕什么来什么!!!

    “纪临昊你……先等一下,我接个电话。”她紧张。

    纪临昊微叹:“好。”

    接起:“喂?”

    段凛那边也很安静。应该是在酒店房间里。

    “今天还在南京?”

    他似乎是喝了一口水,声音听起来有些哑,还勾了点儿性感的磁。

    “……是啊。”阮瑜走到一边,听出不对,“你的嗓子怎么了啊?”

    “拍戏。”

    哦,台词说多了。

    段凛一顿:“节日快乐。”

    “……哦,好。”她眼睛亮了些,“那,你也节日快乐。”

    聊了几句,段凛淡声:“早点睡觉。”他平静,“别刷微博到太晚。”

    阮瑜现在紧张得要死,又瞅了眼不远处的纪临昊,又应声。

    “别看。”

    她一僵:“……啊?”

    段凛低缓:“别看他了。早点睡。”

    阮瑜:“……”

    艹,这种疑似偷情被抓包的莫名紧张心虚感是怎么回事啊?!!!

    她他妈更不敢跟段凛提她正在纪临昊的演唱会彩排现场了,反正也拒绝爱豆了,不说应该也,没事吧???

    声音自然,演技巅峰:“哦,那我马上就关手机睡觉了。”

    挂电话,和爱豆又明说了一遍,拒绝心意,回酒店。

    到房间已经凌晨两点。

    今晚阮瑜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大紧张,整个人都有点浑浑噩噩。

    倒头就睡。

    第二天被林青的敲门声惊起。

    一看手机,才六点!她困得要死,就不能再睡会儿?

    “别睡了!!姑奶奶,你昨晚是不是去见纪临昊了?!!!”

    林青差点喊破音,比她还崩溃。

    阮瑜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不对,猛然清醒。

    大眼瞪小眼半天。

    她挤字,声音微微颤抖:“……我?”

    “你被拍了!深夜出现在纪临昊演唱会彩排场馆附近!祖宗你现在住热搜第一上了!!”

    林青要疯,他就知道!他就知道阮瑜真的在和纪临昊搞地下情!!!

    周六的清晨六点,热搜里炸了一片,本来想睡个回笼觉的吃瓜群众也被炸清醒了。

    他们嗅到了绯闻的气息!

    两家团队在忙着公关,澄清倒是好澄清,打死不认就行。可林青和叶萌萌恨不得静脉注射太太静心口服液,关键是,以后怎么办?!他们敢打包票,阮瑜一定是和纪临昊在一起了!

    林青:“完了。”

    叶萌萌:“完了。”

    阮瑜没管热搜,第一时间打段凛的电话。

    打不通。

    她表情比瘫在沙发上那两个还绝望:“我完了。”

    昨晚阮瑜回来的时候没让纪临昊的助理小全送她,自己直接在奥体中心附近打车回了酒店。但她刚出场馆就被拍了,拍她的是某个在场馆附近蹲纪临昊彩排下班的代拍,没拍到纪临昊的车出来,反而拍到了阮瑜。

    阮瑜将自己裹成了四不像,但素颜露出的一双眼睛还是明显,代拍转手就把图卖给了媒体,一路曝上了热搜。

    一时间好几个热搜。

    什么“阮瑜深夜现身纪临昊彩排现场”,“阮瑜疑似深夜为纪临昊庆生”,“阮瑜追星纪临昊”等等。

    林青看热搜的时候真是憋半口气松半口气,幸好是没被拍到阮瑜坐进纪临昊的车里,不然他真能昏死过去。

    传绯闻不要紧,就怕传的是真的。

    热搜底下,鱼粉和四季在一致撇清关系,大军压境式控评。

    安卓茜打了个电话过来确认,还算冷静,解决擦边绯闻不难。安卓茜和纪临昊的团队商量了下,片刻后来通知,两家都准备发澄清声明,让阮瑜自己单独也发一条。

    公关得很快,半小时后,商影传媒的官微和纪临昊工作室迅速发出声明,严正辟谣热搜里提到的恋情,回应只是朋友关系,是行程恰好同城,顺道送生日礼物。

    十分钟后,阮瑜也登上大号微博,正面回应。

    【@阮瑜:偶像只是偶像,请大家不要多想,给偶像添麻烦了!!】

    没多久,纪临昊工作室又发一条微博,拍出昨晚阮瑜送的生日礼物,一盏精致的仿古牙雕,是南京当地的工艺品。旁边还有一张生日卡片,阮瑜的字体,写着:“纪临昊生日快乐,期待更好的舞台!”

    【@纪临昊工作室:谢谢@阮瑜送来的生日礼物~】

    辟谣再一次上了热搜,评论很热闹。

    【只是普通朋友送了普通礼物,场馆里有这么多人,恋情nm呢。抱走我老婆。】

    【营销号给自己积点德吧,今天我哥生日,欢迎大家今晚收看演唱会直播的绝美舞台。】

    【笑死,这生日礼物上头就差没裱一句“南京欢迎你”了,阮瑜追星追得有点敷衍啊。】

    ……

    又有两家粉丝翻出去年一整年里两个人的行程对比,除录制唯一的一期外综艺,几乎全错开,即使同城也不在同区,坚定了两人不可能有恋情。

    路人吃瓜,黑粉在嘲炒作,而好多鱼党磕了一口糖。

    小心党则四十五度角凝望天空仰头垂泪,果然,靠磕假糖强扭的CP还是敌不过天选的爱豆粉丝CP。

    上午的热搜闹成一片,阮瑜还得去片场拍戏,发完回应的微博就没怎么看手机。

    一场戏拍完,休息间隙,她摸到手机的第一秒就给段凛打电话。

    还是打不通。

    旁边林青看她一脸闯祸的表情,低问:“小瑜姐,你和纪临昊真没在一起?”

    阮瑜深呼吸。呜。

    开始解释第八百遍:“真的没有,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

    “真没有?”林青狐疑。

    “真没有!”她笃定,“骗你就让我明早起床头发全秃!”

    林青:“……”祖宗倒也不必。

    她的表情实在太惨了,笃定中有紧张,紧张中又带有一丝绝望。林青看得老母亲不忍:“澄清了就好。”

    阮瑜压根没被安慰到。

    “不好。”她木然,“我完了。”

    从早上起,段凛就没接过她的电话了。

    阮瑜想了想,今天热搜飚这么高,段凛肯定是看到了。被拍的时间恰好是昨晚他给她打电话之后,在她扯谎说要睡的半小时后,被拍到出现在了纪临昊彩排的场馆外。

    我,艹,啊!

    妈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下午没有阮瑜的戏,就提早回了酒店。她早上被闹醒得早,几乎是在回房间的十分钟后就睡着了。

    章家鸣拍电影不缺投资,连剧组下榻的酒店订的是五星级,在南京市中心。

    不订房间,谁也进不了。

    傍晚。酒店一楼的大厅内灯火辉煌,室内喷泉在灯光下粼粼流光,前台站着的三名女侍应一身黑白西服套裙,举止优雅。

    旁边那名齐刘海的女前台看见远处旋转门外进来一名男人,压着帽檐,戴口罩,身形颀长挺拔,有着不看脸都难让人忽略的气质。

    应该是明星。

    齐刘海微笑:“先生您好,请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

    男人将身份证递给她。

    齐刘海接过一看,即使在酒店里见过不少明星,还是愣了。

    愣了好久才反应回来,急急忙忙登记,把房卡给他。脸颊微红:“您的房间在顶层左拐第三间,祝您入住愉快。”

    男人冷淡应声,拿着房卡上楼。

    人走后,齐刘海维持不住表情,脸色通红,激动地摇旁边人的胳膊。

    “怎么了这是?哪位啊?”

    “段凛!是段凛啊!我的天!”

    电梯内,段凛并没上顶层。径直去了七层。

    十分钟后,房间里,阮瑜睡得迷迷糊糊。

    隐约感觉有人在敲门。

    林青他们吧。

    她随便踩了双拖鞋就去开门,睡得太晕,还在揉眼睛。

    一开门,视线散了会儿。

    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后,整个人简直人间震惊。瞳孔地震。

    段凛?!!!

    半晌,才憋出一句。

    “……你怎么来了?”不对,她艰难,“你怎么知道,我的房间号啊?”

    段凛一身黑色大衣,帽檐下露出一双淡漠深邃的眼,垂眸,盯着她看了会儿。没应。

    呜。就是这个眼神。

    阮瑜直觉感觉自己要完,炸了一片的毛,后撤两步。

    “那什么,不然,进来再说?”

    刚回头进房间,她想去倒杯水冷静一下,仔细想想该怎么解释。然而没走两步,腰际一紧,就直接被身后的段凛箍过腰拉了过去。

    门锁合上的“咔哒”声。

    下一秒,阮瑜被他抵在了门边。她见段凛的口罩已经摘了,低眼,按着她的后腰,俯身凑近了,眼下的那颗桃花痣异常醒目。

    光线有点暗,清冽的木质香拢近。她正紧张着,感觉锁骨被厮磨般咬了一口。

    段凛终于出声。

    音色冷淡:“我不能来?”

    半小时后,林青去敲阮瑜的门,打算叫她吃晚饭。可敲半天都没人应。

    叶萌萌:“应该是在睡觉吧,打电话也不接。”

    “睡一个下午了。”林青继续敲门,“再不起来吃,买的菜都要凉了。”

    敲了五分钟,感觉不太对。

    这睡神都能被敲醒了吧?

    林青拍门:“小瑜姐?!”

    叶萌萌又打了一遍电话,接了。阮瑜的声音很含糊,有点细微的喘,似乎还在平复呼吸:“等下!马上!”

    “怎么了?”

    林青听了会儿门,隔音很好,听不出什么动静。

    两分钟后,门打开了。

    林青震惊:“你在房间里围什么围巾啊?”

    阮瑜长发散着,身上还是睡裙,室内暖气开得足,可她脖子上居然正围着一条围巾。

    耳朵通红,脸也在红。

    叶萌萌一怔,怎么小瑜姐连唇都……

    阮瑜眼神飘忽,手背挡了一下唇:“我还不饿,你们先去吃吧,我再睡会儿。”

    “你怎么了?”林青察觉出异样。

    她神情自然:“什么怎么了?”

    两个人看半天也看不出什么,见阮瑜没胃口吃饭,猜可能是上午热搜的事,打了声招呼想走。

    阮瑜松了口气,挥挥手:“去吧去吧,我等下就来。”

    林青和叶萌萌刚要走,忽然视线一错,猛地顿住。

    阮瑜也猝然僵住了。

    她半开着的门后,自她身后拦出一道手臂。衬衫袖子半挽,露出袖子下肌理匀称分明的一截小臂,手指很漂亮,修长,骨节分明。是男人的手。

    男人自后勾住了阮瑜的腰。

    林青和叶萌萌瞠目结舌地往上看,见她身后拥过一个人。

    这疏离的神情,这冷淡的气质,这——卧槽这不是段凛吗?!!!

    段凛没看两人,自后抱住阮瑜。倾身,低眼,下颌都快要抵上她的肩。

    音色低缓:“去哪?”

    作者有话要说:来晚了抱歉这章替段老师给大家发红包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