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和爱豆对家领证后 > 第83章 婚纱
    阮瑜真的足足怔了十秒没反应过来,感觉自己是不是看错位置了,又转脑袋看向对街。

    对街也是一家高奢精品店,可通透大开的橱窗里陈列着各式皮鞋和皮革制品。段凛总不能是带她来看皮鞋的吧??

    “……是要试婚纱啊?”她转脸看段凛,滞问。

    段凛应声。

    “今天设计师也在。去见一面?”

    阮瑜其实特别眼熟“OlegWard”这个名字,但她现在一时想不起来了,就,怎么形容,她现在的感觉比遇到游戏还没开局系统就自动判赢的情况还要懵。

    不是紧张,也不慌,就是空白。大脑一片空白。

    憋了片晌,忽然问:“那,我们明天就公开啊?”

    “不是。只是带你见设计师。”段凛摩挲过她的手腕,一顿,又直接回她,“如果你想,今晚就可以公开。”

    “……哦。”

    真的懵。

    不知道怎么被段凛牵进了婚纱店。他的那位亚裔朋友绅士地为他们引路,纯白色的磨砂玻璃门打开,眼前一下子就阔然起来。

    店内,绕过足有三人高的品牌幕墙进去,偌大的一层大厅宽阔而通明,装潢大方简约,入眼都是纯白和淡金色的设计铺色。简约得都显空旷了。

    此时的一层没什么人。甫一走进,身穿黑色制服的白人女孩迎过来,熟稔地和亚裔男人打招呼,又看阮瑜两人,笑着用英文问了一句预约。

    亚裔男人和女孩聊了几句,又回身示意段凛和阮瑜两人。女孩立即捂嘴看向段凛,给的回应非常夸张,惊喜地爆了一句“OhMy!(天啊)”。

    不一会儿,一名穿白色西服的金发女人忙过来,盛情邀请他们往里走。

    阮瑜一脸的懵。

    “他还没有来,马上就到。”亚裔男人给她解释,中文不太标准,有口音。

    她大约猜到了,“他”指的应该是段凛约的那位设计师。

    段凛低眼,看她的表情,简扼介绍了两句亚裔男人。男人叫黎方,美籍华人,算不上多熟的朋友,是这家品牌在曼哈顿总店的高级咨询师。

    太懵了,真的。阮瑜被段凛牵着,点点头,又抬头悄悄:“他们是认识你吗?”

    “不算认识。也是刚知道我们。”

    那怎么这么惊讶啊??

    她愣愣猜:“那,是因为你和设计师很熟吗?”

    段凛应声。

    “这家品牌在亚洲业务的独家代理,是京生国际。”

    京生国际……京生?京生集团旗下的?

    段家的啊?

    阮瑜“哦”了一声,懂了,但没太大的感觉。

    因为就没往脑子里去。

    现在她完全是反射性对话,想到什么问什么。

    片晌,才缓回来一点,环视一圈,后知后觉地有了实感。

    就真的是,婚纱店?!!

    四周开阔,墙边,设计感十足的纯黑色衣架上,隔开挂着一排排各式各样的婚纱。处处可见高阔的镜子,悬镜,立镜,甚至还有三人高的柱状六面镜,衬得空间感更足。往里走是宽敞的试衣间区,配备独立分割的试纱展示区域,男士休息区就在一旁。

    金发女人没带他们去休息区,而是沿着曲回的旋转楼梯一路上楼。

    楼梯是绿松石色,雕花的镂空扶手上满簇着白玫瑰,她上楼梯时还能嗅到一点淡淡的香气。是新鲜的花。

    到处都是简约而典雅的,婚礼的感觉。

    “一楼到二楼都是成衣,三楼以上是高级定制的婚纱系列。”黎方一路走一路介绍,笑容恭敬,“我们没有电梯,你们辛苦了。”

    往上走,她看到人了。

    楼上的结构与一层差不多,上到三楼后,几乎每一层都能看到有来试婚纱的女孩从远处的衣架间经过,白色裙摆又消失在假人模特后面。身后,店内的助理跟着帮新娘挑选,随行来的朋友在拍照,低叹声不断。

    阮瑜全程一口气提着,生怕撞上有华人新娘看见她和段凛在逛婚纱店。每次瞅一眼就低头,赶紧走赶紧走!!

    手指被段凛轻捏了一下。他音色沉静:“别紧张。”

    “……不行!我紧张。”最初那种茫然褪去后,现在就是紧张。她感觉手都有点出汗,小声咕哝,“我一点都没准备,就,你什么时候想到要来这里的啊?”

    “上周你说要来纽约,想到了。”

    阮瑜心跳很快:“那怎么都没告诉我?”

    段凛:“先前没定下来。今晚设计师才到曼哈顿,所以想带你见他。”

    对了,设计师。

    她没想太多:“所以我们今天是要,订婚纱吗?”

    “看你喜欢。”段凛侧过脸看她,一顿,低缓,“如果不喜欢,就不要。”

    正领着他们上楼的黎方听见了,回头尴尬地笑了笑,肯定颔首:“请放心,新娘一定会喜欢。”

    三楼以上都是婚纱系列,但金发女人却没停,直到带几人上七楼。

    七楼是顶层。横隔着一整面磨砂玻璃门,需要刷卡进。

    眼前的装潢和构造与楼下截然不同,除了最里处有试衣间外,偌大的平层几乎没打任何隔断,会客区,工作台,满墙的设计稿,以及一排排挂着婚纱的衣架和随处可见的模特假人都能被一眼看尽。俨然是一层工作间。

    看到底,是一整墙的落地窗,遥望着麦迪逊大道的对街。各色广告牌的霓虹灯影晃得人眼花缭乱,享尽曼哈顿上东区最繁华的夜景。

    但阮瑜没看。她只震惊地盯着工作台后,墙上那巨幅海报里的那个男人。瞳孔地震。

    我,艹,啊?!

    终于想起来“OlegWard”是谁了!!!

    与此同时,酒店。

    “打还是不打?”叶萌萌抱着手机踌躇。

    “这才八点半,打!”林青叹气,“肯定得叮嘱她一句别被拍了,要是他俩今晚被拍,明天就有段凛的粉丝飞到纽约来杀人你信不信?”

    叶萌萌信。

    打过去,很快就接了。叶萌萌忐忑:“小瑜姐!你和段凛在哪儿啊?”

    半分钟后,叶萌萌表情开裂地看林青,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小瑜姐说她在婚纱店,好像是准备试婚纱。”

    “还说,让我帮忙带东西给她。”——L?K独家整理——

    林青好虚弱。

    他们还在担心两个人在街上被拍,这就已经逛进婚纱店了?!!

    还带东西,带条命给这祖宗行不行啊!!

    等叶萌萌按地址风风火火打车到麦迪逊大道,进了眼前的高定婚纱店。又被带上顶层,进工作间,撞上正交谈的阮瑜他们,彻底傻住了。

    “Tryiton.(试试看)”

    工作间内,头发花白的美裔设计师起身,从自己衣架上挑了一件抹胸人鱼款婚纱,和善示意阮瑜。

    旁边的金发助手忙接过,要带她去试纱。

    她瞅了一眼旁边的段凛,又看到刚进来的叶萌萌,眼睛倏然亮起,来得正好!

    阮瑜把叶萌萌一并拉进了试衣间,厚重的帘子一拉,顿时与外隔绝。

    “小小小瑜姐,刚才那个是奥列格华德吗?!”叶萌萌激动悄声,已经完全忘了过来的目的,“奥列格华德啊?!!”

    “是啊,就是他。”

    阮瑜可算松了口气,简直太玄幻了!!

    她本来以为段凛带自己来,只是试一下婚纱。毕竟要是真到年底办婚礼,现在也确实是时候准备起来了。而先前段凛说要带她见设计师,她其实一直都没听进去,因为太懵了。

    心里不断在想,怎么就来试婚纱了啊??

    但等看到那张海报,才猛然回过味。不对啊,“OlegWard”的设计师,那不就是奥列格华德本人吗?!!

    就算是不懂时尚圈的路人都多多少少听过这个名字。特别是女孩们。

    奥列格华德今年六十多岁,当年开创的个人品牌“OlegWard”自成立之初的定位就是高定婚纱,而到如今,他顶尖婚纱设计师的名声享誉全球。品牌也是三大时装周上的常客。

    身为并不常见的男性婚纱设计师,他从一干知名女性设计师中拔尖而出,现今的成就与婚纱女王VeraWang齐名。品牌的高端旗舰店早已开遍全球。

    阮瑜第一次知道他,是因为热搜。

    早年西班牙皇室储妃大婚的那条婚纱上了国内热搜,当时美上了热搜第一,连带着婚纱设计师也被评论里的时尚圈粉丝科普了一遍。

    后来,又有各种女明星在婚礼上穿“OlegWard”高定婚纱的新闻被曝上热搜,一条高定要数十万到近百万,国内网友才彻底被科普了这位国际婚纱设计师。

    但那不一样。

    “OlegWard”的婚纱都是高定。但那些女明星们穿的,并不是由奥列格华德本人裁剪过的婚纱。

    每年奥列格华德都会在高定时装周上展示发布新设计的婚纱,等下了时装周的T台,那些婚纱系列的样品就成了摆在旗舰店里的新款。

    想买婚纱的新娘们可以去旗舰店试纱,在确定了心仪款式和细节后,品牌会按照新娘的尺寸,重新手工做一件私人订制的完美婚纱送到新娘那里。

    但这些高定是由品牌旗下的其他专职人员手工制作的,不再经由奥列格华德的手。因此只要付得起钱,就能拿到“OlegWard”的高定婚纱。

    而能让奥列格华德本人来剪裁,甚至是量身定做地设计一款全新婚纱的,屈指可数。

    “卧槽!我的天!怎么能联系上奥列格的啊?!”叶萌萌疯了。

    阮瑜回忆刚才的聊天:“段凛联系的。听说他前两天好像在纽约办春夏成衣秀吧,就顺便过来了。”

    “不对啊小瑜姐!为什么能让他顺便过来?”

    “因为,有钱吧。”

    “那得要多有钱啊?”叶萌萌惊叹,“我记得前年余红那一条要两百多万呢!也不是奥列格亲手做的。”

    “……不知道可能吧不清楚。”她蒙混三连,跳过话题,看到婚纱想起来,“对了,那个带了吗?”

    “哦带了带了,给!”

    阮瑜让叶萌萌帮忙回酒店房间拿了胸贴。穿婚纱要用。

    奥列格给的抹胸人鱼款婚纱是美国的均码,上身太大了,试纱出来的时候她身后夹了好几个大夹子,才掐出腰线。

    刚一出来,正和奥列格聊天的段凛抬眸,视线就定在了她身上。

    她和段凛对视两秒,特别不自然地挪开了,艹,他的眼神也太,那什么了。

    “啊啊啊好看!小瑜姐你超好看!特别好看!”

    叶萌萌兴奋得脸颊潮红,满是惊艳。奥列格也笑着夸了几句,仔仔细细围着阮瑜打量了一圈,在深思熟虑款式的契合度。

    真的,没有多少女孩会拒绝婚纱。不管嫁不嫁人,这辈子都想穿一次这种如梦似幻般的礼裙。

    她站在面前的三开镜前看自己,也感觉特别不真实。

    这条人鱼款的婚纱通身象牙白色,剪裁典雅高贵,全缎面的材料上身非常软。处处是细节,美得不像一件婚纱,像一件精雕细琢的工艺品。

    助手帮阮瑜束起一头乌黑长发,挽了一个低马尾,又拿了条蕾丝刺绣的头纱给她戴上。拍了几张照。

    她看段凛,有点不确定:“怎么样啊?”

    段凛没应。

    看她的目光却寸许未挪,眸眼深沉如墨。像勾了欲。

    阮瑜:“……”

    妈的这个眼神,她只在床上看见过。

    呜,不问了!!!

    接下来,奥列格又让她试了几款。舞会款,垂纱款,高领长袖的剪裁,一字开肩的剪裁,曳地尾的裙摆,蓬蓬纱的裙摆等等。连着试了二十多套,才满意喊停。

    助手给阮瑜量尺寸,记录完毕,把平板电脑给奥列格。

    三人在黑色沙发边坐下。奥列格确认了几句细节,问两人对婚纱款式颜色以及面料等等的想法,她其实没什么要求,都说好。

    因为都好看。是真的好看。

    最后谈起了婚礼的主题以及时间地点。这些全部都还没定,阮瑜挨近一点段凛,想不好:“我们要办在哪里?”

    “随你。”段凛低眼,问,“想去哪里?”

    她想了会儿。想到了!眼睛亮晶晶的。

    “那就,法国吧。”

    段凛:“好。”

    事无巨细地聊完。奥列格还要赶晚上的航班回法国,再次补充了一句期限,说从设计稿到最后婚纱完成需要四到六个月。祝他们备婚顺利。

    走前,叶萌萌难抑亢奋地问奥列格要到了签名,当晚华裔咨询师黎方又亲自送他们回酒店。回去后,林青见叶萌萌一副要疯的样子,心都提嗓子眼了,在私底下找她。

    “拍了?”

    叶萌萌嗯嗯点头:“拍了!”

    “真被拍了??在哪儿被拍的?!!”

    “婚纱店!”叶萌萌开手机给他看,满屏的仙女,少女心泛滥,“奥列格华德要给小瑜姐亲自设计婚纱!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林青一头雾水,看完。

    ……卧槽??!

    酒店房间内,阮瑜的微信接连收到数百张叶萌萌发来的照片,全是不久前在她试纱时候拍的。

    叶萌萌:【呜呜呜小瑜姐我想哭!】

    叶萌萌:【我想看婚礼!在奥列格华德的婚纱面前,就算公开会被粉丝打死都没遗憾了!】

    “……”

    阮瑜给她回了五个感叹号:【不要诅咒我!!!!!】

    “在看什么?”

    段凛接完电话了,倒了一杯水,从落地窗边过来。

    “全是叶萌萌拍的,你看看。”阮瑜把手机递给他,又瞅一眼,她试纱的时候刚拍完广告卸妆,“但我今天没化妆,化了妆再穿,就,应该还会好看一点吧。”

    段凛淡回:“看过。”

    “啊?”

    “看过你化妆穿婚纱的样子。”段凛看她,深邃眸眼似乎染上一点笑,衬着那颗桃花痣,刹那间异常勾人,“很好看。”

    他什么时候看——

    哦。对。

    阮瑜默默和段凛对视两秒,想起自己和纪临昊拍婚纱MV的那茬了。

    等会儿!!她莫名有点虚:“……都,两年前的事了,你怎么翻旧账啊?”

    段凛没应。盯了她一会儿,拿走她手上的水杯,搁在床头。

    须臾。俯过身凑近了,却没吻。若离若即地蹭过她的鼻尖。

    “不是翻旧账。只记得你那一幕。”段凛屈指抵了下她的下巴,音色带了点儿哑,“记到现在。”

    “……哦。”

    现在段凛的眼神,太凶了。

    阮瑜感觉耳朵在烫,艹,不太妙。开始瞎扯:“我有点那什么,饿。”

    “下午我们那个广告品牌方制片跟我说,他们今晚在餐厅有预订来着,说是什么纽约最好的法国餐厅。”她眼神乱飘,“我们现在去可能还来得及吧?要不去试试?”

    下巴被轻咬了一口。

    她正撑着床沿的手腕被握住,感觉段凛的手指像含了欲般,在她脉搏处抚蹭摩挲而过。

    平静问:“先试试我?”

    视线却丝毫不平静。

    阮瑜一句话都憋不出来,手腕刚动了动,就被段凛箍紧了。下一刻,直接被欺进床里。

    满床的旖旎。厮磨纠缠。

    最后阮瑜连哭都哭不动了,湿红着眼睛打哭嗝。

    哄也不管用,感觉整个人都敏感得不行,稍微抬一点手指,手指都泛着颤。连手指都被段凛吮了个遍。

    习惯性地埋枕头,但段凛这次却不让了。

    那道含勾带欲的眸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欲念深重。丝毫不客气。

    阮瑜浑身烧得要命,眼泪掉得乱七八糟,泪痕还没干,就被段凛慢慢吻掉。黏腻磨人得过分。

    她是真的不想哭,但他妈真的忍不住。呜。段凛他,他妈的,比那天还要,狠。

    迷迷糊糊要睡。腰际被箍紧,颈窝又贴附上若有似无的吻。

    “为什么选法国?”

    什么法国?

    阮瑜茫茫然了半晌,才记起来了。他在问婚礼地点。

    她困得要死,艰难揉了下眼。

    声音还隐约哽着哭腔:“……因为在那里认识你了。”

    是放下成见,真正认识段凛的时候。

    就这样,开始准备婚礼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两天后,阮瑜拍完在纽约的香水广告回国,和段凛的航班错开。甫一下飞机,就被机场里常年代拍明星的站姐团团围住。还有点恍惚。

    回来了。

    在公寓里倒了一天时差后回公司,被大大小小的通告砸了一脸。

    她扫了一眼自己八月的行程,挤得密密麻麻,都是要还的,呜呜呜果然在国外拍戏那会儿闲的那一个月不是白闲的!

    阮瑜一整个八月都在忙,拍摄通告和商务活动不断,又要看一堆新剧本,几乎忙得脚不沾地。忙事业,也忙私事。

    从纽约回来的一周后,她就收到了奥列格的邮件,他将婚纱手稿发了过来。

    奥列格的手稿非常简单,寥寥几笔就出了设计,和他在曼哈顿工作间里贴的一墙手稿风格相似,却又不尽然。

    是一条V字开肩的宫廷礼服,设计了蕾丝刺绣的镂空七分袖。胸衣部分拉出下腰线,裙摆保留了宫廷礼服的夸张设计,是极尽奢华风格的层次感蓬纱搭大曳地。

    婚纱背部有一处镂空露背设计,自典雅中勾出几分现代感。

    光看手稿,就已经能够想象到成品的惊艳了。

    八月末,婚纱的胚衣做好了,需要再次上身试尺寸。

    奥列格人在法国的工作间,而阮瑜这段时间忙到和段凛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就更别说亲自过去试胚衣了。因此没过两天,奥列格的助手上门,人工将胚衣从法国带过来,一行人在上海的酒店房间里碰面。

    胚衣特别简单,只是礼服的最初雏形,仅是最底部裹着身的一层缎面。

    但每一寸布料都严丝合缝,她试穿后刚刚好,贴胸掐腰,分毫不差。面料非常舒服,触上去滑得像牛奶。

    “小瑜姐好看!这白色好衬你!婚礼上肯定特别漂亮!”叶萌萌一直在替她拍照,一个劲儿的夸。

    她一点没包袱,对叶萌萌比心抛飞吻:“谢谢谢谢!婚礼邀请你做伴娘。”

    “啊啊啊啊啊!”

    胚衣的缎面不是纯白,而是复古的象牙白,衬得阮瑜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愈发细腻,随手一拍都好看。

    看得旁边的林青又喜又忧,一颗老母亲嫁女儿兼事业粉的心忽上忽下,公开还在提心吊胆呢!怎么就试上婚纱了?!

    衬着阮瑜在给段凛打电话,林青漠然问叶萌萌。

    “说好一起防火防盗防绯闻,你怎么叛变到对面去了???”

    叶萌萌:“嘤呜。”

    奥列格亲手设计的婚纱啊!呜呜呜偶像太浪漫了,她已经磕成了小心党!!

    所有事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鱼粉敲锣打鼓地喜迎小瑜从章家鸣导演的新片剧组杀青出来,过了一个月密集营业的神仙日子,又含泪送女鹅进了新剧组。

    阮瑜新接了一部宋朝背景的古装正剧女主角,饰演长公主。由擅导宫廷权谋戏的王乃安执导,名导配大制作团队,真正的好资源。

    定妆照出来的时候鱼粉被美得嗷嗷直嚎,而后网上又有人曝出一段在开机前的招商会视频,这剧的联合出品名单里居然有中央电视台!!

    鱼粉幸福哭了,要知道近年来上星古装剧卡得越来越严格了,拍了都不定什么时候能播,但这次有央视爸爸撑腰啊!啊啊啊小瑜一定拍戏顺利新剧爆火!!

    小心党也在一片欢天喜地中呜呜磕糖,我们重点不一样。

    王乃安不就是导《盛唐》的导演吗?那段凛不也拍过王乃安导演的戏?你看那联合出品名单里是不是还有一个“英博昭行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他们这不就又磕到糖了吗!

    鱼粉:呵呵,磕nm。

    上次生日Vlog磕糖的账还没算呢,又来?

    鱼粉正准备搞团建撕小心党,冲进“小心夫妇”的超话才发现,超话居然有十万粉丝了???

    三个月前超话粉丝还是两万,怎么多了这么多小心党?!!!

    窥屏了一圈,超话里的小心党似乎是从白玉兰那晚开始壮大的。

    有不少小心党被段凛和阮瑜那张出圈神图日进了坑,一开始只是单纯在磕两人的颜,可后来补了两人的合作通告后发现,卧槽,有点香啊。

    圈子大了,会用显微镜磕糖的人也多了。

    小心党们齐心协力找糖吃,没放过两人从综艺到合作电影的每一个细节,越磕越香。

    【BG神颜,内娱一绝】

    【同框即发糖,对视即上床,互动一句,子孙满堂[鲜花]】

    【他们不是不熟,只是在用生命装不熟罢了】

    【一个热知识:鱼在上升期不可能曝恋情,凛的粉丝太凶没有女星敢跟他传绯闻,所以我们的房子不会塌,姐妹们放心磕!!】

    【我的复活卡集齐了,我开始磕了】

    集齐复活卡也没用,鱼粉还是追杀着小心党灭了一整本族谱。

    网上撕得风里来雨里去,阮瑜安心待在横店拍戏。一晃进组一个多月。

    她拍古装戏每天都要起早做造型,一做就三四个小时,平时空下来的时间不是在补觉就是在背台词,连上网冲浪的时间都少了。

    片场,休息间隙,她忽然想起:“对了林青,下周我要跟剧组请一天假。”

    “下周?下周没外出通告,干嘛去?”

    阮瑜哼哼,掷地有声:“回北京。过生日!”

    林青跟她大眼瞪小眼半天,猛然记上来了,下周要到段凛生日了!

    “祖宗你悠着点,你是不知道这几天你俩的粉丝撕得有多厉害。”林青心口疼。

    “……”

    不是,阮瑜想不通:“没道理啊,按理说我们都三个多月没同框了,怎么还撕??”

    还不是因为CP粉。

    “你的粉丝满世界追杀你俩的CP粉,连带着骂了几句段凛,就撕起来了!”

    就昨晚,小花粉和顶流粉还撕得缠缠绵绵呢。林青摸出手机想给她看厮杀战场,刚刷了一下。

    下一秒,整个人傻了。

    阮瑜忍不住:“……你这表情有点离谱了吧。”

    林青瞪着屏幕,嗓音都是抖的:“金金金……”

    “什么?”

    “金雁奖提名!你被金雁奖提名了!!”林青差点跳起来,激动得要破音,“金雁奖提名最佳女主角!你!!!”

    就在两分钟前,第三十五届中国电影金雁奖组委会公布了本届金雁奖的入围名单。

    提名公布,《无声惊雷》获最佳故事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最佳编剧、最佳美术、最佳音乐等九项提名,领跑金雁奖。

    段凛获最佳男主角提名;阮瑜获最佳女主角提名,出道仅三年,携第一部主演电影冲进了金雁奖!

    名单一出,平地起惊雷。

    作者有话要说:来晚了抱歉抱歉这章依旧给小天使们发小红包!!!

    明天也差不多这个点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