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钢炼 > 第二十九章 死神与斩魄刀
    一片漆黑的空间中,一郎的出现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光明,但光芒的范围却十分有限,仅仅两米的样子。

    一郎缓缓的睁开眼睛,先是抬起手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如果没记错的话,他现在的身体应该是菠萝菠萝哒,别说站了,能活着就已经是幸事了,接着他又打量了下四周,总算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精神世界里,不过和之前进来的景象不同,没有漫天的光点,只有无尽的黑暗。

    “唉~”

    一郎叹了口气,他大概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斩魄刀的精神世界会反应死神的心境,比如原著里一叽咕伤心、迷惑的时候,精神世界就会下雨,而极度迷茫的时候,甚至会变成一片海底世界!

    不过一郎的情况现在又有些不同,他没有迷茫,精神世界变成这样只有一个原因,斩魄刀主动断开了和他的联系……

    又叹了口气,一郎慢慢的在黑暗空间里走着,说实话,对于这件事他确实挺后悔的,因为这并非他的本意,不然他早通过这个方法掌握始解了。

    绝对理智状态下能做到的,他都能做到,区别只是精细度不同罢了,但他依然没有选择这个粗暴的办法。

    而是想着,继续研究斩魄刀,然后脱离斩魄刀模拟始解。

    这并非不可能,在一郎的研究中发现,斩魄刀的始解、卍解主要是由两个方面组成,灵压的提升,以及刀的提升。

    灵压的提升,简单的理解就是,死神在经过常年的往浅打里面输入灵压后,形成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存在,当进行始解后,死神与斩魄刀之间会形成某种回路,勾连两者的灵压,所以始解完成后,死神的灵压会根据回路的完成度,增幅2到5倍,卍解会完成更完整的回路,增幅6到10倍。

    但这种增幅并不是永恒的,斩魄刀与死神的回路一旦形成,就不会再消失,通过这个回路,死神的灵压会在一定时间内得到高速的成长,当常态灵压达到解放灵压的层次后,增幅就会消失。

    但这并不意味着斩魄刀这就没用了!

    始解卍解对死神的提升有两方面,这是灵压的,另一方面,是刀本身。

    始解,会将斩魄刀的力量升华,产生各种各样的能力,卍解,则是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当然,也有部分死神的卍解威力变强后实战意义降低了,比如碎蜂的斩魄刀……

    始解二击必杀,灵压差不多的对手,只要技法更强,能打中同一位置两次,你就赢了,卍解虽然变成了一击必杀,但……刺客突然变炮台……懂得都懂……这比某十一队的光头还惨……

    不过从基数上来看,大部分卍解都是变得更强了。

    所以一郎自然在上面动了心思,当灵压增幅的问题解决后,始解卍解说穿了本质上就只是刀的进化而已。

    也就是说,只要一郎能完成灵压的拟态始解和卍解,然后再仿造出各种斩魄刀,他就能拥有各式各样的始解卍解!

    嗯……是不是很熟悉?没错,一郎的这个想法就是从第一世看的同人文里嫖的,不过那些是斩魄刀具备复制能力,而一郎是凭借技术打造一把新的刀,结果一样,过程却不一样。

    可行性还是挺高的,毕竟尸魂界的一切都是灵子构成的,斩魄刀也不例外,除此之外,给予一郎信心的,还有尸魂界对于斩魄刀的划分。

    众所周知,斩魄刀分为四系,规则系、幻术系、鬼道系和治愈系四种,其余三个不谈,单说鬼道系。

    为什么叫鬼道系?

    因为斩魄刀的效果和鬼道类似,但比鬼道方便。

    那么如果我打造一把同样效果的刀,是不是就完成了copy?

    一郎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通过解析分解浅打,他基本掌握了灵压的拟态始解,并且通过庞大的鬼道知识,他已经初步打造了一把鬼道系斩魄刀,也不能说斩魄刀,只能说刀具,这其中还有部分关键点没搞懂,所以停了下来。

    而一郎和自己斩魄刀的关系也是这么冷下来的……

    简单的说,如果把始解比喻成追妹子,那么一般人都是天天沟通,当舔狗,然后把女神舔到手,但一郎不!

    他想要女神,但他不舔!

    他的做法是什么呢?

    找个和女神相似的人(刀),分析,甚至解刨,了解到和女神类似的构造,然后再去投其所好,从生理上满足对方………

    理所应当的,斩魄刀疏远了他,但一郎其实并不在意,因为死神和斩魄刀的关系很特殊,他又只是对其他斩魄刀下手,所以以后沟通起来其实还是有机会的,如果没有这次乌龙事件的话……

    想着,一郎又叹了口气,这次的事件,让一郎有了彻底将绝对理智这个技能埋藏的想法。

     人无完人,事无巨细。

    事先设定可以解决一部分弊端,但不是全部。

    前世一郎经常用这招是因为他基本都是独自行动,所以没什么需要顾及的,但现在不同,死神的体制和国家炼金术师不同,基本没可能单独行动,绝对理智早晚有一天会给他惹出更大的麻烦。

    虽然现在这个麻烦已经很大了……

    想着,一郎又叹了口气。

    根据直觉,他这么继续走下去,应该是可以见到斩魄刀的,现在的问题在于,要怎么劝说……不对,是道歉!

    “唉~”

    正当一郎又叹了一口气的时候,一道幽怨少女的声音突然浮现,稍微愣神后,一郎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宫装少女双手抱膝,斩魄刀穿过双臂之间,搭在肩上,眼睛微红,正幽幽的看着一郎。

    “怎么?是嫌弃抢的力量不够,打算再把卍解抢走吗?没事,随便动手吧,反正你的炼金术可以做到一切……”

    一郎有些尴尬,灿灿的将双手在衣服擦了擦,有些尴尬的说道:“如果我说,刚刚的事情是意外,你信吗?”

    “呵~我信,我当然信了,不就是卍解吗?来拿走吧,就跟刚刚一样,用你的炼金术拿走。”

    说完,少女闭上眼睛,昂着头,露出带着红色爪痕的玉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