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穿书回到病态魔头少年时 > 第两百七十九章 我更爱你(正文完)
    凤迟沉默片刻。

    最后,他泛红的薄唇轻启:“不知羞耻!”

    原本骂她的话,哪知道她闻言便笑了起来,还特别开心。

    她的嗓音清冷中带了娇意,让人心头痒痒的。

    她收敛了一下笑声,开口道:我叫叶清妩。”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名字,他的心猛地一跳,一股酥麻的感觉遍布全身。

    凤迟心底对她还是存了一丝警惕,并不说话,刚要起身离开,怀里却多了一抹温软,与此同时,淡淡的梨花香味传至鼻尖,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她扑倒了他。

    他想要提剑,却被那柔软的小手给摁住,只听她道:“迟迟,你真是不乖。”

    听到她这么亲昵地喊自己,他耳尖发烫发红,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不知羞耻!”

    “你似乎只有这句话了,迟迟,换个别的词儿来听听。”女子的声音带着愉悦。

    凤迟噎了一下,憋红了脸。

    紧接着,一个温软的东西在他的脸上啄了一下,发出‘啵唧’的一声。

    凤迟愣住了。

    她…她轻薄了他!

    凤迟羞恼地想推开她,可是他的力量全然消失,就像人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一样。

    “你,你让开。”少年低沉的声音有些磕巴。

    “你喜欢吗?”叶清妩问道。

    喜欢什么?喜欢那个吻吗?

    虽然说不出来是不是喜欢,但他好像没有厌恶的情绪,反而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他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她是不是书中所说的妖精,专门来迷惑自己的?

    想到这,他的气息瞬间冷漠了下来,那红色的护目带遮住他深邃的眼眸,他冷冰冰道:“你想做什么?”

    叶清妩也没料到他会变这么快,唇角弯了弯。

    “带我出去好不好?我已经被困了九千七百多年了。”叶清妩语气带了点撒娇的意味。

    九千七百多年?说出来谁会信?

    骗子。

    凤迟给她下了定义。

    似乎察觉到少年的不信任,她颇有烦恼道:“我记性差了点,记错了,我是九十七年没有出去了,是有一个道士将我困在此地的。”

    凤迟怀疑她说话的真实性。

    “你做了什么坏事?”

    叶清妩勾了勾唇,那清澈的眸子划过一丝狡黠之色,她特地凑近他,凤迟感受她靠近,想躲开,却被她搂住了脖颈。

    她俯在他耳畔,吐气如兰:“那时我迷上了一个小少年,那小少年一双蓝眸,右眼角低下还有一颗浅褐色的泪痣……”

    “他刚开始厌恶我,我骗要纠缠他,最终我把他骗到手了,他很喜欢喜欢我。”

    凤迟突然问:“你喜欢他吗?”

    “我也喜欢他,很喜欢,他啊,在我心中已经胜过所有人所有风景,他是我的伴侣。”叶清妩徐徐道来。

    “不过,我犯错了事,想要弥补,所以辜负了他,让他足足等了好多好多年。”

    “你说,他会怪我吗?我这么任性又霸道。”

    凤迟紧抿着薄唇,似乎在消化她所说的话。

    叶清妩问道:“如果你是他,会不会原谅我?”

    凤迟抬头,‘看’着她。

    叶清妩也沉默着,盯着他。

    两人的视线似乎相隔一条红色的护目带,却又好像穿过了。

    良久,他缓缓说道,“他不会怪你的。”

    叶清妩闻言,眉眼微弯,那双清澈的眸子也亮得发烫。

    “不过……”凤迟拉长了音调,让叶清妩颇为在意。

    突然,他一把搂紧了她的腰,叶清妩整个人跌入了他的怀里,贴得紧紧的,几乎没有任何缝隙。

    叶清妩仰头之时,一个虔诚又深情的吻落在了她的眉间。

    紧接着,密密麻麻的吻落在了她的脸上,最后停在她的红唇之前,冰凉软糯的薄唇压紧了红唇……

    纠缠着,一层层攻略她的城池。

    这吻,持续了挺长的时间。

    叶清妩快呼吸不过来之时,少年才愿松开她。

    “迟迟……”她知道,是迟迟记忆苏醒了。

    “这次不准再离开了。”少年强硬的语气中带了一丝委屈。

    “我不怪你,但是你不准再离开了,要离开也带上我。”

    “我再也不让你离开了,你就算打我骂我杀了我,我也要死死地纠缠着你。”

    一声声的委屈控诉,让叶清妩差点肝肠寸断。

    那红色护目带遮掩了他的眼眸,让人看不清神色,他的手略微有些颤抖,他抚摸上她的脸庞,暧昧又极尽温柔。

    “迟迟,我不会离开了。”叶清妩的额头抵在他的下巴,“我不会再辜负你了,这次我宁愿辜负全天下也不会辜负你。”

    “真的?”燕迟声腔有点抖。

    叶清妩勾唇,用手指头刮了刮他高挺的鼻梁,“骗你干嘛?”

    燕迟闻言,立刻欣喜地抱紧叶清妩,在她裸露的脖颈处蹭了蹭,开心道:“阿妩,我信你。”

    “痒……”她缩了缩脖子。

    少年得逞的笑了。

    叶清伸手捏捏他脸颊的软肉,哼唧一声:“让你笑。”

    不知过了多久。

    燕迟主动将那红色的护目带摘下,那双深邃的蓝眸彻底露了出来,他低眸紧紧盯着她。

    叶清妩差点就陷进了他的目光中。

    她问道:“你能看见吗?”

    “能。”燕迟回答,末了,他补充了一句:“只能看见阿妩。”

    他这话是没错的,他的眼睛在与纳明战斗时,便已经受损了,连同那头发都变成银白色了。

    即使眼中万物无色,但是他能看见阿妩,阿妩是神。

    叶清妩闻言,抬手欲要覆盖他的双目,她有混沌之力,能治好他的双目。

    燕迟阖上眼眸,任由她动作。

    他想跟阿妩看见同样的事物……

    没过多久,她就放下了手,他的眼睛也好了。

    “好了。”叶清妩笑道。

    少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言语诚恳,“阿妩,我爱你,比喜欢更甚。”

    叶清妩亲了亲他的下巴,笑道:“娶我。”

    少年的眸子瞬间幽深了起来,他欲要亲吻她的唇,却被她用一根手指抵住了薄唇。

    叶清妩笑嘻嘻道:“娶我,我就和你做羞羞的事情。”

    “我可以嫁给你吗?”少年语出惊人。

    “为什么?”

    “因为这样我就是你的人了。”

    “你娶我也是一样的道理啊。”

    “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

    “因为……”我更爱你,更想成为你的人。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