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回到九五当好爸爸 > 03林洛被人砸了(给个全订被,还差100多均定就精品了。)
    王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场面人,或者说王靖自打93年开始拥有了一个洗澡堂子之后发现只有场面人才会得到尊重。

    自此以后王靖就觉得自己应该做个场面人。

    那么做个场面人和普通人有什么差别呢呢!

    比如出门办事,说自己是个澡堂子的老板,没人搭理自己,但是若说自己是“昌平养生学校校长”那效果就完全不同了,办事都顺利了很多。

    自打吃到了这个的好处,王靖开始变得变本加厉,有时候自己吹的牛皮自己都不相信。

    但是这个世界荒诞的就是如此,只要自己敢吹,那就有人敢信。

    就连王靖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四大工程的策划书:第一大工程:我们要把长城贴上磁砖;第二大工程:我们要给赤道镶上金边;第三大工程:我们要给太平洋加上栏杆;第四大工程:我们要给珠峰盖个电梯间;

    竟然还真有人感兴趣。

    为此王靖还做出了四小工程:第一小工程:给每只苍蝇戴上手套;第二小工程:给每只蚊子戴上口罩;第三小工程:给每只耗子戴上脚链;第四小工程:给每只蟑螂发避孕套;

    当然了,之后这个事情被当成了一个笑话,但是明显的笑话只能说明我王总在开玩笑。你不能说我王总不办实事。

    现在王靖实实在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国际竞标获得对巴拿马运河太平洋一端的巴尔博亚和大西洋一端的克里斯托瓦尔两个港口,推进尼加拉瓜大运河建设。

    王靖觉得大约需要个500亿就够了。

    你问王总为什么敢吹这个牛逼,因为王总有和尼加拉瓜总统的合照。

    就凭借这个,王总已经骗了不少钱了。

    你问王总这合照哪里来的。

    呵呵,别说是尼加拉瓜总统了,就是李嘉诚,成龙,李小龙的合照我也有啊。

    去一次港岛的杜莎夫人蜡像馆也没那么费劲啊。

    另外现在有钱人的钱也太好骗了,自己就这点手段,骗的人已经不少了。

    照自己现在的速度,争取一天骗一个有钱人,三年自己就能凑500亿。

    你要问我哪里来的自信,当然是身边王胖子这种人给的了。

    当你发现一个笑话都能圈到钱的时候,你就真的没办法过于高估这帮有钱人了。

    而对有钱人最有效的骗术就两项,一个是载入历史的项目,一个是延长寿命的办法。

    为此王靖很瞧不起那帮气功大师,骗都骗了,才敢骗个2980。白瞎了他们大师的身份了。

    就这么,王靖从只有一个快破产的洗澡堂子的老板,摇身一变,成了多位大佬的座上宾。

    资源和钱财可都不差了。

    只是今天,王靖似乎碰到了钉子。

    原本想着跟着王胖子继续扩展人脉,毕竟最近有个风头无两的跨国银行来投资,而投资人的丈夫据说是个土里土气的老农民。

    这个可不是自己说了,而是王胖子信誓旦旦保证的,这么好的肥羊,自己不来看看,可就容易被别人宰了。

    谁知道今天一来,发现盯着这肥羊的人有点多啊。

    怎么这货一上班,就这么多人找上门了,现在骗子这行业竞争压力这么大了吗?

    林洛却不知道王靖的心理变化,自己也不知道原本早就说好的事情,怎么今天就扎堆来了。

    之前林洛要做旅行社加盟,这事和刘亚青已经说好了。只是一直忙着陪老婆孩子,还有旅行社的架子也没搭起来,就一直在搁浅。

    如今自己这戏台刚开场,还没等买票,客人竟然自己就来了。

    林洛突然觉得自己是个角色了。

    只是你们似乎也他着急了吧。

    刘亚青不是都交了定金了吗,你们怎么还这么着急交全款啊,这又不是买房子,怎么还抢购上了。

    但是林洛却不知道,这些都是误会。

    原本应该是96年进行的严打,因为林洛的一句话提前了半年。这些曾经威风一时的大哥现在日子过站战战兢兢的,心理都清楚自己是秋后的蚂蚱了,可是还都想再蹦跶几年。

    没有林洛这档子事,他们也在花钱四处找关系。

    就这还没有门路。

    好不容易打听到了,首都的好大哥嘎子躲过了一劫,众人立刻看到了活着的希望。

    来着求得不是什么开旅行社,求得是活着就行,别枪毙,关几年就好。

    就这么的这小办公室来了这一大帮人。

    房间也装不下,林洛只好把人都带到了会议室。

    王靖也随大流的跟了过来,抱着大家一起吃肉喝汤的心思,想看看这么多人到底是干嘛的。

    林洛坐在了主位,嘎子带来的众位大哥们分坐两旁,大哥身后至少跟着一个跟班拎着椅子坐着,样子斯斯文文的一点也不像是社会,甚至大哥们拿出了笔记本准备开始做笔记。

    场面与村委会开大会十分相似。

    要不是不少大哥手口纹着蝎子,胳膊也是花臂。不明的情况吃瓜群众可能都以为这是什么学习班了。

    就这期间陆续还有人员进来,一幅风尘仆仆刚到的样子,甚至有大哥跑丢了一只鞋。这样子不像是来加盟旅行社的,倒像是来交买命钱是的。

    等各位老大都坐好后,刘亚青的男人嘎子指着林洛先开口介绍了起来。

    “各位兄弟这位就是四九城的一把大哥,洛爷。

    在座的的都是我的朋友,别管你们在你们当地多好使,是多大的手子,可是混江湖你就得遵我们洛爷的规矩。

    今天大家能来都是有心走正途的。废话我也不多说了。

    咱们做的什么买卖自己心里都清楚,来之前我媳妇已经和大家介绍一遍了,不管你们是开矿的,拉沙子的,挖土方的,干夜总会的甚至是放局子的,心理应该都清楚,咱们是有钱,可这钱连银行都不敢存吧。

    今个洛爷给脸,带着大家走正途。我希望大家不要不识抬举啊。”

    这话说的,像是要抢劫是的,无辜路人林洛面色虽然冷静,但是心中很想给嘎子她的母亲买了个表。

    我干了什么,就成了一把大哥了,我有什么规矩啊我怎么不知道。

    你这么替我说话你问过我了吗?

    一会这些人不爽了,打了起来,砸坏东西你赔啊。

    以后有一天扫黑除恶到了我头上,我不会原谅在座的各位的的。

    林洛还在想着怎么开口说话,毕竟自己是个圈钱的,也不是要成立什么有活力的社会团体的,再这么下去,自己早晚完蛋。

    可是林洛还没开口,这群大哥们开始一副谄媚的样子主动张嘴了。

    “明白了洛爷,我是长春的赵三赵红林,洛爷叫我三儿就行,洛爷不用说话,我们都懂,您告诉我们去哪交钱就行了。”

    “对对对,洛爷俺是西安道北的魏振海,求洛爷给个机会,姑娘大了,没得混了。有条活路就行。”

    “吉林梁旭东,见过洛爷。”

    “山西李满林。洛爷您好!”

    “贵州赵元良,幸会啊,洛爷。”

    “兰州头马,马冰冰带我兄弟丁海晖和洛爷问安了。”

    “河南宋留根。洛爷交我宋老虎就行。”

    “湘中刘俊勇,呵呵,洛爷叫我大勇就好。”

    “黑龙江:张执新、张执文。跟四爷的,带四爷和洛爷问好。”

    林洛话都没说,大哥们一个个的开口报号。

    那三分从容,三分淡定,三分义气的口吻,一听就是老社会的。

    弄得林洛这个会议室都快成了水泊梁山的聚义厅了。

    林洛看自己不说话不行了,满座的人乱糟糟的,他们虽然都是嘎子的朋友,但是彼此之间都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

    别没等自己讲清楚,这群人再打起来。

    林洛压了压手,等场上安静了一点了。

    可能是气氛轰到这了吧,林洛自己开口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带着了几分霸气。

    霸气这东西不是让人倒头就拜的,毕竟你也不是宋江。

    但霸气也是存在的。

    其实所谓霸气挺简单的。

    就是领导夹菜你转桌;领导打牌你自摸;领导隐私你乱说;领导讲话你唠嗑;领导没醉你先醉;领导开门你上车;领导小蜜你也摸;领导喝水你刹车;领导泡妞你唱歌;领导敬酒你不喝;领导洗澡你先脱.

    能做到这些还没被开除的,你一定是一个有权有势有霸气的人,做不到就说明你还是个普通人。

    林洛也没觉得自己能做到以上这些,但是真的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传自己的,反正这些呼啸一方的江湖大佬,在林洛开口说话的那一刻,都安静了。

    “各位,我不知道你们来之前是怎么想的,但是来我这了,我就和你们说清楚,我这就是开旅行社的,你们来了也是加盟的,加盟费多少你们都明白对吧,其他我什么都不管的。”

    林洛本来是想扮个黑脸,让这些少有人敢给下不来台的江湖人士一点难堪,毕竟总与这些人接触不是什么好事。

    让他们知难而退也是好事。

    但是林洛却不知道,自打林洛打发走了那群在乔楠那里惹事的要饭花子,林洛就成了嘎子的偶像了。

    嘎子是个没怎么读过书的人,看的最多的书也不过是些武侠小说,所以对文化啊,传统啊以及洪门规矩有一种信仰一样的崇拜。

    自那日以后,嘎子都不等林洛收他做小弟,他自己就拜在了林洛的码头下了。

    逢人叫他大哥的时候,他都会和我吹嘘自己的好大哥交林洛。

    已经传的愈演愈烈,越来越邪乎的林洛江湖往事。

    甚至因为传的越来越诡异了,远在洛杉矶的洪门总堂都以为林洛是哪个前辈留下的分支,还真给林洛设了堂口。

    见大哥林洛这么开口了,嘎子立刻出声道:“都听明白没,麻蛋事多的,都给我滚蛋,问七问八的别说没我嘎子这个朋友!”

    林洛以为这样真的会赶走一帮人,谁知道人都是贱皮子。越是限购啊,不让买啊,限量款啊,买了保准赔的事,却总是有人抢名额,抢不到都懊恼。

    众人见林洛不说话了,才开口道。

    “洛爷,嘎子,你这不就是瞧不起我们了吗?啥事不事的,我这不就是来京城看看嘎子哥,这不一不小心丢了一个包吗?也没啥值钱的东西,不要了不要了。”

    说着,示意了下身后的小弟,紧接着一旅行包的钞票就砸在了桌子上。

    “对对对。谁出来旅游还不丢点东西了。”

    说话间,林洛的会议桌上就堆满了旅行包。

    林洛有点无语了,被人用钱砸的感觉,真他(^ω^)的叫人生气。

    突然觉得自己也没干什么啊,怎么就有一种装十三装大了的感觉。你们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随便都的吗,这一包怎么样也有个四到五百个达不溜吧。

    你们说丢就丢了,这叫我怎么算账啊,

    转眼间,24个老板,整整齐齐的480万现金一包的旅行包一共二十四个,好悬没把林洛的会议桌压塌。

    这让林洛泪流满面。

    谁说的,100斤的砖头你搬不动,100斤的现金你抱起来能飞。

    100万现金的重量是22斤,480万,100多斤。来,你飞一个我看看。

    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而一旁本来准备把林洛当肥羊宰的王靖看迷糊了。

    这是个高手啊。圈钱就该像这样啊,自己还一个接一个的吹牛逼,人家这一场会议就圈了一圈。王靖突然发现了新大陆。

    擦,圈钱就应该是个团队活动啊,自己吹牛逼太费劲了,的需要一个捧哏的。

    你看看人家,一共说了两句话。人家就屁颠屁颠的送上前来了。

    我再会忽悠,也得揪住一个不太聪明的老板白活一天,才能拿下一个。

    费心费力不说,成功率还低。

    学会了学会了。

    王靖觉得自己真的升华了,今后真的是可狱可囚了,日子越来越有判头了。

    人家这买卖,我看刑啊!

    众位大哥丢了钱就想走,林洛突然觉得就这么放过这些人,有点对不起他们的豪爽,见众人起身,林洛张嘴就来了一句:“等会,你们还欠我四十万。什么时候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