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斗罗之酒神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老院长回归
    白衣人身上的杀意消散之时,陈湖也几乎就可以断定,白衣人就是武魂殿的长老,菊斗罗菊花关,武魂是仙品药草奇茸通天菊的封号斗罗。

    菊斗罗的目光带着一股庞大的压力,在陈湖和小七身上停留的时间格外长。

    见此,陈湖忍不住有些心惊肉跳,菊斗罗该不会看出小七的真身了吧,虽然老灵明猴信誓旦旦的保证小七的化形即便是封号斗罗也看不出端倪,可是老灵明猴也只不过是万年魂兽,和人类的封号斗罗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事实上,菊斗罗的确看出来这些少年身上的生命气息都格外的旺盛,这里面以陈湖和小七最为突出。

    菊斗罗还在陈湖和小七的身上看出一些特殊的东西,只是他短时间内也无法确定。

    菊斗罗伸出一根手指,一道淡淡的类似一片花瓣状的利刃便向着陈湖刺来,身上九个魂环瞬间亮起,庞大的魂力压迫的所有人都动不了。

    菊斗罗的攻击来的是那么的猝不及防,陈湖手中甚至都没有昏晓刀,只能全力运转阴阳引玄功,两股截然不同的魂力在手臂中交织,轰向那看似缓慢却带给他庞大压力的花瓣。

    轰——

    一声爆炸声过后,预想中的滔天力量并没有爆发,菊花瓣直接消散,而菊斗罗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陈湖面前,激动的道:“无色无味,阴阳双生,小子,你吃过阴阳两生花?”

    “阴阳两生花?”门房老大爷和洛尔迪亚拉都是一脸不解,不明白区区一朵花为何能够引起封号斗罗的情绪,只有明白仙品药草知识的極武学院众人忍不住面色一动。

    看到極武众人的表情,菊斗罗明白自己的猜测已经八九不离十,一脸的惊讶以及不可思议的道:“没想到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阴阳两生花这种奇物,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小子,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不知道阴阳两生花的特点的,我很好奇是什么能让你用生命的代价去博取那一念天堂的机会?”

    陈湖明白,菊斗罗的武魂便是一种仙品药草,也是斗罗大陆极少数明白仙品药草价值的人,从他的话语中就可以看出对阴阳两生花的了解,苦涩的开口道:“实际上晚辈也不想赌阴阳两生花那一般一念天堂的机会,只是晚辈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吸收了阴阳两生花的药力。”

    菊斗罗微微点头,眼神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欣赏与亲近,忍不住开口道:“小子,你是否愿意拜我为师?”

    “我遍寻大陆山河,也没有寻到任何的一株仙品,没想到你居然机缘巧合之下服用了一株仙品,还是仙品中最特殊的阴阳两生花,不得不说你的运气真的让人羡慕,如果我也能服用一株阴阳两生花,说不定也能达到那样的境界。”菊斗罗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的遗憾。

    不过,菊斗罗也明白,如果真有一天他能够遇到一株阴阳两生花,也没有勇气舍弃现在的一生荣华富贵,去换取一线逆天改命的机会。

    但是,这并不妨碍菊斗罗想收一名服用过阴阳两生花的少年为弟子。

    只有他才明白,哪怕是一个普通人,只要服用阴阳两生花并且活下来的话,将来的成就都不会比他低,更何况原本就是武魂殿学院挑选的天才呢?

    门房老大爷和洛尔迪亚拉这时也能够猜出菊斗罗所说的阴阳两生花应该是一种非常了不起的东西,不过菊斗罗突然想收徒的想法,还是让他们有些哭笑不得。

    毕竟一开始,双方还是剑拔弩张的。

    不过,一名封号斗罗要收陈湖为徒,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

    可是,陈湖会接受菊斗罗的提议么?

    答案是不。

    固然,拜一名封号斗罗为师的好处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不仅背后多了一柄保护伞,还能时时得到封号斗罗的指点,对于任何魂师来说,封号斗罗的指点都是弥足珍贵的。

    可是,如果陈湖答应了菊斗罗的话,他就不是陈湖了。

    斗罗大陆有开放的地方,但也有极为严苛的东西,比如一名魂师一生就只能有一名拥有师徒名分的老师。

    陈湖如果要拜菊斗罗为师的话,就是舍弃自己现在的老师,当一个背叛师门的存在。

    季雪虽然在武魂修炼上没有传授陈湖太多的经验,但没有季雪的话,是肯定没有陈湖现在的成就的,所以想让陈湖背叛师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陈湖摇了摇头,道:“前辈,对不起,请恕我不能答应你。”

    “哦?为什么?你可知道拜一名封号斗罗为师的好处?而且我几乎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也是武魂殿的长老之一,你拜入我的门下,将来继承我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菊斗罗饶有兴致的问道。

    “武魂殿的长老?”

    除了陈湖之外,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会不明白武魂殿长老一职的尊贵,哪怕是封号斗罗加入武魂殿,没有立下汗马功劳,也没有资格成为武魂殿的长老。

    武魂殿的长老的地位崇高,在武魂殿只逊色寥寥无几的少数几人,而这几人无疑不是武魂殿位高权重的巨头。

    一名封号斗罗级别的长老,几乎都可以确定是武魂殿的实权长老,掌握着巨大的权力。

    陈湖道:“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晚辈早就已经拜过一位老师,所以晚辈可能和前辈无缘了。”

    菊斗罗呵呵一笑,“这是小事,你的老师是谁,我让他跟你解除师徒关系就是,到时候你再拜入我的门下,就不算是背叛师门了。”

    陈湖坚定的摇了摇头,“晚辈的老师对我恩重如山,不论老师是否认我这个弟子,我都绝对不可能不认我的老师的。”

    陈湖的这句话,也堵住季雪接下来想说的话。

    季雪的眸子低敛,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她这个弟子最大的问题就是重情重义,绝对不可能舍弃她这个老师,而拜另一名封号斗罗为师的。

    菊斗罗紧紧的看了陈湖一阵,明白眼前的这个少年是绝对不会改变心意的,心中多少有些遗憾。

    一名服用过阴阳两生花而且还活下来的少年,将来的成就必定不在他之下,错过这么一名天才弟子,他心中也或多或少有几分可惜。

    不过,以菊斗罗的傲气,也做不出低声下气的模样,转头看向另一名气血格外旺盛的少年,以他的眼光,这名少年的血脉很是不一般,论天赋不在服用了阴阳两生花之后的陈湖之下。

    “小子,你应该不会也已经拜过老师了吧?”菊斗罗看向小七,表情古怪的问道。

    小七愣了一下,还没有开口说话,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道沉闷的声音,如同落雷一般轰鸣,“是谁在打我的乖徒弟的主意?”

    接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从天而降,护在小七的身前,九个魂环从他的脚下升起,赫然也是一位封号斗罗。

    看到这名封号斗罗的降临,極武学院这边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脸上都露出狂喜之色。

    “老师!”小七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挺拔的背影,忍不住微微感动。

    来人正是老院长,方元。

    “方元老匹夫,你居然突破了?”门房老大爷看着从天而降的老院长方元,感受着从老院长身上散发出来的滂沱的生机和雄浑的魂力,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起初,门房老大爷对老院长方元直接就把陈湖他们七个天才交给他和薛天明,自己当起甩手掌柜,多少还有几分的抱怨,可是没有想到一段时间不见,方元老匹夫居然就直接突破了。

    方元的魂力等级虽然比他更高,但年纪也更大,他比谁都清楚,到了这个年纪,魂力想要再提升一级有多难,更别提迈过到封号斗罗的那道天堑。

    门房老大爷的语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

    老院长哈哈大笑道:“没错,如果不是去猎杀第九魂环所需要的魂兽耽误了一些时间,我在你们晋级赛还没结束之前就能到,好在我赶来的还算及时,否则老夫的乖徒儿就要被抢走了。”

    老院长说着,炯炯有神的双眸像是太阳一般耀眼,身上涌现一股比山岳还要沉重的气息,向菊斗罗压迫而去。

    在老院长出现的一刻,菊斗罗的脸色就凝重到极致,虽然老院长的气息只是刚刚晋级封号斗罗,但他身上带给他的压迫感却一点儿也不小。

    “原来是镇天神碑方老前辈,没有想到方老前辈居然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迈入封号斗罗的层次,晚辈在此恭喜前辈晋级封号斗罗!”菊斗罗对着老院长方元拱了拱手,恭喜道。

    一旦迈入封号斗罗,就足以列入大陆最顶尖的层次,成为各方势力举足轻重的绝顶人物。

    哪怕菊斗罗在迈入封号斗罗的境界已久,也很难杀死一名哪怕只是刚刚晋级的封号斗罗,毕竟封号斗罗和魂斗罗虽然只有一级之差,却属于两个不同的境界。

    “多谢,不过你们现在应该可以走了吧,这七名少年都是我的学生,接下来的路程由我陪他们一起走。”老院长方元也没有因为自己突破到封号斗罗就不可一世,但话语中的逐客之意已经相当明显了。

    “我们走!”菊斗罗尖啸一声,瞬间消失,剩下的黑衣人也纷纷摆脱各自的对手远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