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炽夏 > 008
    008   

    初夏上了楼,换上拖鞋,她拎着葡萄去了厨房。

    

    葡萄很新鲜,初夏一手提着整串葡萄,一手拿专用剪刀将葡萄一颗颗地剪下来放进洗菜盆,清水洗了三遍后才装进果盘。

    

    端着葡萄来到客厅,初夏挑了一部新上映的电影,一边吃葡萄一边观看。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微微震动,是妈妈廖红打来了电话。

    

    初夏一边按下遥控器的暂停键,一边咽了葡萄后接听。

    

    “下班了吗?

    吃晚饭了没有?”

    

    “早吃了,在看电影。”

    

    “一个人在电影院看?”

    

    “不是,在家看的。”

    

    “你说说你一个小年轻,才八九点钟就闷在家了,回来这么久了,没有联系以前的同学?”

    

    初夏悄悄调低音量,继续播放。

    

    她微信列表里加了很多的同学,从初中到研究生各种班级群也都还在,不过早就被她屏蔽了。

    

    初夏其实不擅长交朋友,因为每个阶段同龄人喜欢的那些课外活动她都没有兴趣。

    

    她不喜欢逛街买衣服,不喜欢打耳洞染指甲,不喜欢唱ktv聚餐,不喜欢追星看演唱会,不喜欢加入社团锻炼社交能力。

    

    初夏喜欢看书,喜欢泡在图书馆自习。

    

    初夏比较大众的爱好是看漫画看剧,看的时候是安静的个人活动,当舍友们兴高采烈地讨论哪部日剧韩剧美剧或是大红的漫画,初夏想过加入其中,可舍友们传递过来的“学霸居然也看这个”的眼神,渐渐打消了初夏与人讨论的激情。

    

    学霸的生活大概都是枯燥的,就连初夏从事的工作也显得毫无激情。

    

    翻译,别人说什么她就翻译什么,大脑里两种语言快速转换,却有一定的边界束缚着思维的活跃范围,不需要她去创造一样产品,不需要她去迎合谁的脸色,接到一份单子,她只需按时到达工作地点、准确完成翻译任务、收工离开。

    

    在很多人看来,初夏是个无趣的人,活得也很无趣。

    

    初夏没觉得她这样有什么不妥,别人同情她过得无趣,初夏享受这种有序平稳。

    

    廖红深深地担忧起来。

    

    女儿读书的时候,廖红一度为女儿的高度自律、沉迷学习感到骄傲,可女儿已经到了谈恋爱结婚的年纪,却还像以前一样宅在家里不出门,好酒也怕巷子深,再过几年女儿过了三十,就不好找优质男了。

    

    廖红决定帮女儿拓展交际圈。

    

    女儿不出门,她带女儿出去。

    

    很巧,周二中午,廖红收到一份婚礼邀请,一位赫赫有名的生意伙伴离异后又要结婚了,新郎五十二岁,新娘二十五岁,邀请她与家人于本周日中午十一点去他的别墅参加婚礼。

    

    这位老总在榆城的商业圈很有分量,出席婚礼的基本都是榆城的豪门人士,廖红的身家其实不够资格获得邀请,但廖红的老板地产巨头罗涛有,而她又是罗涛的亲信之一。

    

    不过,廖红能被这位即将迎娶娇妻的老总记住并发下请帖,靠得还是廖红自己的魅力。

    

    初夏是校花级别的美女,可她太过低调。

    

    廖红年轻的时候不但是校花,还是一位魅力四射追求者无数的校花。

    美人老了也是美人,虽然今年廖红已经五十三岁了,但她的强悍的工作能力、优雅美丽的外表、自信从容的气质,依然很令男人们欣赏。

    

    “周日啊,那天我得去医院。”

    听老婆介绍完新郎新娘的身份,许瑞安并不遗憾地说。

    

    初夏的性格更像爸爸,许瑞安很少会参加廖红的各种商业联谊活动。

    

    廖红朝他笑笑:“没事,我本来也没打算带你。”

    

    带老公做什么,她要带女儿去!   

    周五下午,初夏接到妈妈的通知,约她晚上一起吃牛排,吃完去逛街。

    

    初夏搬去锦绣花城前答应过周末回家陪爸爸妈妈,现在妈妈主动约起来,初夏当然要接受。

    

    雅乐还没有下班,廖红开车过来接女儿了,顺便参观参观女儿的公司。

    

    初夏在敲电脑,忽然听见前台那边罗玉欢快的声音:“廖姨来啦!”

    

    初夏手指一停,走出办公室。

    

    廖红正在询问罗玉在这边做的怎么样,五十出头的她身材保养得极好,穿一条大方优雅的黑色裙子,要腰有腰要腿有腿,单看身材与曼妙少女没什么区别,而且廖红非常白,初夏奶白的肤色便是遗传自老妈。

    

    廖红去翻译部参观的时候,四个员工一个财务都被老板的妈妈惊艳到了。

    

    “怪不得老板这么漂亮,原来阿姨这么美!”

    

    “说良心话,阿姨气场比老板强太多了!”

    

    “像不像女王与小公主?”

    

    廖红听到这句,当面拆女儿的台:“她这样哪里像小公主了?

    小书呆子还差不多。”

    

    初夏:……   

    她溜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罗玉狗腿地端了两杯咖啡过来,放好就出去了。

    

    廖红走到女儿的办公椅后面,看她的笔记本屏幕:“还要多久?”

    

    初夏:“半小时吧,你来太早了。”

    

    廖红端着咖啡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漫不经心地打量这间办公室:“你上学的时候我忙来忙去没时间陪你,现在咱们俩反过来了。”

    

    初夏笑笑,继续忙工作。

    

    因为妈妈在等,五点半初夏准时给自己下班了。

    

    母女俩走进电梯,一电梯里的人齐刷刷先看向廖红。

    

    初夏习以为常。

    

    廖红开车来的,上了车,廖红批评副驾上的女儿:“你说你,年纪轻轻还没有我的回头率高,你不该反思反思吗?”

    

    初夏笑:“有漂亮妈妈才有漂亮女儿,我为您感到骄傲。”

    

    廖红瞪她:“少嘴贫,我告诉你,你已经二十六了,别只会天天玩电脑,皮肤也要保养起来了,天生丽质也需要维护。”

    

    初夏安安静静地听着,反驳也没有用,她讲不过妈妈的。

    

    廖红带初夏去了一家需要提前预约的西餐厅。

    

    餐厅里流淌着悦耳的钢琴曲,初夏除了陪客户应酬,只有跟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来这种地方吃饭。

    

    等菜的时候,廖红示意女儿看一个方向:“你看看人家的打扮。”

    

    初夏视线微微转过去,看到两个面对面坐的年轻女孩,打扮得都很漂亮,一人一张烈焰红唇。

    

    初夏上班前也化了淡妆,只是她穿的非常办公室,毫无特色。

    

    初夏知道妈妈要说什么了。

    

    但化妆是项技能,需要天分,初夏没有那种简单几下就能让自己形象大变的神奇能力,也没有兴趣去学。

    

    “我饿了。”

    初夏率先举起白旗。

    

    廖红看着女儿清纯漂亮的脸蛋,找到了一丝安慰,这丫头虽然不会化妆,可她长得嫩,眼睛又灵秀,看起来还像个学生妹,这种自带减龄效果的美貌是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吃完牛排,廖红带着女儿去了商场。

    

    廖红先给自己挑了一套礼服。

    

    初夏好奇问:“妈妈最近有活动?”

    

    廖红提着裙子走向试衣间,解释说:“周日要去参加一场婚礼,你爸爸没空陪我,你陪我走一趟吧。”

    

    她回头朝初夏递个“不许拒绝必须去”的女王眼神,然后笑着关上了试衣间的门。

    

    初夏站在门外,想到了小时候。

    

    妈妈总是有各种宴席要参加,需要带上她的时候,妈妈会将她打扮得特别漂亮,到了地方,那些叔叔阿姨们便会笑着夸她好看,懂礼貌的初夏必须一一笑着回应,一场宴席下来,初夏笑得脸颊都要僵硬了。

    

    初夏不禁质疑她回榆城的决定了。

    

    廖红对自己的礼服很满意,挑完拉着初夏去了年轻人的专柜。

    

    专柜小姐很会看人,推荐了几款白色、浅绿等淡色的裙子。

    

    廖红却认为女儿平时够素够低调了,明明长了一张可纯可艳的脸,为什么一直往素了打扮?

    

    她做主,帮初夏挑了一条红色的露肩礼服,红色妖艳性感,但整体又大方简约。

    

    “去试试,穿出来不好看再说。”

    廖红将女儿推进了试衣间。

    

    初夏无奈地换上这条价格五位数的礼服。

    

    说实话,廖红也无法确定女儿的上身效果。

    

    女儿小时候她还能左右女儿穿什么,后来随着女儿越来越大,有了自己的品味,如果女儿不喜欢,她买回来小姑娘也拒绝穿。

    女儿搬去B市后,只有过年才会回家,冬天衣服厚,女儿裹得严严实实的,夏天穿的又太保守,廖红连女儿现在的身材情况都不是非常了解。

    

    不过,廖红目测女儿应该能达到C,撑得起那条礼服。

    

    “啪嗒”一声,试衣间的门开了。

    

    廖红迫不及待地看过去。

    

    初夏神色淡淡地走了出来。

    

    廖红先打量女儿的身材。

    

    初夏身高一米六八,比例完美,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别看她平时穿的随便,其实该细的地方细,该丰满的地方丰满,再配上那一身奶白的肌肤,这么一穿,只凭一双雪白漂亮的肩头、纤细匀称的小腿,走到哪里都少不了回头率。

    

    专柜外面路过的几位女士都停下脚步,羡慕地看着初夏。

    

    初夏走到镜子前,前后看看,发现不是很露,就没有发表多余的意见。

    

    既然都答应陪妈妈去了,她便会按照妈妈的心意打扮,免得在宴席上让妈妈难堪。

    

    除了礼服,还需要搭配的首饰、高跟鞋、手包。

    

    难得有机会陪女儿逛街,廖红还给女儿买了一堆高档护肤品。

    

    今晚的初夏,真是满载而归。

    

    韩烈牵着奶茶在小区里逛了一圈又一圈,都没有等到九栋一单元901室的房间亮起灯。

    

    他皱皱眉,给乌龙奶茶发消息:我准备开店了,还差个店名,高材生帮忙想想?

    

    初夏还在妈妈的车上,看到韩非子的消息,内容都没看便心虚地忽略了该条,翻朋友圈去了。

    

    廖红专心开车,没注意她这边。

    

    初夏有点担心韩烈继续找她,幸好直到下车,都没有新消息。

    

    提着大包小包回了春江苑的家,陪爸爸坐了会儿,初夏进了自己的房间。

    

    坐到床上,初夏看看手机,回复韩非子:想不出来,你自己想吧。

    

    韩非子:高材生忙什么呢,这么久才回,我还以为你在绞尽脑汁帮我起名字。

    

    初夏不想多聊,知道他不喜欢什么,敲字:陪我妈逛街。

    

    这招管用,韩非子果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