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炽夏 > 012
    012   

    韩烈今晚确实有个应酬。

    

    公司最近与一家床垫品牌签了供货合同,对方老板来榆城旅游,提出与韩烈吃顿饭。

    

    这点地主之谊韩烈当然要尽。

    

    出发之前,韩烈问赵秦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赵秦问他:“男的女的?”

    

    韩烈:“刘天衡,五十多了。”

    

    赵秦:“那算了,我晚上七点的飞机。”

    

    言外之意,如果吃饭对象是个美女,他或许会改签。

    

    韩烈也没有说去送送什么的,直接挂了电话。

    

    五点半,韩烈开着黑色奔驰去提前定好的酒店赴约。

    

    韩烈与刘天衡打过交道,算是熟人,所以韩烈穿了一套运动装过来的。

    

    侍者带他到包厢前,推开门,韩烈直接往里走,走了两步停下来,黑眸眯了眯。

    

    包厢里面坐着一位穿着十分清凉性感的美女。

    

    韩烈知道自己没有走错包间,那这位美女……   

    “韩总是吧,我是刘婧,我爸爸在里面。”

    

    美女大大方方地站起来,指了指包厢里面的洗手间。

    

    韩烈挑下眉毛,走了进去。

    

    侍者从外面带上门。

    

    “常听我爸爸提起韩总年少有为,今日一见,韩总比我想象的还年轻。”

    刘婧朝韩烈走来,伸出了手。

    

    韩烈印象中的刘天衡长得普普通通,也可能是年纪大了再帅也帅不到哪去,但刘天衡这个女儿真的漂亮,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但说话做事非常有女强人的范儿。

    

    “过奖,都快三十了,算不上年轻。”

    韩烈没有去握刘婧的手,同时笑着给出理由:“不好意思,才从外面过来,手上都是汗。”

    

    刘婧信他才怪。

    

    看破不说破,刘婧笑了笑,坐在了韩烈对面。

    

    她穿了一条性感黑裙,一坐下两条雪白修长的腿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韩烈面前。

    

    韩烈扫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如果赵秦在,肯定会笑话韩烈这个老童子鸡脸皮薄,只有韩烈知道,他是真的欣赏不来。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韩烈见了这些所谓的性感会影响胃口。

    

    刘天衡从洗手间出来了,看到韩烈热情地要来个拥抱。

    

    韩烈同样以天热为借口拒绝了,鬼知道老男人刚刚在洗手间做了什么。

    

    韩烈只想招待刘天衡,刘天衡却三句话不离他的爱女。

    

    短短十来分钟,韩烈已经非常了解刘婧的生平了。

    

    天生娇女、名校毕业、经商天才、现在在刘天衡的公司当副总。

    

    用刘天衡的话说,比刘婧聪明的女孩没有她漂亮,比刘婧漂亮的女孩没有她聪明。

    

    韩烈一点都不买账,初夏样样都比刘婧好。

    

    韩烈保持一个商业合作伙伴的风度,陪刘天衡父女吃了一顿晚饭。

    

    “榆城晚上哪里好玩?

    小韩你带我们去逛逛。”

    

    “不巧,我晚上还有事,刘总需要的话,我叫个人过来。”

    

    “算了算了,不麻烦了,我们自己随便逛逛。”

    

    八点左右,韩烈开车回了锦绣花城。

    

    他先打开电脑处理了一批邮件,忙完去卫生间冲了个澡,换上家常短袖大裤衩,韩烈顶着一头没吹只用毛巾擦得乱糟糟的短发靠到沙发上,给初夏发消息。

    

    韩非子:我回来了,你送奶茶过来吧。

    

    初夏在看剧,收到消息,她看看舒舒服服趴在茶几旁的奶茶,问他:不是说好你来我楼下接?

    

    韩非子:累了,不想动,你不想跑就把奶茶赶出来,它自己会回来。

    

    或许奶茶真的有那么聪明,但初夏不放心,奶茶这么好,被人哄骗偷走怎么办?

    

    暂停电视,初夏换上运动鞋,牵着奶茶出门。

    

    这时已经晚上九点了,空气微凉,有些老人们在并肩散步,也有年轻的夫妻带着孩子下楼玩耍,小区里反而比白天热闹。

    

    走出九栋楼,不用初夏带路,奶茶金毛直接沿着中间的主干道朝韩烈的别墅走去。

    

    真是一条聪明的金毛。

    

    初夏又开始考虑自己的买狗计划了。

    

    因为奶茶,她对金毛的了解最多,初夏也喜欢金毛,可韩烈住在这边,发现她养了金毛,韩烈会不会以为她故意跟他养一样的狗?

    

    下个周末去宠物店看看吧,养宠物也需要缘分。

    

    韩烈的别墅亮着,初夏走到门前,按响门铃。

    

    里面很快传来啪嗒啪嗒的拖鞋声。

    

    奶茶仰头朝初夏哈气。

    

    初夏就想起韩烈穿着拖鞋追奶茶追不上还差点打滑摔跟头的滑稽画面。

    

    门开了,初夏垂下睫毛,嘴角的笑还没有完全收起。

    

    韩烈站在明亮的玄关灯下,看着门口的初夏。

    

    意料之中的,她早换掉了那身露肩的红色礼服,休闲长裤将脚踝都藏得严严实实,就连上面穿的都是一件白色长袖薄衬衫,v领稍微叫人觉得凉快了点。

    

    “你不觉得热?”

    

    韩烈接过她递来的遛狗绳,戏谑地问。

    

    初夏怕热,但她更怕蚊子,小区里绿化好,蚊子也多。

    

    还了奶茶,初夏转身跨下台阶。

    

    身后响起关门声,还有脚步声。

    

    初夏回头。

    

    韩烈高高地跨下台阶,一手插着口袋,一手牵着奶茶。

    

    他朝初夏笑笑:“我溜达两圈吹吹头发,顺便送你回去,大半夜的,你一个单身美女比奶茶更容易丢。”

    

    初夏看向他脑顶,一头短发的确是湿的,否则她都要怀疑韩烈是故意溜她,明明可以去接奶茶,非要她来送,她送完他又要去遛狗。

    

    “你自己溜吧,不用你送。”

    初夏往回走了。

    

    韩烈默默地牵着狗,保持四五步的距离跟着她。

    

    初夏看得见地上的影子,一人一狗,影子先被路灯拉长,又变短,再拉长。

    

    似曾相识的情形。

    

    高三最后的那两个月,韩烈经常去学校门口等她放学。

    

    学校离家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初夏与同小区的两个女生搭伴步行回家。

    

    韩烈第一次去的时候,初夏很慌,怕他当着同学们的面与她打招呼。

    

    那时韩烈已经明确在追求她了,初夏虽然没答应,可看到他她会心虚。

    

    但韩烈没有叫过她。

    

    明明是已经步入社会的奶茶小哥,他却故意挎着个单肩书包,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衬衫,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高三生,唯一不普通的是他的脸,校草级别。

    

    他在后面,初夏不敢回头,怕两个同学看出她与韩烈认识,直到跨进小区,初夏才会在刷门禁卡的时候往后看一眼。

    

    韩烈就站在马路对面,她回头的时候,他笑笑,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边转身。

    

    不出一分钟,初夏会收到他的消息。

    

    韩非子:早点睡,不许熬夜做题。

    

    九栋楼到了。

    

    初夏一步步跨上台阶。

    

    她不知道韩烈走了没,也没有回头看。

    

    坐电梯上了楼,初夏鬼使神差地去了主卧的阳台。

    

    主卧没有开灯,初夏隐在黑暗中,朝楼下看去。

    

    楼下没有人,主干道上,有个修长挺拔的男人牵着一只金毛,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着。

    

    他背对着初夏,拿着手机。

    

    就在他放下手机的时候,初夏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

    

    心跳乱了一拍,初夏拿出手机。

    

    妈妈廖红发来的,提醒她早点睡觉,不许熬夜。

    

    初夏笑了。

    

    真的可以这么巧。

    

    就像她从来没想过,隔了八年,她还会再遇见韩烈。

    

    周一早上初夏去了公司,十点钟左右,她出发去机场接安德森夫妻。

    

    安德森先生与安德森太太住在纽约,平均年龄六十多了,去年夫妻俩去B市旅游,初夏陪译了三天,夫妻俩对她很满意,这次来榆城前早早与初夏打过招呼,初夏也答应亲自给他们做导游了。

    榆城是她的家乡,初夏对这里的所有景点如数家珍。

    

    初夏提前半小时到达机场。

    

    安德森夫妻居然还带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过来,是他们的孙子,叫丹尼斯。

    

    丹尼斯六岁了,出了机场后东看西看,对中国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安德森太太对带孙子出游这件事似乎真的很烦恼,一路都在向初夏吐槽她的儿子。

    丹尼斯的爸爸是个工作狂人,最近与老婆在闹离婚,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将丹尼斯丢给了他们,害老夫妻俩必须带上孙子来旅游,小孩子太淘气,照顾起来很累。

    

    与忧愁的安德森太太相比,安德森先生风趣幽默好脾气,也更愿意包容丹尼斯的种种小问题。

    

    下午安德森一家要在酒店里休息,初夏将他们送到预订的酒店,约好五点再过来陪同游玩。

    

    别看安德森夫妻年纪大了,但二老身体健康游兴十足,在榆城繁华的商业街玩到十点才结束了今天的行程。

    

    初夏将他们送回酒店,直接打车回锦绣花城。

    

    经过韩烈的别墅时,二楼的方向传来一声“嘿”!   

    初夏仰头。

    

    韩烈惬意懒散地撑在阳台的护栏上,手里夹着半截香烟,他穿着一套睡袍,腰带松松系着,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因为初夏站得低,这个角度还能清清楚楚看见韩烈睡袍下的两条大长腿,幸好他里面穿了条四角内裤,不然初夏要长针眼了。

    

    韩烈吐了一口烟圈,微眯着眸子问她:“这么晚才回来,约会去了?”

    

    初夏明早还要去陪安德森一家爬山逛寺庙,回家洗个澡就要睡觉补充体力,没时间陪他闲聊。

    

    她继续往前走。

    

    韩烈继续撑着护栏,看着初夏进了九栋楼,他才折回房间。

    

    韩烈有晨跑的习惯,搬进锦绣花城后,他跑得更有动力。

    

    他已经摸清了初夏的上班时间,晨跑时并没有想着与初夏偶遇什么的,不过今天早上跑到九栋楼下,初夏竟然出现了,而且穿的一套白色的运动装。

    

    奶茶最先朝初夏奔去。

    

    初夏这才注意到韩烈,他似乎跑了很久了,黑色的短袖胸口湿了一片,英俊脸庞上汗光点点,在晨光中闪闪发亮。

    

    平时的韩烈懒散随意,此时的他充满了成熟雄性的荷尔蒙气息。

    

    初夏迅速收回视线,揉揉奶茶的大脑袋,要走了。

    

    韩烈直接拐个弯,跑在她身边。

    

    “起这么早,去哪啊?”

    

    “陪客户爬山。”

    

    “老外?”

    

    “嗯。”

    

    “男的女的?”

    

    “都有。”

    

    “爬山不去五岳,来咱们榆城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