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炽夏 > 031
    031   

    韩烈不介意被方跃误会成禽兽霸总,但他不能让方跃误会初夏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初夏睡着了,韩烈拿着手机坐到沙发上,在黑暗中翻相册。

    

    然后,韩烈罕见的发了一条好友圈。

    

    方单身贵族跃昨晚睡得还算早,第二天六点睡醒,方跃像所有年轻人一样,习惯地刷了刷几大社交软件。

    

    来自老大的一条好友圈吸引了方跃的注意。

    

    韩烈发了一张两张照片P到一起的照片。

    

    照片左半部,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她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书桌旁,低着头翻看书籍。

    夏天明媚的阳光照在她身上,虽然少女只露出了侧脸,但那种青春美丽又安静清纯的味道依然触人心弦。

    

    照片右半部,穿红色露肩礼服的女人坐在正对厨房的吧台前,厨房宽敞明亮,阳光为女人渡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她微微偏过头来,清纯美丽的侧脸,与左边的马尾辫女孩一模一样,只是那种清纯里多了一丝性感妩媚。

    

    方跃一眼认出来,这两张照片中的女孩都是初夏。

    

    再看老大的文案配字:夏天回来了。

    

    方跃:……   

    草啊,原来老大与初夏早就有一腿!   

    方跃捧着手机震撼了很久很久,然后他想到了两个多月前的机场偶遇,那时候初夏面对老大就很不自在,他还以为校花被老大的气势震慑到了。

    初夏基本没有怎么装,装的是老大啊,怪不得拐弯抹角问他是不是对初夏有意思!   

    方跃真心觉得自己太惨了!   

    老大一定看出他对初夏过于热情了,所以这次才叫他陪同来美国,逼他吃狗粮!   

    要不是为了年终奖,方跃立即马上辞职!   

    韩烈发完那条好友圈就关机了,他怕被朋友们骚扰。

    

    清晨,韩烈被生物钟准时叫醒,客房拉着窗帘,里面黑黑的。

    

    韩烈也不想起来,翻个身吻醒初夏,带上女朋友一起晨练。

    

    晨练结束,初夏先去洗澡。

    

    韩烈打开手机。

    

    这么多年韩烈交了各路朋友,关系深的私聊他追问感情经历,关系浅的纷纷在那条朋友圈下面表示恭喜。

    韩烈没有时间一条条回复,重新发了一条好友圈:人在国外,啥也别问,回去了请大家喝酒。

    

    等韩烈去洗澡的时候,初夏才发现韩烈昨晚发的好友圈。

    

    两人共同好友只有爸爸许瑞安、方跃。

    

    方跃发了一连串的“祝老大有情人终成眷属”,爸爸居然也给韩烈点了个赞。

    

    初夏:……   

    韩烈裹着一条浴巾出来了。

    

    初夏好奇问他:“怎么突然发好友圈了?”

    

    韩烈笑道:“不发,让隔壁误会咱们私生活不检点?”

    

    初夏明白了,继续看手机。

    

    被女朋友忽视的韩总不满意了,朝初夏“喂”了一声。

    

    初夏再次抬头。

    

    韩烈忽然暧昧一笑:“出发前我问方跃你这个校花会不会打我的主意,他拍着胸膛保证说就算我脱光了站在你面前你都不会多看一眼。”

    

    初夏听到这里,立即就要低头。

    

    可惜韩烈动作比她快,提前扯下了浴巾。

    

    初夏:……   

    男人是不是天生脸皮比女人厚?

    

    她抓起枕头朝韩烈丢了过去。

    

    韩烈一手抄住枕头,枕头丢到沙发上,韩烈抱住初夏将她扑到了床上。

    

    初夏歪过头:“该去吃早饭了。”

    

    韩烈亲她的脸,亲了一下又一下。

    

    初夏想到了他发出去的那两张照片,特别是拍摄于八年前的第一张。

    

    “以前的照片你都留着?”

    初夏看着他俊美的脸问。

    

    韩烈摇摇头。

    

    那时他也才二十岁,也是会愤懑冲动的小年轻,喜欢的愿意为她掏心掏肺的女朋友不要他了,有一次韩烈喝多了酒,回到空荡荡的出租屋,韩烈拿出手机翻出相册从第一张开始往下删,仿佛他删了初夏的照片,就能删掉那段记忆,就可以彻底忘了初夏,让自己过得好一点。

    

    几百张照片,删到最后,就剩一张分手前拍摄的侧脸照。

    

    韩烈舍不得删了。

    

    这最后一张照片,韩烈保存到了U盘里,手机里也有,每次换手机之前都会记得发到新手机上,只差没设置成屏保。

    

    “那几年我被你害惨了。”

    韩烈惩罚地咬初夏的耳垂。

    

    初夏抱着他的脖子,想了想,看着韩烈道:“我没有留你的照片,只留了几张奶茶的,我的手机、笔记本屏保都是奶茶,我还打印出来做了个小摆台,其实每次看到奶茶,我都会想起你。”

    

    韩烈又咬她一口:“意思就是我在你心里等于一条金毛?”

    

    他还不如金毛,金毛好歹没被删照片,她把他都删了。

    

    初夏刚想说话,韩烈吻住了她。

    

    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后,初夏终于得到了重新开口的机会,她拉低韩烈的肩膀,在他耳边说:“我虽然没有你的照片,但我经常会梦到你,所以想忘也忘不掉。”

    

    韩烈目光变了变,问她:“都梦见我做了什么?”

    

    初夏梦见他做过很多,梦见韩烈送她放学,梦见韩烈给她调制奶茶,梦见韩烈陪她去图书馆,梦见韩烈牵着小小的奶茶站在路边等她,梦见分手后韩烈来找她复合,梦见韩烈带她去看电影,梦见两人从亲吻到更进一步。

    

    也许她的潜意识一直在期待着与韩烈重逢,所以才会梦到那么多,即便白天她明明没有想。

    

    “你梦见过我吗?”

    初夏问他。

    

    韩烈冷笑:“如果梦能变成真的,咱们孩子现在都上小学了。”

    

    这话听起来没有什么,深思之后可以变得很少儿不宜,毕竟孩子不是牵牵手就能变出来。

    

    “好了,起来了。”

    察觉他有现在就生孩子的意思,初夏推了韩烈一把。

    

    韩烈接着压了她一分钟,才在理智的说服下躺到旁边,趴在床上看初夏换衣服化妆。

    

    “回去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初夏快结束了,韩烈忽然说。

    

    初夏刚涂完口红,透过化妆镜问床上的男朋友:“什么地方?”

    

    韩烈卖关子:“去了你自然知道。”

    

    初夏瞪了他一眼,快三十的集团老总还玩这套,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