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1章 温糖 搭讪
    早晨七点的闹钟准时响起,怕吵到室友,清醒过来的温唐将闹钟摁掉。

    贴着枕头思考了一分二十七秒左右的人生,温唐抱着被子坐起来。

    盯着窗门上头的空调发了约莫三十秒的呆,温唐轻声爬下床。

    拉开化妆收纳盒的小抽屉抓了根姜黄色的猪大肠发圈,将厚厚一把的头发都束到后脑勺后面,温唐随意扎了头发后去卫生间洗漱。

    刷牙刷到一半,忙跑出去摇她隔壁铺的床,“韩米起床了。”

    声音不怎么大,但摇床上那人的力道很重。

    还在美梦里泡男神的韩米被温唐惨无人道地摇醒,迷瞪瞪睁开的眼带了点哀怨。

    “现在几点了?”韩米一副我不想起床超级不想起床的表情问。

    温唐说:“七点多了,你不是还要去打印法条吗,快点起来了。”

    叫韩米起床,是昨晚韩米本人对温唐千叮铃万嘱咐的,因为韩米今天早上有早课,并且昨晚要上床了她才想起来刑诉老师叫打印法条的事情,今天早上第一节课就是刑诉课。

    其他两个室友都没有早课,可以尽情睡到有课的时候。

    温唐完成自己的任务后,继续去刷牙。

    她也没有早课,但她有实习,今天是实习的第一天。

    温唐洗漱好出来,打开衣柜拿衣服,穿衣服的时候衣服挂到了椅子,椅子倒了下去,发出很大的响声。

    温唐顿觉不好意思。

    室友艾慈睡功了得,她这点动静没有吵到她,只是咕噜声停了下来,几秒后又重新响起。

    另外一个室友方梓欣倒是被弄醒了。

    方梓欣掀开遮光帘子瞅了瞅,目光落到匆匆忙忙的温唐身上,“糖糖,你要去实习吗?”

    温唐点了下头,道:“把你吵醒了对不起。”

    方梓欣:“过来让我捏一下你的脸赔罪。”

    温唐皮肤很白,有点点婴儿肥,方梓欣老爱对温唐“耍流.氓”,虽然她是个女的。

    温唐:“……”地说:“你还是继续睡你的觉吧。”

    韩米从床上爬下来的时候,忍不住道:“糖糖,恭喜你大三就成为打工人了,向打工人致敬。”

    她们寝室就温唐最努力了,大一大二就差不多修完了法学院的全部课程,到大三只剩下几门,集中在周二和周四,空出来的其他工作日温唐就找了实习,实习的公司还是地产巨头金毓。

    能成为金毓的实习生,如何都会是她将来简历上牛逼的一笔。

    温唐道:“打工人也早晚是你,逃不掉的。”

    韩米一把抱住温唐,“呜糖糖,我不想当打工人,我想做躺着也能赚钱的咸鱼。”

    温唐道:“下辈子投胎做熊猫吧。”

    “……”

    方梓欣噗地一声笑出来。

    韩米道:“你想什么笑啊,就你最没资格笑!”

    方梓欣是富二代,不用奋斗家里就有金矿养她,工作家里也会安排,每天只用想着今天去哪里嗨明天又去哪里嗨做个富贵闲人就好。

    比起学霸温唐,她更羡慕方梓欣。

    两个人叽叽喳喳,艾慈终于被吵醒了,在被子里哼唧:“你们小声点嘛。”

    “快去洗漱啦。”温唐推推韩米,小声说。

    方梓欣也还没睡饱,不跟韩米扯掰了,拉回遮光帘子继续窝被子里睡觉。

    韩米洗漱完,磨磨蹭蹭出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见温唐背着个小挎包就要出门,穿着也随意,将她拉住,“你不化妆啊?不是要去实习吗。”

    温唐说:“来不及了,我得通勤一个半小时。”

    明大在郊区,她实习的地方在市中心,做完地铁还要转公交,主要是她没有把化妆的时间算进去,不然她早起十分钟也是可以的。

    韩米看了看她,道:“算了,你不化妆也挺好看的,快去吧快去吧,别迟到了。”

    温唐嗯了声,出门。

    今天是周一,小雨,温唐走到地铁站口,收掉伞,跟着来往的路人涌进密密麻麻的人群。

    工作日的七点半到九点,通常吓人的拥挤,温唐脚速太慢,没能挤进第一班地铁,地铁站两道门像个冷漠的高岭之花,闭合上时,是那么的绝情。

    温唐只能等下一班地铁。

    好在明城的地铁很高效,五分钟一班,她刷完漫画两话下来,下一班地铁就来了。

    因为上一班没赶上,温唐排在很前面,这一次轻松挤进地铁,地铁里的人像一坨一坨橡皮泥,有挤弯了腰的,也有挤弯了膝盖的,温唐完全不用考虑去抓头顶的安全手环,左边的大妈和右边的白领,还有前面的高中生和后面的不知道什么人足够可以挤得她站得稳稳当当。

    挤着挤着,温唐挪到了两排座位中间,过了几站,温唐前面的座位有人下车。

    她刚要坐下,余光瞥见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奶奶抱着一本书上地铁,温唐先坐了下去,扭头盯着那个老奶奶看。

    她看见离老奶奶近的几个座位都没有人让座,对老奶奶招了招手,“奶奶,你坐我这来吧。”温唐站起来。

    “谢谢侬。”老奶奶走过来,明城口音有些浓。

    老奶奶坐下后,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抬头看了温唐一眼。

    “侬是要去阿里(哪里)啊?”占了温唐的座位,老奶奶有些不好意思,对温唐问。

    温唐说:“到西淮路。”

    老奶奶道:“那远的额,吾(我)到滨水路,就芜(五)个站,等为(会)就把座位还给侬!”

    温唐的室友方梓欣是明城本地人,她教过她们学明城话,老奶奶说的也不完全是明城话,明普明普的,所以温唐轻松听懂了,她点点头,“好。”

    之后老奶奶把眼镜推上去,看起了手里抱的书。

    在她打开书的时候,温唐瞥见书封的名字——《贾宝玉坐潜水艇》

    温唐“……”地想:好像很有意思。

    地铁到滨水路停,老奶奶下了车,位置回到温唐的屁股,温唐坐下后,掏出手机,搜了下老奶奶刚才看的书。

    高德地图上说从明城大学到金毓大厦需要一个半小时公交路程,但实际上没用这么多时间,温唐到时,离上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可是前脚刚要走进金毓大厦,收到法务部经理许蓝楚的微信:【到公司了没。】

    二面的时候温唐见过这个许蓝楚,长相亲和,但话说尖锐,问的问题都比其他人犀利,只是一面之缘,温唐就从她身上看到两个字:难搞。

    不过能在金毓坐上法务部经理的位置,不难搞不可能的,温唐做好了迎接许蓝楚严格挑剔的准备。

    温唐:【经理,我刚到。】

    许蓝楚:【那就好,帮我去买杯咖啡,美式,加脱脂牛奶,常温,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温唐:“……”

    十分钟。

    几秒后,温唐跑着踩下金毓大夏门口的台阶,风一样地速度找到最近的咖啡店。

    可是这家咖啡店里排了好长的队伍,队伍还动得很慢,温唐便跑出去,重新找别的咖啡店。

    新找到的一家人也很多。

    温唐着急起来,怎么办啊,她感觉只给她十分钟根本get不到一杯咖啡,不对,连十分钟都没有了,现在顶多还剩下六分钟。

    只能——插队了。

    “不好意思叔叔,我可以先买吗,很着急,对不起。”温唐跑到下一个准备买咖啡的人面前对他充满歉意地说。

    她以前可讨厌买东西的时候插队的人了,但是现在她也成了讨厌的一员。

    “可以的,你先买吧。”还好请求的这个人很绅士,不跟她计较,让她先买了。

    一分半钟后,温唐成功拿到咖啡,只剩下三分多的时间给她将咖啡送到许蓝楚手上。

    要走出咖啡店时,在队伍里比较后面的某个人说:“诶小妹妹,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浪费掉了我一分半的时间,这一分半我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比如上个厕所,比如在上班前将咖啡喝完。”

    温唐:“……”

    温唐假装没有听到她的话,快步走出咖啡店。

    回金毓大夏的路上,温唐内心产生了自责,其实她也不是真急到占用别人的一分半钟,完不成许蓝楚的任务,最多在许蓝楚心里留下点不好的印象,除此之外,她损失不了别的什么。

    但是刚才同样在等咖啡的那群人,因为她,每个人都多等了一分半。

    如果有十个人,加起来就是十五分钟。

    她就这样牺牲掉了十个人的利益。

    对于有些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

    走神并没有影响温唐双腿的速度。

    她不去管手腕上钟表的分针转到了哪儿了,收掉一些慌急,握着咖啡稳稳地进了电梯。

    抬头,忽看见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

    身材高大,肩膀宽阔,西装笔挺,脸上用一副金丝边眼镜。

    他眉毛很浓,桃花眼,唇形性感,周身笼罩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他看起来很冷酷,让温唐想到了寒冬。

    寒冬里又有一团火焰。

    她应该不是错觉,男人也在看她。

    三秒后,温唐败下阵来,将目光挪开,感觉自己脸颊应该红了,握着咖啡的力道都紧了分。

    安静的电梯里,忽响起沉冽醇厚的男音:“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