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2章 温糖 再遇
    电梯里的人不算多,温唐左右看了一下,其他人都是规整的正装,只有她穿得比较休闲——最像个实习生。

    所以对方问的应该是她。

    温唐抬头,男人的目光有神,明亮,却让温唐变得慌乱无措。

    面对自己的声音即将在这狭窄又肃静的电梯里响起,她有些紧张,将滑下来的碎发挽到耳后,回答:“嗯,今天是我第一天实习。”

    “哪个部门的。”他问。

    温唐说:“法务部的。”

    “法务部的啊。”他的声音很好听,又温和。

    “嗯。”温唐点了下头。

    “哪个大学的?”他又问。

    他为什么这么关心她!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啊!温唐的脸颊仿佛跟手里的咖啡一样烫了,她轻咬了咬下唇片,道:“明大。”

    男人扫了眼电梯门侧,对温唐道:“你还没按楼层吧。”

    啊,好像是的!温唐才想起来这个事,慌乱地去找自己要去的楼层。

    “法务部在几层来着?”男人对他身后的人问。

    “十二楼。”那个人回答。

    温唐想去按楼层的时候,看见对方也抬起了手,他的手白皙劲痩,骨节修长,指甲干净剔透,非常好看的手,他帮她按了楼层。

    “谢谢。”温唐感觉自己的脸又红了一层,呼吸都不畅了,为什么电梯走这么慢!!她想要快点逃离这里!

    他长得那么帅,声音又那么好听,人也非常好。

    “我去过明大几次,我记得明大有……六个食堂?三食堂的菜最好吃。”出乎温唐的意料,对方没有忘记之前的话题,开始跟她讨论起她们学校食堂的饭菜了。

    温唐忍不住抬头看他,他炯炯有神的目光像会喷出火焰,温唐心口在跳,她声音不怎么大,似乎不想自己的声音暴露在电梯里其他人耳中,又无可避免:“我更喜欢二食堂。”

    “为什么。”

    “因为二食堂离我住的宿舍楼最近。”

    她听见他笑了声。

    他在想什么啊!好笑吗!

    “叮”电梯门终于打开,温唐下意识朝外走,他喊住她:“这是十一楼,还有一层楼。”

    好丢脸啊!温唐心想,她握着咖啡退回去。

    电梯门合上后,温唐觉得自己再次被热浪包裹,她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后面的人在看她。

    他透明镜片后的眼睛出奇地漂亮深邃,但如果那双眼睛投在你身上,你会浑身不自在。

    也会很紧张。

    他没再说话,下一个楼层很快就到了,电梯门打开,温唐走出去。

    “再见。”温唐尝试着回头,对电梯里的男人说。

    男人笑起来儒雅又风度,同时神秘感浓烈,令人捉摸不透,身上的冷意也没有因为他脸上多出了笑容而被驱散,他说:“再见。”

    “在想什么,我让你审的合同审完了吗。”开完会的许蓝楚走到温唐座位旁边,拍拍她的桌子,问道。

    温唐的桌子上除了一堆纸质合同和一个笔记本,还有一杯咖啡。

    那杯咖啡本来是帮许蓝楚买的,但是温唐迟到了,超过了十分钟,许蓝楚忙着去开会,对她道:“我开完会咖啡都凉了,你喝了吧。”

    所以温唐刚开始实习,实习工资还没领,就预支了三十五块的咖啡钱。

    好奢侈。

    “审完了啊,我把修改意见发到您邮箱了。”温唐是忙完了事情才发呆的,而且发呆时间并不怎么久,正好被许蓝楚看见。

    但是不管怎么说,发呆两分钟也算做摸鱼时间。

    “过来帮我碎几分文件。”许蓝楚说。

    一个萝卜一个坑,不缺坑不会种萝卜,温唐本以为实习生干的事情会比较轻松,她大二暑假在检察院实习过,那是学校安排的认识实习,没有工资,所以每天是真的闲,很多时间都是去听庭学习,但是这次上班才一个早上,温唐已经感觉到了“忙碌”这两个字钻进她皮肤的每一个毛孔。

    许蓝楚有很多杂活交给她做,刚做完一样就有下一样,空下来的时间温唐需要了解金毓过往的法务业务和纠纷,下周前须交一份笔记和心得给许蓝楚。

    “温唐,你要去吃饭吗,一起吧。”跟温唐说话的是个长得眉清目秀的男生,叫林漾。

    除了温唐,金毓法务部今年九月招了四个实习生,林漾也是其中之一。

    林漾是燕城大学的,今年研二,听说他叔叔是金毓的高层。

    除了住在附近的员工,很多员工中午都不会回家,温唐中午也回不了学校。

    温唐不是特别开朗的那种性格,他跟林漾今天刚认识,比起跟不熟的人一起吃饭,她其实更想一个人解决,但出来工作,社交很重要。

    “林漾,你怎么只喊温唐不喊我们啊!”另外一个实习生凃乐乐说道。

    凃乐乐是大大咧咧那种性格。

    “那一起啊。”林漾说。

    温唐道:“你们先去吧,我想去上个厕所。”

    凃乐乐道:“好,我们给你占位置!”

    温唐道:“谢谢。”

    林漾和涂乐乐他们先去了食堂,温唐朝厕所走。

    她上完厕所,去食堂打饭。

    “这里温唐!”她打完饭,凃乐乐对她招手。

    凃乐乐旁边的位置空着。

    温唐端着盘子走过去坐下,对面是林漾。

    “温唐,你今年是不是才大三?好小啊,你是我们这里面最小的。”凃乐乐说。

    温唐道:“没有高中生小。”

    “噗!”凃乐乐笑出声,“温唐,你好逗。”

    “话说我还是更羡慕高中生,以前觉得高考苦逼,社畜更苦逼。”凃乐乐对面的周葆苑说。

    周葆苑大学修的其实是汉语言文学,但是这个专业除了当老师不好找别的工作,就辅修了法学,然后非专业考了法硕,今年研究生毕业,在进金毓之前待过三家公司。

    对于社畜的体验,她比温唐和凃乐乐更多些。

    凃乐乐道:“我是觉得我老了呜呜呜,我好想回到十八岁,我想当青春美少女,不想当社畜老阿姨。”

    凃乐乐道:“上了班,我总感觉我未来的人生一眼望到头了!”

    林漾心态是这里面最好的,他道:“我们都还年轻,未来可期。”

    “糖糖,你现在才回来啊。”韩米正吃着外卖看ipad上的韩国男团欧巴,看见温唐进门。

    她今天有晚课,下了晚课才回寝室叫外卖吃,没想到温唐比她还要晚回来。

    温唐点点头,把挎包摘下来挂到椅子上,道:“我实习第一天就加班了。”

    韩米:“……”

    打工人好不容易哦。

    “公司会给加班费吗?”韩米问。

    “超过四个小时有加班费,不过需要走申请流程,加班超过十点半报销路费。”温唐说。

    “你吃饭了没啊?”

    温唐道:“吃了,在公司吃的。”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连饭都没吃呢。”

    “小艾和欣欣呢?”温唐发现宿舍只有韩米一个人在。

    韩米道:“艾慈陪她男朋友去图书馆学习,欣欣好像去酒吧玩了。”

    温唐噢了声,蹲下去把帆布鞋脱掉,换成拖鞋。

    韩米把ipad的韩国欧巴按暂停,扒着椅子的靠背对温唐问:“糖糖,实习第一天感觉如何?公司都叫你们做什么啊,怎么第一天就加班?”

    温唐道:“感觉……就那样吧,都是忙一些杂活,然后审合同,还有学习金毓的法务情况,手里的活太多我不想留到明天,就加班了。”

    韩米道:“那有没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

    温唐道:“木有。”

    韩米:“在金毓是不是碰到很多牛人啊?”

    牛人……

    温唐脑海里第一时刻冒出来的不是燕城大学毕业的林漾,也不是跟女魔头一样的许蓝楚,而是……

    那个又高又帅,充满禁欲气息的男人。

    他满身的贵气,着装精致,成熟稳重,或许也是金毓的员工。

    经理级别的吧至少。

    他看起来不到三十岁,还很年轻。

    温唐从挎包里掏出在公司做的笔记放到桌上,挽了下掉下来的碎发,道:“挺多的。”

    他的出现,在温唐小小的心里留下惊鸿一瞥。

    之后的一个星期,温唐没有在金毓再见到过这个人,但她似乎无法忘记他。

    时间这艘小船继续在湍急的河流上游动。

    实习的第二个周一,温唐被抽中去开企业员工座谈会,听说这次座谈会上面很重视,由金毓三个董事主持,还有金毓燕城总部的老总莅临。

    座谈会地点在五楼培训室,温唐检查了下自己的着装仪容以及胸前的工作牌,抱着笔记本准备去五楼,许蓝楚喊住她,“温唐,你先把这个送去财务总监的办公室。”

    许蓝楚扔了份报表给她。

    林漾走过来:“经理,我去送吧,温唐她还要去参加座谈会。”

    许蓝楚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座谈会不是还有十分钟才开始吗,来的及,温唐,就你去。”

    林漾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温唐对林漾道:“我自己去吧,谢谢了。”

    温唐将笔记本摞到报表下面,快步朝电梯走。

    送完报表,温唐发现座谈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她急急忙忙去按电梯,发现三扇电梯都在往上,只有一扇往下,但是已经过了她在的楼层,温唐就去走楼梯。

    她虽然不想迟到,但尽量走得不着急,可快出楼梯口的时候被门绊到,摔了下去。

    啊!她怎么这么没出息啊!温唐心里烦躁。

    眼前多出一双黑色的皮鞋,有道声音从头顶落下来:“你没事吧?”

    温唐抬头看,是那天在电梯里遇见的那个帅哥!

    他今天一身灰色西装,黑色衬衣,深蓝色条纹领带,金丝边眼镜后面那双明曜的眼投在她身上。

    温唐抓住他伸过来的手,让自己站起来,道:“你……”

    “我们又见面了。”他说。

    是啊,我们又见面了。

    温唐心口砰砰地跳。

    他弯下腰,将摔落两边的笔记本和她柚子色的圆珠笔从地上捡起,递到她面前,“你这是要去哪儿?”

    温唐看见他瞧了一眼她挂在胸前的工作牌。

    温唐轻咬了下唇,脸颊通红,道:“我要去参加座谈会。”

    他道:“巧了,我也是,一起。”

    温唐抬头看他,声音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带了沙沙的哑:“也是在五楼培训室吗?”啊!她声音为什么变成这样!!!

    他道:“不然呢,今天有很多座谈会?”

    温唐:“……”好像就一个。

    “走吧。”男人走在了前面。

    温唐抓紧手里的笔记本,跟在后面。

    进培训室前,温唐低头看了下时间,现在离座谈会开始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果然,他们一前一后走进去,培训室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后面的位置一个不剩,只剩下第一排最中央还有三个位置。

    不要说开这种会了,就算在学校上课,温唐都不会坐在第一排的,第一排可是直面领导的地方,而且还是正!中!央!她感觉她好想当场晕倒。

    不过,还好有一个人陪着她。

    心里有了点安慰。

    温唐注目着前面之人的背影,与他一直往里走。

    谁知道,她看见男人走到第一排座位却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走,在领导席的长桌子前停了下来,然后坐在了最中间的位置。

    席卡上的字硕大又醒目。

    「陆允晏:首席执行官」

    温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