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4章 温糖 露馅
    盯着这条微信,温唐呆滞了几秒。

    陆允晏的微信,是当时开完会就加的,对于她突兀地跑过去问对方要微信的这个举动,温唐其实是非常后悔的。

    当时边上还有很多人,那些人会怎么想她。

    这或许是温唐长到这个年纪,做过最大胆的事了。

    还好当时陆允晏没有拒绝她,温唐没办法想象如果他拒绝了,她该怎么办。

    所以当时加了对方的微信之后,温唐并没有用微信跟对方打过招呼。

    现在陆允晏反倒用微信找她讲话。

    “糖糖,你有A4纸吗,能不能给我两张?”艾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对温唐道。

    “糖糖?”没听见温唐应,艾慈又喊了一声。

    “糖糖可能睡了,你要A4纸做什么啊?”韩米道。

    艾慈道:“拿来画图,你不知道我都要自闭了,我不是选了一门美院的课吗,这门课的老师事儿特别多,每节课他都要让我们交两幅不限主题的图画作品。”

    韩米噗了一声:“那很简单啊,你画个苹果和香蕉不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艾慈道:“你不想要绩点了你可以这么做,我可不敢。”

    韩米道:“你怎么不用素描纸画,用A4纸老师会不会说你不合格?”

    艾慈道:“这个倒没关系,老师说用布和石头画都行。”

    “我有的!”韩米和艾慈正聊着,温唐突然拉开帘子。

    艾慈:“你刚才在听歌吗?”

    温唐脸有些红,她目光躲闪地点了下头,对艾慈道:“在第二层书架上,你自己翻一下。”

    艾慈:“好的,谢谢糖糖。”

    “找到了吗?”温唐问。

    “找到了找到了,我要两张哈。”艾慈道。

    温唐道:“好。”

    遮光帘子重新拉上,小台灯的光芒再次将温唐笼罩。

    温唐咬着手指,半晌才在手机上敲字,对那个人回复道:【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说的是实话。

    她对他很好奇,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交谈。

    他们中间隔着很远的距离。

    虽然她隔了很久才作的回复,但对方几乎是秒回,让温唐产生一种陆大总裁的手机是机器人在操控吧?的错觉。

    陆允晏:【还没睡吗?】

    这样简单的问题,却仿佛在温唐的心口挠了下,温唐道:【还没有。】

    陆允晏:【真巧,我也还没有。】

    温唐:“……”

    很巧吗,一点都不巧!温唐看了眼时间,现在才八点半,都市男女谁会这么早就睡觉。

    犹豫了一下,温唐问:【你在干什么。】

    是不是应该用“您”比较好,可是她不想用“您”。

    这一次同样也是秒回,陆允晏:【在跟你聊天。】

    温唐:“……”

    温唐:【哦。】

    陆允晏:【你一般几点睡觉?】

    温唐:【十二点前。】

    陆允晏:【挺晚,为什么不早一点睡。】

    不晚啊,当代大学生十个里有六个都是夜猫子,温唐道:【习惯了。】

    陆允晏:【你今年大四对吧?】

    温唐:【不是,我今年大三,明年才大四。】

    陆允晏:【大三就出来实习吗,我还以为你大四了。】

    温唐:【我大部分的课程都在大一大二修完了,大三课少。】

    陆允晏:【你比我厉害】

    “……”

    本硕都毕业于哈佛的路大总裁这句话,可太谦虚了。

    温唐挂着阴阳怪气的微笑脸回复:【没有什么厉害的,陆总才厉害】

    陆允晏:【你怎么知道我厉害?】

    “……”

    温唐下意识感觉自己被抓包了,陆允晏还能扒网线知道她不久前刚百度过他吗?一定不是的。

    温唐镇定住,道:【您年纪轻轻,就当总裁了,而我只比你小八岁,还一事无成。】

    信息发出去过了两秒,温唐血液往上涌,脸颊发烫,赶紧撤回。

    看着“你已撤回了一条消息”这句提示,温唐松了口气,向上天祈祷,陆允晏一定不要看见她刚才发的那条消息,她好想捶死自己啊!!

    可是上天并不理会她的祈祷,没过多久,手机振了下,陆允晏:【你怎么知道你比我小八岁?】

    “……”不,我不知道,我一点都不知道,你别乱说!!!

    温唐感觉如果自己是一只华南虎,那此时此刻她全身的毛肯定都炸了起来。

    这让她怎么回复他,向他承认她百度过他吗,所以知道他的年龄,还是告诉他,她对他心生了爱慕,所以对他很好奇?

    不,她绝对说不出口!

    那就,假装自己睡着了吧,那条信息是她梦游的时候发的。

    温唐觉得最后这个办法最好,她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唇,单方面就此结束了与陆允晏的聊天,关掉微信,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把手机放到一边,收好小桌板,躺下睡觉。

    躺了十几分钟也没睡着,温唐爬下床学习。

    学习是最能让人冷静的东西了。

    周二温唐有课,没有去实习,但上课的时候她显得心不在焉,她很少在上课的时候像这样走神。

    等快要下课了,手里通常会被她记得满满的笔记本,一句话都没有记全。

    “糖糖!”温唐收拾书包的时候,一个男生走过来。

    这个男生名叫谢池,是温唐的同班同学加班长,跟温唐关系还不错。

    “糖糖,周五晚上有时间吗?”谢池问。

    “这周五吗?”温唐问。

    谢池点头:“嗯!这周五!有时间吗?”

    温唐道:“怎么了?”

    谢池道:“你先说你有没有时间。”

    “……”

    温唐道:“到底什么事啊?”

    谢池:“糖糖,你就先告诉我你这周五有没有时间吧!”

    温唐只能道:“有。”

    周五晚上她并没有什么事。

    谢池道:“太好了,周五我生日,想请大家吃个饭,你也一定要来哦!我很希望你能在那天晚上对我说一句'生日快乐'。”

    “……”

    温唐陷入为难,周五晚上她虽然没什么事,可她并不想去给谢池过生日,因为她看得出来谢池对她和对其他女生不一样,他或许对她有感觉,可谢池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如果这样,他们最好保持距离。

    温唐道:“那天晚上我会用微信跟你说生日快乐的,饭我就不去吃了。”

    谢池:“为什么,你周五又没有别的事,到时候我请客。”

    温唐也不想这样拒绝别人,这让她觉得自己很残忍,可是感情这种事情,就是要直截了当,她不想吊着谢池,温唐道:“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是特别喜欢热闹,人太多我……我会不自在,总之我不想去。”

    谢池不是死缠烂打的人,温唐不想去,他不逼她:“好吧,你不想去就算了。”

    谢池离开教室的时候,脸上挂着失落和郁闷。

    秋天总爱下雨,每当天空变得雾蒙蒙,人大概会不由自主地忧郁。

    公司的玻璃窗挂了许多小雨珠,窗外细雨绵绵,温唐把手里的工作做完,已经傍晚八点半了,又是打工人加班的一天。

    她肚子有点饿,虽然五点半的时候她怕金毓食堂关门赶紧去把晚餐吃了,不然得吃昂贵的外卖。

    市中心的外卖价格比学校里的外卖贵不少。

    “终于弄完了呜呜呜!”这是凃乐乐的咆哮,她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扭了扭腰,噼里啪啦就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提起包包甩到肩上,对温唐道:“温糖,你加油哈!我弄完了要回去了!”

    此时办公区只剩下温唐和凃乐乐两个人。

    “嗯,路上注意安全。”温唐说。

    她其实也弄好了,但却有一种不想着急回去的感觉。

    “温唐再见!”

    “再见。”

    凃乐乐离开后,温唐慢吞吞将脖子上挂着的工作牌摘下来,脸色看起来有些恹恹的。

    她以为今天会碰见他。

    但是并没有。

    前天她装作没有看见他的疑问而终止聊天后,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温唐甚至不敢点开陆允晏的微信验证,或许陆允晏都将她拉黑了。

    但陆大总裁或许也不会如此地小气。

    温唐收拾好桌子,将杯子里剩下的水喝完,准备离开,转身时却吓了一跳。

    陆允晏站在她后面!他什么时候出现的?他是特意来这里找她的吗??

    温唐忽然觉得室内开了空调,热浪将她袭卷,他是故意的吧?他就是故意的,温唐心里强烈地这样感觉。

    “吓到你了,对不起。”陆允晏浅笑了下,注视着她。

    他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没有系领带,衬衫领口解开了两颗,精致的西服穿在他身上总透着一股禁欲和蛊惑感。

    温唐快抑制不住自己对他的渴望,她盯着陆允晏的眼睛:“你怎么会在这里?”声音变得和平时不太一样。

    陆允晏手里提着一袋东西,他将袋子递到温唐面前:“我本来买来自己吃的,路过这里看见只有你一个人在,贸然过来,你不介意吧?”

    ……陆总,我怎么可能介意,金毓是你创的,这个公司是你开的好不好!!!

    温唐觉得陆允晏好绅士,他的声音又那么地好听。

    “买的什么?”温唐没接,但是目光投到了袋子上。

    陆允晏说:“水饺,白菜猪肉馅的。”

    温唐道:“你喜欢吃水饺?”

    陆允晏道:“算吧。”

    他看温唐没接,走过去将袋子落到温唐桌上,道:“趁热吃了,好下班。”

    “……”

    温唐内心: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们不熟的啊!

    温唐脸颊红了个透,她咬了一下唇,道:“我吃了你吃什么?这不是你买给自己吃的吗?”

    陆允晏道:“我也不是很饿。”

    今天真的没有开空调吗?为什么温唐觉得自己好热,可能那袋子里的水饺都没有她烫。

    “怎么,不敢吃啊,怕我下毒?”陆允晏对她笑,他笑起来真像一只狐狸。

    会蛊惑人的狐狸。

    温唐摇摇头,“我觉得陆总不会这么无聊。”

    陆允晏在旁边工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而后目光重新放到温唐身上,浑厚清冽的声线:“那快吃,吃完我送你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