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9章 温糖 只是有一点
    今晚的夜空有一轮弯月,在陆允晏车头洒下一片皎白。

    他的车就停在林府楼门口,来往的学生不多,却也有目光投到两人身上。

    陆允晏刚把温唐放到副驾驶上,温唐抓住了他的领口,她满身的酒气,混着身上的沐浴露香味。

    “糖糖,松手。”陆允晏像是无奈,他想将女孩的手拿下来。

    温唐却反将他抱住,“陆……允……晏。”

    她在喊他的名字。

    “再不松开,我亲你了。”陆允晏威胁一个小醉鬼,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不知道是不是他这句话起了作用,温唐乖乖松开了他,她睁着迷瞪瞪的眼看他,眼神里带了点控诉和害怕。

    陆允晏整整领口,站直回身,视线盯着车里的人,将车门关上了。

    忽略掉刚才的小插曲,醉酒后的温唐其实很老实,她靠在座背上一动不动,脸颊通红,乖极了,眼睛半睁半闭,似乎离醉得不省人事只差一厘米的距离。

    不过这样的乖巧也没有维持多久,陆允晏的车刚开出明大校园,温唐将安全带抓得紧紧的,脸皱了起来,“我想吐。”

    灰色迈巴赫在路边停了下来,陆允晏推门下车,绕到副驾驶,将里面的小姑娘抱出来。

    “还想吐吗?”陆允晏问她。

    温唐点点头,红扑扑的腮帮已经鼓了起来。

    陆允晏腿长,速度很快,抢在温唐控制不住前,将她抱到了一个垃圾桶前,他说:“吐吧。”

    “呕!”温唐差点一头栽进垃圾桶里。

    这样的状况,也陆允晏平生第一次处理,他白皙的面部似乎蠕动了下。

    “你为什么,有这么多个?”被陆允晏擦干净了嘴后的温唐,身子一歪一歪地看着陆允晏,对他提问疑惑。

    “多少个?”陆允晏绝对不是真的对这个问题好奇。

    “一……二…………三……六。”数到六的时候,温唐往下栽,陆允晏无奈地接住她,将她提到怀里。

    清晨的阳光将温唐召唤醒来,她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陌生的地方,然而这里也不完全陌生,旁边还有一间床,上面躺着她的室友韩米。

    床头柜上放着她的手机,还有一杯蜂蜜水。

    脑袋里涌出的记忆让温唐惊讶。

    她昨晚好像喝醉了,然后……是陆允晏出现了吗?

    她好像,还吐了!

    她吐的时候,陆允晏就在旁边。

    这不是真的吧,这一定只是她做的梦!!!

    温唐身上穿的不是昨天的衣服,而是一件纯棉的蓝色吊带睡衣。

    这件睡衣是温唐自己的。

    温唐坐在床上呆滞了一会,跳下床,跑去摇自己的室友,“韩米你醒醒,你醒醒。”

    韩米睡得正酣,被温唐惨无人道地摇醒,“糖糖?”

    “糖糖,你醒了!”韩米顶着蓬松的乱发弹坐起来。

    温唐道:“我们这是在哪?”

    韩米道:“金毓酒店啊。”

    “我们怎么会在金毓酒店?是……是陆允晏安排的吗?”

    韩米彻底清醒过来,对温唐重重点了下头:“嗯!你不知道,昨晚我刚睡下,你突然给我打电话,但是接起来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都吓坏我了,他说他是你朋友,然后问我是不是你的室友,说你在金毓酒店,让我帮忙来这里照顾你,我说我就是你室友之后,陆允晏就派了辆车开到我们宿舍楼下来接我,是辆兰博基尼你知道吗!糖糖,我韩米,竟然有一天,坐上了!兰博基尼!”

    温唐有些紧张,对韩米问:“我身上的衣服是你换的吗?”

    韩米道:“那肯定啊!陆允晏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让我拿几件你的衣服,说你吐了,衣服都弄脏了。”

    “…………”

    她昨晚真的吐了,有吐在他身上吗,她吐的样子肯定很丑,很恶心。

    温唐脸都白了。

    “糖糖,你怎么了?”韩米察觉到温唐情绪的变化。

    “糖糖,昨晚欣欣给我发微信的时候我在赶论文,赶完论文太困就直接睡了,后面才知道欣欣问过我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的事情,糖糖,你昨天跟欣欣去联谊会上怎么喝那么多酒啊?你是因为陆允晏才喝那么多酒的吗?”

    温唐现在脑子很乱,根本没办法回答韩米的任何问题,她发现自己躺过的那间床的床头放有自己的衣裳,朝床走回去,“小米,你别问了,我们先收拾收拾,离开这里吧。”

    韩米嘟囔道:“我……我还没睡够呢。”

    温唐转过头去看她。

    韩米眼睛亮亮地道:“糖糖,你知道吗,我们现在住的这间房,是总统套房!一共有两层。”

    这触发了韩米的兴奋点,她从床上下来,跑过来拉住温唐的手,“我带你去看,你看糖糖,那边有影音房,可以看电影,这里是书房,这里有跑步机,糖糖,我带你去二楼——”

    “小米,”温唐被韩米拉着看了会,终于制止住她,她对这种奢华的总统套房也很兴奇,可她现在更想逃离这里,对昨晚自己喝那么多酒感到懊恼,“小米,我们不能再留在这。”

    韩米道:“糖糖,我给你看样东西。”

    韩米掏出一张金色的卡片,“这是金毓酒店的总统套房尊享卡,陆总说以后我们想来这住,刷这张卡就行。”

    “……”温唐道:“你怎么收他的这个啊!”

    韩米道:“我没收,我没收!糖糖,我以为你们昨晚上和好了啊,所以这张卡是替你先收下的,你要是现在觉得不妥,我们就把这张卡还给陆总!”

    温唐盯了盯那张卡,将它拿到手上,而后放到玻璃台上,掏出手机拍了张照,她道:“就放在这吧,服务员会进来收。”

    “诶糖糖,我觉得陆总对你很好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两个人换衣服的时候,韩米忍不住表达出自己的不解。

    温唐道:“他是对我很好,可是我觉得他不爱我。”

    韩米对此反应却很淡定,“糖糖,你不会以为陆允晏因为爱你才跟你谈恋爱的吧?”

    温唐惊讶地看她,难道她这样认为不是正常的吗。

    韩米:“糖糖,你别怪我说话难听啊,而是有的事情,它就是很现实的,他是陆允晏诶,金毓老总,坐在这种位置的人什么女人没见过,他可不是毛头小子,会被荷尔蒙驱使,更不是穷□□丝只会跟你许诺空头支票,哦,宝贝,等我有钱了我一定给你买星星买月亮,陆允晏这种人,更追求高效,直接,能用钱解决,就不会多动用一分感情。”

    “不说陆允晏了,人家还有颜值,像一般富豪他们有财力,有权力,有地位,就算胖成一坨猪,也有一堆女人上赶着给他们当三儿,陆允晏未婚,能陪你约会,给你搞浪漫,其实你已经很幸运了。”

    “……”

    是吗,温唐不这么认为。

    有钱有权是很了不起,可是人不是没有这些就活不下去,每个月只给她几千块钱工资,她过得节省一点,也能活得很开心。

    她更向往纯粹而美好的爱情。

    这恰恰是陆允晏无法给她的。

    “糖糖,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生气了?”韩米问。

    温唐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在想……等会吃什么早餐。”

    “……”

    韩米觉得温唐没救了。

    她跟她说了这么多,她一句没听进去。

    两个人收拾好后,离开了金毓酒店的总统套房,走了差不多一个站的路程,才找到一家卖煎饼果子的小店。

    但是温唐没有买煎饼果子,她要了一碗甜豆花和两根油条。

    “咱们直接回学校吗,要不要在附近逛逛再回去?反正今天周六,要不然我们逛一会再回去?来都来了,逛一会呗。”韩米道。

    这片是明城著名的步行街,很繁华热闹。

    温唐道:“我可以陪你逛到九点,我十点要去希南广场的咖啡店兼职。”

    “哦,对哦,你周六有兼职。”韩米才想起来温唐周末也是很忙的。

    两个人逛街的时候,温唐都在走神,她不想承认,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陆允晏。

    他是危险的,又是充满吸引力的。

    她也没有对韩米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定,韩米说的话,她也不是全然没有听进去。

    陆允晏那么忙,的确没有过多的时间用来照顾她们小女生的心思。

    温唐内心产生一股冲动。

    她想把陆允晏当成一个挑战,她想改变他。

    逛进一家服装店的时候,韩米选了两条裙子去试穿,温唐坐在沙发上等她。

    她没有闲坐着,忍不住用手机搜索这样的问题:【男朋友占有欲太强,是不是变态】

    时间很快到九点,温唐和韩米分开了,韩米去坐一号线,温唐去站牌等公交。

    坐了五个站后,温唐转乘地铁,到达希南广场的时候时间还有很多,她提前二十分钟到了店里。

    以往她通常也是最早到的那一个,到了之后会打扫一下店里的卫生,把满了的垃圾袋换了,厕所的卫生她也会去搞一搞。

    人勤快点,在哪都吃得开,这是她爸爸告诉她的。

    店里不止她一个服务员,她周末才会来帮忙,周末的服务员一般情况下会有五个,但是今天都快到十点了,还只有她一个,其他人怎么还不来。

    其他服务员温唐都认识,他们在温唐的印象里,并不是喜欢踩点来上班的,温唐便用微信问了下他们,但是没有一个人回复温唐,温唐开始觉得诡异。

    虽然还没有其他人来,十点的时候,温唐还是准时将咖啡店的大门敞开,好迎接客人。

    她打开门不久,进来两个穿着他们店服的人,但这两个人温唐并不认识。

    “你们是新来的?”温唐问。

    他们点了点头,交流就此结束,他们看起来很冷漠严肃不好说话,站在门口就不动了,似想当他们咖啡店的门神。

    温唐越发觉得古怪,一个人走到咖啡机那整理杯子。

    很快有一个客人光临,可是他走到门口,两个“门神”拦住了他,“对不起先生,今天我们的咖啡店不营业。”

    “……”温唐:她没听错吧?

    为什么不营业,怎么都没人告诉她?

    温唐想去问那两个人,可是又觉得他们看起来好凶,不太敢去,只能静坐在咖啡机旁观望,与此同时用微信私戳了一下这个咖啡店的老板。

    温唐:【老板,今天咖啡店不营业吗?我是不是可以下班回去了?】

    老板没有回复她。

    温唐心想,还是撤吧,现在店里除了那两个门神,只有她一个人,实在太诡异了。

    温唐准备去杂货间换下身上的店服,走到一半,听见后面的门神齐声喊:“陆先生欢迎光临!”

    “……”

    温唐转过头,陆允晏一身黑西装,挺拔高大,阔步走进来咖啡店。

    她看过去时,他也在看她,目光和她的对住。

    而后她看见他对她浅浅扬起了唇,冷白的脸颊多出一对勾人的括号,他每次笑起来,都让温唐心肝乱颤,没出息地发痒。

    这只狐狸,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要一杯卡布奇诺。”陆允晏走到她面前,目光凝视着她,说道。

    “……”

    风从咖啡店的窗户吹进来,碎发掉落,糊了些温唐的视线,温唐将碎发刮到耳后,憋了半天,只憋出一个:“哦”。

    她走到前台给陆允晏调制他点的咖啡。

    倒奶泡的时候,温唐犹豫了下,选择随便拉了个叶子的花。

    陆允晏已经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温唐将做好的咖啡端到他面前,而后,她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

    她正准备开口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陆允晏将咖啡推了过来,对她道:“给你点的。”

    “……”

    温唐道:“我更喜欢拿铁。”

    陆允晏道:“我以为你更喜欢卡布。”

    “你并不了解我。”温唐道,我也不了解你。

    “如果你愿意给我机会。”陆允晏道。

    温唐咬住唇,犹豫弥漫上心头。

    “糖糖,我将这个咖啡店买了下来,今天,你只用服务我一个客人就好。”陆允晏道。

    “……”温唐心跳漏了半拍。

    突然觉得口有些渴,温唐想起那天请陆允晏喝奶茶,他并不喜欢,他应该也不会喜欢漂满奶泡的卡布奇诺,便自己将咖啡端起来喝了。

    只是喝了一口,温唐的上唇沾了许多奶泡,她伸出舌头舔了舔。

    她发现陆允晏一直盯着她,眼神很灼热,令温唐双颊不由得变得通红。

    “你可以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吗?”温唐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然而陆允晏并没有挪开目光,依旧看着她,对她道:“糖糖,你很美。”

    这句话让温唐陷入抓狂。

    “我要回学校了。”温唐觉得自己根本不是陆允晏的对手,她只能快点离开这。

    然而她起身的时候,绊到了椅子腿,感觉到一股疼意。

    火辣辣的疼意,这个椅子腿怎么会挂伤她的脚?扣搜老板不知道换新椅子!

    也怪她的腿很没出息!

    “你受伤了。”陆允晏快速起身,在她身前蹲了下来,掀开她脚上的袜子。

    “没事!”温唐脸蛋涨红。

    陆允晏变得很霸道,没有了之前的风度,他将她躁动的身板摁了回去,让人去拿酒精和创口贴。

    等待的过程中,他问她:“疼不疼?”

    温唐愣了一下,回答:“只是有一点。”

    陆允晏沉默下去,脸色很不好看,似乎在生气她的不小心和马虎。

    看见他这个样子,温唐内心却产生异样的满足感。

    等人拿来酒精和创口贴,陆允晏很细心地给温唐处理她的伤口。

    伤口并不大,只是蹭破了皮。

    处理好后,陆允晏站起身来,他并未立即走开,而是低头看坐在椅子上的小姑娘。

    他离这么近,脸颊离他的腹部只有半臂的距离,温唐能清晰地闻见他身上的烟草味,他以前是没有烟味的,这两天是抽了很多烟吗?

    “我送你回学校吧。”陆允晏开口道。

    温唐安静在那,没有反应。

    “糖糖。”陆允晏喊她。

    温唐咬了下唇,放开了心头的**,她一把将陆允晏抱住了,脸颊贴住他结实宽阔的腰腹。

    “那份合约,我愿意签。”温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