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12章 温糖 你怎么下得去手
    是道女人的声音,温唐一顿。

    她跟着陆允晏转过身,是个身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她身前推着一个婴儿推车。

    这个女人极漂亮,她眼睛很大,很明亮,气质温柔。

    她看起来也很年轻。

    温唐以为她年纪应该跟她差不多大,但陆允晏开口,喊的是:“表姐。”

    温唐:“……”

    她比陆允晏还大吗?她不相信。

    沈薇安目光落到温唐挽在陆允晏胳膊上的手,唇有一刹的绷直。

    “允晏,好久不见。”沈薇安的声音跟她看起来一样柔。

    陆允晏道:“许知言呢。”

    沈薇安道:“他上厕所去了。”

    空气安静了下来,温唐感觉到陆允晏和他表姐好像找不到话题客套了,但陆允晏又不带着她离开,她发现沈薇安看陆允晏的眼神很奇怪,看她的眼神更奇怪。

    “你好。”温唐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主动跟沈薇安打一下招呼。

    沈薇安目光投到温唐身上,但没有说话。

    温唐被她盯得不自在,只能看向陆允晏,陆允晏开口道:“我女朋友。”

    沈薇安露出笑容:“我们家允晏终于知道谈恋爱了。”

    温唐一直觉得陆允晏说自己没有谈过恋爱是骗人的,今天听见陆允晏的表姐这样感叹,她心想,或许他说的是真的。

    陆允晏走上前,低头看推车里的小婴儿。

    白白的小团子,三分像沈薇安,七分像许知言。

    “女孩还是男孩?”陆允晏知道沈薇安在美国生了孩子,但对于孩子的性别,他没有多关注。

    “男孩。”沈薇安道:“他小名叫熙熙。”

    沈薇安挠挠白团子的小脸,“熙熙你看,这是小舅舅。”

    温唐看见陆允晏笑了,这样的笑容非常温和,她都没有见过。

    “他好可爱。”温唐忍不住道。

    沈薇安看了温唐一眼。

    “安安。”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道男音,一个白衬衫男人朝他们走边走来。

    “知言,你看我们碰到了谁。”沈薇安指了下陆允晏。

    许知言看见陆允晏时,目光却暗了下。

    “小陆,这位是你女朋友?”许知言主动问起陆允晏旁边的温唐。

    陆允晏淡淡嗯了声。

    “你们也刚下飞机?”许知言问。

    陆允晏的回答,又是简单的一声“嗯。”

    沈薇安道:“允晏,你女朋友是江城的吗?”

    陆允晏道:“不是,我只是带她过来玩。”

    沈薇安:“哦……”

    看了眼许知言,陆允晏道:“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沈薇安喊住他:“允晏,熙熙的满月酒你一定要来哦。”

    陆允晏:“好。”

    上了陆允晏叫人开来的车,温唐忍不住对陆允晏道:“你表姐看起来好年轻,她也好漂亮。”

    陆允晏道:“没你漂亮。”

    “……”

    温唐脸一红。

    “你表姐比你大多少岁啊?”温唐问。

    陆允晏道:“五岁。”

    温唐道:“她今年三十三岁了?!”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

    陆允晏侧脸看她,似乎不明白她为何会这么惊讶。

    温唐道:“怎么了?我感叹一下不行吗。”

    陆允晏凑近她:“你好像对我表姐很感兴趣?”

    “……”

    “我有吗,我只问了你一个关于她的问题好吗。”温唐觉得陆允晏想多了。

    陆允晏往她唇上亲了口,眼睛盯住她的乌眸,声线浑浊:“你怎么知道我表姐比我大五岁?”

    “……”又是这个很烦人的问题。

    她怎么知道的,当时是百度知道的啊,她知道他二十八岁,早就知道了,可是现在即便跟陆允晏在一起了,温唐也不想在他面前承认她偷偷百度过他。

    “我……猜的啊。”温唐平静地回。

    “嗯?”陆允晏跟上次一样,没有放过她,依旧盯着她,似乎她再不坦白从宽,就要亲她一样,他的鼻尖现在离她很近,温唐吸一口气,都是他身上的味道。

    “你看起来,特别像……二十八岁。”温唐只能用这句话应对他,头往后退了下。

    下一秒,陆允晏却扣住她的脑袋,强势地吻了过来。

    前面还有司机呢!!

    温唐脸颊变得通红,她想将陆允晏推开却推不开,他吻得好凶。

    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她才跟他在一起没多久呢,他这都是第几次这样吻她了。

    “小、糖糖。”陆允晏亲完,戳了下她的脸颊,镜片下的桃花眼笑得很坏,这声称呼显得阴阳怪气。

    看在他等会要带她去看周惜冉演唱会的份上,她忍了!温唐气鼓鼓地心想。

    陆允晏买的票在中后排,视角很好,温唐整个人晚上都跟着周惜冉的歌声在沸腾。

    演唱会结束,温唐的嗓子都有些哑了。

    “走,见你偶像去。”陆允晏拍拍她的头。

    “……”温唐顿时紧张起来,她知道陆允晏跟周惜冉认识,让她和偶像见一面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她陷入犹豫。

    她不想打扰偶像。

    “不见了吧,我饿了,你带我去吃夜宵。”温唐道。

    陆允晏瞧出她的紧张,捏捏她的小脸,“不止周惜冉一个人,还有其他人,你就当做陪我去见见朋友。”

    “其他人,也都是你的朋友吗?”温唐问。

    陆允晏:“嗯。”

    “好吧。”温唐答应。

    但是十分钟后,陆允晏的司机在一个夜市门口停下车。

    陆允晏道:“下车。”

    温唐愣了下,往外面看:“周惜冉在里面吗?”可是夜市有好多好多人。

    不过以周惜冉特立独行的性格,开完演唱会后,化作普通人混迹于夜市中,好像也是她能做出来的事。

    陆允晏道:“你不是饿了吗,咱们先把夜宵吃了,再去见偶像。”

    “……”

    温唐看向陆允晏,眼底发亮。

    这个男人为什么能这样考虑到她,她简直太幸福了。

    “那偶像等久了怎么办?”温唐道。

    “不会,今晚她又不是专门见你的,我只是带着你去和朋友聚会。”陆允晏道。

    “……哦。”那就好。温唐唇角弯了起来。

    陆允晏就带着温唐去吃夜宵了,在夜市撸了很多羊肉串。

    不过美食比不过去见偶像的诱惑,温唐只吃了十多分钟,就催着陆允晏带她回到车上了。

    半个小时后,陆允晏带温唐去到一个会所。

    厚重的金属门推开,传来清脆的麻将声,里面的人不多,三个。

    两男一女,其中的女人是温唐的偶像,周!惜!冉!

    温唐呼吸一停。

    周惜冉看见陆允晏,嚷嚷:“晏哥你怎么才来,三缺一!快点啊!”

    陆允晏牵着温唐走进去,道:“我女朋友跟你们打。”

    温唐:“……”

    她不是来跟偶像打麻将的啊!

    “哟,晏哥交女朋友啦?”周惜冉站了起来,跟温唐握了下手,“你好,你认识我的吧,我是周惜冉。”

    温唐面色红润,眼瞳溢满星星,道:“在电视上见过您很多次了,我叫……温唐。”

    呜呜呜呜呜,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和偶像见到面,这是真的吗。

    “那我叫你糖糖吧?”周惜冉笑。

    “嗯……”温唐心脏疯狂跳动。

    周惜冉很开朗热情,她拉着温唐走过去,让温唐在空的那张椅子坐下,“糖糖替晏哥陪我们打麻将吧!”

    “哦对了,给你介绍下,这是顾沾,这是封许琛,他们两个都是你晏哥的哥们,嗐晏哥,我怎么干了你应该干的活,应该是你自己跟糖糖介绍啊。”

    温唐目光分别在坐在对面的封许琛,和坐在她左手边的顾沾停了一瞬,发现这两个人都好帅好帅,难道人与群分吗,跟陆允晏玩得好的都是帅哥,而且他们的名字还很耳熟,她似乎都听过。

    啊,顾沾……

    泽临集团的总裁不就叫顾沾吗?

    再看看坐在她右手边的周惜冉,温唐觉得自己像极了误入大佬团的小虾米。

    “我不会打麻将。”好半天,温唐发出声来。

    周惜冉道:“没事儿,晏哥教你啊,诶?晏哥呢?”

    陆允晏不在她后面吗?刚才她沉浸于和偶像见面的幸福中,都忘了还有陆允晏这么一个人了,这下温唐转头看,发现陆允晏并不在她后面,他到了那边沙发坐下,在跟一个气质看起来很冷的人说话,那个人给陆允晏倒了杯酒。

    那边的灯光很暗,打的是浅灯,她刚才进门时,都没注意到那边还坐着个人。

    司!呈!赟?!

    她应该没有看错,那个从头发丝到手腕上的金表都很冰冷的男人,是明城首富司呈赟。

    这个包厅里,果然都是巨鳄。

    “来了。”陆允晏听见有人喊他,从沙发上起身。

    他回到温唐身后,手摸到她脑袋上,“怎么了?”

    周惜冉道:“你家小糖糖不会打麻将,你得教她啊,不然你跟我们打,快点快点。”

    “不会?”陆允晏低头看身前的小姑娘。

    温唐点了下头。

    陆允晏拉了张椅子过来坐下,道:“我教你。”

    温唐心情现在有点找不着北,她低低地应了声:“哦。”

    等麻将升了上来,陆允晏的手臂环住了温唐的肩膀,教她理牌。

    你可不可以不要离我这么近啊!有这么多人在呢!温唐脸颊挂上小番茄,咬了下唇片。

    周惜冉道:“小糖糖,你不会是大学生吧?”

    温唐身上的学生气还很浓。

    温唐心想,偶像猜得真准,她点了下头,道:“嗯。”

    周惜冉道:“大几呀?我猜大一,晏哥,你竟然哄骗大一小妹妹。”

    封许琛在旁边搭腔:“是啊,你怎么下得去手。”

    “……”

    温唐脸热了下,道:“不是,我……大三。”

    周惜冉道:“还不是一样,大一和大三有区别吗,你知道陆允晏多少岁吗?他快奔三了。”

    “……”她当然知道的。

    温唐瞅了陆允晏一眼,在思考怎么应对周惜冉这句话。

    这时候,陆允晏漫不经心地帮温唐撂了整铺牌面,语气平静:“杠开,清一色。”

    周惜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