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16章 温糖 下次不会了
    中午下班的时间点刚到,温唐收到陆允晏的微信。

    【来我办公室。】

    “温唐,快走啊。”凃乐乐喊她。

    温唐道:“我……不去食堂了,我去外面和一个朋友吃。”

    “你有朋友来找你啊?”凃乐乐凑过来,“不会是男朋友吧?”

    凃乐乐一直以为温唐没有男朋友。

    “嗯……”温唐点了点头。

    凃乐乐立马对林漾道:“林漾,人家温唐有男朋友了!”

    林漾:“……”

    林漾对自己有意思,温唐看得出来,凃乐乐这样开玩笑似地说出来也好。

    周葆苑道:“那我们走吧,去晚了食堂人好多。”

    陆允晏的办公室在顶层,温唐等凃乐乐他们都离开了,才坐上往上升的电梯。

    电梯门刚打开,走来一个穿着蓝色衬衫,黑色包臀裙的高挑女郎,这个女郎长得很漂亮,温唐对她有印象,那天开座谈会,候在旁边等待陆允晏的秘书之一。

    “温小姐吗?”高挑女郎对她问。

    温唐迟疑着点了下头。

    “陆总办公室往那边走,我带您去。”她用“您”称呼她,她是知道她和陆允晏的关系吗。

    不止她,总裁办前台还有另外一个妆容精致,长相漂亮的姐姐,她们笑容自信,端庄大方,温唐觉得在她们面前,她就像小土包,陆允晏每天工作面对这么多好看的秘书,是如何会瞧中她这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呢。

    她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他。

    “陆总就在里面。”高挑女郎将她带到两扇黑色的大门前便停了下来,站在门前对她道。

    她为她轻轻推开门。

    温唐看见了陆允晏半个身子,她往里面走。

    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前,桌上是几份文件,他专注地看着,她进来了他并没有抬头,似乎知道是她。

    温唐想了想,没去打扰他,好奇地将陆允晏的办公室打量,她走到落地玻璃窗边,往下望,头皮一麻,她现在在金毓大厦的顶层,好高,下面是来来往往的人群,这里能将市中心的景色览进眼底。

    几分钟后,有人敲门,她回头去看,这时候陆允晏抬头看了她一眼,对外面的人说:“进来。”

    两个漂亮女秘书端着餐盘走进来,他们将餐盘放到不远处的桌子上,转头对温唐道:“温小姐,请慢用。”

    之后她们就离开了。

    好幸福啊,是芝士焗饭和意大利面,还有狮子头,水果和甜点,都是她喜欢吃的,温唐去到桌子边坐下,桌边就是落地玻璃,她用餐的时候可以看俯窥外面。

    “你不吃吗?”见陆允晏还在忙,温唐看他。

    陆允晏道:“你先吃。”

    他工作的时候很严肃,也很正经,说话都有点上司的口气,弄得温唐不好再打扰他了,但是她没有动筷,而是安静地坐在那,视线往窗外看。

    “你怎么还不吃?”陆允晏问她,男人的目光投在了她身上。

    温唐道:“我想等你一起。”

    他看见陆允晏沉默了会,放下了手里的文件,走过来,温唐嘴角弯了起来。

    陆允晏走过来后,先在她脸颊亲了口,才在温唐对面坐下。

    “你……把办公室挪到分部来,是因为我吗?”温唐腮帮鼓鼓地嚼完一口饭,对陆允晏问。

    陆允晏轻轻放下手里的红酒杯,掀眸看了看她,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啊啊啊啊!温唐脸颊变得好红。

    “你为什么这么容易脸红?”她听见男人在笑。

    温唐脸颊更红了,下意识想咬唇,对面的人说:“别咬,”

    啊?

    温唐眼睛有一层水雾,她看着他。

    陆允晏道:“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咬自己,我都想,”

    他后面那句话说得很低,但温唐听得清清楚楚,脸颊烧红,“*你。”

    “……”

    陆总,你是禽.兽吗!

    温唐内心咆哮。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

    温唐有睡午觉的习惯,以前是趴在工位的桌子上睡,今天中午她是倒在陆允晏办公室的沙发上睡,陆允晏给她盖了块小绒毯。

    “两点二十的时候你叫我一下。”温唐对陆允晏说。

    陆允晏嗯了声。

    温唐看见他走回办公桌,又开始看文件了,那个时候温唐产生一个总裁也是不好当的想法,大中午的也要加班呢。

    可能因为他真的忙,今天中午她和他都没有接吻,到上班时间了,温唐被陆允晏的漂亮秘书送到电梯,温唐刚上电梯,陆允晏发微信给她。

    【下午下班别走,跟我一起吃晚饭。】

    温唐回了个好。

    下班后,温唐便继续加班,顺便等陆允晏,因为他还没给她发信息让她出去,她问了他一声,他还没有回复她。

    除了她,还有两个实习生也在加班。

    快到六点半的时候,陆允晏突然跟她说:【糖糖,我得飞一趟华盛顿,我让罗媛陪你吃饭。】

    温唐:【是要去出差吗?】

    陆允晏:【嗯。】

    温唐:【好吧。】

    陆允晏刚跟她联系完,罗媛就发微信给她了。

    罗媛是上次送她回学校的那个干练女司机。

    陆允晏刚空降就出差,是温唐没有想到的,这次出差也有点久,到中秋节那天了他也没回来。

    中秋节温唐原本以为是会和陆允晏一起过的,但最后是和室友韩米一起过,她们去吃了海底捞,之后温唐陪韩米逛街的时候,斥巨资给陆允晏买了一条领带。

    薄薄一条领带,就花去了温唐三千八百九十九,比她一个月的工资还多。

    这个月金毓都还没有开工资给她的,她用的是卡里的奖学金。

    这条领带,是温唐给陆允晏买的中秋节礼物。

    回宿舍后,温唐和陆允晏打视频。

    这几天陆允晏在国外,虽然和温唐见不上面,但都会打视频。

    因为不想影响到室友,每次温唐都控制着时间,没有打太久,中秋节这晚看在是节日的份上,她延长了五分钟。

    她这边是大晚上,那边陆允晏刚起,她每次跟他打视频只能在晚上,不然时间都不合适,两个地时差13个小时。

    “你换睡衣了?”陆允晏注意到她吊带的颜色和原来的不一样。

    温唐脸颊红了些,心想你看出来就看出来了,干嘛要说出来啊,她只能点了下头。

    “这件好看。”陆允晏在笑。

    这笑容在温唐看来,很斯文败类,她记得那天在泳池的时候,他就是用这种笑容说她身材好,穿泳衣很好看,但是最后泳衣都被她全部脱了。

    “不跟你说了,我要看书去了。”温唐是躲在帐子里跟陆允晏打电话的,声音也很小,她不想让室友听见,因为要把音量控制得很小,所以就显得更软更柔,贴在枕头的脸颊也红得厉害。

    陆允晏嗯了声,“我可能后天回来。”

    温唐哦了声。

    后天是周二,对,周二,自从上次分别,温唐有一个星期没有和陆允晏在现实生活见面了,陆允晏说今天会回来,温唐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信守承诺。

    这天中午,并没有收到陆允晏任何消息的温唐,准备和其他几个实习生一起去食堂吃饭,正等着电梯,一个黑长直正装女人走过来,“温小姐,陆总让您去他的办公室。”

    “……”

    温唐感觉凃乐乐和林漾他们的目光都朝她看了过来,温唐嘴角抽了下,“现在吗?”

    “是的呢。”

    温唐面色平静地哦了声,跟着正装女人走了,她在想,过不久全公司上下就应该要知道她和陆允晏的关系了吧?

    她并不想那样,她觉得应该低调。

    而且陆允晏想让她去他的办公室,干嘛不用微信跟她说,要让自己的秘书来找她。

    走进陆允晏的办公室,男人正双手撑在落地窗的横杆上眺望外面,她进来后,他转过身来。

    “你回来了。”温唐弯起嘴角。

    她好想他,她想热列地亲吻他。

    可谁知道陆允晏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看,他慢步朝她走来,在她面前停下,探究地看她。

    温唐心想,他可能也是很想念她,她能从他的眼睛里看见火焰。

    踮起脚,温唐抱住陆允晏的脖子,在他冷白的面颊上亲了口。

    “陆允晏。”她喊他。

    陆允晏扣住她的腰,终于吻了她,她的舌头被他缠了好一会。

    但是在他松开她后,她突然将她拉到办公桌前,让她趴到了桌上,抬手在她的屁股打了一下,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愠怒,“糖糖,告诉我,我不在这几天,你都跟谁一起吃中午饭。”

    “……”温唐愣在那,脸变得好红好红,惊讶于陆允晏为什么要这样。

    他为什么要打她,而且是打她的屁股,天了!

    陆允晏又打了一下,“嗯?”

    温唐心跳如鼓,忽然想到她跟陆允晏签下的那份合约,这几天,跟她一起吃中饭的饭友里除了凃乐乐和周葆苑这几个女生,还有……林漾。

    林漾是男的。

    可是,他们只是同事关系啊,不能一起吃个饭吗。

    “我……”

    陆允晏道:“糖糖,我很生气。”

    “……”

    好像同事的确不可以的,他们提前就说过,她要远离除了父亲和弟弟以外的所有男士,同事也是一样的,除非是陆允晏的朋友。

    陆允晏又往她屁股打了一下,打得温唐的脸飚红,她眼睛也变得湿答答的,她想反抗他,可是却又似乎并没有特别排斥他这样,温唐抓着桌沿,粉红的指尖泛了白:“你误会我了,我们……只是一起吃个中饭。”

    陆允晏摁着她的背,似想扯开她的裙子,温唐吓了一跳,“不要。”

    陆允晏道:“我想惩罚你。”

    声线很低,她听得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温唐忽然想,他是怎么知道她每天和谁一起吃饭的,她紧紧咬了下唇,回头看他:“这些天,你都派人盯着我的吗?”

    陆允晏声音低浊:“你是我女朋友。”

    此时的陆允晏看起来和原来判若两人,他金丝边眼镜下的桃花眼漆黑如潭,眼尾没有笑意,嘴角浅噙强势和霸道,那天做完那种事情以后,他对她特别温柔,又体贴周道,都让温唐忘记了他真实的样子,他占有欲很强,掌控欲更强,他是金毓这样一个大集团的掌舵者,所有的斯文和儒雅,只是一时的表象罢了。

    “我……我下次不会了。”温唐只能说,谁让她和陆允晏签了那份合约。

    是她不遵守合约在先。

    陆允晏似乎满意她的服软,将她搂回去。

    她被他打横抱了起来,放到办公桌上,笔筒和座机被推到好远,有一样文件掉了下去,之后两扇黑蓝的条纹窗帘缓缓合上,遮住了明亮透明的落地玻璃窗。

    敞亮的办公室变暗。

    “陆允……晏……”温唐打了个颤。

    “这些天,我很想你。”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