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27章 上瘾 总裁夫人
    之后陆允晏就算有时间,也没再送过温唐去学校,温唐也不让他去学校接她。

    陆允晏都依她的。

    如韩米所料,没再吃到新瓜,加上她拒不承认,关注这个事情的人一天比一天变少,明大学生藏龙卧虎,其他有钱的,长得好看的风云人物也不少,渐渐盖过了温唐和陆允晏的恋情。

    有天温唐突发奇想,想吃陆允晏做的便当,因为每天中午吃陆允晏点的餐,因为太丰盛太好吃了,她都长胖了。

    “哪里胖了?”陆允晏将她抱到腿上,“让我摸摸看。”

    温唐红着脸,“哪里都胖了。”

    “是吗。”陆允晏摸她的腰,“没胖啊,还这么细。”

    陆允晏又摸到她胸口,“哦,这里好像胖了,更舒服了。”

    “……”

    温唐打开他的手,“你好讨厌。”

    陆允晏现在还穿着铁灰色的西装,斯文的金丝边眼镜架在脸上,他应当是正经和严肃的,可是他在她面前时,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

    有时候在公司里陆允晏也会这样,尤其是在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在她面前,特别像一个老流.氓。

    陆允晏扯开了脖子上的领带,扔到一边,他扣住温唐的脑袋吻她,没过多久,温唐就感觉到了什么,脸颊变得通红。

    他又来。

    “真想吃我做的便当?”陆允晏停了下来,问她。

    温唐嘴唇红红的,眼睛里有一层水雾,她点点头。

    陆允晏看了看她,指腹拨了下她的唇,道:“好,明天给你做便当。”

    温唐道:“你有时间吗?”

    陆允晏道:“没有也得有啊。”

    温唐:“哎,我只是随便说说,你要是没时间就算了,我自己可以做。”

    陆允晏没说话了,看了会她,捏到她的脸颊上。

    “好冰啊。”现在天入秋了,即便不是秋天,炎炎夏日里,陆允晏的手也经常是冰的。

    陆允晏扬眉,“那你给我呼一下。”

    以前陆允晏手冰,温唐会抱着他的手给他吹气,小小的热气流从温唐嘴里吹出来,渡到掌心和手背,那种感觉很舒服。

    温唐乐意做这个事,将陆允晏的手掌捧了起来,开始给他呼气,她做这个事情的时候,陆允晏直直地盯着她,眼底发深。

    陆允晏将温唐头发上的发带扯了下来,温唐厚厚一把的乌发散下来,铺满肩头。

    “你怎么扯我发带。”温唐不解。

    陆允晏道:“不扎起来可能更好看。”

    “是吗。”温唐脸一红。

    陆允晏将她的头发拨开,目光投到她的侧颈上。

    “我的头发是不是长长了?”温唐问。

    “没有。”

    温唐定了个闹钟,明天早上想起早一点做便当,她只是跟陆允晏撒一下娇,没真想让他做,开玩笑,他要管那么大一个企业,哪有时间给她做便当呢,她给他做还差不多。

    怕吵到陆允晏,温唐定的闹钟没铃声,只有振动,她被振醒的时候,发现陆允晏已经起了,比她起得还早。

    虽然平时通常都是他比她先起床,可是今天她定的可是七点的闹钟啊。

    温唐穿好衣服下床,趿拉上有一双兔耳朵的拖鞋,走到客厅的时候,听见厨房有动静。

    她躲到门边看,陆允晏在切胡萝卜丝,流理台上架着ipad,ipad正播放着一个“五分钟教你学会做美味便当”的教学视频。

    温唐:“……”

    心窝骤然被什么东西戳了下,喷出绵密的幸福感。

    温唐轻步走进去,从后面抱住陆允晏的腰。

    她什么话也没说,唇弯弯的,用脸颊贴住陆允晏宽阔的背。

    陆允晏笑了声,“怎么起这么早。”

    温唐脸颊蹭了蹭他,道:“你太好了。”

    陆允晏道:“我太好了,所以你起这么早?”

    温唐不理会他的嘴贫,声音软软地:“好期待你做的便当。”

    陆允晏道:“我第一次做这玩意,做得不好吃你可不要嫌弃。”

    温唐道:“我一定会吃完的,一粒米都不剩。”

    陆允晏回头看她一眼,转过身,温唐不得不松开他,温唐刚睡醒,头发显得很松软,有很些呆毛突出来,两边脸颊泛着健康的粉红,陆允晏俯身亲了口她,道:“现在还早,再去睡会儿。”

    温唐的确还有点困,她杵在这还可能影响陆允晏的发挥,点了点头,“哦”。

    温唐继续睡觉去了,八点二十的时候被陆允晏叫醒。

    陆允晏将便当送到她面前过目,“手生,面相有点难看,不过味道应该不错,想不想尝一尝?”

    温唐呆了一下,“你怎么做了两盒啊?而且这么大一盒,你中午也吃便当吗?”

    陆允晏道:“我只做了你一个人的。”

    “……”

    温唐道:“我又不是猪,吃不了这么多的。”

    陆允晏道:“万一我做的太好吃了,你吃不够怎么办。”

    “……”

    虽然便当太大份了,温唐还是很感动,她从床上起来,抱了陆允晏一下,“谢谢晏晏。”

    “你叫我什么?”陆允晏笑。

    “没什么。”那个叠字昵称温唐叫完一遍就不好意思叫了。

    陆允晏也不再问她,道:“不想尝一点?”

    温唐道:“现在不尝,中午再尝,快盖起来。”

    她踮起脚抱住陆允晏的脖子,往他脸颊亲了口,像是奖励。

    陆允晏笑:“好。”

    温唐刚在工位坐下,坐在她对面的林漾转过来,“温唐,我可以找你谈谈吗?”

    旁边的凃乐乐最会开玩笑,“谈谈?谈什么?谈恋爱吗?林漾,人家温唐有男朋友的。”

    林漾面颊浮上红丝,“凃乐乐,我不是那个意思,请你不要乱说。”

    凃乐乐撇撇嘴,缩回工位里去了。

    温唐道:“还有十分钟就上班了,有什么话可以在这里说吗。”

    林漾道:“你给我五分钟就好。”

    温唐咬住唇,陷入犹豫,她实在不敢跟林漾单独去谈,因为陆允晏在这方面的偏执她已经领教过了,不想再领教了。

    林漾看出她的为难,没再说什么,转回了椅子去,温唐以为他作罢了,但两分钟后,她收到了林漾发的微信。

    林漾:【温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温唐:?

    他为什么这样说?

    温唐:【……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林漾:【那为什么每次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你都躲着我,但是跟凃乐乐她们就没有这样。】

    温唐:“……”

    陆允晏不是每天都能在公司陪温唐吃饭,他经常去外面应酬或者见合作方,反正不是天天坐办公室,所以有时候温唐会和凃乐乐她们一起去食堂吃饭,但是她会避开和林漾一起。

    温唐回想起来,她三番五次这样做,的确有点像在躲他。

    但这都是因为陆允晏,跟林漾本人完全没关系,林漾性格不错,如果没有陆允晏,她不会排斥跟这样的人产生接触。

    温唐总不能说“因为你是男的”吧,反正斟酌了一下,她只能回:【我并没有躲你,是你想多了。】

    于是为了不让林漾觉得她搞特殊,之后的时间里,就算陆允晏不在公司,她也会去他的办公室单独吃饭,连凃乐乐她们也避开了。

    她每次去陆允晏的办公室,都是先走楼梯,再在人少的楼层做vip电梯,步径很隐秘,所以同事们都没有怀疑什么。

    一开始她不知道,后来温唐才被陆允晏的秘书告知,金毓的vip电梯因为她,才经常运作,平时陆允晏很少乘vip电梯,都是跟员工们一起挤普通电梯。

    温唐心想,真是个接地气的好老板。

    好老板这一天也给她做了便当,那天温唐把陆允晏做的两盒便当都吃完了,撑得肚子很鼓,可能惊讶到了陆允晏,后来他的便当份量就比较正常,温唐不想陆允晏每天都起那么早给她做便当,当然,她也不想天天吃便当,就把每周三定成便当日,如果陆允晏没有出差的话。

    【便当给你热好了,上来。】

    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温唐还在写一个开庭材料,她想写完再上去。

    温唐:【你先吃吧,我还要一会】

    陆允晏:【在忙什么】

    温唐没回复他了,投入在工作中,十分钟后,许蓝楚却来到温唐工位前:“温唐,陆总让你去她的办公室一趟。”

    温唐顿在那,“啊?”

    许蓝楚道:“啊什么?陆总让你去你就去。”

    温唐道:“可是你下午就要去开庭,开庭的材料我还没准备完。”

    许蓝楚叹了口气,觉得温唐有点榆木脑袋,要是别人听说老总找,不是紧张,就是兴奋到天上去,温唐却还记着她让她弄的什么开庭材料。

    许蓝楚道:“你把资料发给周葆苑,等会周葆苑从食堂回来,我让她弄,你快去陆总办公室,还要让陆总等你不成。”

    “……”

    温唐道:“好吧。”

    温唐下意识想绕道去坐vip电梯,但反应过来陆允晏这是“明目张胆”地找她,就大大方方乘的普通电梯,路上有点无奈。

    总裁办的秘书们看见她来,都纷纷朝她问好,温唐朝她们勉强挤出笑容。

    整个金毓分部,只有总裁办的知道她和陆允晏的关系,保密工作做得极好。

    温唐刚进那扇金属镶边的铁门,手腕就被拉住,她跌到陆允晏怀里。

    跌到他怀里后就跌了,她没从他身上起来,轻轻打了他一下,“你怎么把电话打到我经理那里去了啊?万一经理怀疑怎么办?”

    陆允晏却亲她,没有回答她,等他终于亲完,温唐嘴上的口红一点没剩。

    落地窗的长帘合上,室内变得昏暗。

    办公桌被撞击得挪了个位。

    结束得很快,陆允晏扣着衬衫扣子,在温唐穿衣服的时候,拿着便当放进微波炉里。

    凉了,得重新热一遍。

    两分钟后,便当热好,陆允晏挽了下袖子,打开微波炉,将饭盒从里面拿出来,他劲白粗壮的手臂上有一圈红红的牙印。

    陆允晏经常这样,他似乎很贪迷这样的刺激。

    终于有一天,差点翻车了。

    “温唐,你耳环怎么掉了一只?”凃乐乐问,她目光还在她脖子上那颗没遮全的小草莓上看了眼。

    温唐顿时心道不好,她摸了下耳朵,的确少了一只耳环。

    “可能上厕所的时候掉的吧。”温唐道。

    凃乐乐惊讶,“不是吧温唐,你上个厕所都能把耳环弄丢?你这个耳环很贵的吧,好像是宝格丽最新限量款诶。”

    “……”这对耳环是陆允晏送给她的,他还说不怎么贵,怎么凃乐乐一眼就看出来了。

    是宝格丽最新限量款吗?

    温唐不太研究这些高档品牌,所以一点都不了解。

    温唐道:“如果不是上厕所,那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了。”

    凃乐乐道:“会不会是你和男朋友亲亲的时候掉的?有些男的喜欢咬女朋友的耳朵,我前男友就这样,有可能是你男朋友咬掉的。”

    “……”

    温唐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凃乐乐原来比她更懂。

    温唐平静道:“嗯……或许,可能。”

    声音含糊不清。

    凃乐乐捂嘴笑了起来。

    “你别笑。”温唐脸红。

    “好,我不笑,我刚才什么也没说。”凃乐乐一蹬,椅子滑回她自己的工位前。

    温唐掏出手机愤愤地戳陆允晏:【我耳环掉了一只,你找找看,是不是掉在你办公室了?】

    陆允晏过了有几分钟,才回复她,首先发来一张照片。

    陆允晏:【这只?】

    温唐:“……”

    真掉在他办公室了。

    陆允晏道:【我给你送下来?】

    温唐:【不用!】

    温唐道:【就放你那吧,回家后再给我。】

    陆允晏:【好。】

    跟陆允晏发完信息,温唐把另一只耳环也摘了,不然只挂着一只耳环会很奇怪。

    周五,雨有点大,车前的雨刷奋力地跳舞,等车开进地下车库雨刷才终于得以休息,温唐刚要下车,陆允晏抱住她亲。

    “好了好了,等会我要迟到了,你是总裁没人说你,可是我不行啊。”温唐推开他。

    “有人敢说总裁夫人?”陆允晏捏她下巴。

    “哎呀,你好烦啊,你……”温唐忽地顿住,怔怔地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

    陆允晏却没回答,他摩挲了下她的脸,似乎极喜欢她皮肤的滑腻感,后又亲吻她。

    “你再说一遍你之前说的话。”温唐推开他。

    “嗯?”

    温唐看着他,“你刚才,叫我总裁夫人?”

    陆允晏道:“不可以吗?”

    温唐血液骤升,呼吸停了一拍。

    “怎么了?”陆允晏看着她。

    温唐安静了好一会,才鼓足了胆,她盯着陆允晏的眼睛,声音有些小:“所以,你想娶我吗?”

    她好害怕陆允晏说不想,或者冷处理,或者又跟她说些什么大道理,他们一直很甜蜜,可是那份合约温唐还记得,还有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陆允晏跟她说的话,她怕因为她这个问题,气氛会变得很尴尬。

    “怎么问我这个。”陆允晏笑。

    “是你叫我总裁夫人的啊。”果然,他就是给不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温唐一下子很失落。

    陆允晏笑:“我开个玩笑不行?”

    温唐:“……”

    温唐咬了一下唇,从齿缝里干巴巴挤出一个“哦”。

    她脸色变得不太好。

    陆允晏亲了亲她,声音柔和:“下车吧糖糖,一会你要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