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30章 上瘾 我们分手吧
    陆允晏一顿,停了下来,从温唐的颈窝抬起头,看她:“怎么突然提到我表姐?”

    温唐的乌发铺满了枕头,眼底执着:“你先回答我可以吗?”

    陆允晏还撑在她身前,拨了下她的头发,“没有啊,我表姐怎么会喜欢过我。”

    温唐道:“我觉得她喜欢过你。”

    陆允晏笑,“怎么会这样想?”

    温唐道:“我今天和韩米在圣瑞广场玩的时候,遇见你表姐了,加了你表姐的微信,回家后,我忍不住看了你表姐的朋友圈,发现,发现你给她做过生日蛋糕。”

    温唐抿了一下唇,不太开心:“你都还没有给我做过生日蛋糕。”

    陆允晏刮她的鼻子,轻笑:“不是还没到你的生日吗,你生日那天,我也给你做一个好不好?”

    温唐嘟囔:“我觉得你对你表姐好好。”

    陆允晏道:“那是以前。”

    温唐愣了一下,下意识问:“现在……不好了吗?”

    陆允晏还在她上方,温唐盯着他那张俊美的脸,“为什么现在对她不那么好了?她还是你的表姐啊,虽然……不是亲的。”

    温唐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鬼,可是逻辑就是这样的,她不明白为什么陆允晏说的是“以前”,她的第六感让她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陆允晏似乎撑累了,他抱着她旋了一下身,她变成趴在他身上,陆允晏给她将头发挽到耳后,让她的小脸完全露出来,拍拍她的背,“糖糖,我好不容易回来,可以不提别人吗,这个夜晚,是我们两个人的。”

    他扣住她的后脑勺,想亲她,只让他亲了两口,温唐撑着他的胸膛把自己坐起来,俯视着他:“可是我弄不明白,我心里不舒服,你可以和我说清楚吗?”

    她看见陆允晏按了下眉心,仿佛在无奈她。

    陆允晏越是这样不说,温唐心里的怀疑和疑虑越大,突然脱口的话都把她自己惊了一下,“你是不是和你表姐谈过恋爱?”

    问完,又觉得不可能,一般情侣分手后,一方不可能还留着另一方的朋友圈,但沈薇安可能是个例外,有些情侣分手了,还能成为朋友,况且沈薇安和陆允晏还有一层“表兄妹”的关系。

    她的问题似乎也把陆允晏惊到了,男人掀眸看她。

    他沉默了好一会,道:“没有。”

    “你怎么回答得这么慢,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跟我说清楚就这么难吗?”温唐第一次这样跟陆允晏说话,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可是今晚,一股委屈感蒙上心头。

    温唐眼睛仿佛红了一点,她动了动,想从陆允晏身上下来,陆允晏一把握住她的腰,“就这样,我喜欢你这样。”

    “……”

    温唐咬了下唇,红着脸打陆允晏胸口一拳,“我在跟你认真说话,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陆允晏抓住她的手亲,“糖糖,这几天我很想你,不要浪费今晚的时光好吗。”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掌住她的脸,低头亲她。

    温唐能感觉到陆允晏强烈的**,他时常对她这样,温唐推了几下,也没推开他,只换来陆允晏更霸道的吻。

    每次他这样,温唐通常无法抵抗,会渐渐沦陷,可是今天理智尚存,温唐一口咬住陆允晏的舌头。

    陆允晏松开了她。

    温唐噘起嘴,有点赌气,眼睛微微泛红:“你不说清楚,我不让你亲。”

    陆允晏抬起她的脸看她,“你想让我说清楚什么?”

    “你和你表姐的事。”

    陆允晏:“我和她没有什么事。”

    温唐看着他,很安静。

    陆允晏捏她下巴:“不相信我?”

    她不是不相信他,只是想让他多说一点,她对他和沈薇安的事情很好奇,之前他的话里有漏洞,他这样简单的一两句话,并没有将漏洞填上。

    “你不愿意说就算了,睡觉吧,现在很晚了。”温唐没再逼问他,她从他怀里出去,躺回床上。

    有一截被子压在陆允晏腿下,温唐扯了下,扯过来盖住自己。

    陆允晏看着她,眉骨轻跳了跳。

    过了会,陆允晏慢慢将身上的外衣脱掉,也躺到床上,他刚躺下去,旁边的女孩儿转了个身,只将背朝着他,陆允晏转头看她。

    啪嗒,温唐关掉了床头柜上专门为了陆允晏留的那盏小台灯,室内彻底暗了下来。

    黑暗中,男人深浓的长眉轻蹙起。

    很安静,只能听见呼吸声,不知道过了多久,温唐腰上一重,是陆允晏结实的手臂,他声音很沉:“睡了吗?”

    温唐道:“没有。”

    “好吧,我跟你说实话。”陆允晏道。

    温唐心口一跳,什么实话?

    这样的时刻来临,是她希望的,她不喜欢陆允晏的不坦诚,可又害怕他的坦诚,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得起陆允晏的实话。

    陆允晏真的和沈薇安在一起过吗,早的时候,她为什么不告诉她,为什么现在才说。

    可是答案出乎她的意料。

    陆允晏道:“我喜欢过我表姐,可是她没喜欢过我。”

    “……”

    温唐转过身去,面对陆允晏,她看着他,有点说不出话来。

    实在是他说的话,太让人震惊了。

    “满意了吗糖糖。”陆允晏道。

    温唐眸子一红,他这是什么意思,她满意什么啊,好像是她逼他一样,明明是他不够坦诚。

    “为什么你现在才告诉我?”温唐道。

    陆允晏:“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觉得没必要说,我现在已经不喜欢我表姐了。”

    温唐道:“可是那份合约上写了,跟你谈恋爱,必须交代过往的情史,我没有,一个都没有,你是我的初恋,你那样要求我,是不是应该也一样地要求一下自己?”

    陆允晏:“糖糖,是你自愿签的那份合约。”

    “……”

    温唐错愕得说不出话来,她好后悔,她就不应该提起那份合约,感觉一提到合约,陆允晏就变得特别冰冷和公事公办,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也害怕这样的陆允晏。

    温唐说不出话来了,揪着被子,眼睛变得很红。

    陆允晏似乎也不太高兴了,他起了身,声音很低:“糖糖,我去另一间房睡吧。”

    他捡起地上的衣服,离开。

    他走房间的时候,温唐砸了颗泪出来,几分钟后,温唐被泪糊了眼,被子湿了一片。

    第二天清晨,温唐昏昏沉沉醒过来,觉得腹部有点疼,像小火在烧,灼灼的。

    她下床上了个厕所,发现来大姨妈了。

    找了好半天,才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到一张姨妈巾,是上个月用剩下的,只剩下这一片了。

    今天是周一,得去公司上班,但是她一看时间,都九点过了,她昨天一直睡不着,今天早上就睡过了头,为什么陆允晏也不叫一下她。

    他不会起床后就直接去公司了吧。

    温唐走出卧房,心绪不安地朝另外一间房走,还没走到,就看见那间房的房门是开着的,里面空无一人。

    那一瞬间,温唐产生一种自己被抛弃了的感觉。

    她白着脸返回自己的房间,发现门上有张便利贴。

    【糖糖,我先去公司了,给你煲了南瓜粥,记得吃。】

    温唐嘴绷直,将那张便利贴撕下来。

    对着便利贴发了一下呆,温唐面无血色地走进房。

    她呆呆地在床尾坐下,思绪很乱。

    她好像猜透了什么,又不想相信。

    怪不得陆允晏这么好的条件,单到二十八岁都没有谈过恋爱,原来是因为他的表姐沈薇安。

    沈薇安是一年前结的婚。

    所以沈薇安结婚了,他的心才死了,然后她便是他心死后遇见的第一个女人。

    因为昨晚哭过,温唐眼睛本有些肿,像两颗桃子,现在眼底又红了,四下无人,温唐突然大声哭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肺。

    早上温唐没去上班,也没跟许蓝楚请假,下午才去的公司。

    去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许蓝楚办公室递了一封辞职信。

    许蓝楚明显被惊讶到,目光投在她肿肿的眼圈上,“辞职?小温,你怎么突然想辞职?”

    温唐道:“没有为什么。”

    她也不跟许蓝楚多说,递完那份辞职信后,去工位收拾东西,工位上没有多少她的东西,就两个笔记本,几支笔,和一只水杯,还有一个迷你娃娃。

    温唐全部收进一个袋子里。

    “温唐,你这是干什么啊?”凃乐乐发现不对劲,把椅子转过来。

    温唐道:“我辞职了。”

    凃乐乐一愣。

    办公室里其他人都看了过来,不少人问温唐为什么辞职,温唐都是简单回答,她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大家都不好多问什么,温唐跟他们告别后,提着袋子去坐电梯。

    “温唐,我送送你吧。”林漾追在她后面。

    温唐回头看了下他,道:“谢谢了,不用,你回去吧,不然经理会说你的。”

    林漾道:“没关系。”

    温唐只能皱眉,让自己显得过分:“真的不用。”

    林漾脚步一顿。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温唐走进去。

    走进去后,她才发现陆允晏也在这个电梯里。

    林漾站在外面,最终没进来。

    在电梯要关上时,林漾道:“温唐,路上注意安全。”

    温唐注意力都在陆允晏那边,并没有听见林漾说的话,她低着头,假装没看见陆允晏。

    电梯里还有其他人,可是温唐却觉得自己的呼吸声好大。

    “糖糖,你这是要去哪?”她听见陆允晏开口。

    温唐没回答他。

    “糖糖,回答我。”陆允晏转了过来,面朝她。

    电梯里其他人都很有眼力见,都不敢再杵在电梯里,电梯不知道在哪层打开了,他们全部都走了出去,有人想上来,也被他们制止住。

    电梯门重新合上,里面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温唐挽了下头发,道:“回……”

    “回公寓。”

    温唐本来想说“回家”的,但说不出口了。

    陆允晏道:“今天不上班?”

    温唐点了下头,“嗯。”

    “我身体不舒服,今天不想上班。”

    有些话,温唐不想在电梯里跟陆允晏说,一切都等他下班以后吧。

    陆允晏摸她的头:“哪里不舒服?”

    温唐退开他:“你别这样,这里是公司。”

    陆允晏只能将手拿下来,“好,那我送你回家。”

    “你有时间吗?”温唐道。

    陆允晏嗯了声。

    温唐没说话了,她今天来公司没有开陆允晏给她买的那辆宝马,事实上,她已经把车钥匙放去他的房间,她是乘地铁来的公司。

    电梯到达一层没停,温唐也没按,不久后,电梯去到负一层。

    温唐跟着陆允晏走出电梯,去到他的车前,而后在他给她打开车门后,乖乖上了他的车。

    “午饭吃了吗?”陆允晏问。

    温唐点了下头,“吃了。”

    陆允晏道:“吃的什么,我中午忙开一个会,就没联系你。”

    温唐其实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她随口道:“面。”

    陆允晏转头看她,突然倾过身,掌住她的脸,漆黑的目光锁在她眼睛上,“哭过了?”

    温唐摇摇头,不想承认:“我没有。”

    陆允晏抬了抬她的下巴,低头就想亲她,温唐没办法再憋,出口道:“陆允晏,我们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