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32章 上瘾 前男友
    “糖糖,你怎么回来了?”韩米正在吃外卖,听见有人开门,还以为是方梓欣或者艾慈下课回来了,却看见拖着行李箱进门的温唐。

    温唐低着头,声音有些嘶哑:“想你们了。”

    韩米觉得不对劲,放下筷子凑过去,“糖糖?”

    “糖糖,你的眼睛怎么这么肿?!”韩米惊讶。

    来学校的路上,温唐已经收整好了情绪,她对韩米轻轻扯了点笑容,“没事。”

    韩米道:“到底怎么了嘛,是不是,是不是陆总欺负你了?”

    额。

    温唐道:“没有。”

    温唐将包包摘下来放到桌上,坦白:“我跟陆允晏分手了。”

    韩米愣了几秒,变得很安静。

    “怎么了?”温唐笑,说道:“我甩的他。”

    韩米:“……”

    如果温唐哭唧唧的还好,可她挂着一双桃子眼,却笑着,这让韩米手足无措。

    韩米母胎二十一年,对于失恋,她一点经验也没有,一时找不到话说,也不敢问什么,慌乱了一阵,对温唐道:“糖糖,那个,你饿不饿?我点了外卖,还剩下一点,你要不要吃?”

    说完她就想打自己一巴掌,什么鬼,她说的什么鬼啊,“不是糖糖,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才没有想让你吃我的剩饭,我只是,糖糖,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谁料温唐目光投到她桌上的餐盒上,闷闷地问她:“你吃的什么?”

    韩米道:“麻,麻辣烫。”

    温唐吞了吞口水,走过去。

    韩米:“……”

    温唐坐到韩米的椅子上,用筷子往韩米的麻辣烫里捞了下,发现里面还有两片海带和一颗鹌鹑蛋。

    温唐夹起鹌鹑蛋,正想往自己嘴里送,韩米道:“别——”

    韩米抽着嘴角,从上方拿出一袋薯片,“糖糖糖糖,这里有薯片,你,你要是饿的话,吃薯片吧!那里面,都是我的口水。”

    温唐却毫不在意,继续吃下了那颗鹌鹑蛋,吃完了后,她道:“没关系。”

    海带温唐不是很喜欢吃,目光没再放到那碗麻辣烫上,接过韩米手里的薯片,道:“谢谢小米。”

    韩米道:“你不会没吃中饭吧?”

    她之所以现在才吃中饭,是因为中午有门课,早饭也吃得晚。

    温唐嗯了声,拆开薯片。

    其实她是从起来到现在什么也没吃。

    韩米道:“那这包薯片够不够你吃?我这还有一盒曲奇。”

    温唐就这样搬回了学校,另外两个室友回来听说她和陆允晏分手了重新搬回来住,都没有多说什么,同时,也都没好多问什么。

    方梓欣提议等她下了晚课一起去外面吃火锅,“我们寝室都好久没有聚餐了,今天糖糖搬回来,我们一定要庆祝一下。”

    艾慈:“可以可以。”

    韩米:“双手赞成!”

    温唐很是感动,“谢谢你们。”

    傍晚六点半,金毓大厦顶层,总裁办公室内灯光明亮,陆允晏靠坐在办公椅上,低头翻看着手里的文件。

    传来敲门声。

    陆允晏头也没抬,淡淡道:“进来。”

    一个腰细腿长的女秘书推开门走进来,她来到办公桌前,对陆允晏道:“陆总,六点半了,您和温小姐今晚可要在公司用餐?”

    女秘书迟迟没等来陆允晏的答复,她看了看陆允晏,试着喊他一声:“陆总?”

    陆允晏道:“她辞职了。”

    女秘书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陆总,您是说……温小姐辞职了?”

    陆允晏:“嗯。”

    女秘书顿时心里凌乱,好在她素养高,并不会因此失去镇定,笑容保持,说道:“一定是陆总给温小姐另谋了高就。”

    陆允晏掀眸,“我这里还不算高就?”

    女秘书:“……”

    陆总,您当我刚才啥都没说吧。

    她本来,也只是想拍个马屁。

    员工离职的流程都是人事部处理,总裁办不可能管这样的小事情,温唐跟陆允晏的恋情很低调,人事部不知道温唐的真实身份,所以对于她的离职,并没有特意上报给总裁办。

    陆允晏此时自己揭开了这个真相,倒让秘书们找到了今天下午他情绪不同于往日的原因。

    “陆总,我不是那个意思。”女秘书面露歉意和担忧。

    老板感情出问题,谁也不想成为第一个出气筒。

    事实上,女秘书的担忧并没有发生,陆允晏没有多苛责她,道:“让人事部把她的辞职信送上来。”

    “好的陆总,我这就去。”女秘书快步离开。

    于是刚披上外套,准备下班的人事部经理突然接到了个电话,然后手忙脚忙地叫两个实习生去收发室调法务部员工温唐的辞职信。

    今天整个金毓明城分部,一共有四名员工递交了辞职信,其中便有一名来自法务部,名叫温唐。

    找出从法务部传过来的那封辞职信,人事部经理亲自送往顶楼总裁办。

    “给我吧。”人事部经理刚下电梯,一个女秘书快步迎上来。

    “陆总,您要的温小姐的辞职信。”女秘书走进总裁办公室,将辞职信呈上。

    陆允晏盯着看了几秒,才接过,将辞职信打开。

    里面的内容以“尊敬的许经理开头”,应该是从网上随意下的模版,但小姑娘字如其人,每一颗字都写得端正秀气,这样的一封充满套路和模式化,没有感情和温度又无聊枯燥的辞职信,他却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的看完了。

    秘书已经出去,此时办公室里只有陆允晏一个人,他看完辞职信,目光投到近在眼前的办公桌上,他想,如果她现在就在面前,他一定没办法放过她,他想将她压在这桌上,狠狠地欺负她,就像之前的几次。

    陆允晏舔了舔后槽牙,眼底情绪不明。

    等方梓欣下了晚课后,温唐寝室四人一起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海底捞。

    温唐原本有些担心室友们会问到她和陆允晏的事,她不想跟他们提他,也怕自己情绪会崩不住。

    但室友们都很好,包括韩米,没人过问她为什么和陆允晏分手了。

    只是回到寝室,大家都睡下时,韩米还是忍不住给她发了微信,想安慰她。

    韩米:【糖糖,你千万不要太难过哦,还有我在呢】

    看到这句,温唐感动得不行,可紧接着韩米又发了一条。

    韩米:【陆允晏身家千亿,福布斯排行榜前列的富豪,金毓CEO,哈佛毕业,他跺一下脚,上海很多家企业都会倒闭,糖糖,你其实换一个角度想,不是谁都能泡上这种大鳄的,但是你泡到了,还泡了三个月,你已经很幸福了!所以不要太难过哦,比心!】

    温唐:“……”

    看没,就算是她最好的朋友,也认为陆允晏跟她云泥之别。

    是啊,他们云泥之别。

    从一开始,或许很多人都看破了他们不会长久,只有她傻傻地认为,那份幸运是可以永恒的。

    温唐回复了一个“嗯,谢谢小米”,然后关掉手机睡觉了。

    总裁办的灯晚上十一点过才熄灭,陆允晏从公司出来,去了一趟公司附近的那套小公寓。

    之前他送完温唐回学校,就直接返回的公司。

    人都气冲冲走了,陆允晏也不知道自己再来这公寓做什么,他换了鞋进到屋里,去厨房看了眼,发现他给小姑娘煲的那锅南瓜粥她动都没动。

    她可能起床后就一点东西没吃。

    气得连东西都不吃了,饿着肚子找他分手?

    原来是个这么不好惹的小姑娘。

    陆允晏有点后悔了,他昨天如果绝口不提喜欢过沈薇安的事,小姑娘可能就不会生气。

    陆允晏心头生起一股烦躁,他准备离开,但走到厨房门口,还是又退了回去,将锅里的冷粥倒掉,将锅和勺清理干净。

    打扫完厨房,陆允晏不由自主地去到主卧。

    衣柜里,他给她买的那些漂亮的衣服裙子和包包,她一样没拿走。

    床头柜上,放了三样东西。

    宝马车的钥匙,卡,还有那条红宝石手链。

    陆允晏微蹙眉,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在床边坐下,捏起那串红宝石手链。

    他摩挲着,凸出的喉结滚了下。

    只是看了会,他将手链放回去,起身离开。

    她不在,他不可能住在这。

    失恋并没有让温唐陷入颓废,几天时间里,她朝很多公司投去简历,想找一个新的实习。

    明大是一月中旬放寒假,她可以留校到二月初,十二月底之前如果能找到新实习,她可以拿了一个月的工资再回家。

    可能因为这个阶段很多大公司和大律所都是满员的,没有空缺,到现在也没有公司和律所抛出橄榄枝。

    温唐正准备把目光放低一点,朝一些比较小的公司或者律所投递简历,这时候,明城最大的律所盈天律所给她发了邮件,让她这周三去面试。

    温唐差点激动得叫出来。

    见她脸颊红润润的,眼睛发亮,还几乎怼到了笔记本屏幕前,跟她一起来图书馆学习,坐在她旁边的韩米凑过来小声问:“怎么了?”

    图书馆太安静了,温唐怕说话吵到别人,把屏幕推给韩米看。

    “卧槽,盈天!”韩米道。

    对面有同学看过来,拧着眉。

    温唐道:“嘘,小声一点。”

    韩米:“呜呜糖糖,你好棒。”

    温唐压低声音道:“我上次也给盈天投过简历,但是对方的HR都没打开我的简历看,没想到这次会成功。”

    一般大律所招实习生,不像公司招法务那般比较宽松,都要求必须通过司法考试,温唐才大三,明年才可以司考,所以她以前朝很多大律所投简历都失败了。

    韩米道:“可能因为你在金毓实习过,金毓可是五百强大公司。”

    温唐道:“有可能吧。”

    韩米突然捂住嘴,“对不起糖糖,提到金毓会不会让你想到陆允晏?”

    温唐敲着键盘,问:“陆允晏是谁?”

    韩米:“……”

    她反应过来,“对,陆允晏是谁啊?他是谁啊?我们才不认识他呢,糖糖,快点快点,让我瞅一下盈天的面试邀请通知邮件长什么样子。”

    周三,温唐穿着正装去参加的面试,她本来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能拿到盈天的面试机会她已经很高兴了,但是去面试完的第三天,就收到了盈天HR发的offer。

    去盈天实习的第一天,温唐就感受到了明城最知名律所的氛围,两个字:忙碌。

    不过她很喜欢盈天除了“忙碌”之外的氛围,律所对比公司,工作方式和工作环境更自由一些,每天上下班还不需要打卡,她对面那个实习律师姐姐,在她来律所入职那天见过一次面之后,她到现在再也没见过,听说她跟着盈天合伙人之一的肖律师去了江城出差,律师似乎很少坐办公室,都是天南地北地跑。

    转眼,温唐在盈天实习了一周,这天所里搞团建,通知大家下午下班后一起去酒吧吃喝玩乐,地点行政秘书已经发员工大群里。

    温唐本来想找个理由请假,她有点不太喜欢参与这种很热闹的氛围,但想到刚来实习就当鸽子不太好,还是硬着头皮跟着一起去了。

    酒吧灯光昏暗,音乐如鼓,里面有很多男男女女,话说,温唐还没来过酒吧,这是第一次。

    “会喝酒吗小唐。”有个同事问她。

    不知道为什么,温唐突然想起陆允晏,那次就是因为她喝醉了,才会给陆允晏打那通视频,然后就被他带去了酒店。

    还有那次,她只是多喝了几口他桌上掺了可乐的威士忌,然后醉到了他怀里……

    不想想起那个人,温唐掐掉回忆,对同事回道:“不怎么会。”

    同事道:“没事,那等会你喝饮料就行。”

    温唐嗯了声,忽地,她目光捕捉到右前方一排卡座。

    那边有三个男人,两个着装休闲,但难掩矜贵的气质,有个身穿铁灰色西装,脸上架着金丝边眼镜,他嘴里叼了根烟,听着另外两个在说着什么,偶尔跟他们搭一两句话。

    温唐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因为她看见他那一刻,心口居然跳了下。

    她迅速收回目光,尽量让自己没于盈天的人群中。

    过了会,她跟着大家一起坐下。

    与此同时,她并不知道有一排卡座里,某几个纨绔公子哥盯上了她。

    “那边那个女的看见没,好他妈正。”这堆人里,有人说。

    可能是纨绔群里钱包最鼓的那位,懒躺在卡座椅背上,左右手都腰着个美人,他吐了口烟,道:“猴子,你去,你要是能要到她微信,我给你二十万。”

    “二十万!孙哥,你说的啊,二十万啊,待会可不许赖账啊。”被喊叫“猴子”的那位笑了一阵,起身朝温唐走去。

    温唐刚接过旁边同事给她倒的椰汁,有个人拍了下她的肩膀,她抬头,眼前这个男人她根本不认识。

    男人一头深紫色短发,左耳有蓝色耳钉,他笑容灿烂,“美女,不好意思来打扰你哈,我刚才跟朋友玩游戏输了,他们叫我找个漂亮小姐姐要微信,请问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温唐愣了几秒,说道:“我应该比你小。”

    “……”

    “哈,那你多大呀?”男人笑。

    “好帅啊!”温唐听见对面有个女同事叫。

    温唐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场面,眼前这个男人是很帅,可看起来又有点痞痞的,她正准备拒绝,旁边的同事说:“小唐,没事,加个微信而已。”

    是啊,加个微信而已,诸如真心话大冒险这种游戏,她也不是没有玩过,温唐从包里掏出手机,她刚要点开微信二维码,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在这个浅紫色头发男人旁边对他耳语。

    她看见他握着手机的手抖了下,脸色变了。

    之后他一句话也没说,走了。

    对方不需要加微信了,温唐自然没再管,她将手机放回包里,旁边的同事道:“美女真是到哪都受欢迎啊。”

    温唐没说什么,腼腆地尬笑了下,低头喝椰汁。

    温唐没看见,某处卡座,一个姓孙的纨绔哥正颤颤巍巍地在对一个铁灰色西装男人敬酒。

    盈天律所开朗的同事不少,大家坐在一起,不缺话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温唐全程话很少,都是听他们聊。

    中途来了几个服务员,端了好多酒水糕点和水果拼盘,还有好多好吃的零食,所里领导看见,说道:“我们没点这么多啊?你们是不是送错了?”

    服务员道:“你们好,这些是我们酒吧特意赠送给你们这一桌的,你们是今晚我们酒吧抽中的幸运桌。”

    “……?”

    有人不敢相信:“你们酒吧什么时候还抽幸运桌了?我来过好几次了,以前怎么没见你们抽??”

    服务员笑:“后天不是圣诞节吗,提前搞的活动,大家请慢用。”

    服务员离开他们这一桌的时候,隔壁桌似乎有人提出同样的疑问,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你们什么时候抽的幸运桌啊??明天还抽不抽啊?”

    服务员回答:“有,有的,明天还有的。”

    温唐看着这一桌的东西,也很疑惑,这时候一个同事帮她拿了包开心果,“吃吗小唐。”

    温唐挺喜欢吃开心果的,接过,道:“谢谢。”

    有个同事笑道:“这么多东西真是白送给我们?不会等我们吃完了又让我们付钱吧?”

    另外一个同事笑:“不会,这是君濠,明城数一数二的酒吧,不至于讹我们,不过这么多东西,吃不完就挺浪费的。”

    第二天大家都还要上班,都很自觉地没有喝太多酒,九点不到,领导就说可以散场了,想玩的可以继续玩,没有人表示想继续玩,领导便叫来服务员结账,可服务员走过来,说道:“先生您好,你们这一桌是幸运桌,所以今晚免单。”

    “……!”

    “……!!”

    “……!!!”

    “…………!!!!”

    领导面部表情愣了下,收敛心里的喜悦,笑道:“那非常感谢了。”

    “不谢不谢,要谢,应该谢幸运神,她今晚降临在了你们这一桌。”服务员笑道。

    “哈哈哈哈。”领导最终还是没忍住开怀大笑了起来。

    温唐跟着大伙离开时,余光瞥见那桌某个人还没走,他那桌还多了几个人,有个人好像他以前带她去和朋友打麻将的时候她还见过。

    今晚接连发生的插曲,让她心里隐隐冒出一个猜想。

    她总觉得根本没有什么幸运桌,而是他的手笔。

    这个点还能坐地铁回学校。

    有个同事跟温唐顺路三个站,和大伙告别后,跟她一起往地铁站走。

    突然,耳边有人鸣笛。

    温唐转过头,是辆纯黑色的劳斯莱斯。

    这辆车她很熟悉,旋即嘴角变得紧绷。

    车窗降落,陆允晏看着她,道:“糖糖,我送你回去。”

    温唐道:“谢谢了,不用。”

    陆允晏道:“真的不用?”

    温唐淡淡嗯了声。

    陆允晏浓眉微蹙,握着方向盘的指尖泛了白,他道:“好吧。”

    温唐没再管他,和同事继续往地铁站的方向走。

    她没有回头去看,但同事回头看了眼,对温唐问:“小唐,谁啊?”

    温唐道:“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