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34章 上瘾 所以我在追求你
    陆允晏今晚是在公司附近那套小公寓睡的。

    这几天他的睡眠质量都不怎么好,时常梦见小时候。

    但今夜无梦,一觉睡到了天亮。

    醒来,接到陆怀洲的电话。

    “你几点去?”电话里的人问。

    半晌陆允晏才想起陆怀洲为什么突然打这通电话,反问他,“你几点?”

    “我要去接许梁宜,估计得下午六点过。”

    “那你这么早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我不可能一个人先去。”陆允晏敲出根烟,点燃。

    “嗤,心情不好?这么跟我说话。”

    “不能?”陆允晏烦躁地吐出口烟。

    陆怀洲道:“能,当然能,谁叫你是我哥呢。”

    陆允晏抽了几口烟,在陆怀洲要挂掉电话时,对他道:“接完许梁宜,来接我,我跟你们一块。”

    陆怀洲沉默了会,没拒绝,道:“行。”

    下午五点半,一辆哑光黑布加迪横停在金毓大厦门口,车里没人下来,门窗紧闭,几分钟后,陆允晏一个人从公司里出来,上了这辆车。

    开车的是个白色毛衣男人,寸头,右边有两条斜杠,他有一双跟陆允晏一样精致潋滟的桃花眼,五官棱角分明,但气质与陆允晏完全不同,一个禁欲冷锐,一个锋芒毕露,身上有股痞烈的野性。

    副驾驶是个女人,扎着马尾,气质娴静,但长相绝艳,她皮肤很白,杏眼乌瞳。

    陆允晏上车时,女人转头看他,喊了一声“大哥”。

    陆允晏阖了下首,算是回应。

    车一路开往郊区,一个多小时后才抵达目的地,天际染黑。

    眼前青山绿水,前方有一座大铁门,门口站着几个黑衣保镖。

    陆允晏正要下车,又停下动作,目光投到前面,“怎么不下车?”

    陆怀洲对他比手指,“嘘。”

    “没看见许梁宜睡着了?我等她睡醒再下,你先进去。”陆怀洲轻声道。

    陆允晏眉宇抽了下,淡淡道:“我和你一起等。”

    陆怀洲轻笑,“随便你。”

    他掏出手机,“打游戏不?”

    陆允晏道:“玩什么。”

    陆怀洲:“吃鸡。”

    地下二层拳击房,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气势汹汹地对眼前一个沙袋拳打脚踢,拳法狠厉又冷凛,他眼角有皱纹,但难掩仪表堂堂,威严尽显。

    一个黑西装男人走进来,如实汇报:“陆总,大少和二少已经到门口了,不过……”

    “不过什么?”陆昂杰一拳朝沙袋打过去。

    男人道:“……许小姐睡着了,二少在等她睡醒,现在大少和二少都在车里,他们俩在,在打游戏。”

    陆昂杰停了下来,“打游戏?”

    “是的陆总,需不需要我去催他们进来?”

    陆昂杰摘下手套,用帕子擦汗,“不用。”

    “出去,他们来了再叫我。”陆昂杰擦完汗,把帕子一扔,重新戴上手套。

    “是。”

    “到了吗?”副驾驶,马尾女孩终于睡醒,发现外面天都黑了,旁边,男人正捧着手机,似乎在打游戏。

    陆怀洲嗯了声,“刚到。”

    守在车门边的保镖:“……”

    陆允晏关掉手机,揉揉眉心,“走吧,我们进去。”

    见他们终于要下车,泊车员走过来拉开车门,许梁宜睡得马尾都歪了,下车时,她将发带扯下来,用手当梳子,重新扎了个马尾。

    走到门口,三人被保镖拦了下来,有人端着几个盘子从铁门里出来。

    陆允晏和陆怀洲将自己的外衣和手表都褪下,放上去,包括裤兜里的手机也拿了出来。

    许梁宜看了看他们,照做。

    保镖握着个安检仪走过来,“得罪了大少。”

    “得罪了二少。”

    “得罪了许小姐。”

    三个人进去那道铁门前,需要做严格的安全检查。

    圣诞节这天是周四,温唐没去律所上班,早上有早课,下午没课,非常空闲,温唐便去图书馆学习,韩米下午也有课,所以温唐是一个人去的图书馆。

    明大的图书馆每层楼的规矩不同,有些楼层的座位随意坐,但是第三层和第六层的大自习室,需要在自习室门口的机器上选定位置,别人选过的位置不能选。

    温唐去的是第六层自习室,其他楼层的人很多,这个自习室不同,非考试周人不算多,温唐不喜欢挤,所以通常喜欢来这层自习。

    温唐这次选的座位号是“269”,可是她发现找到这个座位时,这个位置上竟然坐了人。

    温唐确定自己在机器上选的就是这个位置,便拍了拍那个同学的肩膀,“同学,不好意思,你坐错了吧?这个位置是我选的。”

    是个带黑框眼镜的男生,长得很秀气。

    “我也选了啊,是你搞错了吧。”男生看也没看温唐一眼,抬头瞥了眼座号,自信地认为自己没错。

    “是你选错了。”温唐道。

    男人似不耐烦了,转头看温唐,这一看就呆住了。

    “算了,我重新去选吧。”他们在这说话,已经吵到周围的人,一个座位而已,温唐不想跟对方争了,准备出去重新选。

    可是那男生猛地站了起来,道:“同学,应该,应该是我弄错了,我让你吧。”

    他立马开始收拾桌子,动作很快,不一会桌子就空了,他将地上的书包提起来,“同学,你坐,你坐。”

    温唐挽了下头发,道:“谢谢。”

    “不谢不谢,是我搞错了。”男生脸有点红,背着书包走了。

    温唐很快就忘了这个小插曲,将书拿出来后就投入了学习。

    她学得忘记了时间,等再一次想起拿起手机来看,已经下午五点二十五了,虽然还不饿,但她打开微信,私戳了下韩米。

    【小米,下午一起吃晚饭吗?】

    韩米一直没回她。

    温唐刚把手机放下去,手机振了下,她以为是韩米的回复,但拿起来看,给她发微信的人有点出乎意料。

    是林漾。

    林漾:【温唐,我现在在明大,你今天下午有空吗?我们可以见个面吗,我有东西要给你,凃乐乐托我带的。】

    温唐下午没什么事,没有理由拒绝林漾,很快回复:【可以,你现在在明大哪?】

    林漾:【在你们学校图书馆,实不相瞒,我有个朋友是你们学校的,本来约了一起过圣诞,但他突然把我鸽了,我想来都来了,就想着顺便参观一下你们学校的图书馆。】

    温唐:【我也在图书馆。】

    林漾:【真的吗,好巧。】

    温唐:【现在你方便吗?】

    林漾:【方便的。】

    温唐:【那十分钟后,图书馆门口见。】

    温唐心想见一面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就把书和包留在位置上,只拿了手机出去。

    中途出去,需要在外面的机器操作一下,让座位的状态显示“暂时离开”,不然出图书馆时,学生卡被感应,座位会自动被清空成无人状态。

    她刚操作完,转身,一个黑框眼镜男生走到她面前。

    “同学你好,还,还记得我吗?”男生两只耳朵都很红。

    温唐对他还有点印象,她嗯了声,“记得,你是之前坐错我位置的那个。”

    男生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对对对,我当时出来看了,的确是我搞错了,我的座位应该是269,但是弄成296了,所以专门来向你道个歉。”

    温唐:“没关系,小事情。”

    “你……要出去了吗?”

    “算吧,我一会就回来。”

    男生道:“我们……一起吧?我要去食堂吃饭。”

    温唐看了下他,没好拒绝,和他一起进了电梯。

    男生一直在朝她搭讪:“同学,你大几啊?”

    温唐:“大三。”

    “哈哈,我研究二的,你得叫我一声学长呢。”

    这个男生书卷气很重,长得也清秀,帽子衫运动裤,温唐还以为他大一,原来都研二了。

    “学长好。”温唐只能喊了声。

    男生突然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三张彩色的A4纸,递给温唐,面颊微红,“学妹,这是我的简历。”

    温唐:“……”

    他为什么要给她看他的简历?

    “学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唐没敢接。

    男生抿了下唇,似乎用足了勇气,说道:“学妹,我,我我我我对你一见钟情!”

    温唐:“…………”

    电梯里还有其他人,温唐似乎听见后面有两个女生发出轻微的笑声,她也看见男生的脸颊变得通红。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温唐想到刚遇见陆允晏时的自己。

    初遇陆允晏,她不也是这样,脸红心跳,手足无措,却又勇敢无畏。

    可能感同身受,温唐忽略掉电梯里其他人投来的目光,真诚地对男生道:“对不起学长,这份简历,我觉得应该留给你真正喜欢的那个女孩看。”

    她话落不久,电梯门开了,温唐先一步走出去。

    她说得那么明白了,男生并没有追上来。

    她走出图书馆大门,在右前方看见林漾的身影,他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温唐,这里!”林漾也看见了她,对她招手。

    温唐小跑过去,“林漾。”

    “没过圣诞吗?下午都是待图书馆里?”林漾问。

    温唐道:“我很少过圣诞,这是洋节,又不是我们正统的节日。”

    林漾笑,“我也不怎么过,今天是朋友约我来的,但是他却放我鸽子。”

    温唐:“乐乐让你给我带了什么?”

    “圣诞节礼物啊,给你。”

    林漾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温唐。

    温唐虽然接下了袋子,但她很不好意思,因为她并没有给凃乐乐准备圣诞节礼物。

    林漾道:“对了,里面也有我的。”

    温唐更不好意思了,“你怎么也买了,我,我什么都没买。”

    “没关系啊,我来的路上随便买的。”

    这时候温唐的手机振了下,韩米给她回信息了。

    【呜呜对不起糖糖,我刚刚才看见你发的信息,今天晚上我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吃晚饭了】

    “晚上有约吗?”这时候林漾在旁边问。

    温唐回复着韩米,回:“没有。”

    “那……你可以陪我吃个饭吗,我想尝尝你们食堂的菜。”林漾道。

    在金毓实习的时候,其实林漾很照顾她,并且温唐想起因为陆允晏特意躲林漾那些日子,就很过意不去,试想一下,如果某个她认识的异性,她跟他无冤无仇,但是这个异性一见到她就躲,她会怀疑是不是自己人品出了问题。

    为了弥补心里的愧疚,也为了感谢林漾送的圣诞节礼物,温唐道:“当然可以,我请客。”

    “不用,我那个同学把他的学生卡给我了,我可以刷他的卡。”林漾从兜里掏出一张头像不是他的学生卡在温唐眼前晃了下。

    “还是我请你吧,尽地主之谊,应该的。”温唐道。

    林漾笑容灿烂,“好吧。”

    “可能得麻烦你等我一下,我的包还在里面,我去拿一下。”

    “好,没关系。”

    温唐带林漾去了图书馆附近的五食堂,吃饭的时候,他们聊的话题多是跟法律和工作有关,以前有凃乐乐她们在,温唐和林漾说话不算多,但这次一起吃饭,让她发现林漾原来是一个很健谈也懂得很多的人。

    晚饭结束,温唐带林漾逛了下明大,顺便在一个精品店给凃乐乐和林漾补了圣诞节礼物。

    天快黑的时候,圣诞节氛围变得更浓郁,有学生戴起了红色的圣诞帽,或者发箍,走在街上能听见有店家放圣诞节歌曲。

    “糖糖,没想到今年的圣诞节,是你陪我过的。”林漾突然说。

    温唐愣了一下,不是愣他这句话的内容,而是他刚才叫她糖糖。

    “我可以这样叫你的吧?介意吗?”林漾道。

    吃过一顿饭之后,她跟林漾的关系似乎的确一下子拉近了许多,温唐道:“当然不介意。”

    一个称呼而已。

    天彻底黑了后,他们两个还在外面这样散步,氛围就有点变了,温唐道:“我可能要回去了。”

    林漾道:“我送你回宿舍吧。”

    “不用的,”温唐摆手,“明大我比你熟悉,你还怕我找不到路吗,应该是我送你到地铁站才对。”

    “可是男生送女生应该的啊,我送你回宿舍吧。”林漾坚持。

    温唐道:“真不用。”

    林漾看了看她,笑:“好吧,那不然,我们在这里分开?我可能得去找我朋友,把卡还给他。”

    温唐道:“可以的。”

    “再见了糖糖,如果以后我再来明大,希望你像这次一样热情招待我。”林漾幽默道。

    “会的。”

    温唐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宿舍里多了一颗圣诞树,这颗圣诞树非常漂亮,上面挂着五颜六色的小彩灯和好多假的平安果,还有一个胖嘟嘟的圣诞老人。

    此时宿舍里除了韩米,其他人都在,温唐问:“谁买的啊?”

    艾慈“啊?”了一声,“糖糖,不是你买的吗?”

    温唐:“……我没有啊,这不是我买的。”

    方梓欣道:“这圣诞树,我和小慈刚刚抱上来不久,是阿姨叫我们下去搬的,因为她说快递员说这颗圣诞树是你的,快递盒上就是你的名字和咱们宿舍的地址呀。”

    温唐奇怪起来,“可是我真没有找网上买过圣诞树。”

    艾慈道:“那是谁买的?糖糖,会不会是谁送给你的啊?我就说嘛,肯定不是糖糖自己买的,我记得糖糖不怎么过圣诞节的。”

    温唐道:“我……不知道。”

    她心里隐隐冒出一个人,但不确定。

    “咦?这圣诞树有玄机!”方梓欣把圣诞树看了一圈,发现上面挂着的平安果上,其中有几个刻有英文。

    艾慈凑过去看,仔细瞅了下,念出上面的话:“ToAlice'sroommate??”

    温唐蹙眉,Alice是她的英文名。

    方梓欣道:“Alice不就是糖糖的英文名吗,所以……意思是这个平安果是给我们准备的咯?”

    这颗圣诞树上,有三个平安果带着“ToAlice'sroommate”的字样。

    方梓欣只是试着扯了下,竟然将其中一个“ToAlice'sroommate”的平安果扯了下来,她发现这个平安果能打开。

    里面是几颗巧克力。

    “卧槽,谁这么壕。”身为富二代的方梓欣一眼就认出这巧克力的牌子。

    “怎么了?”艾慈凑过来。

    “这种巧克力贼好吃,不过有点贵,一颗可能要好几千。”方梓欣直接拆了一颗吃了。

    “贵你还吃!”艾慈无语,但是动作诚实地学着方梓欣把另外一颗“ToAlice'sroommate”给扯了,上面还剩下一颗“ToAlice'sroommate”。

    “糖糖,不会是……又有大佬在追你吧?”方梓欣问。

    这个“又”字,着实让人没办法不想到陆允晏。

    “那个快递盒子上,只有我的名字吗?”温唐问。

    “对啊,等会啊,我再去看一眼,盒子我们扔阳台上了。”

    方梓欣带温唐去看快递盒子的时候,艾慈发现圣诞树后面有个平安果明显比其他平安果都大些,颜色也要深些,她凑近去看,发现上面写着:ToAlice。

    “糖糖!这颗是给你的!”艾慈喊温唐。

    这个时候温唐已经看完了快递盒子上填的发件人信息,都是无,显得很诡异。

    听到艾慈喊,方梓欣比她先跑过去。

    “卧槽,卧槽槽槽。”方梓欣的声音很夸张。

    温唐头皮麻了一下,放下快递盒,从阳台回去,她一进门,方梓欣和艾慈就朝她凑过来,艾慈手里捧着一个蓝色的盒子,里面是一堆白莹莹,亮晶晶的珍珠。

    “这不会……是真的吧?”艾慈发出感叹。

    “这当然是真的啊,这质地,这光泽,一看就不可能是山寨货。”方梓欣道。

    温唐根本不会分辨这些东西,但方梓欣家庭条件很好,从小见的世面多,她都这样说了,令人不会怀疑这盒珍珠是假的。

    艾慈:“其实珍珠也没有什么稀奇的,我有次看你发朋友圈,你妈妈不是在法国买过一盒?”

    方梓欣:“我妈买的那盒跟这个完全不一样好吗!!你们自己看啊,这些珍珠又大又圆,色调和形状几乎一一模一样,我妈买的那些珍珠不是银白就是奶黄,不是每颗都长得一样,糖糖的这个全是粉红,而且肉眼看一点瑕疵都没有啊。”

    “你从哪里得的?”温唐问。

    “这里啊,塞在这个平安果里的。”艾慈说。

    “等会啊,我看下盒子背面。”方梓欣把装珍珠的盒子小心翼翼地转了个方向。

    盒子背面有英文logo,方梓欣立马查了一下,情绪变得很激动:“卧槽,这是南洋产的珍珠,成交价两千三百五十万……美、元。”

    方梓欣声音静止了。

    艾慈眨眨眼。

    方梓欣虽然是富二代,但富人圈里也有阶层,她家属于比中产高一点的阶层,对于陆允晏这样的阶级,也是她们这种小富家庭望尘莫及的。

    不是富二代的艾慈都比她要淡定一点,“所以咱们现在是捧了一个亿在手里?”

    方梓欣点了下头,“嗯。”

    艾慈登时觉得手里的盒子好烫手,将它落到温唐手上,“不行糖糖,我觉得我的心跳有点快。”

    “刚才我竟然捧了一个亿在手里。”艾慈冷笑。

    方梓欣:“糖糖,告诉我们,这个大佬是谁?!不会,不会就是陆允晏吧?出手也太tm阔绰了。”

    “而且他心也够大的,上亿的东西就这样挂在圣诞树上?omg,也不怕快递员顺走吗?”

    “侧面说明了我国快递员素质优良,人品高尚!”

    “那是人家不晓得平安果里有玄机,要是晓得了你看他们拿不拿?”

    “要我我不敢拿。”

    温唐问:“这盒珍珠真值这么多钱吗?”

    方梓欣把手机凑过去,“你自己看啊,索斯比拍卖会成交的珍珠,就昨天拍出去的,你看,跟这个一模一样,就是这个盒子上面这个logo。”

    温唐也觉得手里的东西好烫手,她把盒子盖好,抱着盒子走去阳台,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没多久,那头接通,是道沉磁的男音:“喂,糖糖。”

    “陆允晏,你到底想做什么?”

    那么贵的珍珠,这样的行径,她身边只有陆允晏能干得出来。

    陆允晏:“糖糖,圣诞节快乐。”

    温唐:“你那盒珍珠,我不会收的,你拿回去。”

    “什么珍珠?”

    温唐抿了下唇,“你别装傻行吗。”

    陆允晏口气真诚,说的话却很不正经,“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了圣诞老人,他说,送你珍珠,你会高兴。”

    温唐闭了闭眼,“我并不高兴谢谢!”

    “糖糖,回到我身边吧,好不好。”

    温唐不想跟陆允晏废话了,直接挂了电话。

    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盒子,感觉到有冷风吹来。

    金毓大厦。

    接到了小姑娘电话的陆允晏,心情不错,可是不久后,脸色变了回去,甚至降了一度。

    “温小姐今天早上有课,下课后和室友韩米一起吃的午饭,吃完午饭后温小姐去图书馆学习,一直学到下午,之后……”

    特助汇报的声音停顿了下来。

    “说。”

    “之后温小姐跟,跟一个男人一起去食堂吃的晚饭,这个男人……是咱们金毓法务部的员工,名叫林漾。”

    陆允晏眸底微暗。

    “陆总,这个林漾,需不需要……”

    “不需要,就让他在眼皮子底下。”陆允晏声音冷淡。

    “是,明白了。”

    “出去吧。”

    特助退出办公室时,补了句:“陆总,MerryChristmas。”

    第二天,温唐向律所请了半天的假,打车去到金毓大厦。

    要走进去的时候,听见有个人喊她。

    “小温?”是许蓝楚的声音。

    她现在已经不在金毓工作了,叫许蓝楚经理会有些奇怪,就没称呼她,只是笑了一下。

    许蓝楚目光在她护在腹前的小包包落了一瞬,再看向她:“小温,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温唐是来找陆允晏的,但她不想这么回答许蓝楚,便道:“我来找个人。”

    许蓝楚没多问,道:“需要我带你进去吗?”

    她现在不是金毓的员工了,没有卡进不去,有许蓝楚带着似乎会方便一些,但她不确定陆允晏在不在公司,如果他不在,她并不想进去,她想去找前台先确认。

    “不用了,你先进去吧,不用管我。”温唐道。

    许蓝楚:“好吧,再见小温。”

    “再见。”

    看许蓝楚走远,温唐准备去找前台,可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朝她走来,这个女人她认得,陆允晏的秘书之一,姓徐。

    “温小姐,是来找陆总的吗?”徐秘书走到她面前,对她问。

    温唐点了下头。

    “陆总在的呢,我带您上去吧,温小姐,这边请。”徐秘书道。

    温唐没说话,跟在她后面。

    许蓝楚还在等电梯,温唐上vip电梯的时候,她盯了盯温唐的小背影。

    徐秘书一路领着温唐去到顶层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她给她推开门。

    温唐犹豫了一下,才走进去,她甫一进去,就被人拉了手腕,陆允晏将她抵到了墙上,铺天盖地的吻袭来,温唐猝不及防。

    “陆……陆允晏。”温唐被吓懵了,可是陆允晏亲得更加如雷似火,密密匝匝的吻落到她脸上每一个地方。

    “糖糖,你是我的。”陆允晏贪婪地亲着她,“我就知道你会来。”

    “你别这样。”温唐用力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开。

    陆允晏突然封住她的唇。

    到后面,温唐卸下了反抗,任他索取,过不久,陆允晏停了下来,因为温唐咬了他。

    很用力。

    陆允晏吞咽了口混了血液的沫液,盯着她,她以为他会生气或者变本加厉,他却低声下气地道歉:“对不起糖糖,我太想你了。”

    温唐擦了下嘴,什么也没说,低头翻怀前的包,从里面翻出一个小盒子,将盒子塞到陆允晏手上,“还给你,以后别搞这些了。”

    温唐塞完了就想走,陆允晏将她拉回来,“糖糖,你为什么要拒绝我的圣诞礼物。”

    “你干嘛送我圣诞礼物,陆允晏,你要让我说多少遍?我们已经分手了!”

    陆允晏看着她,“我知道,所以我在追求你。”

    “…………”

    温唐抬头看他。

    “这个圣诞礼物,请你收下,它只是一个圣诞礼物。”陆允晏将她的手抓过来,把盒子落回她手上。

    “……”

    温唐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中了陆允晏设下的圈套,那个徐秘书似乎知道她会来,是专程在楼下等着她。

    这都是陆允晏设计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