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35章 上瘾 你想要什么?
    “你确定要送给我吗?”温唐问。

    陆允晏道:“当然。”

    “好,”温唐拿着那盒珍珠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前,扔了进去。

    陆允晏:“……”

    “陆先生,谢谢你的圣诞节礼物,不过我可能无福消受。”

    温唐说完这句,就要离开,陆允晏拽了她一下,又将她抵到门上,脸色冷沉沉地,“糖糖,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温唐怔怔地看着他。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觉得我会轻易让你离开吗?”陆允晏看着她。

    温唐心脏提了一下,“你想做什么?”

    陆允晏揉她的耳垂,动作温柔,可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人性:“这么不乖,真想把你关起来。”

    “……”

    “现在是法制社会,你敢吗?”温唐道。

    其实她手心已经出了一层汗。

    陆允晏掌控欲太强了,她其实不怀疑他会干出这种事。

    陆允晏看着她的小脸,过了半晌,道:“敢,但舍不得。”

    他松开了她,她听见他说:“徐秘书,送温小姐出去。”

    傍晚,温唐下班后回到宿舍,韩米似乎也刚回来,给了温唐一个大大的拥抱:“糖糖,昨晚我回来你们都睡了,今天早上你又起那么早就走了,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温唐道:“怎么了?”

    韩米一下子捧住她两只手,脸颊泛了红,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想说又一下子说不出来的样子。

    “到底怎么了?”温唐笑。

    韩米终于激动地道:“周!嘉!延!跟我!表白了!!!呜呜呜呜糖糖,我,我现在是他女朋友。”

    “就,就昨晚!他约我吃饭,然后跟我表白的!”

    “真的吗?”温唐惊讶,也跟着激动起来,她知道韩米从大一就开始暗恋周嘉延,没想到有一天,她的梦想成真,她由衷地替她开心,“这也太棒太棒了,小米,恭喜你!”

    韩米抱住温唐:“呜呜谢谢糖糖,我现在都还是好开心,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事,就是你喜欢的人,他也喜欢你,还有还有,被喜欢的人表白,简直太棒了。”

    看着乐开了花,满脸浸泡在甜蜜里的韩米,温唐竟有些羡慕她,曾经她觉得没有表白没什么大不了,原来被喜欢的人表白,是这样的美好。

    陆允晏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他喜欢她。

    “糖糖,你怎么了?”韩米发现她情绪不大对。

    温唐道:“没事,我,我在替你高兴啊,祝福你小米。”

    韩米推了温唐一下,“那你呢糖糖,你有没有什么好事情告诉我啊?”

    温唐道:“没有啊。”

    韩米蹿到那颗圣诞树旁边,“你好意思说没有?那这颗圣诞树是谁送给你的啊?欣欣和小慈都跟我说了,有大佬送了一盒价值两千!多万!美!元!!的珍珠给你,这个大佬,不会……就是陆允晏吧??”

    温唐看着那颗圣诞树,脸色平静,她本来想把这颗圣诞树扔了,可是这颗圣诞树本身没有什么过错,她没办法让它住进垃圾场里,对于将那盒漂亮的珍珠扔进垃圾桶里,她内心其实并不好受。

    只是当时她只能用这个做法向陆允晏表明自己的态度。

    “是他。”温唐坦白承认。

    “他是想找你复合吗?”韩米问。

    温唐嗯了声。

    韩米走回来,拉住温唐的手,“看你这个样子,你是没有答应他咯。”

    温唐道:“没有。”

    “为什么啊?糖糖,上亿的珍珠诶,陆总他这样一掷千金,说明他是很诚心的啊,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呢?”韩米道,“糖糖,其实我觉得你跟陆总挺配的,男才女貌,真的太配了。”

    温唐似乎不想多聊这个事,简单道:“我们……不适合。”

    韩米看她一提到陆允晏脸色就不怎么好,就没再多说多问了,“好吧好吧,糖糖,走,我肚子有点饿,你陪我去买点夜宵好不好?”

    温唐道:“你怎么不让周嘉延陪你去买?”

    “哎呀,我想和你到外面散散步嘛,周嘉延最近在搞一个课题,特别忙。”

    一亿一盒的珍珠,温唐不心动吗,她其实很心动,那盒珍珠那么漂亮,没有女孩子不会喜欢,可是温唐太了解陆允晏了,他认为,爱情和工作一样,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

    “温唐在吗?”

    温唐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正啪啪啪敲着键盘,突然听见有人喊她,温唐头也没抬,应:“这。”

    不多时,鼻边多了一股香味,她听见有人说:“您好,您的玫瑰,请查收。”

    温唐愣了一下,抬起头,眼前站着个捧着一束白玫瑰的快递员。

    办公区投来许多目光。

    温唐没问是谁送的,快速签收,将玫瑰花拿下去。

    这束玫瑰一共有九朵,上面夹着一张小卡片。

    「GoodmorningAlice.」

    上面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没有写送花人的名字。

    是陆允晏吗?温唐心想。

    她叹了口气,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束白玫瑰。

    “小唐,我这里有杯子,你插这里面吧,你不给它水,它可能今晚就蔫掉了。”一个同事热心地递来一个大杯子,但她没八卦地问温唐这束白玫瑰是谁送的。

    温唐犹豫了下,接过对方的杯子,道:“谢谢”。

    她接了点水,将那束玫瑰花插进去。

    温唐将那张卡片拿起,重新看了一遍,眉头微蹙,她看过陆允晏写英文,这好像就是他的字迹。

    好在第二天第三天陆允晏都没再让人送来玫瑰花,不然如果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天天都收到玫瑰花,她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对玫瑰花来说,也是一种摧残。

    之前那束白玫瑰温唐没扔,但也没有抱回学校,就任它插在桌子角落里自生自灭,到了第五天,白玫瑰依旧生得洁白艳丽,没有多一丝枯黄。

    天越来越寒,温唐怕冷,羽绒服里面还裹了件小棉袄,显得整个人像个粽子,冷吧,但明城冬天又不爱下雪,只有一阵阵的风刮在脸上如刀。

    温唐走到一半,突然下起了雨,还好她羽绒服有帽子,雨不算大,绵绵小雨,戴上了帽子后,她也没加快脚步,慢吞吞地朝地铁站走,但雨突然变大了,她只能小跑起来。

    忽地,竟直直地撞进一个人怀里,他身上有一大股尼古丁的味道,他举着一把大黑伞,此时大黑伞将他们两个人完全笼罩住。

    “糖糖。”陆允晏喊她。

    温唐怔了会神,从他怀里退出来。

    陆允晏身穿灰色风衣,脖子上有条黑色围巾,他半掩在围巾里的下颔好像长了胡茬。

    “我送你过去吧。”陆允晏道。

    温唐没拒绝,低低地嗯了声。

    因为这雨实在变得有些大,她也处于一种他为什么突然会出现的疑惑中。

    雨啪嗒啪嗒地打在伞面上,温唐心跳的节奏也跟着无法控制。

    “算了,我自己过去。”温唐忽反应过来,她不应该接受他的遮挡,撒腿就想一个人往地铁站跑,陆允晏却将她扣回去,手臂的力道如山,上一秒她还想逃,这一秒她落进他怀里,无法挣脱。

    “你放开我。”温唐脸颊发红。

    “对不起。”陆允晏突然说。

    “对不起糖糖,我向你道歉,我错了,我不应该瞒着你我喜欢过我表姐的事,是我不好。”

    他一连说了两句对不起,低声下气。

    温唐愣了一下,抬头看他。

    “原谅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陆允晏握住温唐的手,落到唇边吻了吻,“糖糖,原谅我。”

    温唐心跳很快,呼吸停了停,但她不得不冷静了下。

    “这个事情,我早就不介意了。”温唐道。

    陆允晏看着她。

    “就像你说的,那是过去的事情了,过去的你,喜欢谁,那是过去的你的自由。”温唐试着从陆允晏怀里退出来,挽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可是,我还是没办法接受你。”

    陆允晏蹙眉:“为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我们不合适。”温唐好声好气跟他说。

    跟陆允晏的回忆真的很美好,她从来没怨恨过他,也没后悔过跟他闪恋,说来她要感谢这段经历,让她成长了许多,现在的她,已经不会再那么容易陷进去,她能镇静下来,然后把自己□□。

    “不合适?”陆允晏差点被气笑,“我们哪里不合适?”

    温唐没有回避他的目光,看着他道:“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

    陆允晏搂住她,“你想要什么?”

    “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不管什么,我都能满足你。”男人气息发了沉。

    “这样东西很简单。”

    “什么,你说啊。”

    温唐推开他,“跟你说不清楚,你也没必要知道了,我现在不稀罕你给我那样东西了,陆允晏,你忘了我吧,我们真的不是一路人。”

    陆允晏拉住她的手腕,“糖糖,求你了,告诉我,你要怎样才能回到我身边?”

    温唐挣脱开他的手,“或许你离我远一点,就有可能了!”

    陆允晏眉宇浮冰。

    温唐捂好帽子,准备跑出去,陆允晏一把将她扯回去,手里的伞柄塞到了她手上,而后阔步离开。

    他高大的身影没进大雨中,很快消失不见。

    温唐:“……”

    “宝贝,你们什么时候放寒假啊?回家的票买了没有啊?”

    “妈,票我买好了的,我二月二号回去。”

    “怎么这么晚啊?周阿姨家小杰过几天就回来了呢,你们学校怎么这么晚才放?”

    “我们学校也是中旬放假,但是我要实习,可以留校,二月初才能回去。”

    “哎哟,实习什么哦,你才大三,怎么整得这么累,你,你给公司请假吧,回来早一点!”

    “不累,回家早了又没有事情做。”

    “你老实跟妈妈说,是不是为了你那个男朋友才这么晚回家?那个男生对你好吗?”

    “……”

    “不是因为他,妈,我不跟你说了啊,我要去洗澡了。”

    因为李晓萍提到那个人,温唐慌乱地结束了通话。

    她并没有跟家人说她跟男朋友分手了的事情。

    回家再说吧。

    温唐把手机放到桌上,抱着盆去厕所洗澡。

    冬天黑得早,晚上七点十分,温唐加完班从所里出来,外面路灯通亮,行人不怎么多,仿佛现在已至深夜,寒风猎猎,树影婆娑。

    温唐肚子有点饿,搓着手去对面那条街买了一个煎饼果子。

    她边慢慢往地铁站,走边吃煎饼果子。

    煎饼果子里加了土豆丝和里脊肉,一口咬下去,唇齿满足,不过突然有根土豆丝掉了下去,温唐忙把嘴里的嚼碎了咽完,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蹲下去包住那根土豆丝,然后朝垃圾桶小跑过去。

    纸巾属于干垃圾,土豆是湿垃圾,丢垃圾的时候她先把土豆丝扔了,再扔的纸巾。

    之后温唐大口吃煎饼果子,变成了小口小口地吃。

    陆允晏坐在车内,镜片下的桃花眼注视着女孩,将她吃得腮帮鼓鼓的样子尽收眼底,一直到她进入地铁站,视线也无法收回。

    等人彻底看不见了,陆允晏浅阖了下眸,从车上下来。

    吹着冷风,他倚在车边,点燃一根烟。

    烟雾缭绕,遮住了面庞。

    陆允晏脑海里有很多回忆。

    “好看吗?”她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在他身前转了个圈,问他,脸颊红扑扑的。

    她双手抱住他脖子,有点害羞,“你回来啦。”

    陆允晏吐出口烟,眸底深如潭。

    他的小姑娘,原来从她扑腾翅膀往外飞的那一刻,就决定要永远离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