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36章 上瘾 审问
    转眼到了二月初,明城下了一场大雪。

    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宿舍只剩下温唐一个人,她简单收拾好,拉着行李箱出门。

    要暂时告别明城这座城市回浦锦了,温唐坐在公交车上,手指尖在车窗上画了一只四不像的小动物。

    “妈,我上飞机了,你放心吧。”登上飞机后,温唐第一时间给嘱咐她上了飞机后要记得回一个电话的母上大人李晓萍打了个电话。

    “好好好,宝贝,一会见哈。”

    “嗯,一会见妈妈。”

    温唐刚挂掉电话,一个漂亮的空姐走过来,她手里拿着一张票,“请问您是温唐吗?”

    温唐点了下头,“嗯。”

    空姐将手里的票递给温唐,笑道:“恭喜您,您被抽中为我航本次航班幸运旅客,获得升舱资格,您现在的舱位已经自动升级为头等舱,我带您过去吧。”

    “……?”

    “还有……这种活动吗?”温唐觉得很神奇。

    “有的呢,这是今年我航特别推出的春节活动。”空姐笑容明媚。

    “这也太幸运了吧!”经济舱有乘客早就关注这边,终于忍不住发出感叹,“这个活动只是今天吗?还是春节期间都有?”

    空姐笑:“春运期间都有呢,从农历二十六到大年初八都有这个活动。”

    “哇,”那个乘客哇完,立马露出一个微笑脸:“可我初九返工。”

    “噗。”有人发出笑声。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您可以买早一天的票呢,或许能被抽中。”空姐道。

    “不了,我宁愿在家多待一天,也不愿意坐头等舱。”那名乘客道。

    空姐笑道:“好吧。”

    “温小姐,跟我来吧。”见温唐还不起来,空姐贴心地催促她道。

    温唐有些迟疑:“……好。”

    等坐到了头等舱里,温唐总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这让她想起那次律所团建,在酒吧发生的事。

    那次是幸运桌,这次是幸运旅客……怎么感觉是一个套路?

    可是距离上次和那个人见面,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

    他可能有了新欢。

    所以这次,或许真的是她自己比较幸运而已吧。

    温唐目光投到窗外,安静地看着。

    民航的头等舱和经济舱区别不算特别大,无非是能躺着睡觉,座椅扶手可以抠出小平板,吃的丰盛些,服务周到些,座位宽些,温唐没有因为这份幸运,多出多少激动和喜悦,面色还算平静。

    飞机起飞时,噪音有点大,温唐插上耳机听歌。

    空姐送来餐食时,她才摘下耳机。

    她喝了口热牛奶,旁边的人开口说话:“你刚才在听柯沉的歌?”

    温唐侧过头。

    她之前被空姐领过来的时候,旁边座位还没有人,之后旁边的人什么时候来的她也没注意,只知道是个男人,此时才看了一下对方。

    西装革履,手带金表,脸上架着一副金属细边眼镜。

    他的穿着风格跟陆允晏很像,可类似的穿着,却是截然不同的气质,陆允晏俊美又脱尘,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透着矜贵,但眼前的男人不是。

    她没细致打量他,只是因为他,脑海里就构出了陆允晏的身影。

    温唐以为她忘了这个人,可是好像这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

    有了对比,她更觉得陆允晏至少在外貌上,完美得无可挑剔。

    好在对方一副平易近人的长相,声音也礼貌温和,让温唐不至于因为他穿着风格跟陆允晏类似而产生芥蒂。

    温唐嗯了声,道:“可是我……没有放得很大声吧?”

    她插着耳机的,他怎么能听见她在听柯沉的歌?

    男人道:“不,你的音量没有问题,是我的听力天生比普通人好些。”

    温唐:“……哦。”

    男人道:“你是浦锦人?这次是回家过年?”

    温唐:“嗯。”

    男人笑:“我也是浦锦人。”

    温唐其实更想安静地吃饭,对与陌生人闲聊这件事,不是很感兴趣,她不知道怎么搭他那句话,就没搭,低头撒胡椒粉。

    “你还是……学生?”男人问她。

    温唐心想,她就这么像学生吗,其实她已经打扮得很成熟了,虽然她的确还是一个学生。

    “嗯。”温唐回。

    “我也喜欢听柯沉的歌,他的歌很有意思。”男人道,“而且柯沉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他的每一首歌几乎都是他独自完成,作词作曲,编曲,还有演唱,都是他一个人,柯沉是个天才。”

    “都是他一个人完成吗?”温唐有点惊讶,她喜欢听柯沉的歌很久了,但也只是喜欢听他的歌,对他这个人本身没有特别去了解过,而且温唐听歌属于只听旋律曲调的,对歌词唱的什么不是很在意。

    男人道:“嗯,他五岁就开始写歌了,自编的一首小儿歌,他在一次采访的时候说的,还把歌词放到了网上,你搜搜看,应该能搜出来。”

    “我下了飞机再搜吧,手机开飞行了。”温唐道。

    “我现在倒是可以给你哼一下,想听吗?”

    “真的吗?”温唐忍不住笑。

    因为对方说完那句,真的哼出一首歌来,歌词很俏皮可爱,又简单,的确就是一首儿歌无疑了,她没想过柯沉写过这样的歌,而且是他五岁那么小年纪写出来的。

    “我最喜欢他那首《江南月》……”

    温唐安静吃饭的愿望最终一点没实现,事实上,她与这个刚认识的男人聊了好长时间的柯沉,一直到飞机落地。

    “跟你聊天很愉快,这是我的名片。”自始自终男人没问温唐姓甚名谁,不过下飞机的时候,给温唐递了一张自己的名片。

    “你,你是一个导演?”温唐对名片上的名字很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

    啊,她想起来了,孔继幽,不就是拍《挥翅入深海》那部电影的导演吗。

    这个电影非喜剧,一个奇幻电影,却是去年春节档大爆的电影。

    “是的,你或许看过我拍的电影。”孔继幽笑。

    头等舱不用跟经济舱的乘客挤一个通道,温唐这个幸运旅客,同时获得了走特殊通道的服务,不过下飞机时孔继幽似乎有急事,走得很匆忙,给了温唐名片后就先一步急匆匆地走了,温唐跟着另外的几个头等舱的乘客往特殊通道出去。

    出了通道,温唐准备跟着头顶的指示牌去行李提取处拿行李,但她看见一个空姐拉着她的白色行李箱朝她走过来。

    “温小姐,您的行李箱已送达,请领取。”空姐拉着行李箱走到她面前。

    头等舱不愧是头等舱啊,都不用自己去取行李。

    “谢谢你!”温唐感激地从空姐手里接过行李箱。

    走到出口大厅,温唐一眼就捕捉到了站在围栏后面的一家三口。

    她爸,她妈,她弟弟,都来了。

    “宝贝!!”李女士激动地给她招手。

    温唐拉着行李小跑过去,跟李晓萍拥抱了下。

    拥抱完李晓萍,她扭到一边也拥抱了下温爸。

    “姐,还有我呢。”温宋在旁边喊他。

    温唐朝温宋扑过去。

    温宋拍了下她的背,有点嫌弃,“好了好了。”

    “几个月不见,又长高了你。”温唐道。

    “糖糖,来来来,我和你爸有问题问你。”李晓萍道。

    温唐走过去右手挽住李晓萍胳膊,左手挽住温爸胳膊,三个人走在前面,温宋一个人走在最后面拉行李箱。

    陆允晏坐在沙发上,目光投在屏幕上的一家四口。

    机场的摄像头还算清晰,他能看见女孩白皙的脸颊变得红润,眉眼弯弯,和家人团聚,她似乎很开心。

    陆允晏拾起面前的热茶,落到唇边,眸色深了深。

    怪不得她那样美好单纯,她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我跟他……分手了。”温唐道。

    李晓萍说她和温爸有事情问她,温唐还以为他们要问什么,原来是问她谈恋爱的事情,所以温唐犹豫了几下,选择坦白从宽了。

    空气安静了一瞬。

    李晓萍慌乱地朝温爸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女儿竟然失恋了这个事情。

    儿子还小,女儿头一次谈恋爱,还恋爱失败了,她一点经验也没有。

    安静的空气没有持续多久,温爸说话了,“怎么就分手了呢?糖糖,是不是性格不合啊?”

    温唐点了下头。

    温爸道:“那分了就分了!性格不合很正常的,这年头的年轻人都很有个性,糖糖,你一定要找一个对你好的,脾气不好的那种不能要知道吗。”

    李晓萍道:“是啊是啊,最差也要找一个像你爸这样的,得会疼老婆。”

    温爸:“……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你。”

    “我又没说错嘛我。”李晓萍瞪了温爸一眼,“这不是在安慰女儿么。”

    温爸:“糖糖,你认同你妈妈刚刚说的话吗?我不认同啊,想你爸我当年,在学校里,可也是朵高岭之花,长得白白净净,倒追你爸爸的女生很多的。”

    李晓萍道:“那也没追我的多啊,你忘了,你还跟有个追我追得很猛的男生打起来了?”

    温爸:“有过这种事?”

    李晓萍:“怎么没有!”

    李晓萍:“还有,你自己回忆一下,你偷偷撕过多少封别人送给我的请书?”

    温爸:“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温唐:“……”

    她很佩服,从她分手了的这个事,两口子能滔滔不绝地扯到他们“光辉”的过去。

    不过也幸好这样。

    她实在不想多谈她跟陆允晏的事。

    温唐以为她轻松逃过了审问,但其实并没有,当天晚上九点过,她抱着被子刚要眯着,听见啪嗒的一声,房间的灯被人打开。

    李晓萍把房门关上,来到了她床边,她推了下她,“糖糖,怎么睡这么早啊?”

    “……妈,我早上起早赶飞机,昨晚也没怎么睡好。”温唐迷迷糊糊地道,她是真的很困。

    李晓萍道:“糖糖,你快起来,起来跟妈妈说会儿话再睡吧。”

    “……妈,能不能明天再说。”温唐觉得李晓萍好奇怪,大晚上的……虽然现在也还不是大晚上,才九点过吧好像,但她这是想跟她谈什么?

    她又被李晓萍推了下,“糖糖,听妈妈的话,快起来。”

    “……”温唐只能抱着被子把自己坐起来,揉揉发困的眼睛,“妈,干嘛啊?”

    李晓萍咳了一声,好像在清喉咙,又好像在做准备,温唐却半天没等来她说话,睁开眼瞅她。

    李晓萍将她的手抓过去,放到掌心,道:“妈妈问你,你跟你男……前男朋友,有没有那个什么了?”

    似乎怕她不懂,李晓萍揪起她的两根食指头,对碰了下。

    亲吻吗……

    温唐脸一红,点了下头。

    肯定亲过吻的啊,哪有情侣谈恋爱不亲吻的……

    李晓萍却道:“不是这个。”

    “嗯?”

    李晓萍道:“是那种。”

    她有点问不出口的样子。

    温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脸也更红了起来。

    李晓萍盯着她,已经猜到了什么,却又不想相信,蹙起眉,“到底有没有糖糖。”

    温唐揪了下被子,最终老老实实点了下头。

    李晓萍脸上立马出现一副“我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如花似玉的小白菜居然被猪拱了!!!”的表情,但这样的情绪没有在脸上存在多久,她握紧温唐的手,“没关系糖糖,做过了就做过了,不用去后悔,现在又不是旧时代了,要是以后谈的男朋友因为介意这个跟你分手,你立马分,千万不要犹豫!妈妈来问你,只是想知道你们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有没有做安全措施?你,你没吃避孕药吧?是不是他戴的安全套?”

    温唐已经没有睡意了,这时候听妈妈说话,也感到很温暖踏实,她爬过去抱住李晓萍,点了下头,“嗯……他戴的避孕套。”

    “次数多不多?”李晓萍问。

    “……”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有点难以启齿了,她实在回答不出“有点多”,闷闷地又很难为情地道:“还,还好。”

    李晓萍拍拍她的背,“你们谈恋爱的时间也不久吧?是不是国庆那会才在一起的?”

    温唐道:“嗯……”

    “多久分手的?”

    “一个多月前吧……”

    李晓萍摸她的后脑勺,“宝贝,这次就算了啊,唉,怪妈妈以前没有跟你谈过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你谈恋爱的时候呢,妈妈又不想多干涉你,你也是大孩子了,妈妈知道你肯定知道分寸,以后啊,你得多谈谈,至少半年吧,谈了半年再给他,日久见人心,不多处处,不知道对方到底适不适合自己的。”

    “不过这其实也没什么,最主要的是得注意卫生。”

    温唐闷闷地应:“嗯……”

    李晓萍问:“你们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

    “……妈,你能不能别问这个了。”温唐道。

    李晓萍声音很温柔:“妈妈也不想问的呀,就是担心你遇到渣男,他不是渣男吧?你们只是性格不合适才分手的吧?”

    自己养的宝贝女儿,这么乖巧,这么聪明,读的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李晓萍自信地觉得渣男不会入她的眼。

    “他不是,他人挺好的。”温唐道,“只是我们不合适。”

    “好吧好吧,妈妈不问了,你继续睡吧,明天早上妈妈带你去医院妇科检查一下。”李晓萍道。

    “…………”温唐愣了一下,“妈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呀,这很正常的呀,有性.生活了肯定要定期去医院检查的呀,妈妈陪你去,你不用害怕,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就是去检查一下,心里安心些。”李晓萍道。

    “……我不想去。”温唐道:“有没有问题,我自己最清楚啊,他,他很健康的,我自己也很健康。”

    “哎呀,就当去医院玩一趟行不行,乖,听话。”李晓萍坚持。

    温唐从来就很乖,李晓萍也是为了她好,只能妥协:“好吧……”

    第二天温唐睡醒来,温爸已经做好了早饭,即便放假,他和李晓萍都没有起晚的习惯,每天坚持吃早餐,只有温宋还在睡。

    8012年了,温爸还保持着每天早上看早报的习惯,“没想到金毓地产的总裁,这么年轻啊,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有本事啊。”

    “金毓”这两个字,让温唐差点被刚喝进嘴里的豆浆呛到了。

    “怎么糖糖?爸爸榨的豆浆不好喝?”温爸问。

    温唐摇摇头。

    李晓萍吸溜着面条,说道:“喝慢点嘛糖糖。”

    “姐,你怎么起这么早。”温宋头上翘着两根呆毛从房间里走出来。

    李晓萍道:“你也不看现在几点了。”

    温宋:“才八点啊。”

    他本来只是想上个厕所的,但看今天温爸煮的面有点香,拉开了李晓萍旁边的椅子坐下,“爸,你没煮我的啊?”

    温爸:“一放假就天天睡到大中午,还想吃面?!”

    温宋吊儿郎当地道:“我这不是平时在学校朝七晚十一太幸苦了,放假了抓紧时间补补么。”

    温爸:“一天天歪理一堆,朝七晚十一就喊累了,多少刻苦的孩子天没黑就起来学习,你,你再看看这个人,人家大学读的哈佛,大学还没毕业就开始创业了,现在才二十八岁,就成明城的地产大鳄了!”

    “谁?我看看。”温宋抬抬手。

    温爸把报纸递给他,“叫什么陆允晏,你听说过的吧?”

    温唐:“……”

    她感觉面前热腾腾的面条有点要吃不下去了。

    李晓萍捅了温爸一下,“你成天就喜欢拿这些名人让宋宋学,这能成名人的能有多少人?一万个人里,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是普通人!当普通人不好吗?!”

    “我这还不是望子成龙吗,”温爸叹了口气,“唉,可惜啊,我那点工资,没法送宋宋出国留学,不然也想让他去读哈佛。”

    温宋在学校里的成绩跟温唐当年一个样,都很拔尖,每回考试没下过年级前三,获得过很多次奥数奖。

    温唐道:“出国留学挺好的啊,我可以努力挣钱,到时候你们俩再出点,送宋宋出国留学。”

    她话刚落,手里的筷子就被温宋打了下,“谁稀罕你挣钱让我出国啊?!你那点工资,买只口红,再买点香水就没了,还想供我出国?我说你们几个能不能现实点。”

    李晓萍:“是啊,你们别听你爸瞎说,出什么国啊,当年你姐读高中的时候,你爸也是想送你姐出国,还想问亲戚借钱攒出国费来着,我拦着不让,他才收了这心思,我才不舍得你们跑那么远地方读书!当年你姐不填浦大,偏要跑去明大读书,我都念叨了她好一阵。”

    温宋敲了颗水煮蛋,懒懒道:“反正出国留学这事,你们想都别想,我不可能做这事,我目标早定了,燕大,现在国内发展很好啊,教育资源也很好啊,出国干嘛。”

    温爸:“你这孩子,懂个什么你,井底之蛙!出国又不光是能看世面,还能深刻地体会到不同文化的碰撞,你们真是一点都不懂你们。”

    李晓萍:“你懂你最懂,当初你怎么不娶个外国妞,这不是更能直观地体会到不同文化的碰撞?”

    “噗。”温唐差点喷出根面条。

    “你,你说什么的你。”温爸脸有点红,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李晓萍气的。

    “叮咚。”这时候,门铃响了。

    “大早上的,谁啊?”李晓萍疑惑。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是谁?”温爸说。

    李晓萍:“我问你了吗我。”

    两口子斗嘴的时候,门铃又叮咚了一下。

    温唐准备去开门,温宋已经起身去了。

    温宋没看猫眼,直接开的门,入眼的是一大捧白玫瑰,比他家的门还大,抱着白玫瑰的人转了个身,才能看见他的脸,那人问:“请问这里是温唐家吗?”

    “是啊。”温宋道。

    “这是她的白玫瑰,请查收哦。”

    “谁送的?”温宋问。

    那人道:“我也不知道哦,我是馨心香荫公司的,只负责送哦。”

    “给我吧。”温宋嘴角微抽地从对方手里接过花。

    好在这花拿起来没有看起来那么沉,就是实在是大得有点夸张。

    “谢谢了,帮我关下门。”温宋对外面的人道。

    “好勒,再见了哈。”

    “哎哟,这,这什么啊。”李晓萍看见温宋抱了这么个庞然大物进来,惊讶。

    温宋:“花啊,妈你眼神不好?”

    李晓萍:“不是,这花谁送的啊?给你姐的?”

    刚才他们都听见外面的人提到了温唐的名字。

    温宋:“这个你得问我姐了。”

    温唐:“……”

    那捧白玫瑰起码有上百朵,它的出现,让她家本来面积就不怎么大的小三室一厅,雪上加霜。

    温宋好半天才找了个适合的地儿将白玫瑰放下。

    他刚想把白玫瑰上的卡片摘下来,温唐跑过去抢先一步摘了。

    “嚯,还不让我看?”温宋扬眉,“姐,你有秘密啊。”

    “不过可惜,那张卡片,我开门的时候就瞟过了,上面什么也没有,就一句话。”

    「HaveaniceholidayAlice.」

    可是就单凭这张卡片,这句简单的祝福语,温唐已经猜到是谁。

    这个人很有意思,上次难道是考虑到公司没那么大地给她放花,所以只送了九朵,这次她回家了,他就送这么大一捧吗。

    而且她以为他已经从她生活里消失了。

    李晓萍凑过去瞅卡片,“糖糖,谁啊?”

    温唐把卡片塞给她,“我也不知道,卡片上没写名字。”

    塞完卡片后,温唐回到餐桌边坐下,继续吃面条。

    “这连咱们家地址都知道,这个人应该跟你很熟悉的吧,糖糖,你想想看,会可能是谁?”温爸道。

    “这花倒是很漂亮的啊,应该没毒吧?”李晓萍走过去看花。

    温宋:“妈,你是不是宫斗剧看多了?还是我爸没送过你花,你没有一点浪漫细胞?”

    温爸:“我哪里没送过?当年我就是一朵玫瑰花把你妈搞定的,不过我那只玫瑰是红玫瑰,不是白玫瑰。”

    “这花放这里有点挡路。”李晓萍道。

    “不然收拾一下阳台,放阳台去?”温宋提议。

    “别,外面这么冷,你想冷死它们啊。”李晓萍不同意。

    “……”温宋:“怎么会冷死?白玫瑰这么脆弱?”

    温爸:“要不然拆了,一处放点儿?”

    李晓萍一拍巴掌:“哎,这个法子好!”

    温唐:“……”

    之后她就看见俩口子和他们的儿子把那捧白玫瑰拆分了,找来几个小花瓶,沙发这头插点,那头也插一点,电视机面前和茶几上也插点,剩下的分去了他们三个卧室,厕所也放了点,还有剩下的几朵拿去了厨房,温爸说,可以吸一下油烟。

    温唐一直默默地喝着温爸榨的无糖豆浆,没有参与他们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