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37章 上瘾 疼
    摆弄完那些花,李晓萍女士并没有忘记今天早上要做什么,她催促着温唐一起出门。

    “姐,妈,你们要去哪?”温宋问。

    “去,去买点东西!”李晓萍道。

    “我跟你们一块。”温宋往厕所里走,“等会儿啊,我刷个牙。”

    李晓萍和温唐都没有回答他,温宋以为两个人在客厅里等着他,可是等他刷完牙出来,客厅只剩下温爸了。

    “我姐和我妈走了?”温宋问。

    温爸正在拖地,头也没抬,“是啊。”

    “……”

    “不是让她们等会我吗。”

    “哦,嗐,她们可能没有听见。”温爸道,“再说了,你跟着去做什么,不是要补觉吗,回房间补觉去啊。”

    温唐长这么大,第一次来医院的妇产科,她坐在走廊的等候椅上,显得有些茫然无措,旁边是个肚子圆圆的女人,不远处是对情侣。

    “验孕棒应该不会有错吧,好希望它是错的,你说要是真怀上了怎么办啊?”女孩看起来很焦躁。

    “如果怀孕了,我们就结婚。”男孩对女孩说。

    “可是我不想这么早生孩子啊,我们两个工作都这么忙,孩子生下来谁带?我刚找着的工作啊,难道过几个月我就得把工作辞了吗。”女孩很焦灼。

    “辞了就辞了,我养你,难不成你还想把孩子打了吗?”

    “你那点工资怎么养我和孩子?”

    “好了,我们先不说这些,先检查,如果真怀上了,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

    温唐被李晓萍捅了一下,李晓萍压低声音道:“听见没糖糖,一定要做好避孕措施,不然小生命来了,就像他们一样,手忙脚乱措手不及,这不打孩子呢,孩子生下来也是跟父母一起遭罪,没准备好就要孩子,自己累,孩子也累,这要是做流产手术呢,对我们女人来说,又伤害太大了,你二姑那个特别好的朋友的女儿,就是那个婷婷姐你还记得吗,她就是流产的时候没流干净,子宫受到了影响,后来天天喝中药,喝了好几年的中药才把身体调回来,去年才有的孩子。”

    温唐觉得李晓萍说的有道理,低低地嗯了声,置身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心头也竟产生了一丝害怕。

    她怕检查完,会被命运捉弄,比如说她怀了陆允晏的孩子——虽然她到目前没有一丁点电视上演的那张恶心想吐的症状,上个月例假也照常来的。

    “老婆,我回来啦。”一个瘦高男人提着一袋手抓饼朝温唐小跑过来,确切地说是朝温唐旁边的孕肚女人小跑过来。

    “你去买手抓饼的时候,宝宝踢了我一下。”女人道。

    “真的?!”男人蹲了下去,脑袋贴到女人的肚子上。

    这一幕似乎有吸引力,温唐忍不住看了看。

    忽地手被拍了下,“糖糖,到你了。”

    “今天早上九点过十五分,温小姐和温小姐的母亲一起出的家门,然后驱车去了一趟浦锦市人民医院,去的科室是……是……”

    特助的汇报有些磕巴,顿了好一会,才把话说完:“去的……妇产科。”

    陆允晏掀眸睨他,“你确定?”

    “陆总,小程是这么说的,您看。”特助掏出手机,给陆允晏过目了两张照片。

    照片上,是温唐和李晓萍手搂着手一起走进市医院大门的背影。

    还有一张,温唐和李晓萍坐在走廊椅子上,旁边有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陆允晏将第二张照片放大,女孩俏丽的侧脸似乎带了一些紧张。

    “出去。”陆允晏道。

    “是。”

    特助出去后,陆允晏静坐了半晌,反应过来什么,立马将手里的烟摁灭,走到桌前,拿起座机给好友顾沾打了个电话。

    他握电话的手不自觉用力。

    电话终于被接起,陆允晏道:“沾,浦锦市医有认识的人吗?”

    顾沾是浦锦人,那边是他的地盘,关系网比他大。

    “当然有啊,怎么了?”

    “我想让你帮我查个病人的资料。”陆允晏说。

    “行,告诉我名字。”

    “温唐。”

    “……”

    “小糖糖?不是你女朋友吗?”

    “以后再跟你解释,快帮我查。”

    “行,等我消息。”

    撂下电话,陆允晏情绪很复杂,眼底清明又晦暗。

    她还小,他并不希望她这么小的年纪就有了孩子。

    可为什么,他又在隐隐期待着什么。

    顾沾速度很快,陆允晏的等待没有持续多久,只是过去半个钟头,对方的电话就回了过来。

    “你说。”陆允晏接起电话。

    “兄弟,放心吧,她没什么事儿,妇产科那边说,她和她母亲就是去体检的,就女孩那种常规妇科检查你懂吗,她指标一切正常。”

    陆允晏紧绷的眉宇瞬间松弛下来,但他的声线很低,微沉:“嗯,知道了。”

    可能头一回去妇产科检查,印象过于深刻,温唐当晚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怀孕了,孩子他爸不知道是谁,她天天吃水饺,终于把孩子生出来,孩子脸上竟然长了一副金丝边眼镜。

    定睛一看,跟陆允晏长得一模一样。

    小孩粉粉红红的两片小嘴吧唧了一下,奶声奶气地喊她:“糖糖”。

    温唐被这个梦吓醒。

    盯了盯天花板,温唐抹了下汗:“呼,还好只是个梦。”

    她翻了个身,困顿地又睡过去。

    第二天是农历二十八,温家四口早上一起去公园爬了下山,之后回家。

    “宋宋,家里醋没了,你去买两包回来。”温爸已经剁好了排骨,李晓萍本来想料个排骨,等会做糖醋排骨的,但发现没醋了。

    温宋正在外面和温爸贴对联,温唐放下手里的窗花,道:“我去吧。”

    李晓萍道:“行,呐,钱拿去。”

    她递过来一张十块钱,温唐没接,直接往外走了,“妈,我有钱。”

    走进超市的时候,温唐想到家里的抽纸和厕纸好像也快用完了,就想趁这次一块买了,去拿了个小推车。

    拿醋的时候,她顺便拿了几包酱油和盐,反正这些东西每天都用,用得快,提前存点没什么。

    不远处是泡面区,方便面这种东西虽然不健康,可她记得温爸和温宋爱吃,温唐下意识走过去看了看,想买个几包回去。

    选康师傅还是汤达人,温唐陷入了纠结。

    都买点吧。

    她伸手正要拿,感觉头顶笼罩来一团阴影,她的手腕被人握住了,对方掌心的温度很冰凉。

    “吃这个多不健康。”男人说。

    她转头看了下他,他的脸色不大好看,漆黑的双目盯着她。

    那一刻,温唐心口跳了下,包括浑身的血液都往上升。

    她想象过也许还会和陆允晏再见面。

    但绝不是像现在这样。

    为什么见到他,她心里还会起这样的波澜,她明明已经不把他当回事了。

    “不劳陆总关心。”温唐挣脱开他的手,淡淡道。

    陆允晏眸底沉落。

    “糖糖,这个真的不健康。”他说。

    温唐一连拿了好几包,丢小推车里,“我不想把话说第二遍。”

    “好吧。”陆允晏没再劝她。

    温唐想推车离开,发现路都被陆允晏挡住了,她没抬头看他,道:“可以让一下吗。”

    陆允晏很听话,他侧开了身子。

    温唐从他身前走过时,眼睫毛在轻轻地颤动,两人渐渐拉开了距离,过了会,她突然停了下来,回身,走到他面前。

    “糖糖。”陆允晏看着她。

    温唐开门见山:“陆允晏,以后不要再送我玫瑰了。”

    说完这句,她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算了,她心想。

    温唐便转身走了。

    她推着小推车去到纸巾区,逛了会,已经买好厕纸,可是还没找到李晓萍喜欢用的那款抽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注意力不集中,一直找不到,明明家里的抽纸通常都是在这个超市买的。

    转了好久,终于找到,原来这款抽纸放到了货架最上面一层,她踮起脚要去拿,可却够不着,正费力的时候,一双白皙的手掌将那提抽纸拿了下来,鼻边有股淡淡的冷杉味。

    温唐心跳有点快,有可能被累的,也可能是因为其它,她转过头,那提纸巾在陆允晏手里,他又出现在了她后面。

    温唐张口,正说什么,她看见陆允晏将那提抽纸放进了自己的推车里,道:“我也喜欢用这个牌子的抽纸。”

    然后他推着推车,离、开、了。

    温唐:“…………”

    果然,偶像剧都是骗人的,她刚才还以为……

    温唐抬头望望放在货架最上面,还剩下两提的那种牌子的抽纸,突然不想买那种了,动作快速地随便拿了一款放在下面货架的,推着小推车去结账。

    她刚排到结账队伍的最后面,就感觉身后来了人,回头看了下,是陆允晏,但对方似乎只是碰巧也要结账了,正低头看手机,她看他时,他头也没抬一下,显得漫不经心。

    温唐自然不会主动找他说话,把头扭回去,当作没看见他。

    “我不要喝牛奶,不要喝牛奶!”这个超市收银区对面是个小型就餐区,春节有打折活动,关东煮和面包都打折,还挺热闹,桌子都是坐满的,多是大人带着小孩来,有个熊孩子嗓门很大地抗议他妈妈给他买了两盒蒙牛的纯牛奶。

    “怎么可以不喝,给你说喝牛奶长身体的,你必须喝,不喝妈妈不给你买关东煮。”熊孩子妈妈语气不怎么凶,明显真不住熊孩子。

    “不喝不喝,就不喝!”熊孩子突然拿起牛奶往外砸,这个时候队伍正往前挪,牛奶砸来的方向对准温唐,眨眼的速度,她被人抱住,紧接着“咚”地一声,很响。

    再之后,牛奶摔到了地上,滋滋流了一滩。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啊。”熊孩子的妈妈赶过来,脸上很是抱歉。

    陆允晏松开怀里的人,道:“没事。”

    “快,快给叔叔道歉!”女人把熊孩子拽过来。

    熊孩子没道歉,像是被吓到了,哇地一声哭出来。

    “你哭什么你!走走走!”女人拽着熊孩子离开,也不管地上弄脏了一地的牛奶。

    温唐看看地上的牛奶,再想到刚才那“咚”的一声,她下意识走到陆允晏身后摸了下他的背,“很疼吧?”

    陆允晏看着她,“嗯。”

    温唐心生感激,如果没有陆允晏,现在疼的那个人就是她了,而且那牛奶很可能是砸在她脑袋上。

    “走,去买点药擦吧。”温唐道。

    陆允晏拉住她,“不急。”

    “嗯?”

    “先把账结了。”他刚才还承认疼,可是却没从他表情上看到半点“疼”的情绪,反倒气定神闲。

    “……”

    “这些东西等会再买也可以。”温唐道。

    陆允晏却凑到她耳边,“我就是不想这么快擦药,越严重越好,我想要你心疼。”

    “…………”

    “你变态吗你,”温唐气得脸红,她道:“那你在这等着,我去买药。”

    温唐撒腿跑了。

    等人跑没影了,陆允晏才收回目光,视线投到温唐的推车里,他掌住,把自己推车里的东西拿出来放进去。

    温唐买好药折回超市,没找见人,超市里没有陆允晏的身影。

    他是走了吗,不是叫他等她吗。

    温唐顿时皱了眉,心里很烦躁。

    “糖糖。”突然有人喊她。

    温唐转过头,陆允晏站在这条街那头,一个奶茶店面前,手里提着两大袋东西。

    温唐立马跑过去。

    “跑这么快做什么,这么着急想见到我?”她来到他面前时,他道。

    “……”

    这个人太不要脸了。

    温唐看了看他手里提着的东西,没有过问,更担心他的背,说道:“你的车在哪?”

    陆允晏道:“那边。”

    温唐道:“去车里,我给你上药。”

    陆允晏没说话,用下颔指了下旁边奶茶店柜台上放着的一杯奶茶,“拿上这个。”

    “我现在哪有心情喝奶茶啊,快走吧。”温唐无语他。

    “我有心情喝。”陆允晏道:“那是我买给我自己的。”

    “……”

    温唐只能将那杯奶茶拿下来,“付过钱了吗?”她问。

    奶茶店老板比陆允晏先回答:“你男朋友付过了的。”

    温唐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啊?”奶茶店老板愣了一下,摸摸头,“不好意思啊哈哈,我搞错了。”

    等人走远,他嘀咕道:“怪不得那么抠,只买一杯。”

    几分钟后,车里,后座。

    温唐脸颊微红,但声音平静,“把衣服脱了。”

    陆允晏看着她,明知故问,“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啊?!”温唐道:“你,你快点!”

    “这么着急啊。”陆允晏很不正经。

    “看来你没有很严重,那你回去自己处理吧!”温唐忍无可忍,转过身就想离开。

    陆允晏拉住她,“好,我脱,糖糖你别走。”

    温唐停下动作,他这一声竟然让她有点后悔刚才的动气,他今天是因为她才受的伤。

    温唐重新转回去,“快点。”

    陆允晏这次没再磨蹭,开始脱衣服,外套,毛衣,到后面只剩下一件白衬衫。

    温唐心想,她又不是没看过他光着膀子的样子,这没什么的,她不用在意这么多,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看个男人的光膀子有什么。

    等陆允晏把衬衫也脱了,温唐眉毛拧紧,“怎么这么严重?”

    陆允晏背上有一块又青又紫,还有点肿,似乎还有点浸血,看起来很严重,他之前那样气定神闲漫不经心,而且这是冬天,衣服比较厚,她还以为并不怎么严重,没想到这么严重。

    温唐忙把袋子里的云南白药喷雾拿出来,“我要喷了,你准备一下。”

    陆允晏道:“你喷吧。”

    温唐看着都疼,可是她喷药的时候,陆允晏一点反应也没有,仿佛他的神经没有跟背部联动一样。

    “我在网上查了,24小时之内冰敷,48小时之后热敷,你回家后记得这么做。”温唐道。

    陆允晏嗯了声。

    温唐把装药的袋子提过来,“我还买了药膏贴,但是网上说最好不要立马就贴,所以我只是给你喷了点喷雾,等你回家冰敷了再贴吧,对了,晚上睡觉记得趴着睡。”

    陆允晏慢条斯理扣着衬衫扣子,目光盯在温唐的小脸上,声音很轻:“嗯。”

    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温唐挽了下头发,道:“我要走了。”

    陆允晏没说话,但他一直在看着她。

    “刚才,谢谢你。”离开前,温唐觉得应该跟陆允晏补一声感谢。

    “不用谢。”陆允晏道。

    温唐挪到门边,就要出去,听见陆允晏说:“你们浦锦也不爱下雪,都快过年了,一片雪花也没见着。”

    温唐顿了下,道:“浦锦很少下雪。”

    她回头,忍不住问:“你是来浦锦出差吗?”

    “出差?总裁过年不放假的吗?”陆允晏笑。

    “……”

    “哦。”

    “咚”地一声,陆允晏只穿好那件衬衫,毛衣也没穿,用吸管插了那杯奶茶,送到她面前,“快喝吧,都要凉了。”

    “……不是你自己要喝的吗?”

    陆允晏:“又不想喝了,你帮我解决。”

    “可是我也不想喝。”温唐道。

    陆允晏道:“好吧。”

    他准备把奶茶放回去,白白的手伸了过来,将奶茶抽走了,“算了,我不喝的话你肯定不会喝,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温唐咬住吸管,吸了口。

    吞咽的动作还没开始,后脑勺被旁边的人掌住,他勾下头来,封住了她的唇。

    温唐瞪大眼睛。

    他的气息就这样将她笼罩住,柔软的触感呈倍放大,他鼻间的呼吸很烫。

    她嘴里的奶茶,进了陆允晏嘴里。

    没完,他夺走了她奶茶不够,将她的唇角和唇缝都舔了个遍。

    “谁说我不喝?”松开她时,陆允晏道。

    他的白衬衫根本没有扣好,还剩下三颗,他离她这么近,她能看见他大片胸膛,他脸上的金丝边眼镜微微泛着蓝光,镜片下的双目深黑。

    温唐脸颊通红,正想发怒,陆允晏道:“糖糖,我疼,亲你一口,我就不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