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38章 上瘾 绚烂
    “你,你别仗着自己受伤了,就耍流氓。”温唐手指戳到陆允晏胸口上,严辞警告:“我们现在,可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的唇,对我来说,比药管用。”陆允晏说。

    “……”

    温唐发现陆允晏说起这种肉麻的话来,真是得心应手,表情看起来还一本正经。

    这时候,传来手机振动的声音,嗡嗡地响。

    振感来自于温唐的衣服兜。

    她推开陆允晏,把手机拿出来,是李晓萍打来的。

    温唐犹豫了一下,接起电话,“喂,妈妈。”

    “糖糖,你买醋怎么买这么久啊?”李晓萍问。

    这时候陆允晏正回了身去,继续穿衣服,他套毛衣套得不急不燥,动作矜贵,温唐握紧电话,视线挪到窗外,道:“哦,我买好醋了的,但是路上遇到一个朋友,就,就聊了会,马上就回来了。”

    “这样啊,没事没事,我就打个电话问问,你慢慢的哈,不着急。”

    “嗯。”

    “你母亲?”温唐挂掉电话时,陆允晏问。

    “嗯,”温唐不想跟他多说了,直接打开了车门,道:“我得走了。”

    脸颊的红晕还没散去,钻出车,冷风一吹,倒是消解了不少。

    她走之前,还是没忍住弯下腰去,对车里的人道:“这几天不要洗澡,注意伤口。”

    谁料陆允晏拢好大衣,也从车上下来,手里还提着两大袋东西,他道:“带上这些。”

    那些东西温唐都认得,之前她就发现她购物车里的东西,被陆允晏一起结账了。

    温唐刚想问多少钱,她转给他,陆允晏比她先开了口,道:“一共六十七块五毛,记得转给我。”

    “……”

    温唐唇角微抽了下,道:“哦。”

    想到这人背上还有伤,她快步走过去接过袋子,道:“我一会转给你。”

    “谢谢了。”她补充道。

    因为手上还有杯奶茶,她只能用一只手接下两个袋子,有点吃力,刚要转身离开,手上的奶茶被抽走了。

    陆允晏道:“我又想喝了,可能这杯没办法给你了。”

    温唐:“…………”

    她觉得陆允晏一定是故意的。

    “那你记得喝完!”温唐走之前,对陆允晏道。

    陆允晏回:“嗯。”

    温唐提着购物袋,头也不回地走了。

    女孩走远,陆允晏才收回目光,手里的奶茶已经冷了,但他咬住吸管,喝了几口,很快一杯奶茶就只剩下三分之一。

    “糖糖,怎么买了这么多啊?!我就叫你买两包醋,你拎了这么两大袋回来……”温唐回到家时,李晓萍惊讶。

    “都是日常用品,就提前买了,省了你们以后跑超市的次数。”温唐道。

    “你真的是,好了好了,放那吧。”李晓萍无奈又感动,她养的乖女儿可太懂事了。

    “糖糖,你怎么买了两提抽纸啊?你喜欢用这个牌子的?”李晓萍问。

    那提抽纸是温唐拿不到李晓萍喜欢的那款,随便拿的一提,温唐道:“没有,随便拿的。”

    “好吧好吧,我都放那边了啊。”李晓萍道。

    “嗯。”

    温唐在另外一提抽纸上停了一瞬的视线。

    她发现陆允晏时常甜言蜜语,可也口嫌体正直,他还说他也喜欢用那个牌子的抽纸,可最后其实是给她买的。

    温唐抿了下唇。

    她掏出手机准备用微信给陆允晏转账,可突然想起,她早就把陆允晏删除好友了。

    准备换成支付宝时,温唐发现“通讯录”那有个小红1,点开来,是个好友申请。

    【Y申请添加你为好友,备注:糖糖,我是陆允晏,你差我67.5】

    温唐:“…………”

    温唐犹豫了好一会,通过了陆允晏的好友请求,并立马给他转过去88。

    多出来的二十多块钱,应该够还他那杯奶茶钱了吧,虽然那杯奶茶她只喝了一口!

    陆允晏很快回复过来,【糖糖,你转多了。】

    温唐道:【那杯奶茶,我请你。】

    陆允晏一点都不客气,他道:【谢谢】。

    温唐:【……不用谢!】

    过了几秒,陆允晏发过来一条:【糖糖,今天见到你,我很开心】

    这条成功让温唐没狠下心来再次将陆允晏删除好友。

    过了会,温唐选择关掉手机,没理会陆允晏那句话。

    吃晚饭的时候,温唐想了想,没忍住点开微信问候了下陆允晏,毕竟他是因为她才受的伤。

    【伤好点没?】

    过了好一会,陆允晏才回复她:【一点】

    【一点是什么意思?】

    【好了一点】

    温唐:“……”

    他的回答好像没有问题,是她没理解成功。

    早知道她就问“伤好些没”。

    【冰敷了吗?】

    【嗯。】

    一个大男人,那点伤应该要不了他性命吧?温唐忍住没再管他,就这样结束了聊天。

    陆允晏也没再说话。

    直到晚上十点过,温唐正在刷司法考试的题目时,收到陆允晏的信息。

    【糖糖晚安】

    温唐心想,现在才十点过,她才不要晚安。

    她没有理会,埋头继续刷题。

    这天晚上,她梦里却出现了陆允晏。

    大年三十这一天,温家四口围在餐桌边包水饺,门铃突然“叮玲”响了一声,李晓萍擦干净手,走过去看了下猫眼,打开门。

    她一开门就说:“谢谢,不要不要。”

    因为门口是几个胸前挂着牌子,手里提着东西的人,她以为是搞推销的,开门就拒绝了对方。

    李晓萍本来不想开这个门的,假装家里没人,但想到大过年的,才勉强开一下门。

    “阿姨先别关!阿姨,您好您好,我们不是搞推销的,我们是小区物业,来给幸运业主送新年礼物的!”外面一个小姐姐说道。

    李晓萍一顿,“物业?”

    “是的呀,您看,这是我们的工作牌。”小姐姐拿起胸口的牌子给李晓萍看。

    牌子上的确有“蓉水花园小区物业”这几个字,李晓萍便道:“不好意思啊刚才。”

    “没关系的阿姨,阿姨,您是叫李晓萍吧?”小姐姐问。

    “是啊。”

    “恭喜您阿姨,你们家被我们抽中为幸运业主,这是你们的新年礼物,请阿姨收下。”小姐姐道。

    “哎呀,还送新年礼物啊,那谢谢了啊。”李晓萍觉得很惊喜,不过递过来的盒子也太沉了,难道送的大米吗。

    “阿姨,我们还要去给别的幸运业主送礼物,就先走了啊,阿姨,新年快乐,祝您和您的家人身体健康,天天开心。”物业小姐姐们都很有礼貌,并且很热情。

    “诶诶,谢谢你们了!你们也新年快乐哈!”

    “什么情况啊?”物业小姐姐们刚走,温爸走了过来。

    “呐,小区送给咱们的新年礼物,说我们是什么幸运业主。”李晓萍把手里的盒子递给温爸,“快看看,是不是大米,可沉了。”

    “幸运业主?”温宋嗤了声,“我们这个破小区也舍得搞活动了,我记得有一年过年小区也送东西,不过送的就一挂历,今年改送大米了?”

    温唐捏着水饺,往门口瞅了眼。

    “哎哟。”突然听见李晓萍叫得很夸张。

    “这、这这……”温爸情绪也不太对。

    “大米里有虫?”温宋道。

    温唐没温宋那么淡定,忍不住起了身,跑到玄关处。

    温爸:“今年小区也过分大方了吧?!”

    “这是假的吧……”李晓萍拿起一只翠绿的手镯,“不过还挺好看的,摸上去好舒服。”

    “老温,你看,比你送给我这只看起来还像真的。”李晓萍道。

    温爸:“……我送给你的那只就是真的!只不过没那么贵而已!”

    “好嘛好嘛。”李晓萍将那只绿镯子也戴到了左手上,用手指拨弄,十分喜欢。

    盒子里除了那只绿手镯,还有一套紫砂茶具,和一瓶98年的茅台。

    这几样都是各自包装好,然后统一放在这个大盒子里,盒子里一共有五个格子,最下面一层还有两个小盒子,温唐将两个小盒子都打开,其中一个里面是一只钢笔,另外一个盒子是一只……熊。

    胖嘟嘟的小熊,巴掌大。

    “这茅台还有合格证?98年的啊这是,这一瓶起码得卖好几千,小区老板今年是不是发财了,撒钱吗这是。”温爸研究着手里的茅台,感叹道,他虽然平时不大爱喝酒,但对于有收藏价值的东西都很感兴趣。

    这茅台,年份再往前推个那么两三年,可能市值就上万了。

    温唐看着盒子里这一堆东西,捏着手里的小熊,脑海里已经有了笃定的猜想。

    茅台和茶具是给温爸的,绿手镯是给李晓萍的,钢笔是给温宋的,这只小熊……是给她准备的。

    陆允晏考虑得可真周到。

    “陈兰家也是幸运业主,老温你看,她家得的东西比我们家还多。”李晓萍在刷业主大群,她学校有个老师也住这个小区,她把得的幸运业主新年礼物晒到了群里。

    之后,也有起码五六个业主出来晒了礼物,对小区物业表达感谢。

    温爸也开始刷群:“嘿,他家最厉害,得的茅台是86年的,这得值好几万啊。”

    温唐:“……”

    那应该是她想多了吧,可能真是小区老板发财了。

    她回去继续包饺子,这个时候业主大群里,温爸被人艾特【@蓝天白云,你那瓶不止几千】

    温爸:【怎么说?】

    【铝盖的啊。】

    傍晚六点半,温宋把支架调好位置,跑回来跟着温唐一起站在温爸和李晓萍身后,他们面前,是满满当当一桌子年夜饭。

    “咔嚓”,手机相机记录下了温家四口新一年的笑容。

    吃饭前,温唐在家庭群里选了两张李晓萍拍的年夜饭,再加上温宋刚才发的那张全家福,发了一条朋友圈。

    “嘭!”

    这个时间,外面已经有人在放烟花。

    浦锦除了几个明文规定禁止燃放烟花炮竹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没有禁止,除夕夜特许可以燃放,所以每年除夕夜,外面都跟热闹,天一黑,此处烟花刚落,那处烟花冲天。

    “老李家那个孩子很厉害的,前年考进的中院,我们糖糖毕业了也可以试试的。”李晓萍道。

    温爸道:“现在让她考中院,太早了嘛,糖糖还得先考研究生。”

    李晓萍道:“我知道啊,学历高点,到时候进了中院才能做法官,想当法官没有研究生学历不行的。”

    温唐道:“爸,妈,我不想考公务员。”

    温爸:“公务员有什么不好,女孩子做律师很幸苦的,公务员多好。”

    李晓萍:“就是就是。”

    温爸:“不过爸爸也是建议,你要是不想考,就不考,只要你能吃得下做律师的苦,律师好好干,七八年后很吃香的,这些都不急,你才大三,咱们慢慢考虑。”

    “姐,你看外面。”温宋突然道。

    他喊的是温唐,但李晓萍和温爸的目光也一起投到客厅的窗户外面。

    外面烟花似锦,璀璨夺目。

    但这并没有什么稀奇,漂亮的烟花每年三十夜都有,可是此时此刻,外面绽放的烟花汇成了一句话——

    【糖糖,新年快乐】

    这句话,硕大又绚目,挂在天际。

    温唐心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温宋开玩笑道:“姐,你厉害啊,都到天上去了。”

    李晓萍:“哦哟,这是哪个富豪搞的,也太浪漫了,富豪女朋友还跟咱们糖糖同名。”

    温爸:“或许是给女儿的新年祝福,而且不同名,咱们糖糖又不是那个唐。”

    李晓萍道:“那同小名行不行!我说什么都有的你哔哔的。”

    烟花转瞬即逝,那句“糖糖,新年快乐”没有映照天际多久就消失了。

    “哎呀,我应该拍下来的!虽然不是给咱们糖糖的,可也很吉利啊!”李晓萍后悔不已。

    温爸态度与温妈不同,反倒有点不喜欢这个做法:“搞这事的富豪没有公共素养,这浦锦的夜空是浦锦每一个市民的,他没有经过我们的允许就占用公共空间,我们又不认识那个糖糖,平时就算了,今天可是除夕。”

    “迂腐!”温爸话落,李晓萍就道,“你没有浪漫细胞就不要说话,哪里占用?哪里占用?其他人不也还能放的吗,而且平时能放烟花吗!”

    温宋:“爸,妈,实话跟你们说了吧,其实……”

    “其实什么?”温唐问他。

    温宋原本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温唐反应这么大,但并不影响他发挥,说道:“其实这烟花是我弄的。”

    “哦,我们可太惊喜了。”李晓萍配合他的演出。

    温宋一本正经,“真的,等会儿还有一轮,我们班有个同学家里是开烟花厂的,我让他帮我弄的。”

    “给我姐一个惊喜嘛。”

    “行了,别胡诌了你,吃饭吃饭。”李晓萍道。

    “糖糖,你要减肥啊你,吃这么少。”见温唐夹了筷藕就吃了半天,李晓萍夹了只鸡爪到她碗里。

    “卧槽。”温宋突然道。

    他坐的位置正好正对着窗户,外面发生什么,他都是第一个看见。

    “又怎么了?”一家人齐齐往窗外看。

    窗外,夜空中,缤纷绚烂,五颜六色的烟花,再次汇成一句话:【糖糖,新年快乐】

    温爸无语:“这是要放几遍。”

    这次李晓萍眼疾手快,赶忙掏出手机凑到窗户边拍了几张,然后了条朋友圈:【假装这是我给我女儿安排的,我女儿小名就叫糖糖,哈哈哈哈哈,捂嘴笑.jpg】

    温唐拿起手机想找那个人,可是在收到过他随意挂在圣诞树上价值上亿的珍珠之后,对于这样的假大空天花乱坠的“浪漫”,她已经产生了免疫力了。

    烟花已散,她就算给他打电话,也不可能让他把烟花收回去了,温唐便忍住了。

    她没发现,她的两只耳朵都红了,脸颊也在发烫。

    “现在的有钱人哦,太会了。”李晓萍走回到桌边坐下,忍不住感叹。

    离蓉水花园最近的一家酒店顶层。

    陆允晏坐在窗前,看着夜空。

    那句祝福绚烂绽放,又稍纵即逝。

    他转了转手里装着红酒的高脚杯,落到唇边淡抿了口。

    镜片下,漆黑的双眼很清冷。

    旁边桌上的电话终于响了,陆允晏拿过来看,却不是小姑娘打来的,他静默半晌,在铃声快要停下时,接听。

    “允晏,在做什么呢?”沈薇安问。

    “看烟花。”陆允晏道。

    “允晏,听说你跟温唐分手了,现在一个人吧?要不要来澜山公馆吃年夜饭呀?我和许知言都在,还有你舅舅舅妈都在。”沈薇安道。

    “不了,你们吃吧,不用等我。”陆允晏道。

    “来嘛允晏,我们以前都是一起过年的,你都好多年没来澜山公馆过年了,你别忘了,你小时候可是在这里长大的。”沈薇安道。

    陆允晏道:“我在浦锦。”

    “啊?你在哪?浦锦?怎么跑到浦锦去了啊?”

    “温唐是浦锦人。”陆允晏道。

    “……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陆允晏沉默。

    沈薇安道:“你为了她……才去的浦锦?”

    陆允晏:“嗯。”

    那边安静了好一会,道:“好吧,那,我就不管你了,允晏,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沈薇安挂掉了电话。

    陆允晏垂眸,点开相册。

    相册里最新一张,是他之前保存的女孩的全家福。

    她和她的弟弟并排站在他们的父母后面,女孩好看的手搭在她父亲的肩膀上,脸颊红润,笑容可爱,眼睛弯得像两片月牙。

    陆允晏擦了下唇。

    酒店里很安静。

    只有外面的烟花声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