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41章 上瘾 愿望
    刚下飞机,温唐接到罗媛打来的电话。

    “温小姐,我在出口等您,陆总让我送你回学校。”罗媛在电话里说。

    温唐道:“陆允晏呢?”

    她有想过他的那个私人飞机会比普、通飞机快,所以她想当然地认为陆允晏落地后会等着她一起,难道他先回去了吗。

    罗媛道:“陆总还在浦锦呢,所以他让我来接您。”

    “……”

    “他不是要跟我一起回来吗?”温唐道。

    罗媛道:“这,陆总可能在浦锦还有事吧,温小姐,不好意思,我也不太清楚呢。”

    温唐道:“好吧。”

    上了罗媛的车后,温唐想了想,还是给陆允晏打去一通电话。

    那边很快接起,“喂,糖糖。”

    “你怎么,没有一起回来啊。”温唐声音听见来有点不高兴。

    她以为陆允晏去浦锦是为了她,但现在她发现,或许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她自作多情了吗。

    陆允晏道:“糖糖,我下午回去,我现在,”

    “为什么啊,陆允晏,我要你现在回来。”温唐道。

    陆允晏道:“糖糖别生气,我现在跟你爸爸妈妈在一起,还有你弟弟。”

    开着车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温唐的一大家子坐在后面,温宋捧着手机在打游戏,温爸正经危坐,李晓萍在瞅窗外。

    温唐:“……啊??”

    “你,你又去我家了吗?我爸妈叫你去的?”温唐问。

    陆允晏道:“没有,糖糖,我想请你的家人吃顿饭再回明城,这是我应该尽的礼数。”

    “…………”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一起啊!”温唐嘴角抽了下。

    哪有男朋友自己去和女方家长吃饭的啊,陆允晏简直刷新她的认知。

    “没事,你不在也没关系。”陆允晏说。

    “……”

    什么叫她不在也没关系!这个人真的是!

    温唐突然产生一种卖票再飞回去的冲动。

    “那你,说话注意点。”不知道为什么,见家长的又不是她,可是她觉得她比陆允晏还要紧张。

    “嗯。”陆允晏道:“糖糖,先不跟你说了,我挂了啊。”

    “哦……”温唐握紧电话。

    回到学校收拾完东西,温唐忍不住给温宋发信息。

    【宋宋,你们是不是在和陆允晏吃饭?】

    温宋:【是啊,姐,你到学校没?】

    温唐:【到了。】

    温宋:【哥特厉害,爸说什么他都能接得上话,他们两个现在聊得挺嗨】

    温唐:【他们现在在聊什么】

    温宋:【现在他们在聊,秦朝的厕所,与唐朝的有什么不同】

    温唐:“……”

    温唐:【肯定是老爸扯的话题吧。】

    温宋:【没错】

    温唐突然没那么紧张了,其实就是吃顿饭而已,她没有必要想这么多,陆允晏能有这个心思,不是她早就期望的吗。

    温唐从包里拿出一只小熊,嘴角止不住地往上扬。

    手机突然振了下,她以为是温宋,但没想到是……沈薇安?

    沈薇安:【在吗?】

    因为知道了沈薇安是陆允晏同父异母的亲姐姐,温唐对她的感觉完全变了,此时对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心里障碍,她回复:【在】

    沈薇安:【你什么时候回明城呀?】

    温唐道:【刚回。】

    沈薇安:【那太巧了,这几天有时间吗,我想约你吃顿饭】

    为什么突然要约她吃饭啊……

    温唐犹豫了下,道:【我今天下午就有时间。】

    沈薇安:【那下午约?】

    温唐:【可以的。】

    沈薇安:【那就这么说定了哦】

    温唐:【嗯。】

    沈薇安:【你想吃日料还是法餐?】

    温唐心想,难道是因为沈薇安知道她和陆允晏和好了吗,还有,她知不知道陆允晏其实是她的亲弟弟啊,这一点,她昨晚忘记问陆允晏了。

    女人的第六感一般很准,在她看来,她认为沈薇安可能是喜欢陆允晏的。

    这个想法再次出现在脑海里时,温唐觉得有点起鸡皮疙瘩,她在寝室里来回走了两圈,才对沈薇安回复:【我想吃火锅】。

    “你想吃什么锅底的?”海底捞里,温唐对沈薇安问。

    沈薇安似乎有洁癖,还在擦座位,道:“辣的我不吃,酸的我也不吃。”

    温唐道:“番茄锅吃吗,我也不怎么吃辣的。”

    沈薇安道:“有清汤的吗,我不大吃有味儿的。”

    “……”

    温唐道:“有的。”

    她便点了鸳鸯锅,菌菇汤和番茄锅。

    点菜的时候,温唐发现沈薇安只吃蔬菜,一道荤菜都没点,和她恰恰相反。

    温唐:“表姐,你已经很瘦了。”

    她以为沈薇安是在减肥。

    沈薇安道:“没,我是Vegetarian,不能碰荤的。”

    温唐顿时有点佩服沈薇安。

    沈薇安很小口地咬了口西瓜,说道:“小动物多可怜啊,我下不去口的。”

    刚吃下一坨虾滑的温唐:“……”

    突然觉得自己很罪恶是怎么回事。

    手机振了下,是陆允晏发来的微信。

    【我把你爸妈送回去了,现在在去机场的路上,等我。】陆允晏说。

    温唐心想终于。

    陆允晏:【在做什么。】

    温唐:【吃晚饭。】

    陆允晏:【和室友吗】

    温唐:【不是啊,小米她谈恋爱后,就很少和我一起吃饭了】

    陆允晏:【一个人?】

    陆允晏知道温唐在学校里,和韩米在一起比较多,另外两个室友很少跟她一起吃饭,如果韩米有事,她都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图书馆。

    温唐:【没有,在和你姐姐吃饭。】

    温唐本来想打的是“表姐”,但还是改成了“姐姐”。

    陆允晏:【沈薇安?】

    温唐:【嗯。】

    温唐:【她约的我】

    “糖糖,我今天约你来,其实……”沈薇安这时候开口道。

    温唐目光从手机上抬起,认真听她说话。

    “我本来以为你会拒绝我的邀约,但你同意了,说明,你对允晏还有想法的对吧?”沈薇安抽了张纸巾,擦擦嘴。

    温唐不太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只是看着她,一时间没有回话。

    沈薇安看着她,“你告诉我,你是爱允晏的人,还是爱他的钱?”

    “……表姐,你怎么这样问我?”温唐一头雾水。

    沈薇安道:“糖糖,可以先回答我吗?”

    温唐道:“我当然,是喜欢他的人啊。”

    沈薇安笑:“我相信你。”

    “……”

    沈薇安这样一笑,她倒觉得她是不相信她了。

    “表姐为什么这样问我?”温唐道。

    沈薇安神情变了变,她道:“我希望,允晏他能幸福。”

    温唐愣了下。

    沈薇安继续说:“我今天找你,是想跟你道歉的。”

    “……为什么?”温唐又是一愣。

    沈薇安道:“我之前……对你有些敌意,后来我意识到自己有这个心态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我在想,我沈薇安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糖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更希望允晏能幸福。”

    温唐捏紧汤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沈薇安道:“你知道吗?允晏这段时间,都是待在浦锦。”

    温唐忽然在想,沈薇安是不是听说她和陆允晏分手了,然后特意找她,想让她和陆允晏复合的?

    若是以前,她绝对不会这样想,一个可能喜欢陆允晏的人,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呢。

    温唐道:“我知道……”

    “你知道?”沈薇安看她。

    温唐:“嗯。”

    沈薇安道:“你们……还有联系吗?”

    温唐道:“表姐,我们复合了。”

    “就在昨天。”

    果然,她话落,看见沈薇安神色凝了一下。

    好半天,她的脸上才重新有回笑容,“那可,太好了。”

    沈薇安缓过神来,笑:“你看我,真是奇怪,今天要你来,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可是你知道吗,在听见你们复合的那一刹那,我竟然……有点不高兴。”

    “……”

    “对,就是不高兴。”沈薇安道:“对不起,我实在不应该产生这样的情绪,可似乎我自己也无法控制。”

    “我感觉,我身上有一种占有欲,对,对允晏的占有欲。”

    “我这样说,希望你不要介意,允晏跟你说过的吧?他十岁之前,是在沈家长大的。”

    沈薇安道。

    “嗯,他说过。”温唐看着沈薇安。

    “那时候,他和我天天在一块玩,我比允晏大五岁,把他当成亲弟弟一样照顾,”沈薇安打开了话匣子,跟温唐说了很多话,“你知道吗,其实,在我能说话的年纪,就跟我爸妈,也就是允晏的舅舅舅妈嚷嚷,哦,我想要个弟弟!所以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可太快乐了,其实我一直把允晏当弟弟,当年我倒追许知言的时候,还撺掇允晏帮我,因为许知言是允晏的学长,许知言也是哈佛的,我对他一见钟情,允晏真的帮我做过很多事情。”

    “他十岁之前,也一直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我后面,这么多年,我以为允晏是个……是个没有爱情细胞的,他可能因为他父母的缘故,对爱情没有任何**,所以我以为他会一直单着,一直做我的跟班,但是他突然谈恋爱了,他谈恋爱的时候,目光都放到了你的身上,这让我,让我很不舒服,糖糖,我希望我这样说你不要生气,但这是我在看见你和陆允晏站在一起,他跟我介绍你是他女朋友的时候,我内心真实产生的情绪,包括后面,我看见允晏给你买了那样漂亮的一条手链,我竟然产生了嫉妒,你知道吗,我那时候竟然在想,如果允晏没有遇见你,那条手链会不会就是我的,允晏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整个人都变了,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的我,真的好丑陋,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自己也不明白,我当时为什么会这样。”

    温唐怔怔地看着她。

    沈薇安继续说道:“我总觉得,我要失去了一样很宝贵的东西,我爱的明明是许知言,可是却也想占有允晏,我一直觉得他是我的,但其实这是个很可怕,也很错误的想法,我不应该这样,我深刻地知道,我其实爱的是我的丈夫和孩子,所以我不应该去影响允晏的感情,所以我今天,是来向你道歉的。”

    “还好,你跟允晏复合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你们突然分手了,会不会是因为我,我内心就陷入了自责当中。”

    “允晏从小是一个很缺爱的人,所以他可能不太相信感情这种东西,所以,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和他长久,如果你放弃了他,我想他应该不会再谈恋爱了。”

    沈薇安那天跟温唐说了很多很多,直到很多年以后,温唐都还印象深刻。

    她听完后,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那你,可以跟我说说他父母的情况吗?为什么,他小时候,会在沈家长大?”温唐终于出口。

    这是她一直都想了解的事情。

    她想彻底地了解陆允晏,想彻底了解自己爱的人。

    沈薇安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可以向我保证,不要说出去吗,哪怕以后你不喜欢允晏了,跟他分手了。”

    “我不会。”

    温唐道:“除非我发现他不爱我了,不然我不会离开他。”

    沈薇安道:“好。”

    “允晏他父亲,是个太不可说的人物,这可能会涉及很多利益,我就不透露名字了,我想如果以后你跟允晏结婚,他肯定会带你去见她的父亲,到时候,你也会知道他父亲是谁。”

    沈薇安突然凑了过来,害怕被人听到一样,脸上竟然也浮出一丝害怕,“允晏他父亲,是个变态。”

    “……”

    “他……是罪、犯?”这是温唐下意识的反应。

    “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不过我觉得他跟一个罪、犯,也没有……什么区别。”沈薇安嘲嘲地笑了下,“知道司泽江和秦瑞天吗?”

    温唐:“知道……”

    司泽江是明城首富司呈赟的父亲,秦瑞天是蓝淮国际的创始人,都是超级大企业家,商业大鳄,传奇人物。

    沈薇安道:“他父亲是比他们更出名的人物。”

    没有媒体报道过陆允晏的父亲和家庭背景,他的家庭背景似乎是个谜团,在网上怎么搜都搜不到,似乎这方面的信息是被过滤过的,温唐道:“难道是……”

    沈薇安道:“别乱猜,就算猜到了,你就放在心里吧。”

    温唐嗯了声。

    沈薇安道:“我之前跟你说过,允晏他其实还有个弟弟,但其实他跟这个弟弟,十岁之前,没见过面。”

    “允晏的父亲和他的母亲,就是我小姑,是青梅竹马,但当时我小姑爱的是别人,并不喜欢允晏的父……我们用‘那个人’代替允晏的父亲吧!但那个人爱惨了她,我小姑喜欢的那个对象被那个人整得很惨,可以说家破人亡,这些都是我爸爸告诉我的,允晏的父亲是一个非常狠辣冷血的人,可这样狠辣冷血的人,偏偏跟疯狗一样喜欢我小姑,我小姑是被他强迫的,才有了允晏。但是当时我小姑恨惨了那个人,所以我小姑骗他,说允晏并不是他的孩子,而是她跟前对象的,所以我小姑生下允晏后,那个人根本对允晏不管不顾,把允晏丢来沈家,但却没有放过我小姑,还关着她,真的很可怕,到后面,我小姑又被他强迫,就又给他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允晏的弟弟,这个孩子跟允晏不同,是一直养在陆家的。”

    听到这里,温唐脸色完全变了。

    “直到允晏十岁,因为一次意外,他出了车祸,允晏失血过度,我爸爸没有办法,去找了那个人,求他献血,那个时候那个人就知道了原来允晏也是他的孩子,所以允晏康复后,他就强迫允晏认祖归宗,允晏当时根本不想回到陆家,可是那个人拿沈家做要挟,如果允晏不回去,他会再次让沈氏集团面临倾覆的境地,允晏只能回去,十岁那年,允晏便从沈,改姓陆,允晏以前的名字,其实是叫沈允晏的。”

    温唐太阳穴突突地跳:“你是说……他的母亲,被,被他父亲……关起来?”

    沈薇安点了下头,“嗯……”

    “怎么能这样?!你爸爸呢?就是陆允晏他舅舅,都不管吗,那个人怎么能这样呢?!”从小家庭和睦,生长在阳光下的温唐没办法理解这样的事情

    沈薇安道:“那个时候……唉,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爸爸在牢里……当时,沈家也被那个人弄得家破人亡,我小姑答应跟那个人在一起,他才帮忙解除了沈家的危机,说是帮忙,可其实,罪魁祸首就是他啊。”

    温唐道:“他妈妈呢?他妈妈现在,在哪?”

    沈薇安道:“去世了,允晏的母亲去世得很早,难产去世的,就是他弟弟出生的那一天。”

    “所以,允晏他不打算要那个人的半点家产,自己创的业,他当时回到陆家时,也给那个人提了条件,他回去可以,一,那个人以后绝对不能再动沈家,二,不能公开他和他的关系,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那个人的儿子,那个时候,允晏才十岁啊。”

    ……

    听见这么多内幕,温唐已经没了胃口,美味的鹌鹑蛋也吃不下了。

    “跟你说这些,不会吓到你吧?希望你不要因为允晏的身世,而对他产生抗拒。”沈薇安脸上浮出一丝后悔,她觉得自己说太多了,可没办法,她忍不住。

    温唐道:“我不会。”

    “那就好。”沈薇安,“啊,菜都要煮烂了。”

    温唐看着沈薇安,在想她之前说,她对陆允晏有一种占有欲,她在想,这可能不是因为她喜欢陆允晏,而基于不喜欢“失去”这种状态,或者不喜欢别人“侵入”的状态。

    她的这种心理和性格,跟陆允晏又有什么不同,陆允晏不仅占有欲很强,掌控欲也很强。所以她跟陆允晏要谈恋爱的时候,他才会让律师拟出那样一份荒诞的合约。

    他们性格里的这种古怪,可能都遗传于他们那个变态父亲。

    当然,沈薇安可能并不知道,她其实也是那个变态的孩子。

    【糖糖,我到了】温唐正和沈薇安在商场里逛,收到陆允晏发的信息。

    她给陆允晏回信息的时候,沈薇安正好在接电话,“喂?怎么了?”

    “你和宝宝来接我?行呀,我在圣瑞广场,嗯,好哒。”

    沈薇安挂完电话,对温唐道:“我可能得回去了,今天就到这吧,以后我们经常约哦。”

    温唐道:“嗯,谢谢你今天跟我说了这么多。”

    沈薇安从包包里掏出墨镜,扣到脸上,她走之前,道:“糖糖,希望我们以后能成为一家人。”

    陆允晏接到温唐的时候,看见她手里拿着一个笨重娃娃,体型挺大,被她抱在怀里,好像是只马。

    “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等了你好久。”温唐说。

    陆允晏摸她的脑袋,“对不起,路上堵车。”

    温唐道:“没关系。”

    她踮起脚在陆允晏脸颊亲了口。

    陆允晏似乎有点受宠若惊,因为就算是以前,温唐也很少这样主动。

    温唐亲完,就准备钻进车里,可腰却被陆允晏搂住,他一下子吻了过来。

    好在他们中间有一只胖嘟嘟的马,她成功将他抵开了,“这里好多人!”

    陆允晏没说什么,只是笑了下,他老实了,没再亲她,让她上了车去,然后给她关上门。

    “这只马是给我买的?”陆允晏目光投到温唐怀前。

    温唐“啊?”了一声,“不是啊,这是我在娃娃机里夹的,夹了好多次才夹到它。”

    陆允晏:“好巧,我就属马。”

    “马?”温唐道:“九零年是属马吗?”

    陆允晏:“嗯。”

    温唐扯着马儿的耳朵,“噢……”

    “那这个马就给你吧,假装它是我特地给你买的。”温唐笑。

    陆允晏道:“可以。”

    “你好像很勉为其难的样子?”温唐看他。

    陆允晏:“并没有。”

    “跟我爸妈吃饭愉快吗?”温唐问到正题。

    陆允晏道:“挺好,你父亲,好像很喜欢我。”

    “……你好自恋。”温唐道。

    陆允晏:“或许你可以问问你父亲。”

    温唐忽然想起她爸之前在浦锦日报上看见陆允晏的专访,然后对温宋拿陆允晏做参考榜样的事,所以她爸肯定很满意陆允晏吧。

    她爸从来就很喜欢这种年轻有为的青年。

    “你呢,跟沈薇安吃饭愉快吗?”陆允晏问。

    温唐没立即回答,看了看挡风玻璃外面,道:“也挺好的。”

    陆允晏问完那一句就没问什么了,道:“想去看电影吗?”

    温唐抱着怀里的马,下巴枕在马头上,道:“不想,嗯……我想去坐摩天轮。”

    “摩天轮?”

    “对啊。”

    “怎么这样看着我?”摩天轮上,陆允晏发现小姑娘有点奇怪。

    温唐没说话,突然挪过去一些,挨近陆允晏,然后吻住他的唇。

    陆允晏滞了下,回应她。

    到后面,温唐红扑扑的脸颊贴到陆允晏胸膛上,抱紧他的腰。

    她冒出一句:“陆允晏,等会坐完摩天轮,我想去吃水饺。”

    温唐一直没忘记那天陆允晏出现在法务部,问她饿不饿,给了她一包水饺。

    那才是他们第三次见面。

    陆允晏轻笑,揉了下她后脑勺,道:“好。”

    过了会,温唐从他怀里抬出头来,“我问你,如果,你表姐,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话,你会不会还喜欢她?甚至不顾一切地跟她在一起?”

    陆允晏低头看她,“你问的这是什么问题。”

    “回答我嘛。”

    陆允晏:“当然不会。”

    温唐道:“你撒谎。”

    陆允晏:“我为什么要撒谎。”

    温唐嘟起腮帮。

    “糖糖,我说过,我对她的喜欢,更似亲情,你可以不要再怀疑我了,好吗?”

    温唐咬了下唇,“好吧,我相信你。”

    其实她能够理解陆允晏会对沈薇安产生想法,因为他没有父母疼,作为旁亲的舅舅舅母又忙,在那种缺爱的境况下,沈薇安的存在就成了他那个时候的唯一。

    沈薇安又那么漂亮。

    如果换做是她,她可能也会懵懵懂懂地产生情愫。

    温唐从陆允晏怀里抬出头,“那我问你,你觉得……你觉得我和沈薇安,谁更好看?”

    陆允晏没有犹豫,他道:“你啊。”

    “你骗人。”

    陆允晏道:“那你别问我了,我每次回答你了,实话,你却说我骗人。”

    摩天轮跟蜗牛一样慢吞吞往上升,温唐指了下外面,“你对着月亮公公发誓,我就相信你。”

    陆允晏捏她的脸:“我可能没办法做这么幼稚的事。”

    温唐看他,“所以你刚才真的在骗我吗?”

    “……我没有。”

    温唐道:“那你发誓。”

    陆允晏道:“怎么……发?”

    温唐道:“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啊,举起三根手指,这样……”

    陆允晏:“你先给我示范一遍。”

    “算了,的确很幼稚,好吧,我相信你。”温唐道。

    摩天轮外,洁白的月亮嵌在如墨色汪洋的夜空中,陆允晏抬起温唐的下巴,“糖糖,求你件事好吗?”

    “嗯?”

    “能不能不要在这样美好的时刻,提到别人。”陆允晏道。

    “……”

    “喔……”

    “那你说,你……”温唐瞅了下外面,眼见着摩天轮就要升到顶了,她脸颊发红,说道:“那你快点说,你,爱我。”

    陆允晏看了看她,道:“糖糖,我爱你。”

    下一秒,摩天轮到了顶,温唐一把抱住陆允晏的脖子,因为太急,她的唇磕到了他唇上,摩天轮都跟着晃动了下,吓了温唐一跳。

    但陆允晏抱稳了她,也彻底封住了她的唇。

    温唐闭上眼睛。

    “那天,我也去浦锦人民广场放孔明灯了。”陆允晏说。

    “是吗。”温唐心想,当时她果然没有看错。

    陆允晏:“知道我许了什么愿望吗?”

    温唐:“什么?”

    陆允晏凑到她耳边,先咬了两下,直到看见她耳朵红了个透,他扬起唇:“你永远,只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