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42章 上瘾 我现在就要
    周六,温唐下班后就被陆允晏接去别墅试裙子。

    因为今天晚上他想带她去参加一个酒会。

    这种需要隆重打扮的场合温唐还没有去过,她有些紧张,但陆允晏给她准备的那些高定裙子都太漂亮了,她每一条都很喜欢。

    “这条吧。”此时,她身上是一条浅蓝色半包纱高腰长裙,腹部和右肩处有几排小小的粉钻,灯光下blingbling地闪,陆允晏似乎很满意这条,所以他说。

    温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左转了下,右转了下,她道:“我比较喜欢前面那条。”

    这条太成熟了。

    陆允晏道:“这条吧,这条好看点。”

    温唐回头看他:“前面那条不好看吗。”

    陆允晏道:“也还可以。”

    “那我想穿前面那条。”温唐道。

    陆允晏失笑,“好,你想穿哪条就穿哪条。”

    温唐这就发现了她与陆允晏审美不同之处,她更倾向于婉约内秀一点的裙子,而陆允晏喜欢奢华一点的,成熟一点的,以及,性感一点的。

    之前她试了条吊带纱裙和大红色露背裙,他眼睛就没从她身上挪开过,眼底还染了不少别的念头。

    不过让她穿这么性感出去见人,她是不可能的。

    这怎么好意思。

    “砰”身体贴到玻璃镜上的声音,温唐也不知道陆允晏怎么就情难自已了,他像个吸血鬼一样,从她的脸吮吸到她的脖子和锁骨。

    她整个人被他禁锢在了他身前。

    “不是要带我去参加酒会吗?”温唐身子在轻轻地颤。

    “来得及。”陆允晏扯开了她背后的绑带。

    温唐忙抓住陆允晏的手,“不可以。”

    陆允晏呼吸滞了滞,“糖糖。”

    “再等等好吗?”温唐不想这么快就重新给他。

    陆允晏低头看她,捏起她的下巴,“你这是想让我死吗?”

    温唐脸红得滴血,“哪有这么严重啊,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想那种事情。”

    陆允晏摩挲着她,“那是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有多诱惑人。”

    “……”

    “反正就是不可以。”温唐咬住唇。

    陆允晏忍了下来,松开她。

    酒会在明城最好的酒店举行,温唐和陆允晏走到大厅门口,右边有块签名墙,陆允晏从侍者着手里接过笔在签名墙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温唐以前只是看他在各种合同上签过,这种场合下的签名,她第一次看见。

    他签在墙上的那串字,比在合同上签的还刚劲有力,笔走龙蛇一般,反正就是认不出来就对了。

    陆允晏签完了没把笔放回去,递给温唐。

    “我也签吗?”温唐道。

    陆允晏点头。

    “我又不是名人,可以签吗?”温唐道。

    陆允晏道:“没事,签一个。”

    温唐弯了下唇,便接过笔,拔开笔头,往墙上咻咻咻一下,也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她的名字就挨在陆允晏旁边。

    酒会上都是各种名流,温唐本来很紧张,可是挨在陆允晏旁边,搂着他的手臂,她渐渐就放松了下来。

    “陆总,这是你女朋友?”有人走过来跟陆允晏寒暄。

    陆允晏嗯了声。

    “你女朋友可真漂亮。”对方夸了她几句,温唐也不知道对方是诚心的,还是只是想说好听的话讨陆允晏欢心。

    刚与那人寒暄结束,突然有个人走到陆允晏旁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温唐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那人说完就离开了,之后陆允晏带温唐到一个沙发坐下,端了一盘小蛋糕给她,“糖糖,在这等我会。”

    “你要去哪?”温唐像只不敢离开老母鸡的小鸡仔,实在是因为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个人会很不自在。

    陆允晏道:“见个人,很快就回来。”

    温唐:“哦,你去吧。”

    陆允晏离开不久,一个蓝白条纹西装男人走到温唐面前,“好巧,在这遇见你。”他说。

    温唐抬起头,“孔继……孔导演?”

    孔继幽笑,“是我。”

    “没想到会在这个酒会碰见你。”孔继幽笑。

    温唐道:“我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孔继幽道:“你今天很漂亮。”

    温唐脸一红,“谢谢。”

    “对了,上次忘记问你名字了,今天可以告诉一下我了吧?”孔继幽笑。

    “温唐。”温唐说。

    ……

    “我最近在拍新电影,有没有兴趣来帮我客串一个角色?”孔继幽道。

    “演戏?我不可能的,”温唐立马摆摆手,笑:“演戏我不会的。”

    “没关系,可能就一两个镜头,几秒钟而已,你可能只需要站在那,拍一下你的侧脸。”孔继幽道。

    “算啦,谢谢你赏识我,不过这个忙我真没有办法帮你。”温唐道,她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的,更何况演戏了。

    孔继幽道:“好吧,其实演戏很简单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困难……”

    “糖糖,”突然传来一道男音。

    这道声音明显让温唐脊背不由得直了些,也有点忐忑起来,这是她之前跟陆允晏在签了那分合约下谈恋爱所养成的条件反射。

    陆允晏极不喜欢,她跟别的异性有接触。

    但过了会,她又卸下了这个重担。

    现在他们之间,已经没有那分合约了,她不需要再那么在意。

    孔继幽扭脸,陆允晏正走过来。

    他认得陆允晏,因为金毓投过他的戏。

    “陆总?”孔继幽举起酒杯。

    陆允晏就近从一个酒侍手里端着的银盘中拿过一杯酒,道:“孔导怎么也在?”

    “来玩玩嘛,你看,这里多热闹。”孔继幽道。

    “新戏什么时候上映?”陆允晏问。

    “哪这么快,还在拍。”

    两个人聊着天,孔继幽发现他几次想与陆允晏碰杯,陆允晏都没会意,他从他身上感觉到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敌意。

    是他的错觉吗。

    怎么只顾着自己聊天啊,温唐感觉两个人都把她忘了。

    不过这两个人穿着风格很像,这样站在一起,对比更加明显。

    她不是有意捧高踩低,而是陆允晏的身形条件和外形条件都太好了,就算别人穿了和他类似的衣服,戴了和他类似的金丝边眼镜,也没办法像他那样夺目惊艳。

    在孔继幽的对比下,温唐看着陆允晏差点失了神,所以她选择别看了,把头低下去,专心吃蛋糕。

    过了会,她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时,陆允晏手里攥着张纸巾,擦到了她嘴角上。

    擦完了,他还用指腹摩挲了下,出声:“小花猫。”

    “……”一下子,温唐的脸就红了个透透。

    陆允晏什么意思啊,是在嘲笑她能吃吗?!

    旁边!还有别人在呢!!!

    他以前可从来没有这样嘲过她。

    孔继幽眯了下眸,瞬间明白过来什么,他笑:“原来,陆总也认识她。”

    陆允晏道:“我女朋友。”

    孔继幽笑,“幸会幸会。”

    陆允晏对温唐问:“你跟孔导很熟?”

    哪有。

    温唐道:“我们是……坐飞机的时候认识的。”

    “坐飞机?”

    孔继幽道:“哦,陆总,其实我和你女朋友,这才是第二次见面呢,第一次是在明城飞浦锦的飞机上,我是浦锦人,回家过年的时候,和她在头等舱认识的。”

    温唐看着陆允晏,“嗯,那次我被抽中为什么幸运旅客,从经济舱升成了头等舱。”

    “……”

    孔继幽瞥了眼那边台子,道:“陆总,我看见个熟人,就不打扰你们了,再会。”

    孔继幽端着酒杯离开了。

    温唐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你别告诉我你……你生气了。”

    她可永远都忘不了,因为她和公司男同事林漾一起吃了几顿午饭,陆允晏就在办公室打她屁.股的事。

    心有余悸了都。

    “不会。”陆允晏道。

    他朝温唐伸出手,“我带你去别的地方逛逛。”

    温唐心想,的确,她刚才也只是和孔继幽说几句话而已,这都什么社会了,陆允晏能有那么多女秘书,她还不能和别的男性多说几句话吗。

    温唐把手放到陆允晏的掌心,从沙发上起身。

    酒会结束,一辆银色迈巴赫里,温唐脚尖绷了直,全身打颤。

    “陆允晏,你要干什么?”温唐眼睛里是一层水雾。

    她被男人抱在身前,做着亲吻这件事。

    这个事情持续了很久都还没结束。

    陆允晏几次三番,想掀开她的裙子。

    “不行。”温唐抓住他的手。

    “给我,糖糖。”陆允晏似乎没办法忍住。

    温唐也感觉到了他身体强烈的变化,“都说了,不行。”

    还好陆允晏没逼她,她不愿意,他便只是亲她。

    亲过瘾了,放她回副驾驶上。

    “你是泰迪转世吗?”温唐忍不住吐槽。

    陆允晏轻笑了声:“对你,是吧。”

    “……”

    “要回学校吗,还是去我哪?”陆允晏问。

    现在已经快十点了,这个时候回学校肯定门禁了,需要在门口保安亭登记身份信息,而且她总不能穿着这身裙子回学校吧,得先把衣服换了,折腾下来,时间更晚了。

    温唐便说:“去你那。”

    好在陆允晏很尊重她,她不愿意,他也只是控制不住的时候才会失了风度,今晚她虽然住他那,但两人分的房睡。

    清晨,陆允晏比温唐要早离开,罗媛送的温唐去律所。

    下了班,温唐在律所等陆允晏来接她。

    坐在她隔壁,跟她一样是实习生的小刘道:“小温,你男朋友这么有钱,你为什么还要来上班啊?我感觉我每天工作完都没了灵魂,像条被榨干的鱼,只想瘫着。”

    温唐道:“他再有钱,我总不能让他养着我啊。”

    小刘道:“为什么不可以啊?如果我也有个开劳斯莱斯的男朋友,我就想做条咸鱼。”

    温唐道:“要是你不工作,哪天你跟男朋友分手了怎么办?”

    小刘:“那就再找个跟他一样有钱的男朋友啊!唉,主要是我没你这颜值。”

    “……”

    温唐只是把小刘的话当作玩笑,没有放在心里,这天和陆允晏吃完晚饭,他们去了一趟原来住过的小公寓。

    因为这个公寓是在金毓大厦附近,但温唐现在不在那工作了,平时又忙上班或者忙上课,这是她和陆允晏复合后,第一次回到这个公寓里。

    一进到屋里,好多记忆都回了笼,沙发,餐桌,壁纸,抱枕,这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模样。

    这里也很整洁,桌子上没有一点灰尘,温唐四处瞅了下,道:“你不会,经常派人来打扫吧?”

    陆允晏:“嗯,每周都会派人来打扫。”

    “我们又不回来住了,还派人打扫做什么啊,我觉得……你可以把它租出去?”温唐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顿时甜滋滋的。

    陆允晏道:“不租。”

    温唐心想,反正陆允晏又不差这几个钱,他不想租就不租吧。

    “熊还在。”客厅的沙发上有只大熊,是有次温唐和陆允晏出去采购的时候买的,带回家后,温唐也不嫌幼稚,把它放在沙发上。

    它走过去抱住熊。

    “想回来住吗?”陆允晏在她旁边坐下,问。

    “这里离律所又不近啊。”温唐道。

    陆允晏道:“我可以在盈天律所附近也买一套,到时候装成跟这里一样。”

    “…………”

    “不要。”这一次她不想跟他同居了。

    温唐低头看手指甲,“而且离盈天近,但是离金毓就不近了啊,这样你去公司会很不方便。”

    陆允晏道:“谁说我要和你一起住?”

    “……”

    “……买给我一个人的吗?”温唐道。

    “嗯,这样你上班方便些。”陆允晏道。

    “哎呀,盈天离我们学校不算远,做地铁四十分钟就到了,而且我怎么敢一个人住外面,住学校还有室友陪我。”温唐道。

    陆允晏看着她,“好吧。”

    他突然摸兜,摸出一个小盒子,温唐心想,他又要送什么东西给她。

    他从盒子里拿出一条蓝色的手链,戴到她手腕上。

    温唐心想,陆允晏送这种贵不拉几的东西送得可随便,想到就送一样,有时候是吃饭的时候,有时候是逛街的时候,很随意。

    陆允晏把手链给她戴上,亲了口她的手背,“好看。”

    温唐突然想到那条红宝石手链,她瞅了陆允晏一眼,主动提到它:“那条红宝石手链呢?”

    陆允晏道:“一直放在房间里。”

    “这里的房间吗?”

    “嗯。”

    “……”

    “五百万诶,你也不怕有小偷爬进来偷掉吗?”温唐道。

    陆允晏笑,“不会,这个公寓很安全,我装了报警系统。”

    “好吧。”温唐道:“嗯……你把那条手链还给我。”

    反正之前就是送给她的。

    温唐其实很喜欢那条手链。

    陆允晏突然笑了,捏她的脸,“好。”

    温唐心想,他笑什么啊。

    陆允晏很快将那条手链拿回来。

    温唐道:“我戴不了这么多,这条,你带回家去,不要留它一个人在这里了。”

    陆允晏没说话,他突然捧住她的脸,亲了过来。

    温唐任他亲,对于亲吻这件事,他向来这样热衷。

    等他亲够了,他才带她离开,将她送回学校。

    周二,温唐没去律所上班,学校有课,陆允晏下午有事,没法和她一起吃饭,温唐在图书馆学习到六点过,就自己一个人去食堂吃晚饭。

    吃完饭,从食堂出来时,天已经黑了,她想继续回图书馆学习,她走的是通常走的那条路,回图书馆比较远的一条路,但这里有很多植物,空气好,人也少,很安静,月光和路灯朦朦胧胧地洒下来。

    走到一半,她听见有道细微的声音,好像是喘息声,无意瞥了一眼,树丛后面,有一男一女在那。

    他们在做什么,温唐立马就反应过来,极快地收回了目光,只觉得麦艾斯,她加快脚步往前走。

    可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捂住她的嘴,她挣扎了一下,想喊出声,可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郊区,一幢别墅里,陆家家宴。

    赴宴的只有三个人,陆昂杰的大儿子陆允晏,还有他的小儿子陆怀洲,以及小儿子的妻子许梁宜。

    饭桌上安静得吓人,只有老爷子啃猪蹄的声音。

    陆昂杰出了名的爱吃猪蹄,这次这个猪蹄是小儿子给他带的,当然,这个猪蹄进门前,经过至少三道安全检验。

    陆允晏不怎么动筷,偶尔沾一两口酒,他坐在那,脸色冷沉,似乎只是把这顿饭当成一个任务。

    太过安静,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就宛如电钻一般。

    “你的。”陆怀洲似乎嫌吵,等不了这刺耳的声音多响半秒钟,开口道。

    陆允晏摸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微顿半秒,接听:“说。”

    “陆总,温小姐被人绑.架了。”电话里的人说。

    “什么?!”陆允晏几乎是立马从椅子上弹起来。

    陆怀洲看过来,他头一次,看见他这个哥哥这样地大惊失色。

    “陆总,我,我按照您的吩咐,一直注意着温小姐,今天晚上,就刚才,发现……”

    “不要跟我说这些!!你是饭桶吗,怎么不上去护住她!”陆允晏与平日判若两人。

    “您说的,不能跟太紧,不能让温小姐发现,我是发现她不见了,才从两个学生嘴里听说那里放生了绑.架,从他们的形容,我断定是温小姐……”

    “有没有车牌号,车牌号看见没有?!”

    “有,有有,那两个学生拍下了车牌号。”

    “去,给我查行车轨迹,我要最短的时间内知道她的行踪!”陆允晏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了?急成那样?”陆昂杰在笑。

    陆允晏喊他:“爸。”

    陆昂杰愣了一愣。

    因为这小子,长这么大,就算是那次差点被他打断骨头,他也没喊他一声爸。

    这是第一次。

    “呵,有事求我?”陆昂杰知道他这声爸,肯定有目的。

    “借我一架直升机,我现在就要。”陆允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