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43章 上瘾 解救
    温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游艇上,周围是碧蓝色的海面,浅浪拍打着游艇。

    这个游艇没有陆允晏的私人游艇大,可是温唐睁开眼那一瞬间,全身打了个寒颤。

    因为她双手被绑着,吊在一根钢管上,不远处坐着两个男人,他们一身黑衣,头戴帽子,其中有一个脸上有条疤。

    “可惜了,这么个美人,等会要丢去海里喂鱼咯。”温唐听见他们说。

    她是在做噩梦吗?喂鱼??

    温唐扭动了下,清晰地感觉到手腕传来疼意,绳子又粗又硬,把她拴得很紧。

    “你们是谁?”温唐开口问,声音带了一丝怯。

    “我们?呵呵呵,等会你就知道了。”一个男人对他挑眉。

    温唐血液凝住,脸色发白。

    她想起来了,她在食堂吃完晚饭,准备回图书馆继续学习,路上,突然有个人捂住她,然后她就晕过去。

    醒来,就到了这里。

    这些人到底是谁,他们想干什么?

    这时候,从舱里走出来一个矮瘦的男人,他身穿酒红色西装,额前的刘海染成黄色,他五官几乎是挤在一张脸上,很丑。

    温唐头一次发现,有人可以把西装穿得这么丑的。

    眼前这个人真的好丑。

    “你叫温唐是吧?”蒋成伦问她。

    温唐没回答他,唇角绷直。

    蒋成伦对后面的人喊:“你,把手机拿过来。”

    被他喊到的那个人赶忙起身,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交给蒋成伦。

    蒋成伦点开录像,把镜头对准温唐的脸,“快点,说遗言。”

    遗言……

    温唐皱眉,这伙人想干什么?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温唐扭了下,“放我下来!!”

    “别吵!”蒋成伦道:“让你说遗言不愿意说是吧?行,那咱们直接来玩大的。”

    温唐一下子安静下来,瞪着他看,“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哈哈哈哈!”蒋成伦大笑起来,他手里的手机还举着拍温唐。

    视频里的女孩越大惊失色,他越兴奋。

    “陆允晏,抢老子项目?老子就把你女朋友喂鱼!”蒋成伦笑得满脸狰狞,手一挥,“放。”

    两个男人朝一旁的一个大转轮走去。

    温唐彻底没了血色,不,她还不想死。

    “等一下——”温唐突然喊。

    蒋成伦扯唇,“做什么?”

    温唐道:“我,我也是要死的人了,总应该让我知道,知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吧?”她发出来的声音是打着颤的,海风欺.凌在她身上,更冷得彻骨。

    “我是谁?”蒋成伦笑,“你听好了,我姓蒋,名成伦,蒋氏集团的……”

    “柯,柯沉的沉吗?”温唐问。

    “啥?”蒋成伦没听清楚。

    “你,你哪个沉?是柯沉!的!沉吗!!!”温唐加大音量。

    蒋成伦道:“柯沉是谁?”

    温唐道:“天王,一个!很!出名!的歌星!”

    蒋成伦:“老子不认识他!听好了,老子的成,是成功的成,无与伦比的……”

    他话还没说完,肩膀被拍了下,“老板,她可能是在拖延时间。”

    蒋成伦愣了一下,对那个提醒他的人吼:“滚你*的*,我不知道她在拖延时间?!我能不知道?!”

    “是,您知道,您肯定知道。”对方附和。

    蒋成伦目光转回温唐的小脸上,把手机扔给其中一个人:“给老子录好了!”

    他气冲冲走过去,自己转动轮子,温唐发现头顶的钢管开始往外移动,再移动,她来到了海面上。

    风一吹,拍打上来的海水几乎冲到她脚上。

    温唐吓坏了,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不要,不要……

    脑海里,全是陆允晏,她开始幻想他能从天而降……

    “等一下!”她喊。

    蒋成伦气急败坏,“还跟老子等一下?你以为老子还会等你?!”

    温唐道:“我还没有说遗言!!!”

    蒋成伦道:“呵,死了后托梦给陆允晏说吧!!”

    他拿起剪刀,就要剪断绳子,一道轰隆隆的声音传来。

    “不好了,老板,上方有人!”

    蒋成伦一顿,往天上看,一架直升机正朝这边飞来,速度惊人。

    “艹。”

    直升机里,陆允晏通过望眼镜捕捉到熟悉的小身影,整个人汗毛发冷。

    “快点。”他说。

    “老板,我们撤、撤吧,应该是陆允晏来了,你快躲起来。”游艇上,有人惊慌。

    蒋成伦暴跳如雷,“他妈的,我艹你祖宗!”

    他猩红了眼,“好啊,来了正好,陆允晏,我这就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女人掉进海里喂鱼!!!”

    “咔嚓”,蒋成伦剪断了绳子。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时,温唐也抬头往上看,心里刚冒出一点希翼,绳子断了,她极速地往下坠,同一时间,她仿佛看见,有个人从直升机里跳下来。

    平静的海面,传来两道“扑咚”声,裹挟进风里,转瞬即逝。

    “糖糖,糖糖。”朦朦胧胧的意识中,温唐听见有人喊她,她全身湿哒哒的,呛出几口水来。

    她睁开眼看了看他,“陆……允……”

    未喊全,温唐晕了过去。

    直升机盘旋在头顶上方,陆怀洲道,“哥,你带她先走,这里交给我。”

    陆允晏蹙着眉,淡嗯了声,抱着温唐上直升机。

    直升机里面只剩下一个驾驶员。

    “陆,陆怀洲?!”蒋成伦瞪大眼睛,“你,你不是和陆允晏——”

    “呵,原来你们是亲兄弟?怪不得都姓陆。”

    陆怀洲挽起袖子,瞭起眼皮睇过来一眼,凌厉嚣张的面庞似笑非笑,“可以啊,蒋兄,玩这么大。”

    “那我们玩个更大的?”

    男人懒慢,如磨砂的声音里,夹了冷凛,像把锋利的刀。

    蒋成伦脸色一变。

    直升机嗡嗡地响,实在太吵了,温唐在陆允晏怀里醒来。

    “糖糖。”陆允晏喊她。

    温唐撑开眼皮看了看他,道:“好冷……”

    陆允晏便把自己的衬衫也解了下来,全部盖到温唐身上,用脸颊贴住温唐的。

    “我是不是……要死了……”温唐意识模糊地道。

    陆允晏抱紧她,“不会。”

    “安全了。”他亲了口她的脸颊。

    “好吵。”温唐皱眉,直升机实在太吵了,她想睡着都睡不着,直到一双宽厚冰凉的手捂住她的耳朵。

    ……

    第二天清晨,窗外有鸟儿在叫,温唐闻着消毒水的气味醒过来。

    醒来时,她的手被一双手掌握得很紧,她发现一颗黑乎乎的脑袋靠在床边。

    她手有点酸,动了下,把男人惊醒了。

    “糖糖。”陆允晏抬起头,他脸上的金丝边眼镜都被他压歪了,镜片下的眼睛布满红血丝。

    温唐以为在做梦,她竟然没有死,她还活着。

    她弹坐起来,红着眼睛扑进陆允晏怀里,“是真的吗,真的吗?呜呜呜陆允晏,真的是你吗?”

    “是我。”陆允晏笑出声来,掌住她的后脑勺,和她拥抱。

    “太可怕了陆允晏,他们想把我喂鱼。”昨天那样的危险时刻温唐没哭,可是现在她却哭了,一点都崩不住,眼泪哗啦而下。

    “对不起糖糖,都怪我。”陆允晏声音沉得吓人,淡淡的,冷质的嘶哑。

    温唐止住泪,从他怀里抬出头,问他:“昨天从直升机里跳下来的,是你吗?”

    陆允晏回:“嗯。”

    温唐心口顿时塞来好多感动,她一把抱住陆允晏,下巴在他颈窝上蹭,“你怎么这样啊,不怕和我一起淹死吗?”

    陆允晏没说话,安静地抱她,过了会,将她的小脸抬出来,用力地亲吻她。

    温唐刚醒过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再被他这样一亲,差点虚脱,她本来想努力地回应他,可是没有力气了。

    陆允晏魂一紧,忙将她搂回来。

    温唐软趴趴地倒进他怀里,“好累。”

    陆允晏冷静下来,在她额头极轻地吻了口,将她抱起来,再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平到床上。

    “你再睡会。”陆允晏亲他的手背。

    温唐点了下头,有点没力气说话了,陆允晏想出去找医生时,手被温唐抓住。

    温唐给了他一个“你不要走!”的表情。

    陆允晏回握住她的手,在椅子上坐下。

    “她的体征基本恢复正常,就是惊吓过度,神经疲累,这几天需要多注意休息。”几分钟后,给温唐复诊完的主治医生对陆允晏道。

    这个时候温唐已经重新睡了过去,她侧着,双手抓着陆允晏的手臂,把他一只手掌当成了枕头,脸颊紧贴着。

    她脸上的血色已经恢复,粉扑扑的。

    医生离开后,陆允晏低下头,温柔又细腻地在女孩脸上轻啄,从她白皙的额头,到刷子一样的眼睫毛,再她的软软的唇心。

    “这个蒋成伦,胆子好他妈大,绑.架,谋杀?他终于要把他老爸打下的江山给毁了。”

    “可不是,陆允晏也没怎么他啊,不就从他手里抢了腾古湾的项目?他至于吗他,为了一个项目,下半辈子在牢里蹲。”

    “不过腾古湾这个项目价值三百亿,论谁谁会舒服?三百亿的大项目啊,我都眼馋。”

    “嗤嗤嗤。”

    这个事在圈子里传开了,陆允晏开直升机救美人的事情也成了一段佳话,只有陆怀洲也出现在游艇上的这一段有人信,有人不信,虽然陆怀洲和陆允晏都姓陆,可多年以来圣瑞和金毓经常抢生意,明显是不对付的关系,几乎没人会将他们两个联系在一起。

    还有一件让人瞠目结舌的事,就是陆允晏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做空了蒋氏的股票,蒋氏基金也全部被金毓收购,一周不到的时间,蒋氏不复存在,蒋氏只剩下一个空壳子,金毓成为其产品的新主人。

    众人叹,以后惹谁都不要惹陆允晏,的女朋友。

    周六,陆允晏带温唐去见陆昂杰。

    “你爸爸怎么会住这么远啊?在郊区生活很不方便的吧?”温唐发现她都睡了一觉醒来了,陆允晏还没开到。

    “他就喜欢不方便。”陆允晏说。

    “啊?”

    “他的仇人很多,自然不会住在太显眼的地方,这个地方,除了和我陆怀洲,只有他自己养的那一堆人知道。”陆允晏道。

    “你爸爸,是不是很凶?”温唐忍不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