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44章 上瘾 他的父亲
    天快黑下来时,陆允晏终于开到目的地,温唐差点又睡过去,但陆允晏喝水的时候,她清醒过来。

    “到了吗?”温唐伸了个懒腰。

    陆允晏倾过身来给她解开安全带,嗯了声。

    温唐扭头往窗外看,有些意想不到,因为她以为外面肯定是幢华丽的大别墅,陆允晏父亲住的地方,肯定要比他住的地方壕啊。

    可是外面看起来,很荒芜阴森,不远处是一扇大铁门,铁门两边各守着两个身穿黑衣服的人,他们高大魁梧,脸上都戴着墨镜,手上有只银色手环。

    就,看起来很酷炫,又很神秘。

    要不是陆允晏就在旁边,给了她无比厚重的安全感,她绝对不敢下车去。

    扭头一看,温唐发现他们的车边也站着两个黑衣墨镜男,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现的。

    其中一个黑衣墨镜男走到副驾驶的门边,给她拉开门,他道:“欢迎温小姐的到来。”

    虽然他语气恭敬,但嘴角是一条直线,很严肃,温唐着实没敢把脚伸出去。等到陆允晏下了车,绕过来,对她伸出掌心,温唐才敢从车里钻出来。

    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什么声音,温唐竖起耳朵,很快,又变得很安静,温唐便觉得应该是自己幻听了。

    陆允晏道:“是不是觉得很怪异?”

    温唐瞅了下他,点头。

    “但是我能理解。”温唐道。

    来之前,和来的路上,陆允晏就给她说过很多,他的父亲就是个很怪异的人,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陆允晏捏起她的下巴亲了亲她的唇,摸她的头,“糖糖,等会不管遇见什么,你都不要怕,有我在。”

    温唐看着他,眨了眨眼,心想,等会能遇见什么啊,陆允晏不这么说倒还好,一这么说,温唐都有点好奇起来。

    对,只是好奇,因为甫一挽住陆允晏的胳膊,挨紧他,温唐心里升起的那点紧张和害怕就全都散了去。

    有陆允晏,哪怕前方充满未知,她心里也是踏实的。

    大门打开一条缝,从里面走出几个深灰色衣服的人,两男两女,其中两个手里端着银盘,另外的两个手里拿着仪器,那仪器……好像是安检仪?

    “大少,温小姐,请你们把外套脱了。”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女人说。

    这个女人一头干练利落的短发,紧身服,耳带蓝牙耳机,很帅气的一个姐姐,可她说的话让温唐愣了一下。

    温唐扭脸看陆允晏。

    陆允晏道:“脱吧糖糖,听她的。”

    “我父亲是个很谨慎的人,就算是我,也需要做了安全检查才能进去。”

    “……”

    啊这。

    这是让温唐没有想到的。

    她没想到在她读小学的时候,就被写进她们历史和政治课本的大人物,会是这样的一个……奇葩。

    连自己儿子也不相信吗。

    这时候陆允晏已经解下外套,丢到他旁边那个银盘里,他将手腕上金表也摘了下来。

    温唐只能照做。

    短发女人道:“温小姐,手机也拿出来。”

    “……”温唐哦了声,把手机从包里掏出来,放到短发女人递过来的一个小篓子里。

    “温小姐,请像大少一样,把鞋脱了,站到这个上面来。”短发女人对温唐指了指前面一个台子。

    温唐依言走上去,另外一个短发女人便走了过来,她道:“温小姐,得罪了。”就拿着手机的安检仪在她身上扫来扫去,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没有放过,细致得有点夸张。

    几分钟后,终于被检查完,那扇大铁门打开。

    陆允晏走过来,握住她的手。

    “等会别害怕,有我在。”陆允晏说。

    温唐嗯了声,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去坐飞机不也要安检吗,只是可能这个安检比在机场的安检还要严格一些。

    等到她和陆允晏走进那扇铁门,她才真正明白,刚才陆允晏为什么要对他说那句话。

    “啊!!!!!!”温唐整个人头皮都发麻了,几乎是扑进陆允晏怀里,用力地抓紧他身上的衣服,身体发了抖。

    陆允晏抱住她,“糖糖,不怕,有我在。”

    “呜呜呜呜陆允晏,我刚才是不是,是不是出现幻觉了,还是在做噩梦,你告诉我,告诉我。”温唐好想往陆允晏胸口刨个洞,然后钻进去。

    陆允晏亲到她头顶,还是那句话,“糖糖不怕,有我在。”

    温唐咬住唇,鼓足了胆,试着把头从陆允晏怀里支出去。

    放眼望去,铁门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坑,大概十米深,从这头到那头,没有桥,只有一条钢丝。

    坑里,爬满密密麻麻的东西,白色的,青色的,黑色的,绿色的,粗的,细的,短的,长的,全是蛇,各种各样的蛇。

    它们滑滑的身躯在坑里扭来扭去。

    温唐脸都白了,她推开陆允晏就想跑出去,陆允晏将她拉回来抱住,“糖糖,别怕,有我在,别怕好不好。”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我不要在这。”温唐快哭出来。

    陆允晏吻她,“糖糖乖,不怕。”

    温唐揪紧陆允晏的领口,“我不想去见你父亲了不行吗,我放开我。”

    她从小到大,最怕蛇这种无脊椎滑溜溜的东西,现在她整个人都是麻的。

    陆允晏将她抱得很紧,“糖糖,没有回头路,我如果想跟你在一起,必须带你去见他。”

    温唐脸颊惨白,没回应他。

    这个时候陆允晏却一点不知道心疼她,他低头吻她,似乎坚持要这么做,他根本不会放她离开。

    他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块手帕,道:“糖糖,蒙着这个,我带你过去。”

    温唐道:“……你不会要我和你踩着钢丝过去吧?!我,我才不会踩钢丝,掉下去怎么办!”

    温唐发现她似乎,可能,也许,没有那么爱陆允晏,爱到为了他可以自愿跳进坑里给蛇当晚餐的地步。

    天了,饶了她吧,她真的没办法接受。

    陆允晏道:“不会,我们可以走悬桥。”

    “没有桥啊……”温唐脸还是很白。

    陆允晏拉着她走到坑边的一块石头处,那石头原来不是石头,是个假石头,石面上出现一个电子界面,陆允晏往界面上输入密码之后,“嘭”地一声,大坑中央出现一座桥,代替了那条钢丝。

    可是这桥,看起来并不结实。

    “不行,我,我还是不行,陆允晏,要不改天吧。”温唐想溜,可又被陆允晏抱回去。

    “糖糖,不能回头。”陆允晏拍拍她的背,“不怕好不好,我陪着你。”

    “不,我实在不行。”温唐摇头。

    “糖糖听话。”

    “不要,呜呜呜陆允晏,你为什么要逼我!”温唐打他,“你放开我。”

    陆允晏抱紧她,低沉的声音哑了分,“糖糖,求你了。”

    温唐怔了下。

    她深呼吸一口气,好……吧。

    她突然想,她现在才见识到陆昂杰的荒谬和匪夷所思,而陆允晏在十岁那么小的年纪就被迫回到他身边,那个时候的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啊,还有他的母亲。

    哪个女人会喜欢这种变态,怪不得他的母亲不爱他父亲。

    “真的不会掉下去吗?”温唐问。

    “不会,我走过很多遍了。”陆允晏道。

    “……”

    顿时,温唐对陆允晏的心疼和同情,盖过了她对那些蛇的害怕。

    “好吧。”温唐咬了下唇。

    不久后,她的眼睛被陆允晏蒙了起来。

    陆允晏亲了口她的唇,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踏上那条悬桥。

    桥身摇摇晃晃,温唐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还是吓得脸色煞白,将陆允晏的衣服抓得紧紧的,甚至已经在脑补自己和陆允晏掉进坑里后,被百蛇撕咬缠绕的画面。

    “是不是只有你和陆怀洲有这个待遇?其他人只能走钢丝?”似为了分散注意力,温唐开口问,她的声音变了个调。

    陆允晏:“嗯。”

    “……”

    温唐顿时把住在这个诡异地方的所有人,除了陆昂杰,都可怜了一遍。

    原来武侠片和极限综艺里拍的那些奇人走钢丝,都是真的,陆昂杰这个变态的手下们,也都是神人。

    桥身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温唐吓得面无血色,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在想是不是自己害陆允晏分了神。

    “不然你放放放我下来,我我我我自己走吧。”温唐道。

    陆允晏笑了声,“你自己走?”

    温唐没吭声了,陆允晏要是松开她,她的腿肯定是软的,根本走不了。

    “没事,快到了。”陆允晏说。

    温唐哦了声,脑袋贴到他胸口上。

    她听见陆允晏又笑了声。

    温唐:“……”

    这个人怎么还笑得出来,他不害怕吗,在笑什么啊!

    “你害怕起来的样子,也很可爱。”陆允晏说。

    “……”

    “陆,陆先生,这种时候,你你你就不要跟我说甜言蜜语了,好好,好好走路。”温唐道。

    终于,陆允晏在她耳边说:“到了。”

    她的脸颊被他亲了口。

    这一口,也没让温唐苍白的脸恢复多少血色,陆允晏把她放到地上的时候,温唐都没站稳,陆允晏刚扶住她,温唐呕地一声,吐了出来。

    人在看不见的时候,其他感官就会变得很敏锐,这个坑大得离谱,他们起码在上面走了快十分钟,她不仅能听见啾啾啾的声音,还能闻见一股腥味。

    这对温唐来说,真是一次极致的五官冲击。

    “我是不是很没出息?”温唐并不想让陆允晏看见她这么狼狈和胆怯的,可她自己也无法控制,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一下子看见这么多这么多的蛇。

    谁会想到,在明城这个大都市的郊区,会有一个这么大的坑,坑里全是蛇。

    “你已经很勇敢了。”陆允晏擦干净她的嘴,给她递来一杯水。

    “这杯水从哪里来的?”温唐有点不敢喝,可能她被这里的变态气息感染了,自己都跟着变得警惕起来,总觉得这水里有毒。

    “干净的。”陆允晏道。

    温唐摇摇头,“我没事,我不想喝。”

    陆允晏瞧出她的小谨慎,笑:“好,不喝。”

    他把水杯递还给旁边的侍者。

    不久后,温唐发现这只是去见陆允晏那个变态父亲的第一关。

    跨越那口大坑,后面是一片绿森森的林子,她跟着陆允晏上了一辆黑色的越野车。

    不久后,她看见好几头肥壮壮的大狮子,这边趴了两头,那边趴了三头,他们闯入时,狮子都抬起头,朝他们看过来。

    原来之前她听见的声音,是狮子的低吼声。

    都不是幻听。

    温唐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不用害怕,这一堆狮子都是我父亲养的,不会随便吃人。”陆允晏捏温唐的脸。

    “……”

    温唐跟着家人去野生动物园游览过,就是坐在车里身临其境地看各种猛禽,所以面对这几头狮子,比起面对那巨坑里的蛇,她显得并没有那么害怕,平静了许多。

    她其实是在打坐冥想,放空,陆允晏却可能以为她被吓得说不出话来,所以抬起她的下巴想亲她,旁边就坐着一个目不转睛正经危坐的黑衣墨镜男,温唐抵住陆允晏,惨白的脸终于有一丝红,她用表情跟陆允晏对话。

    “算了吧,这种时候你怎么还下得去口,我没有心思让你亲的,旁边还有人呢!”

    陆允晏读懂了她的表情,依了她,只是摩挲了下,松开她的下巴。

    “温小姐,大少,得罪了。”

    终于到了一个没有恐怖动物的地方,可是他们下车后,一男一女手里拿着一块黑色的布,说道。

    她和陆允晏的眼睛都被蒙了起来,然后上了另一辆车。

    她有点害怕,整个人在陆允晏怀里,双手抱住他的腰,脸颊贴在陆允晏胸膛。

    她心想,可能是防止他们把路线记下来,所以得蒙住眼睛。

    一旦彻底接受了陆允晏父亲是个变态这一点,再面对什么,温唐都没那么惊奇了,有陆允晏在,她每次冒出来的害怕也会被他呵护回去。

    终于,等黑布被摘下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一幢磅礴气派的别墅,周围鸟语花香,明亮的路灯将别墅照得金黄。

    温唐觉得她和陆允晏终于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温小姐,大少,请进。”有个瘦高的黑西装男人快步走出来,对他们朝别墅大门比了个请的姿势。

    几分钟后,温唐见到了那个她从五六岁时,就听温父和温母,以及幼儿园老师提到过的大人物陆昂杰。

    他头发灰白,额头和眼尾有皱纹,可精气神很足,满身的威严和压迫感,能看出来,他年轻的时候,肯定跟陆允晏和陆怀洲一样是个大帅哥,比起陆怀洲,陆允晏可能没那么像陆昂杰,只是眉宇间带着的那种冷锐和唇型像他,陆允晏更像他的母亲。

    “叔……叔叔好。”温唐主动开口喊人。

    陆昂杰没回应她,拉了椅子坐下,在温唐以为他是不是不喜欢她的时候,听见陆昂杰道:“坐吧。”

    声音还算温和。

    这时候陆允晏已经帮她拉开最近的一张椅子,也用神色示意她坐下。

    温唐便坐下了。

    “叫什么来着?”陆昂杰问她。

    温唐正准备回答,陆允晏比她先开了口:“温唐。”

    陆昂杰睨他:“我问你了吗?”

    “……”

    好凶,干嘛对她的晏晏这么凶。

    陆允晏没说话,脸色不大好看。

    温唐忍不住看他,要知道在外面,陆允晏是多么耀眼和高高在上的存在,她可从来没看见过有人会这样对他说话。

    “叔叔,我叫温唐。”温唐便自己回答了一遍。

    陆昂杰看了眼她,道:“吃饭吧。”

    之后饭桌变得很安静,陆昂杰没再问她什么,自然,也没跟陆允晏聊什么,父子俩似乎找不到一点话题,这顿饭吃得温唐那叫一个不自在和别扭,还有如坐针毡。

    终于结束晚饭这个艰难的活动,陆昂杰让人端了一样东西到她面前,他说:“送给你的。”

    温唐道:“谢谢叔叔。”

    她准备把盒子接下,心想可能是珠宝什么的吧,这可太正常了,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他送什么她就收下吧,因为她知道就算他拒绝,以怪大叔的脾气,也会强迫她收下的。

    “打开看看。”陆昂杰道。

    温唐准备抱盒子的动作一顿,她“好”了声,照做,想将盒子打开。

    可能因为紧张,一时没找到打开盒子的关口,陆允晏走过来,帮了她。

    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把黑布拉几的刀。

    温唐:“……”

    原来是刀啊。

    是啊,送珠宝也不像这个怪叔叔的风格。

    陆昂杰道:“这是陆家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这把刀,上过古战场,也沾过月本人的血,你和小许,一人一把。”

    小许……

    温唐没反应过来这个“小许”是谁,但她没敢问,道:“叔叔,这太贵重了,我不能……”

    “收下。”男人言简意赅的两个字,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温唐便一点也不敢忸怩了,“好……谢,谢谢叔叔。”

    她刚想把盒子盖回去,有人抱来一只白白胖胖的小兔子。

    白毛,但脖子上有两条黑色的杠,应该是白毛兔和黑毛兔的杂交兔。

    陆昂杰的声音沉重有力:“小温,用这把刀,杀了这只兔子。”

    温唐一吓,往陆允晏怀里退。

    这……

    这也太残忍了!她绝对不会这样做!!

    “怎么,不敢?”陆昂杰看她。

    “一只兔子都不敢杀,是没有资格做我陆昂杰的儿媳妇的。”男人道。

    温唐脸色发白,她看看那只小兔子,却鼓足了勇气,“叔叔,我不会杀那只小兔子的。”

    “你必须杀。”陆昂杰道。

    “……”

    陆允晏怎么也不帮她说句话啊,难道真的要杀了这只兔子,才能和他在一起吗,这样的事情她没法接受,温唐转头看陆允晏一眼,陆允晏却没有接收她求助的眼神,温唐只能道:“不,不行。”

    “叔叔,我下不去手,小兔子……这么可爱。”温唐拧着脸。

    “那你现在,一个人走出这里,陆允晏留下。”陆昂杰淡淡道。

    温唐唇一抿,她咬紧了牙,道:“不,叔叔,陆允晏他不会让我一个人离开的。”

    她挪过去一些,握住陆允晏的手。

    陆昂杰目光放到他们紧握的手上。

    “好了,别吓唬他了。”陆允晏终于出口,语气微沉。

    陆昂杰皱眉:“谁给你的胆,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骨头硬了?”

    陆允晏冷着脸:“没。”

    见父子俩就要吵起来,气氛剑拔弩张,温唐忙道:“叔叔,您,您别生气,我替陆允晏向您道歉,叔叔,他是很尊敬您的,只是为了我才这样。”

    她语气放得很有礼貌,又很坚定温柔。

    气氛冷峙半晌,陆昂杰额角的青筋退去,声线冰凉:“你们俩,滚吧。”

    温唐脸色发白。

    陆允晏道:“好。”

    他拉着温唐就想离开,后面的人出声:“送给小温的刀不要了?”

    温唐愣了下,回头:“要的要的!”

    她抿着唇小跑回去,从侍者手里接过那个木盒子,没敢看陆昂杰的眼睛,说道:“谢谢叔叔。”

    “糖糖,我们走吧。”陆允晏喊她。

    温唐走回他身边。

    过了会,温唐转过身来,对陆昂杰道:“叔叔再见,下次我和陆允晏再来看望您。”

    她压制着内心的恐惧,把声音放得恭敬又礼貌。

    回去的路上,温唐和陆允晏把来时的一切又经历了一遍,但这一遍温唐比之前勇敢了许多许多,眼底也变得比以前坚定了。

    终于,他们回到正常世界,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绕着盘山路驰行,逐渐远离郊区。

    “你父亲,对我很不满意吧?他只问了我名字,其他的,他都不想了解了,他让我杀那只兔子,我也没听他的话。”温唐道。

    陆允晏道:“没有,他很满意。”

    “啊?”

    “你的资料,他早就查得一清二楚。”陆允晏道。

    “这……”温唐有点惊讶。

    也是,一个掌控欲那么强的人,怎么可能等他们自己把信息送上门呢。

    陆允晏道:“让你杀兔子,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他对什么都狠,对兔子不会狠。”

    “……”玩笑?她怎么一点没看出来是玩笑。

    “为什么?”

    陆允晏安静了一会,才说:“我母亲喜欢兔子,那只兔子是她养的兔子的后代,他杀我,都不可能杀兔子。”

    “……”温唐愣了好半晌。

    “那……是不是说明你父亲他,还是很爱你母亲的?”温唐道。

    “爱?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陆允晏冷笑一声。

    温唐怔怔地看了他一会,把手伸过去,落到陆允晏手背上,突然喊他一声:“陆允晏。”

    “嗯?”陆允晏应她。

    温唐抿了下唇,道:“你放心吧,就算你父亲不满意我,不喜欢我,也没发阻挡我和你在一起。”

    陆允晏眸色深了分。

    过了会,他道:“你不要多想,他既然把那把刀给你了,就代表他认可你了。”陆允晏道。

    “认可我……做你的媳妇吗?”温唐脸变红,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心口也跳了下。

    但陆允晏却没有回答她。

    到第二天了,才给她答案。

    第二天,温唐也才明白,为什么陆允晏也不怕把她吓跑了,这么急迫地带她去见了他的父亲。

    深夜,陆昂杰站在顶楼阳台,眺望远方。

    月光下,只有静谧的荒地和田野。

    微风拂来,泳池里的水面轻起涟漪。

    过了半晌,陆昂杰忍不住对身后的人道:“你说我这两个儿子,运气怎么都这么好?”

    手下人没明白过来陆昂杰为何会突然感慨出这么一句,问道:“陆总,您何出此言?”

    陆昂杰嗤了一声,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