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柯学世界里的基本演绎法 > 第七章 我还没开始你就倒下了
    一行人从会场返回世井宣一所在的饭店,刚好是和种岛修二还有毛利一家投宿的是同一家店。

    因为他们几人走的太早,完全错过了案发当时的情景,否则被毛利一家抓个正着估计凶手能完好的投案自首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在横沟警官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案发现场门前,办案的刑警们已经开始对现场进行勘察,拍照,留存证据了。

    “犯案时间是晚上八点2分左右,犯人是个年轻男子,行凶之后很快从这里逃了出去。”横沟警官对着众人说道。

    毛利小五郎和种岛修二来到了死者身边,看着死者的情况,旁边还跟着一个小不点,正是老丈人的代打,滚筒洗衣机。

    “子弹很漂亮的从头部穿过去了啊。”毛利大叔严肃的看着死者。

    “喂喂!你是什么人啊!”横沟警官发现这么多人聚集在尸体旁边,顿时呵斥道。

    “啊,抱歉,还没自我介绍,我是个侦探”毛利大叔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横沟警官听到这里顿时激动起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就,您就是那位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吗!!”

    这个时候的大叔名气刚刚开始大了起来,这要归功于女婿代打的功劳,而横沟警官也是毛利小五郎的忠实粉丝。

    “您解决了许多困难的案件,我常常在报纸上拜读您的报道,伟人啊!!”

    横沟警官冲到了小五郎面前,好像一个狂热粉丝一般的握住毛利小五郎的双手。

    ‘什么嘛,明明都是我解决的啊。’毛利女婿此时显得愤愤不平,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明白,只有讨好了岳父,人家才能把女儿交给你的道理。

    种岛修二默默地看着如同舞台剧一般的场景,在横沟警官说出毛利小五郎的身份的时候,世井宣一的表情突然变得特别不自然,他确实没有想到,在街上随便拉出来的路人,居然会有一个(不,是三个)侦探,而且貌似还是很有名的那种。

    “那么请您随便看好了,作为我们搜查的参考。”横沟警官热心的带着毛利小五郎来到了尸体面前“那么这位年轻人是?”

    横沟警官转身看到了站在一旁观察着众人的种岛修二。

    “哦,我叫做种岛修二,是一名咨询侦探。”

    “我也听说过您的事迹啊,如同福尔摩斯一般的侦探,现在取代工藤新一成为新的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啊!”

    这位横沟警官显然也看到过种岛修二的新闻,估计也是个资深的侦探迷,对待侦探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好感。

    “那么,种岛侦探,也请你一起吧。”

    种岛修二眯着眼点了点头,注意到世井宣一的表情更不自然了。

    “毛利同学,看好你家的小孩子,这可不是过家家的地方。”进到房间里的种岛修二抓着柯南的后领子把他扔给了小兰,心里的恶趣味更是得到了进一步的满足。

    “对不起,我会看好他的!”小兰接住了柯南说道“柯南,不要给爸爸还有种岛同学添麻烦哦”

    “知道了,小兰姐姐......”柯南这个时候咬紧后牙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

    ‘可恶,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感觉他一直在针对我,可是算上这一次才第三次见面啊?是他看出来什么了?’柯南此时头脑飞速的运转着,希望通过自己的观察和分析看透种岛修二的目的。

    在解决完柯南小朋友之后,种岛进入了房间里。

    入眼的是一片狼藉,这个屋子被翻得乱七八糟,仿佛是遭了贼一般,不,比遭了贼还乱,小偷是不会翻动那些一看就不会藏有财物的地方,而这个屋子里,只要是抽屉柜子,都被打开并且翻了出来。

    地上发现了一只属于被害者的钱夹,钱夹里面的钞票已经全部被拿走,还有一只牙刷,而死者的嘴角还有刷牙用的牙粉的残留。

    首先肯定不会是小偷或者强盗入室杀人,毕竟如果只是为了钱财的话,抢劫盗窃和杀人的违法程度判罚肯定是不一样的。而且既然被害者的钱包已经被搜刮一空,那么入侵者肯定不会再接着翻,毕竟都是来旅游的游客,除了身上带的财物,饭店里有能有什么之前的东西呢。

    其次考虑今竹智拿了什么属于某个大型组织的东西,这是电影开展,一般的生活中很少会有人接触到这些东西,而今竹智是一个作家,那么他的交际范围就更难接触到这些。

    加上今竹智开门的时候,嘴上叼着牙刷正在刷牙,也只有在和相熟的人开门的时候在会嘴里叼着一支牙刷,而和今竹智一起来天下第一夜祭的世井宣一嫌疑无限增大,再加上刚才横沟警官两次提及到侦探时候的不自然,没跑了,就是这个倒霉的憨憨。

    那么接下来就是看这个憨憨设计了什么手法让自己洗脱嫌疑了。

    种岛修二在屋子里勘察了一圈得出了结论,那么现在就是看世井宣一要怎么狡辩了。

    “横沟警官,我有了些发现。”

    种岛修二对着横沟警官示意道。

    “哦,种岛侦探,您请说。”

    “在被害者的钱包被掏空的情况下,屋子里被翻得乱七八糟我认为这是凶手在故意引导众人往强盗杀人方向去猜测。而被害者嘴上的牙粉和地上散落的牙刷我认为,当时行凶的应该是一位被害者的熟人。”

    (世井宣一:你踏马的直接念我身份证号吧!)

    “那么也就是和被害者同一房间的,世井宣一先生?!”横沟警官听到这里颇为认同的回头,看着已经冒出冷汗的世井宣一。

    “喂,喂,你别开玩笑了,我可是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的啊。”世井宣一心里慌得一批,事情的发展已经向着最不好的方向滑落,还好他在杀人之前做了另一手准备,希望可以瞒过这些侦探。

    “凶案发生是在八点左右把,可是我那个时候已经在会场了啊!”世井宣一将自己的不安按下,开始执行着自己的planB“而且我在那边还遇到了毛利先生一家和种岛侦探,不是吗。”、

    “是啊,可是遇到你的时候是庆典后半段的时候啊。”毛利大叔一只手托住下巴说道。

    “真是的,我一开始就已经过去了啊!如果你认为我是骗人的话,”说着世井宣一从怀里掏出了一部照相机“那么把这个冲洗出来就行了,里面应该有我的不在场证明。”

    “好,马上拿去冲洗!”

    “我已经没有兴趣在陪着这位世井宣一先生玩警察抓贼的把戏了。”种岛修二的眼睛微微睁开:“我的假期时光可不应被你这种自以为是的蠢货所浪费。”

    “种岛侦探!您已经彻底看透了事件的真相了嘛!”横沟警官顿时激动起来,这可是名侦探的现场演绎啊!

    “真的吗,种岛小子!”毛利大叔带着略微的担忧,毕竟是晚辈,若果这种情况出现问题,那么对以后的侦探生涯造成的打击可不是一点半点。

    ‘这家伙,已经知道真相了嘛!’这是东亚醋王的震惊,在他还没看出真相的时候,已经有人作出推理了‘那么让我看看你的推理把种岛!’

    “世井先生,你交给警察的是一部一次性相机,也就是说,这部相机并不能记录拍摄的时间。”说着种岛走向了世井宣一。

    “恐怕这些照片是你以前来到天下第一夜庆典的时候拍摄的吧,然后你把那个相机原封不动的保存着,直到今年的庆典中,你无意间请小兰帮你拍下了剩下的照片。”

    “虽然是相当单纯的计谋,可是因为你穿着同样的衣服,所以跟今天拍的照片也就看不出什么异样。”

    “对了,你耐着热,却不肯把衣服脱下来,是为了不想让在照片中的你,和之前有所不同,我说的没错吧,世井先生。”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有名的侦探,种岛先生连照片都没看到就能想象出这么多的事情真是让我钦佩。”世井宣一色厉内荏的大笑三声:“那么那出证据来啊,既然种岛侦探你指控我,拿出你的证据来啊,要不然我要告到你名誉扫地!”

    种岛修二看着世井宣一可怜的摇了摇头

    “世井先生,你以前拍的照片上你的手腕颜色也是白色的吗?”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世井宣一的手腕上,那里有一圈明显的痕迹,大概是之前带了手表,可是手表下的肤色却和其他地方的肤色不同。

    ‘这是!!’世井宣一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腕,他想起来了,去年的自己根本就没带手表,而手腕的肤色也和其他的地方一致!

    此时一直提着一口气的世井宣一彻底泄气了。

    “真不愧是名侦探......”

    又是喜闻乐见的跪地控诉,而横沟警官在要了毛利小五郎和种岛修二的签名之后,也收队离开了这家饭店。

    “那么毛利大叔,要不要喝一杯?”种岛修二眯着眼睛向毛利大叔提问道、

    “啊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子果然很上道吗!工藤家的小子和你比起来真是差得远了啊~”

    一听到有酒喝,毛利大叔又习惯性的忘乎所以,而旁边的小兰头上已经顶着个大大的“井”字了~

    “爸爸,真是的,不要这么失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