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柯学世界里的基本演绎法 > 第四十九章 教练,剧本不对啊(二)
    “小兰姐姐,我们也一起去看看吧。”柯南在一旁拉了拉小兰的裙边。

    嗯,一看就是个老色批了......果然工藤和快斗是没什么不同的,唯一的区别大概是快斗是明骚,而工藤畏惧小兰的武力变成了闷骚而已。

    柯南其实也想跟着去,出于侦(瘟)探(神)的感觉,总觉得不能错过这次的事件。而往常每次遇到事件之前,柯南总会有一些这样的预感。

    柯南把这个归结为推理之神的垂青,但是....

    这不就是妥妥的瘟神吗!

    就这样,还在侦探事务所的几个人扮作一大家子人拖家带口的前去拜访外交官的家。

    路上的时候,服部平次和种岛修二打了招呼,互相介绍了一下。

    在听说种岛修二也是个高中生侦探的时候,又升起了和种岛修二比试一番的念头,毕竟来东京一趟就是为了看看和自己齐名的关东的工藤是不是徒有其名。

    可惜这个家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长时间没来上学了。

    不过遇到另一个高中生侦探也不错,就让我服部黑鸡来称一称关东的高中生侦探的斤两吧!

    一行五人,跟着辻村公江来到了一座独栋别墅的门前,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屋子的管家。

    “老爷呢?”辻村公江看来很赶时间的样子,连基本的客套也没有。众人一进门就向管家问老爷在哪。

    “现在应该还在书房,夫人。”管家向辻村公江行了礼后问道:“这几位是。”

    “他是我的老朋友毛利先生和他的家人,进来来家里做客。”嗯,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演员,看着还真像这么回事。

    “妈,你回来了啊。”一旁的房门打开,却是照片里的桂木幸子走了出来,对着回到家的辻村公江打招呼。

    “她不就是照......”

    毛利大叔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服部黑鸡和种岛修二从后面捂住了嘴给堵了回来。

    看到对方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服部黑鸡和种岛修二点头示意了一下。

    还好,辻村家的人没注意到毛利大叔的话,从桂木幸子身后又走出了一个年轻人,是辻村公江的儿子辻村贵善。

    “还不是爸爸不愿意见幸子,索性我今天直接把幸子带回家让他见一见。”

    毛利小五郎众人大概有些弄不清楚,只当是像种岛修二和服部黑鸡说的一样出于人类对完美的挑剔。但是种岛修二知道,并不是这样,而是桂木幸子和辻村公江年轻的时候长得太像了,让外交官也觉得有些不妥。

    只是还没来得及找人去查,今天外交官就要死了。

    种岛修二今天依然不准备阻止辻村公江杀人,毕竟这外交官也不是什么好鸟。而把自己女儿扔在老家成年了自己女儿都不是到自己妈妈是谁的辻村公江大概也好不到哪去。

    一个以权谋私栽赃陷害,一个生而不养抛家弃女。就这么着吧,今天就当是刷一刷警视厅的声望值了。

    “对了,这几位是妈妈你的朋友吗?”一旁的桂木幸子开朗的和辻村公江搭话,看起来真的是个性格不错的姑娘。

    “是不是都和你没关系!”辻村公江变了脸色,就好像桂木幸子欠她几个亿一样:“我不认为你现在有资格和我妈长妈短的。”

    辻村公江突然地暴怒令现场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一时间毛利大叔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对,对不起......”桂木幸子有些委屈。

    从一开始辻村家知道自己和辻村贵善交往的时候,就很是反对。但是辻村贵善坚持而自己又很喜欢辻村贵善,她觉得凭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善她和辻村一家的关系。

    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有些困难,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家里的阻力还是那么大......

    辻村公江见到桂木幸子有些委屈的样子,也没说些什么,转身带着众人前去书房,去和外交官见面。

    众人前去书房的路上遇到了外交官的父亲打了声招呼之后来到了书房的门前。

    书房门关着,屋子里传来阵阵歌剧声。听起来就像外交官在书房里正在听歌剧一样。

    “咚咚...”

    辻村公江敲了两下门,发现没有回应,从包里掏出了书房的钥匙打开了门。

    推开门,外交官坐在办公桌后面,手拄在下巴上看起来睡着了的样子。服部黑鸡和毛利一家被书房里的音响吸引,都走了过去打量着看起来很高级的音响。

    而种岛修二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辻村公江,看着她走到了外交官的身旁伸出手推着外交官。

    “老公,老公,别睡了,家里来客人了。”

    辻村公江一只手推着外交官,而另一只手仿佛是从外交官的后颈拂过,在众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略微的停留了一下。

    “老公,老.....?!”

    就在辻村公江一边叫着外交官一边推他的时候,外交官仿佛是身子失去了控制一般向着旁边倒了下去。

    “砰!”

    外交官倒地的声音惊到了在一旁看音响的众人!

    辻村公江赶紧跑到了外交官的身旁:“老公,你怎么了,醒醒啊!”

    服部黑鸡走到了外交官的身边,蹲下身来试探了一下外交官的颈动脉对着众人摇了摇头。

    “他已经死了。”

    “什,什么?!”

    “小兰,快去联络警察!”

    种岛修二在一旁冷眼旁观看着辻村公江的表演,不得不说,柯学世界里的嫌疑人们人均影帝,那悲伤的表情表演的和真的一样。

    柯南不顾自己感冒有些昏沉的脑袋跑到了死者旁边,看着死者嘴唇上渐渐泛出的青紫色和摸起来尚未凉去的体温陷入沉思。

    这是死者刚死亡不久的证明,而敏锐的柯南又注意到了死者后颈的针孔,难道说!

    柯南赶紧四下张望起来,果然!在死者办公桌下面有一根寒光闪闪的针!

    发现了线索的柯南赶紧凑过去想仔细观察一下。

    “砰!”

    柯南和服部黑鸡的头撞到了一起,看起来他们都发现了那根在办公桌下的针。

    “痛死了!”

    服部平次捂着脑袋站了起来,捞起柯南扔给了小兰。

    “真是的,你要照顾好他啊,怎么能让小孩子看这种尸体呢!”

    服部黑鸡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对着小兰埋怨道。

    小兰抱着柯南尴尬的点了点头,柯南则是无语的趴在小兰的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