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柯学世界里的基本演绎法 > 第五十五章 不要让手上沾满鲜血(一)
    “兄弟们大老远来一趟,让我们冒雨下山这不好吧。”

    种岛修二手扶着腰间的手枪向前一步和老和尚说道。

    “不、不好......”老和尚头上有些冒虚汗。

    “好不容易旁边有间可以投宿的寺庙,就这么赶人走也不太好吧。”种岛修二又上前了一步。

    “是、是...您说的没错......”老和尚的话已经说不利索了。

    “这山间的小破庙,住一宿比东京还贵,这更不好吧。”种岛修二的手已经握住手枪了,感觉就要随时抽出来射击一样。

    “不好...不好...是我太贪心了......”老和尚哆哆嗦嗦的对种岛修二说道。

    “很好,我想我们达成一致了。”种岛修二把手放了下来,对着老和尚点点头:“那么具体的投宿费就让大叔和你聊把,相信大师你会给我们一个公道的价格的。”

    毛利一家看着种岛修二吓唬山泥寺的老和尚,虽然心中不大赞同这种做法,不过遇到这种奸商还真得种岛修二这种不讲道理的人去和他们交涉。

    毕竟这几万円也不是拿不出来,但是要是因为下雨回不去家再被宰一笔,那可真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就连最具正义感的柯南也没说什么。一来在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来看,种岛修二不是那种拿着枪犯罪的人。

    二来嘛,这老和尚的嘴脸就连正义使者柯南都看不下去了。

    毛利大叔上千和山泥寺的老和尚敲定了投宿的价格,三大一小包食宿一共10000円,这个价格也还算是一般吧。

    在付过钱之后,老和尚对着寺庙里招呼,把还在寺庙里修行的和尚们都叫出来给大家介绍。

    不一会儿,寺庙里跑出来四个年轻和尚。

    四个里面年龄最大的和尚叫做宽念,是寺庙里的大师兄;最胖的叫做屯念是寺庙里负责伙食的和尚,虽然最胖,但是烧得一手好菜(话说好像负责做饭的人都不怎么瘦?);瘦瘦高高的和尚叫做木念,做的一手好木工,负责庙里的木工活;最小的和尚叫做秀念,来的最晚,没什么功绩但是脑袋很灵光。

    最后老和尚自我介绍了一下,他叫做天永和尚,是寺庙里的主持。

    一行人互相行过礼之后以前进到了寺庙里面,而在听说他们四个人天永和尚才收了他们10000円的时候,都显得十分惊讶。

    “诶?今天师父是大发善心了吗。”

    几个年轻和尚在那边嘀嘀咕咕,显然天永和尚今天的做法让他们感到很惊讶,毕竟平时赶上下雨天不能下山了游客们天永和尚基本不会放过这种发财的好机会。

    你们以为老衲想发善心吗,还不是那位小哥太英俊(吓人)了,天永和尚心里嘀嘀咕咕。

    “那么屯念、木念,你们就去准备晚餐吧;宽念和秀念带着客人们在寺里参观一下吧...”天永和尚决定不让自己的徒弟们再讨论关于善心的问题了,给他们都安排了事情。

    天永和尚和屯念、木念走后,宽念和秀念带着毛利一家和种岛修二在寺庙里参观起来。

    种岛修二的目光一直放在最小的秀念身上,在刚到山泥寺的时候种岛修二就觉得隐隐有些熟悉,再加上路上那股子案件的气息,更觉得这就是原著里面的剧情。

    而主持介绍到秀念的时候,种岛修二想起来了。

    这次雾天狗杀人事件就是就是这名叫做秀念的年轻和尚做的,原因好像是为兄报仇?而杀得就是山泥寺的老主持天永和尚。

    在看到人的时候种岛修二大概想起了就是这些,而具体什么手法,大概只能在这间寺庙里看一看才能想得起来了。

    不过大概好像是把一个屋子灌满水然后把人吊死......

    柯学世界的杀人手法总是显得很新奇,真的是不管多离谱,只要我解释的够柯学,那么这就是科学的手法。

    在宽念带着大家介绍过上殿的帝王尊之后,他带着众人去下一个可以参观的地方去,几人路过了一件上锁的屋子。

    种岛修二发现秀念经过屋子的时候明显想说些什么,但是,领头的宽念没说话,所以他就按捺了下来。

    柯南这个时候的侦探病犯了,看到一件门上挂着锁的屋子就想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按理说要是真的是小学一年级,这种好奇心旺盛的年龄,到处跑跑看看倒是正常。

    但是柯南已经16岁了啊,都已经上了高二了,还有这么大的好奇心,只能归结到侦探的好奇心上了。

    “诶,小朋友......”

    宽念还没来得及阻止柯南,就发现柯南已经跑到屋子里面去了,于是也只能咽下自己还没开口的半句话。

    看到柯南进了一间屋子,毛利小五郎和小兰也跟了进去。秀念看着大家都走进了那间屋子,好像是松了口气。

    种岛修二在众人中最后一个走进了屋子里。

    这间屋子不像普通的房间,屋子大概10平左右,但是天花板大概有二层楼那么高,显得很是奇怪。

    而屋子唯一一扇窗户开口在屋子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显得屋子里阴森森的。

    “这是什么地方啊?”毛利大叔看着这间奇葩的屋子有些奇怪。

    大概是毛利大叔搞不懂这栋建筑的设计师了,这是开个窗户意思一下?

    秀念和尚越过众人,走到了最前面对着大家说道:“这间屋子是以前犯戒的僧人在这里忏悔修行用的,以前如果寺庙里的和尚犯了戒之后就会到这里修持自身,等修行够了才会出来。”

    “怪不得屋子这么高,而且只有那么一小扇窗户,而且墙壁上涂着这么厚的漆。”

    毛利大叔摸着墙壁若有所思。

    “不过发生了那件事以后就......”秀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宽念给打断。

    “是,师兄...”秀念和尚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不过却没有表达出来。

    “那么我带大家去上层参观一下吧。”宽念说着对众人说道,转身走出了这间‘禁闭室’。

    种岛修二特意落到了最后边,和秀念和尚并肩走着小声的说道:“我对你说的那件事到时很感兴趣,秀念师傅。”

    “啊?是吗,请问您是...”秀念和尚显得有些惊讶。

    他提起这件事情是想自己找出哥哥的死在这里的真相,而这些客人好像不是电视台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