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柯学世界里的基本演绎法 > 第八十七章 老夫那么大家业居然没人继承
    柯南看着这么大一片沙滩就只有两户人家的时候,心里关于狗大户的吐槽终究是没吐出声。

    毕竟好歹也是园子招待他们过来的,不能忘恩负义啊~

    就在三人准备前往富泽家别墅的时候,铃木家别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咚咚咚—”

    “诶?这个时间会是谁过来啊。”

    园子听到敲门声,走到大门处打开了房门:“富泽伯伯?!”

    “诶,爸爸?”

    门外站着的真是富泽财团的会长——富泽哲治。

    “爸爸您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说等下的时候带着绫子过去拜访您吗?”富泽雄三有些不解的说道。

    “哈哈,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尝一尝未来儿媳妇的手艺了,所以索性直接过来了。”

    富泽哲治爽朗一笑,抬腿走进屋子,忽然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种岛修二。

    “喔唷,没想到种岛侦探也在这里啊,哈哈,真是有缘啊~”

    富泽哲治爽朗的朝着种岛修二打着招呼。

    “诶,富泽伯伯也认识种岛吗?”

    园子有些好奇,他没想到和父亲关系好的伯伯居然会认识还在上高中的种岛修二。

    “哈哈,是啊,因为之前有些事情拜托种岛侦探去调查,所以慢慢就认识了。”

    种岛修二站起身和富泽哲治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了,富泽会长,看来您很有精神啊~最近还在关注棒球比赛吗。”

    “哈哈,那可是当然的了,我可是铁杆粉丝呢~”

    种岛修二的话刚好搔到了富泽哲治的痒处。

    “种岛哥哥,种岛哥哥。”

    柯南在一旁小声的叫着种岛修二。种岛修二疑问的看向柯南:

    “怎么了?”

    “富泽会长找你调查的是什么事件啊?”

    柯南的求知欲又来了,真的是如果把这份心放在学习上,这会儿柯南都考上东京大学了!

    “不能说啊,柯南。侦探有义务为每一个委托人保守他们的秘密,如果没经过委托人同意的话,我是不会说的。”

    种岛修二耸了耸肩对着柯南说道。虽然他是个高中生侦探,但是侦探的基本原则还是要做到的。

    “好吧......”柯南也不去烦种岛修二了,毕竟种岛修二说不会告诉他那就肯定不会告诉。

    就算柯南撒泼打滚,恶意卖萌也没有用,实在把种岛修二搞烦了的话,轻则作业超级加倍,重则藤条伺候。

    听种岛修二说最近在研究“负荆请罪”,就是不知道网上有没有卖荆条的。

    (柯南:你要是想让我死可以直接把琴酒带过来,但是请你不要这么不是人的折磨我!!!)

    吃过晚饭后,小兰和园子帮着绫子收拾完厨房回到了客厅和大家聊天,而绫子则是在准备给大家的咖啡。

    也不知道晚上喝完咖啡之后还能不能睡着觉...

    富泽哲治则是抱着一台电视机在看棒球比赛,电视里棒球运动员刚好打出了一个好球,富泽哲治开心的大叫起来。

    富泽雄三看着自己的爸爸有些无奈。

    “爸爸,我记得你是鹿儿岛空对空队的球迷吧。”

    “哈哈,对啊。”

    “可是也没必要在这里看呐...”看着只要在看棒球就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父亲,富泽雄三有些无奈。

    媳妇还没过门呢,你这是把自己表现得淋漓尽致啊,真不愧是你啊,老爸。

    “没办法啊,谁叫家里的卫星传送突然出现问题了,只能在这里看了。”

    富泽哲治挠挠头,他也不想在这里看,回到自己家看多自在啊,在这看自己还得收敛一点。

    “比赛中断一下,现在是晚上九点钟,接下来必须播报5分钟新闻...”

    电视的节目突然从棒球比赛跳到了新闻上,一个西装革履的主持人在播报鹿儿岛遭到台风袭击的新闻。

    突然地新闻让富泽哲治很是生气,气的他眉毛一跳一跳的,如果主持人在他的面前估计得被这个老头子骂的狗血淋头。

    “该死的,怎么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插播新闻!!园子,你们家有收音机吗?”

    富泽哲治想到了既然不能看,就只能靠收音机听一下比赛状况了。

    “收音机上没有这次的比赛播报哦,伯伯。”柯南日常乐于助人,翻看了一下报纸上的转播情况对着富泽哲治说道。

    “可恶...”发现没办法继续观赛的富泽哲治有些气恼,对着自己生着闷气,这时候绫子端着咖啡走进了客厅。

    “好啦伯父,喝杯咖啡时间就过去了,何必和自己较劲呢。”说着铃木绫子递给富泽哲治一杯咖啡。

    看到儿媳妇这么懂事,富泽哲治也是老怀大慰:“哈哈,铃木家把女儿教的很好嘛,你还真是好命啊,雄三~”

    “和绫子比起来我另外两个儿子就不行了,大儿子太一放着我的衣钵不去继承,非要当什么小说家,而且30岁了还在单身!”

    “二儿子达二则是跟一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女人结了婚,连我这个当父亲的都不告诉!”

    一想到这里富泽哲治就生气,自己一共就三个儿子,以后富泽财团肯定要交到他们手上,结果现在三个继承人老二肯定不行了。

    这来路不明的女人是奔着富泽财团来的,以后老二就只能当个富贵闲人。

    “好了,爸爸,就别再说哥哥们的坏话了...”

    富泽雄三急忙打着圆场,毕竟他富泽雄三也不想继承家业啊!!他只想当一个快乐的画家。

    如果要是父亲对两个哥哥彻底失望了的话,那压力岂不是就全在自己身上了吗,那可不行!

    “雄三,你也不好!”

    富泽老爷子开启了狂喷模式,把自己看不了比赛的怨气和平时儿子们的不省心全都发泄在了富泽雄三的身上。

    “成天都在画那些没用的画!”

    听到富泽哲治这么说,富泽雄三一下子站了起来,迈步向外走去。

    “雄三,你......”绫子想缓和一下父子之间的关系,但是两个在气头上的男人哪是绫子一两句话就能让他们消气的。

    “我就先回画室那边了,绫子,突然想起来还有一幅画没有画完。”富泽雄三和绫子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回到了自家别墅那边。

    “这小子要是不那么固执的话,到公司上班去,我一定会给他安排一个好位子的。”

    富泽哲治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媳妇劝一劝自家孩子,最起码家里那么大的产业不能没人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