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柯学世界里的基本演绎法 > 第一二四章 从侦探剧变成白蛇传?
    大概是看出种岛修二的不解,森园菊人对种岛修二解释道,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开始接手家里的生意,所以希望自己表现的完美一些。

    然后当时犯错的时候索性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而且后来他也确实弥补上了前期的问题。

    所以既然已经都解决好了,他也不想让自己的父亲知道自己犯错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别人告诉家长和自己坦白完全是两个概念。

    “所以就算那个人把你犯错的情况公布出来也是无所谓得了?”种岛修二听完森园菊人的解释挑了挑眉。

    “没错,那毕竟是森园家的产业,况且我犯的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最多让父亲火冒三丈而已。”

    森园菊人轻飘飘地说道。

    “那你有什么怀疑对象吗?”

    “不,完全没有...这就是我迷茫的地方了,虽然我不是一个十分精明的领导人,但是我自问也不会让手下对我这么恨之入骨才对啊。”

    提起怀疑这件事森园菊人也是一脸懵逼,在公司里他可从来没有耍过大少爷脾气,而且对手下不能说推心置腹,但是也很不错。

    最起码在柯学世界里,森园菊人应该是那种比较安全的老板。

    既然不是手下那就是外部的对手了,问题是就算是森园家的竞争对手会不会用这么幼稚的手段不说。

    就算是用了这种手段使用对象也应该是他爸森园干雄啊,毕竟森园家现在主事的还是森园干雄。

    “啧...”森园菊人这个情况让种岛修二有些牙疼,之所以是牙疼不是蛋疼是因为还没有那么疼。

    “既然不是你的手下,不是外面的竞争对手,总不可能是你家里的人吧...”种岛修二一边做着排除法一边随口问道。

    本来种岛修二都没把这件事当真,但是他看着森园菊人若有所思的样子有些傻眼了。

    “我说,不会真的是你家里人发的吧?!”

    “不不不...”反应过来的森园菊人赶紧摆摆手:“我家里人巴不得我现在成家呢,都说我成家之后才会稳重起来。”

    说着森园菊人有些无奈,毕竟自己这个花花公子的性格真得有人管一管才行。

    “那你一惊一乍的...”种岛修二翻了个白眼,自从和小哀住在一起之后种岛修二翻白眼的次数直线上升。

    “只不过是觉得我家的管家最近有些不对劲吧...就是不知道哪里不对...要不然种岛你明天来我家看看?”

    森园菊人想了半天没想出来森园家的管家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而且重松管家已经在森园家好久了,是他爸爸那辈的人,森园家还是相当相信他的。

    并且自己的未婚妻当时就是靠重松管家撮合的,你说明明结婚都是重松管家撮合的结果警告信还是重松管家发的,这不是扯淡呢么......

    “好吧,那么就多有打扰了。”种岛修二想了想,还是跟过去看看吧,万一自己能发现点什么也算是尽心了。

    看到两人终于谈完的高杉俊彦提议:“今天是帝丹大学的校庆日,要不要一起去看一看?貌似还会有不错的侦探舞台剧,而且不光是大学生,说不动还有新鲜的女高中生呢~~”

    说完手肘怼了种岛修二两下,不过高杉俊彦这个形容词可真的是...新鲜是形容高中生的吗?!

    听到高杉俊彦的提议森园菊人双手赞同,这两个人真的是,一个结婚刚度完蜜月,还有一个后天就结婚,真的靠谱么......

    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种岛修二被二人拉到了帝丹大学,准备进去看侦探推理舞台剧。

    “刚刚好,刚刚好,我们来的时间很准嘛。”

    森园菊人和门口的学生打听了地点之后,冲着种岛修二和高杉俊彦招手。

    种岛修二则是盯着帝丹大学门口的车子发愣,倒不是这辆车比较少见,而是这辆车后备箱凸出来一块。

    没错就是凸出来,而且是人头那么大的一个凸起,因为凸起部分掉漆的缘故,种岛修二没有把它错认成个性化的装饰。

    随后四下打量了一下,他发现地上的角落放着一个快要碎了的头盔,看起来是因为外力作用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种岛修二把这两样东西稍微联想了一下...该不会是少年作死团的小鬼们又作妖了吧。

    “看什么呢,种岛,我们该进去了。”高杉俊彦打断了种岛修二的思路,怕种岛修二临阵脱胎于是硬是把种岛修二架进了学校。

    三人一进剧场种岛修二就开始四下张望,果然在人群中种岛修二发现了毛利小五郎和小兰的身影。

    没跑了,门口那个妥妥的柯南干的好事。而且现场没有警察,周围也没有人提到什么杀人事件,估计这次柯南搞了个大乌龙。

    就是不知道毛利小五郎知不知道这个事情,而且门口的汽车后备箱都成了那个熊样了,不知道大叔赔钱的时候心疼不心疼......

    渐渐地剧场安静了下来,演员出场。

    额....种岛修二看着台上像蛇一样扭来扭曲的演员双眼有些发直。大哥你演的是杀人犯啊,不是白蛇传,你在那扭什么玩意呢?

    还有,这个台词水平还好意思出来演出呢啊,你好歹把台词背一背在上台啊,要不然下面放个提词器我们也能接受。

    你这个绊绊磕磕的台词真是让人没法接受啊....

    种岛修二听着听着更觉得不对劲了,这个声音,为什么这么像小岛元太那个小黑胖子的声音?

    特么的好像小岛元太读课文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是这么个熊样吧!那这个晃晃悠悠的玩意其实不是演员,而是?!

    就在这时候,台上扭来扭去的那个演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扭动的幅度变得更大了,而且绝对不是正常人类能做出的动作。

    好家伙这下子直接石锤了。

    小岛元太脚下办了个跟头,一下子三人摔了出去,当时就露馅了。

    无奈台上另一名演员只能赶紧尴尬的想观众鞠了一躬然后就退场了随后观众以为是道具的人头突然动了。

    吉田步美从袋子里站了出来带着袋子和少年作死团一起下场了。

    一旁毛利大叔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帝丹大学还能看到这帮不省心的小鬼,真是稀奇...

    希望大叔看到账单的时候要坚强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