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 > 第三十四章 你就不想找到一些归属感吗
    “陈沦,饶常,束柔……”

    望着目光平静着的陈沦,这位岳老教授再停顿了下目光,

    才再转过些头,看着三人,唤了三人的名字,

    “你们的精神和意志是超出常人很多的。我看了你们测试记录,我在诡界中的表现,是不如你们的。”

    岳老教授的目光在陈沦三人身上转动着,再停顿住,认真地出声说道。

    陈沦目光落在这位岳老教授身上,似乎只是看着说话的人,

    束柔则是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盯着这位岳老教授,同样一句话没说。

    倒是陈沦旁边的饶常,脸上再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些得意的笑容来,

    “哈哈,我就知道,我果然天赋异禀……哈哈……老岳啊,你这样的夸奖,又让我想起了我上辈子当雇佣兵的时候,我老大就是这个夸奖我的,说我跑得快,让我顶上,我想,那可不,我直接就冲上去了……哎,现在又都过二十年,我都又二十岁了。”

    饶常脸上笑着,嘴里说着,眼底却一点笑意都没有。

    旁边的束柔转过头,看了眼饶常,再转回头,看着岳老教授。

    陈沦似乎听不到饶常嚷嚷的话,只是脸上平静着,目光落在这位岳老教授身上,

    这位岳老教授听着饶常的话,停顿了下,

    “……在看到你们的测试资料过后,我甚至都有些认同诡异局招入些年轻的人计划了,至少这个计划发掘了三位,而在你们身上,我的确看到了希望。”

    岳老教授说着话,对着陈沦三人露出了些歉疚的笑容,

    紧跟着,笑容再褪去了些。

    陈沦看着这位岳老教授,一句话也没说。

    旁白的束柔,饶常,自然也没再出声,只是一个看着这位岳老教授,一位仰头琢磨着不知道什么。

    “之前给你们授课的蒲教授,应该有给你们提到过牧老教授,心理学部门的创建者,我们现在应对诡所有方法的基础和来源……但蒲教授估计没给你们说过。这位牧老教授,也是个有些‘疯’的人……”

    岳老教授出声说着,目光有些恍惚,再停顿了下,

    “当然,没你们‘疯’……”

    岳老教授再放下了视线,落在陈沦三人身上,再停顿了下,微微露出些笑容,

    笑容再渐收敛,再继续说道,

    “虽然我们这些老家伙可能比你们三位先来,但在精神意志和在诡界中存在的能力,并不比你们三个强,可能还比你们三位弱一些。”

    转动着目光,岳老教授再看着陈沦两侧的饶常,束柔,

    “我可能很难理解你们的想法。但留下你们三个,主要是想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三位的精神意志我相信已经完全达到能寻找意识源基的程度,你们可以试试,开始寻找自己的意识源基……至少在我们这些老家伙顶不住的时候,需要你们上的时候,你们在诡界中,能够更好的保全自身。”

    “这方面的方法和经验,其实也很难直接传授给你们,我用得方法就是,回忆,回忆一些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面对,面对最真实的念头,自己。人脑海里有时候涌现出的想法,是很疯狂,甚至是变态的……这样逐层逐层解构自己的内心,撕开自己的想法,寻找构建起你意识,最初的东西,可能是一句话,一个画面,一个概念,一个念头。”

    “对于寻找意识源基,心理学部门有句话:看看自己的想法究竟有多疯狂,看看自己有多不像一个人。”

    岳老教授出声说着,再停顿了下,

    “对于寻找意识源基,我能给你们传授的经验就这些。你们可以自己尝试,开始寻找自己的意识源基。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跟后勤部门沟通,他们会尽量满足你们。”

    听着岳老教授的话,饶常还不知道琢磨着什么。

    束柔则是再盯着这岳老教授停顿了下,再转过头,思索着什么。眼底不时掠过些狂热的兴奋。

    只有陈沦,目光依旧平静着,似乎这些东西与他无干。

    只是目光自然落在这位岳老教授神身上,

    不在乎,不关注,也不好奇。

    “好了,饶常,束柔,你们也先回住所吧,我再和陈沦说几句话。”

    岳老教授再转过头,对着饶常和束柔出声说了句,再转过了头。

    “可恶,没想到小灶中还有小灶,这就是传说中的小灶王吗,没想到最后留下的人竟然不是我……”

    束柔一句话没多说,提着笔记本电脑就转身离开,往屋子外走了出去。

    饶常悲愤着,嘴里念叨着,脚下却没停,也跟着走出了屋子里。

    屋子里,愈加有些安静。

    目光落在这位岳老教授身上,陈沦没什么动作,也没出声说什么。

    这位岳老教授的目光再转回,也落在了陈沦身上,

    看着陈沦,这位岳老教授停顿了下许久,也没说话,

    而陈沦,脸上神情也没变化,依旧平静着,就如同早上时坐在还没褪去的黑暗中。

    “陈沦,我在老谭那儿,看过你的相关档案。”

    再停顿了下,岳老教授看着陈沦,再出声说道,

    “我知道,你可能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我们也没有理由让你去救这个世界的任何人。”

    “但你不想找到一些对这个世界的归属感吗?”

    岳老教授出声对着陈沦说着。

    陈沦却依旧平静着,脸上神色一点变化都没有。

    或许这话是对‘陈沦’说得,

    只是‘陈沦’的记忆对于他来说,已经是醒了之后的梦,越来越淡,渐退化成了一个个模糊的符号。

    看着陈沦的神情,岳老教授再停顿了下,

    “……陈沦,按照你对自我心理和行为的剖析程度,对于别人来说,很困难的寻找意识源基,对你来说恐怕是很简单的事情……甚至,恐怕你已经知道自己的意识源基是什么了……”

    有些没头没脑的,岳老教授对着陈沦再说了一番话。

    陈沦没做任何回答,只是目光落在这位岳老教授身上,

    “你的眼睛里,血丝有些过多了。”

    似乎只是陈述一件眼睛看到的现象,陈沦平静着对着这位岳老教授出声说了句。

    再转过了身,便挪脚,往着屋门外走了去。

    看着陈沦往屋外离开,这位岳老教授也没阻拦,

    只是望着陈沦以较缓的步子走出屋子里,走远,

    再停顿了下目光,这位岳老教授低下些头,望了望手里的板刷,

    再抬起头,揉了揉有些浑浊的眼睛,

    沉默着,再放下手,

    转过身,挪脚走到写着些字迹的白板跟前,

    这位岳老教授再拿起手里的板刷,用力着,一下下擦拭着白板上先前的字迹。

    ……

    回了诡异局驻地的住所。

    陈沦推开门。

    走入。

    屋里,萦绕着带着些饭香的雾气。

    走之前,煮在电饭锅的饭,已经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