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苍天岂容误苍生 > 第二十四章 驱虎吞狼连环计
    过了片刻,还是何苍天自己打破了静谧,他先向皇后欠一欠身,然后依次看向贾谧、董猛、阿舞三人,微笑问道,“请教常侍、董监还有这位……呃,姊姊,听到‘下第三道同样诏书’,到底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贾谧透一口气,“不晓得咋回事——寒栗都起来了呢!”

    董猛、阿舞的身份,皇后面前,却不能随便说话,阿舞看向皇后,皇后微微一笑,“尽管说!”

    阿舞觑了何苍天一眼,“婢子的手心……好像都见汗了呢!”

    董猛:“奴……仿佛陈良使。”

    哦,原来你姓陈,“良使”的衔头,在汉朝,那是女官最低一个等级,晋承汉魏之制,应该也差不多吧?

    就是说,刚刚有了替皇帝“侍寝”的资格。

    当然喽,皇后是绝不肯派你这个尤物去办这个差使滴……

    哎哎,我想哪里去了?收心!收心!

    定定神,正容说道,“咱们不过‘绸缪’,并未付诸实施,且这几道诏书,承旨之人,也并不是咱们,尤如此——”

    “我明白了!”皇后目光灼灼,“杨骏若果然如你所说,‘色厉而内荏,外强而中干’,就一定承受不住!一定慌了手脚、乱了分寸!”

    “殿下圣明!”

    “若他们第三次封驳,”皇后咬着牙,“我就请陛下第四次下诏!看他们‘承旨’还是不‘承旨’?”

    如果第四次封驳,那真是宪政危机了!

    对于皇帝来说,给一个庶人一个五品的散职,虽破坏了潜规则,却算不得“失德”——既未残害忠良,亦未拿国库的钱装到自己的口袋里,臣下连续四次坚拒,形同反逆了。

    杨骏,他敢“反逆”吗?

    “小人以为,”何苍天说道,“第四次封驳的情形,不会出现,至多第四次下诏,杨骏等就该‘承旨’了,如是——”

    顿一顿,加重了语气,“朝堂诸公,乃至天下人,就晓得了,杨骏其实不足畏!君臣之分,才是真正的‘磐石之固’!不可撼动!”

    再一顿,“另外,孰为‘有德有力’者,便清清楚楚了!”

    皇后不由大笑,“好!好!果然‘其一、其二得而兼之’了!”

    顿一顿,拿手指虚点着何苍天,“我明白了!怪不得你要官五品——并非只为你自己!若只是个七品、八品,就未必能逼得杨骏他们封驳呢!——好小郎!”

    “臣之心思,难逃圣鉴。”

    事实上,这就是俺之前心里念叨的“其四”啦。

    “还有,”何苍天继续说道,“逼虽是逼,却不至于就逼的杨骏狗急跳墙——一切流程,都照杨骏他们那一套走,小人这个‘员外散骑侍郎’,正如常侍所言,亦不预任何政事,台面上看过去,杨骏的利益,其实丝毫无损。”

    顿一顿,一笑,“虽然,小人以为,杨骏就算‘狗急’了,也未必就敢‘跳墙’!”

    皇后再次大笑。

    笑声歇落,摇摇头,“料敌从宽!料敌从宽!”

    也对。

    “是,皇后训谕,小人谨记。”

    顿一顿,“这几道诏书的措辞,也要有些特别的计较。”

    “说!”

    “其一,小人大胆,请陛下谦和自抑,明示:此为特例,不为常例,未足为子孙法。”

    皇后想了想,点点头,“嗯,也算题中应有之义,说闲话的人,也会少些。”

    “是,殿下圣明。”

    顿一顿,“其二,段广但凡封驳,陛下再下诏书,就一定对其加以奖谕,‘守正不阿’‘公忠体国’什么的。”

    其余四人都大感意外,皇后转着念头,“这……有意思……啊!我明白了!”

    顿一顿,“还可以赏他些实在的!他封驳一次,就赏他……五百匹绢!如何?哈哈哈!”

    有一说一,这位皇后的反应,真的很快!“天资聪睿”,或不为过誉。

    “殿下圣明!”

    顿一顿,“其三,到底是‘特例’,不能不寻个由头。”

    “这个不难吧?”皇后看向贾谧,“阿谧,你说呢?”

    “不难!”贾谧兴奋的很,“无非‘风云际会、君臣相得’而已!或者,何某为‘旧恩’亦可——陛下的‘旧恩’可,皇后的‘旧恩’……亦可!毕竟,云鹤是平阳人氏嘛!”

    顿一顿,“考诸前典,这样的例子多了去了,未必就破坏成法了!”

    嗯,这上头,就是贾谧的强项了。

    “好!就这样定了!就是散骑侍郎了!”皇后的口气,倒像是散骑侍郎的武冠已经戴到了何苍天的头上了似的,说罢,她坐回榻上——这一回,真正坐住了,连腿也搬回到榻上,上身倚靠隐囊,双腿弯曲,交叠,同侧向右首,右腿贴着榻面,左腿虚搁在右腿上,半竖着。

    “好罢,让我来听听,何侍郎如何‘幕中绸缪’?又如何‘在外奔走’?”

    右足隐入裙裾,不可见,左足却是伸出了裙底,足尖不断的轻点着榻面。

    何苍天一阵口干舌燥。

    他是臣下,只能偶尔直面君上的视线,而此处“帷幄之前、锦幛之内”,并非朝堂之上,如此环境,如此近距离“面圣”,谈的又是天下第一等机密事,便不好把个头低的太低,结果就是:上不得、下不得,无论如何,视线却避不开那只不断“点头”的赤足。

    好生辛苦也!

    何苍天收摄心神,“其一,小人以为,目下,咱们手上有的,只是‘大义名分’四字,余者,一切欠奉,所以,不能单打独斗。”

    “嗯,确需要强援——我亦以为然,只是,去哪里找啊?”

    “如今宗室强盛,不论当政者谁何,都应与之共参万几,这其实已是朝野之共识了;而对杨骏最不平者,亦为宗室,因此,臣以为,这第一步,应该联络宗室。”

    皇后沉吟,“说是这样说,不过,怕不怕前门拒狼、后门进虎?”

    “小人以为,应该叫做‘驱虎吞狼’;将那条狼吞掉之后,虎,或者以为可以做山大王了,可是,很快他们就会明白,此为兽圈,并非荒岭。”

    皇后注视着何苍天,过了片刻,“我晓得你的意思,可是,有把握吗?那班大王,个个都是虎狼之辈,没有一盏省油的灯!”

    “殿下‘虎狼之辈’四字极妙!如是,不过再演一出‘驱虎吞狼’的戏目罢了!”

    “哦!……”

    “最后剩下来的那只,管他是虎、是狼,若肯听话,赐他一只铁项圈;若不肯听话——”

    顿一顿,“彼时的殿下,大柄在握,上下效命,岂是今日之可比?”说着,拿手在颈部虚虚一划,“送他进屠家就是了!”

    帷幄之前、锦幛之内,再次出现了沉默,无声的惊心动魄,较上一次更甚!

    皇后死死的盯着何苍天,半响,咬着牙,“好计较!”不断轻点榻面的足尖倏然定住,足弓翘起,五趾紧拢,往下一踩,“就这样办!”

    何苍天心中,怦的一跳。

    有点要命啊。

    “诸王有势力者甚众,咱们该先联络哪一位呢?”

    何苍天没有马上回答,贾谧则以为云鹤有意将这次回答的机会让给自己,于是直一直身子,说道,“自然是汝南王亮!论辈分、论声望,他都算如今宗室第一人,亦可勉强算是‘朝野归心’,况且,最关键的,杨骏曾要杀他,他和杨骏,实为死仇也!”

    皇后看着何苍天,“你说呢?”

    “常侍所言极是,”何苍天说道,“汝南王确为如今宗室第一人,亮、骏亦确为死仇!不过,细揆上一回他二人的冲突,可以发现,汝南王的胆子,其实不大!彼时,他已可算是‘朝野归心’,他的麾下,亦非无拳无勇,最重要的是,彼时,杨骏立足未稳,他若反击,许多朝士都会站在他那一边,譬如石鉴,反戈一击都说不定!然,汝南王掉头就跑,终叫杨骏坐大至今。”

    “你是说,汝南王未必会应召?”

    “是。”

    “那,你以为哪一位合适呢?”

    “都督荆州诸军事楚王玮,勇悍轻锐,最是喜事的一个人,一定召之即来。”

    楚王玮,先帝第五子,今上异母弟。

    皇后对她这个小叔子的印象并不算好,皱皱眉,“他可不是个什么好相与的!这个……”

    “回殿下,‘好相与的’,大约也不敢对杨骏下手。”

    皇后沉吟,“这,倒也是……”

    想起一事,“对了,楚王入朝,可不能由陛下下诏,得他自请,是吧?”

    “是。”

    “杨骏、段广驳回,奈何?藩王入朝,可不比给你一个五品的‘名义’,楚王不可以再请的啊!”

    楚王若再请,就近乎胁迫朝廷,隐隐然示天下本王有觊觎大宝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