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苍天岂容误苍生 > 第二章 这个越,咋穿得乱七八糟的?
    似乎没过多久,隐约的意识回到了脑中:“我特么穿越了?!”

    “穿越”二字刚刚冒出来,便立刻重新感受到了身上的千百道绞索愈收愈紧,依旧一片黑暗,依旧在飞速旋转、急坠!何苍天本能的调动起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拼死抵抗这股似乎下一秒就会把他绞成肉汁的可怖力量,没剩下一丝气力去感受惊恐和绝望,终于,意识再次涣散,这一回,昏厥前的念头是,“记住!元康三年!元康三年!”

    这一回,似乎过了许久、许久。

    终于,意识再次回到脑中,黑暗已褪去,眼前的景物慢慢由模糊而清晰。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黑色的圆筒状物事,不断的摇晃着,这……这应该是一顶漆纱笼冠吧?俺在顾恺之的《洛神赋图》、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里见多了……

    不过,顾恺之是东晋的,阎立本是唐代的,顾画所本者为同时代,阎画所本者是就近的南朝陈,未必百分百如实反应画中人物所处时代之真实服饰,现在看来,至少在内廷侍者的冠帽的描绘上,他俩没犯错……

    咦?内廷侍者?介么说……俺穿到了宫廷里头来了?

    接着,漆纱笼冠下的面目也清晰了:一张年轻的圆圆的脸盘,满是焦急,嘴巴不断开合,但是……只有图像,没有声音。

    嗯,有点婴儿肥呢。

    何苍天有点儿奇怪:我可是穿越了啊!不是应该有多惊恐多惊恐、有多绝望多绝望吗?可是,事实却是……我很有点儿小平静?

    难道,所有的惊恐、绝望都已在同那无形的绞索的对抗中消耗掉了?

    终于,声音出来了:“何苍天!何苍天!”

    何苍天……

    这个何苍天,自然不是二十一世纪初的年轻公务员,而是三世纪末的宫廷铸冶监工。

    介么说,我是魂穿,穿到了一千七百年前一位同姓名的老兄身上。

    这个时代,还真有叫“何苍天”的?特立独行啊。

    那个鐎斗,应该是个传送门了。

    何苍天张了张嘴,“嗯”“呃”了两声,但还说不出话来;他尝试着挪动身体,只觉得百骸无一不酸、无一不痛,不过,脖子勉强可以转动了。

    于是就大致看清周边的景物了,这是一片……菜地?

    啊?俺没穿到宫廷里啊!

    婴儿肥将手臂伸到何苍天身下,尝试着搀他坐起来,何苍天自己也使劲儿,气力慢慢的回到了手脚腰腿上,终于,勉强坐起身来。

    紧接着,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哎哟!可吓死我了!”婴儿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你就这么直挺挺的一头栽倒,一点儿征兆也没有!紧跟着就浑身抽搐,没完没了,就跟打摆子似的!可是,你没羊角风的毛病啊!”

    很好,我听得懂你的话,明明白白。

    何苍天终于说出话来了:“这是……哪儿?”

    话是我的话,声音……不是我的声音。

    “西园呀!你摔糊涂啦?”

    很好,你也听的懂我的话,咱俩隔了一千七百年,但是……明明白白。

    当然,我是用此时空的何监工的耳朵来听、嘴巴来说的。

    先不想这些,先不想这些。

    先想——西园?

    何苍天尽可能快的让自己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

    呃,这里可能还是宫廷,只不过——

    “这里是……东宫?”

    “是呀!哎,你不是真摔糊涂了吧?”

    婴儿肥满脸担心的来摸何苍天的脑袋,前前后后的摸。

    “还好、还好!没摔破脑袋!没血!连个鼓包都没有!”

    “呃,你是——”

    “我是郭一呀!老天!你不能摔的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吧!”

    郭一?我晓得这个时代许多劳动人民的名字很简单,但您这也简单的过了头儿,好歹也取个“甲”“乙”啥的?譬如,铸造那件鐎斗的工匠的名字,就是个“乙”字。

    何苍天苦笑:“我真的……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不着急!不着急!慢慢的想,都能想起来的!你看,你不是想起来这里是东宫嘛!”

    我为什么晓得这片菜地份属东宫?第一,您一身内廷侍者的打扮;第二,史书上记载过,彼时的太子洗马江统曾经上书劝谏彼时的太子司马遹,其中有“今西园卖葵菜、蓝子、鸡、面之属,亏败国体,贬损令问”,而您又说这儿是“西园”,所以,俺就猜,这片菜地之所在,就是司马遹同学的东宫啦。

    哦,所谓“彼时”,应为“此时”了。

    虽然犹豫了一下,但何苍天觉得还是有必要做个确认:“你是太——”不对!这个时代还没有“太监”的叫法。“你是……宦者?”

    郭一用一种“怪好玩”的眼光看着他,“多新鲜啊!你第一天认识我?我当然是宦者了!”

    果然……

    突然,一个极恐怖的念头捉住了何苍天:这位何监工……不会特么也是个太监吧?!

    如是,我找块砖头撞死了算球!

    他不由又一次剧烈的咳嗽起来,郭一赶紧替他在背上轻轻怕打;何苍天咳的佝偻了腰,趁着这个姿势,伸手向档下一摸——

    哎哟!都在!都在!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此时,何苍天也发现了,自己的打扮同郭一是不一样的:郭一穿的青色的单衣,自己却是上襦下袴——嘿,要说“劳动人民”,自己才是典型的“劳动人民”的打扮呢!

    还有,郭一脚上穿的是木屐,自己脚上穿的……应该叫“屩”吧?其实就是草鞋。只不过,此时还没有“草鞋”的叫法,“鞋”也不是履屐屩靴之总称,只是特指一种有绑带的鞋,这种鞋,只见于文字记载,到底长啥样,何苍天并不晓得——迄至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初,还未有过出土的实物呢。

    无论如何,木屐之于屩,犹如单衣之于上襦下袴,隐然阶级有别了。

    呃,这位三世纪末的何苍天同学,您既为宫廷铸冶监工,咋说也是一个小吏,咋泯然于最普通的劳动人民涅?

    对了,还有,俺头上……只有一块头巾,别说冠帽了,连“帻”都算不上。

    真是正正经经的“劳动人民”啊!

    十有八九,此时,这位何苍天还没混到监工的职位上。

    那,此时,您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呢?

    “郭一,我头疼的厉害,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儿的,真想不起来……我在这儿,呃,我是说,我在东宫这儿,是做什么差使的?”

    “给使啊!你是东宫给使啊!昨天刚进的宫——我花了偌大气力才把你弄进来的!都不记得啦?”

    好嘛。

    宫廷之内,事务繁杂,许多杂活、气力活,单靠宦者是干不过来的,于是在宦者之外,再在宫外雇佣一批厮役,即所谓给使。给使负责的,都是粗活、累活、脏活,侍候皇帝太子妃嫔的差使,是宦者的,不干给使的事儿。在宫廷中,给使是地位最低的一个群体,位份最低的小黄门也可以对他们颐指气使。

    给使内部,亦有高下之分,也有自己的主管啥的,不过,很明显,昨儿个才进宫的何苍天,不可能是啥主管。

    何苍天苦笑:我穿的这个越,起点是真真不高啊。

    不过,原时空的何苍天,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从一个最普通的给使,爬到了宫廷铸造监工的位子,实现了阶级的跨越,想一想,还真是励志之典型呢!

    何苍天定了定神,“郭一,咱俩是……好朋友吧?”

    “废话!”郭一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若连这个都不记得了,那就该打了!”

    随即一笑,拿手照脖子虚虚一抹,“刎颈之交!”

    刎颈之交?呃……好吧。

    “谢谢你替我找了一个好差使啊……”顿一顿,何苍天终于问出了一个最紧要的问题,“呃,方才,你有没有在这儿……或者附近……见过一只鐎斗?”

    “鐎斗?这里是菜园子,哪里来的鐎斗?”

    “你……确定吗?”

    “确定啊!哎,你怎么问的这样奇怪?——这一交摔的!”

    “呃,我好像梦见了一只鐎斗……”

    顿一顿,“那,咱俩到这里,做什么来着?”

    “到菜园子里还能做什么?摘菜呗!”

    说着,郭一向旁边一指,“刚刚装好筐,你就一头栽倒了!”

    这时,何苍天才发现,旁边的两只大竹筐中,装满了各种蔬菜,葵菜、芜菁、芹菜、茄子、萝卜啥的,绿的绿,紫的紫,白的白,棵棵新鲜水灵,心想:这位司马遹同学,还真是个种菜小能手啊!

    哦,对了,这个时代,萝卜好像还不叫萝卜,叫“芦菔”啥的,我可别说秃噜嘴了……

    “你试一试,能不能站起来?菜已摘了下来,不好搁太久了!”

    郭一搀着,何苍天咬着牙,腿打着抖,酸软的不像是自己身上的物件,但摇摇晃晃的,到底也站起来了。

    他左顾右盼:那个天杀的传送门,到底在哪里呢?

    目光所及,这片地界,除了菜畦,还有一片鸡鸭的笼舍、两三作坊模样的小房子,以及一具水碓。

    “好!好!走两步!走两步!”

    何苍天颤颤巍巍的迈开了腿,一步、两步……

    不对!

    这个何苍天,此时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给使,还未没巴结到铸冶监工的位子,还未实现他的阶级跨越,也就是说——此时,那个天杀的传送门,还未被铸造出来!

    这叫我去哪儿找它?

    这特么是咋回事儿?

    这特么……乱的!

    何苍天心潮汹涌,呼吸开始急促了。

    这时,他才发现,之前自己的“小平静”,很大程度上缘于这样的潜意识:那个鐎斗既从三世纪末穿到二十一世纪初,又从二十一世纪初将我带回三世纪末,就应该是个双向的传送门,只要找到它了,就有再次穿回二十一世纪初的希望。

    而现在,事实是——它还未被铸造出来!

    如是,我如何才可能回到二十一世纪初?!

    我的父母、我的事业、我的朋友、我的现代生活……还有,我的……大地啊!

    一时间,何苍天好像要窒息了,他张了张嘴,感觉吸不进气儿了。

    郭一没有注意到何苍天情绪上的异样,拍一拍手,“好!好!没啥大紧要!没啥大紧要!哎,试一试,能不能挑起这两筐菜?”

    何苍天没有反应。

    “我可不能替你挑——不然的话,叫人看到了,你这份差使,就保不住了!”

    对,我是……给使。

    何苍天终于把那口气吸了进去,然后,又重重的、长长的吐了口气出来。

    他咬一咬牙:事已至此——既来之、则安之!在找到回去的办法之前,先——活下来!而且,要活的好!活的像个人样子!

    此时,就能看出厅领导对他的赞赏不无道理了:小何同志年纪虽轻,但,“临大事有静气”。

    不过,腿脚还是酸软的,得再缓一缓劲儿,“这两筐菜,往哪儿送啊?”顿一顿,试探着问,“是……金市吗?”

    “金市”并不只卖金银首饰,此“大市”之又名也。“大市”,顾名思义——“大集市”也。彼时洛阳的集市有三,一曰大市,在城内;一曰马市,在城东;一曰阳市,在城南。三市之中,以又名金市的大市最为重要,彼处周回数里,列肆棋布,工商百业,猬集荟萃,最是天下第一繁华热闹之去处。

    把菜送到金市做什么?那儿是集市,您说能做什么?当然是卖啊!

    啊?皇太子卖菜?

    是滴,东宫西园之出产,并不为自用,而是送到集市上发卖,赚小钱钱。

    前头不是提到过嘛,太子洗马江统曾上书劝谏太子,指斥“今西园卖葵菜、蓝子、鸡、面之属,亏败国体,贬损令问”——说的就是这个事儿啦。

    “金市?”郭一有点儿诧异,“这件事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呀?你是打哪知道的?”

    打哪知道的?打史书上知道的呀。

    “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吧?那个……东宫的人在金市上坐贾,外头早就传开了!”

    “你到洛阳没几天啊!消息挺灵通的嘛!”

    啊?这个何苍天,不是洛阳人?

    我还是装做什么都不记得的好,不然,讲多错多。

    郭一并未进一步追问,点点头,“也是,这种事情,哪里瞒的住人呢?”顿一顿,”不过,这一回,倒不是往金市送——”

    再一顿,微微压低了声音,“这一回……是往西边送。”

    西边?那是什么地方?

    何苍天快速的转着念头:西边,东宫的西边——

    “你是说——西宫?”

    “对了!”

    西宫就是皇宫,或曰宫城、台城;东宫、皇宫东西相对,东宫在东,皇宫在西,因此,皇宫又被称作西宫。

    要强调一下的是,东宫的规模虽较皇宫为小,但自为一独立宫殿群,东宫、西宫东西相望,彼此并不相接,两者之间,隔着一段距离。

    哦,对了,彼时,还有一处特殊的别宫也被称为“西宫”——位于宫城西北、同时也是位于洛阳城西北角之金镛城。“西宫”到底指代宫城还是金镛城,要看语境了。

    东宫往西宫送菜?这个事儿,史书上可没记载啊。

    何苍天精神一振,隐然有“发明历史”之兴奋,“哦,想来是太子进奉皇——”

    念头电转,生生打住——好险,差点儿说出“皇上”二字来!

    这个时代,可还没有“皇上”的说法!别的说漏嘴也罢了,这里是宫廷,皇帝的称谓可不能出错!

    滞了一滞,很辛苦的改成了:“呃,进奉皇后和陛下尝鲜的?——太子真有孝心!”

    犹如此,“皇后”排在“陛下”前头,还是别扭,若有人有心挑眼,或就是个可大可小的麻烦,郭一便微微一怔,不过,转念一想,如此排序,亦有其合理之处?皇帝愚鲁,皇后强干,郎君的一切皆在新妇的掌握之中,此为天下人尽皆知之事,何苍天刚刚进宫,宫里的规矩还不熟悉,下意识的将“皇后”摆在“陛下”之前,虽有“大不敬”之嫌疑,但……未足为奇吧。

    得空了,可得赶紧给他说道说道!这里是什地方?一句话说错不得、一步路走错不得的地方!

    狮子插一句:彼时,妻子、媳妇谓为“新妇”,并不仅仅是“新婚之妇”的意思。

    “太子……呃,确实孝顺!不过,这两筐菜,不是进奉陛下,而是——往弘训宫送的。”

    “弘训宫?”

    “太后啊!”

    啊?何苍天愕然:哪儿来的太后?元康三年……此时已经没有太后了呀!

    难道——

    “郭一,呃,我,我真是摔蒙了,现在……今年,是,是哪一年啊?”

    郭一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光看着他,“还以为你已经回过魂来了呢!今年——庚戌!永熙元年!”

    永熙元年?!

    不是元康三年?!

    永熙元年……特么是哪年啊?!

    何苍天急速的转着念头,拼命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库。

    永熙、永熙……

    司马炎驾崩,司马衷继位,本来照正常流程,应该次年改元,但当政者不晓得是木有文化、不明古制呢,还是有啥别的想头,新君一即位便改元了,是为……永熙?

    是了!

    永熙二年,又接连两次改元,第二次才改成了“元康”——

    就是说,此时距元康三年,尚有……三年?!

    我……去!

    何苍天的脑子微微的“嗡嗡”着,心里头,一片茫然。

    鐎斗铸造日期既为元康三年,他便一直想当然的认为——

    唉!

    永熙元年……元康三年,距这件天杀的传送门出炉的时间,可是愈来愈远了啊!

    手脚似乎再次酸软起来,呼吸又开始不大顺畅了。

    我穿的这个越,咋介么乱七八糟的涅!

    但是,茫然无措之中,一股隐隐的、奇异的感觉正在心底弥漫开来。

    那是什么?

    好像是某种……兴奋?

    咦?这是个坏消息啊?我为什么会兴奋呢?

    若不考虑那个天杀的传送门的出炉时间,元康三元、永熙元年……还有什么不同呢?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