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战神归来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生《挚爱》
    忽然,张小杰眼睛一亮。

    快速的在直播间输入一句话。

    各位家人们,之后的打赏以及支持归属台上的,算作我与台上人的PK,觉得我赢的扣1,觉得我输的扣2。当然要多多支持台上的朋友!

    1

    1

    1

    瞬间,扣1的刷屏了。

    看着成百、上千、乃至过万的评论1,再看着评论区对云天臣的讽刺和谩骂,张小杰得意的笑了。

    继续假惺惺的发了一个要支持台上的朋友。

    张小杰攥紧手机。

    “呵,等会下台了,老子大不了给你几块钱、几十块钱,给你打赏的粉丝一律拉黑!”

    “唱吧,我看你这个菜鸡唱成什么水平!”

    ……

    北地寒苦。

    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爷,一下子成为杀人犯,又一下子来到艰苦卓绝的边地。

    大雪仿佛要将天地笼罩,寒风吹过宛如刀割面颊。

    即使已经过了半年,依旧适应不了严酷的环境,新兵的营帐中,传来男人压抑的哭声与断断续续的歌声。

    歌声很难听。

    醒着的新兵们没有阻止,他们听出了四年。

    直到宵禁,男人蒙在被子里,一边流泪一边练习,直到天明。

    ……

    北地的第一个年头,终于接到换防的消息。

    听说要拔师西去。

    男人欣喜的神情变得落寞。

    其他人纷纷不解,西山同属贫瘠之地,但是环境要远远好于北地,男人无言沉默坐到床边。

    再次断断续续练起了歌。

    唯有他清楚,西去的路,无法经过上城。

    ……

    西山驻防第一个念头,参军第二个念头。

    男人在军营里显露峥嵘。

    换了营帐,也换了新的战友,唯有不变的,男人每晚断断续续的练歌声。

    战友询问这是什么歌?

    男人笑笑。

    “《挚爱》!”

    ……

    ……

    男人展露头脚。

    男人名气传遍了大军。

    男人成为战场上最骁勇善战的先锋,小将,大将,军首。

    男人依旧练习着很小众的歌曲。

    男人身边渐渐的多了些人。

    他们武艺不凡,个个神通广大,他们都知道男人喜欢唱一首歌。

    白金盟议国的王庭屋顶上,男人拿着《三十年绝不侵犯条约》,对着月光,再次唱起歌。

    可惜无人分享这份喜悦。

    但是歌声好听了。

    南域的界线上,浮尸十万,流血漂橹,恐怖的尸山血海场景,足以让每一个百战老兵心惊胆寒。

    唯有男人提着刚刚斩下的敌方大将脑袋,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着畏惧后退的百万敌军。

    看着跪地大喊‘神、神、神’的八十万御龙军。

    男人不是大笑,而是松了一口气。

    之后犹如人间炼狱的战场上再次响起男人的歌声。

    一曲唱罢。

    男人声音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询问着周围九道气势悍如神魔的身影。

    “这首《挚爱》,我唱的怎么样?”

    “好听,大人。”

    “哈哈哈哈哈,终于,可以回去了!”

    男人消失。

    九道神魔身影同样消失。

    唯有敌方大将的脑袋,依旧放在两国的界线上,无人敢动。

    从此四海皆平,大夏无恙。

    天臣战神的盛名向西越过百金盟议国,跨高山,过大河,最后就连鹰王座上的老太太睁开虚眯的眼睛,听着下方人汇报充满了疑惑与惊惧。

    同样战神的盛名东入大海,震撼岛国,最后飞越太平洋,直达西海岸,消息传到白人宫的时候,米国老头气的跳脚,大喊这是全球文明国家的威胁,是大独裁者行径!

    可惜于事无补。

    战神那种境界的恐怖存在,最普通的都被称作人形核武!

    米国老头再怎么咨询伟大,也不敢触怒如此存在。

    这一刻战神的威名震惊全球。

    但是少有人知道,战神总是喜欢唱一首歌。

    ……

    想念你的笑和天使的味道

    无数次想像见面时的拥抱

    曾经的浪漫就像风一样

    让它带走全一笔勾消

    想牵你的手爱你到永久

    让我们走过地球每个角落

    ……

    台上,云天臣唱着这首练习了无数遍的歌曲。

    灯光撒满了全身。

    这一刻云天臣身上流露出深深的忧郁。

    歌曲情感的需要,也或许是六年来每次练歌的心情。

    此刻的云天臣忧郁到让人心醉。

    甚至让人心疼。

    即使一米八的魁梧身材,让现场的女人们止不住生出想要搂抱安慰的想法,尤其一些贵妇眼睛发亮,恍若发现最完美的珍宝。

    观众席上晨晨轻声爸爸好悲伤啊。

    苏胜雪也是目光心疼。

    这个男人,六年来或许比自己过的还要艰难。

    至于旁边的尤海兰,看着灯光璀璨下的魁梧男人有些着迷,又有些愤恨,愤恨这样的花瓶怎么落到苏胜雪手中去了。

    无论如何,秦天的演唱还在继续。

    现场默然无声。

    慢慢的,一部分拿出手机寻找歌词的歌迷闭上眼睛,倾听起来。此刻,歌词已经不重要了,所有人听着歌里的情绪。

    思念,浓浓的思念。

    除了思念,还有最开始的畏缩,坚守的孤独,初临战场的胆怯,浴血后的压抑,杀人后的惊恐,乃至后面的习以为常,强势姿态,最后战无不胜,至高无上。

    歌声从低沉转为高昂,在所有歌迷热血澎湃的时候,再次低了下来。

    但是这一次的低沉,不再脆弱与彷徨,而是淡然与平静。

    仿佛抛下了所有的一切,辉煌、荣耀、盛名,让自己变得普通,让自己泯然众人,让自己回到某个人的身边。

    没有歌迷能够知道秦天歌声里传达的场景。

    但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曾跌入低估,与黑暗艰苦中彷徨,我也曾征服高山,见过世间繁华与众生朝拜,最后于巅峰时我放下了世界,只想回到你的身边,做一个普通人!

    所以……

    “请答应我好吗?”

    最后一句歌词落下。

    一曲唱罢!

    司徒明珠紧皱着眉头。

    张小杰的直播间没人发评论。

    台下一片死寂。

    唯有观众席上的苏胜雪捂着嘴巴,低声呜咽。

    晨晨心疼的看着妈妈。

    正此时,尤海兰刺耳的声音响起。

    “要哭外边哭去,唱的都什么啊,没名没气的小家子歌,真是羞辱了这个舞台,让这家伙跟阿杰比……”

    啪!

    话音未落。

    旁边的老爷子脱了鞋,直接抽在尤海兰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