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物价表 > 237 突然喜当爹
    见蓝岄和吴知还对着丹方研究不停思索,显然是想炼出一两颗尝尝味道。

    秦宇打断:“别看了,这这玩意我家多的是,你们谁想吃,我送你们一箱。”

    吴知抬起头:“秦哥,别开玩笑了,长生不老丹又不是六味地黄丸,还能家中常备啊?”

    蓝岄瞪了吴知一眼,显然在嫌弃这货胡乱说话。

    不过她的注意力也集中到秦宇身上,想听听秦宇怎么解释。

    秦宇将自己和回光返照丹的事说了,包括副作用。

    蓝岄和吴知面面相觑。

    蓝岄问:“你的意思是,长生不老丹就是回光返照丹。

    吃了它固然可以保持青春,但寿命会直接减半?”

    秦宇点点头。

    吴知插口:“不对啊,按你的说法,美容养颜丸就是长生不老丹改进的。

    这样一来,你卖美容养颜丸岂不相当于卖毒药?”

    秦宇道:“这可不一样,美容养颜丸经过稀释后,药效只有回光返照丹的十分之一。

    加上我又对药方进行了改进,让它的效果只针对人体皮肤。

    这样更进一步降低了这方面的作用。

    我专门计算过,美容养颜丸在燃烧生命上,差不多是回光返照丹的十二分之一。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正常可以活到100岁。

    他若服用回光返照丹,就只能活50岁,消耗50年生命。

    而50×1/12≈4.3,也就是说,此人将回光返照丹换成美容养颜丸,他的寿命是95.7岁,影响不大。”

    吴知点头道:“若这样算,长时间服用美容养颜丸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反正让我选,我肯定选……多活几年。”

    秦宇:“?”

    吴知嘻嘻一笑:“我一个大老爷们,要那么帅干什么,何况你药还卖那么贵。

    有这闲钱,真不如多活几年。”

    秦宇:“……”

    他有些无奈:“不得不说,你这个理由很饱满。”

    吴知摆摆手:“我这人就这样,胆小如鼠贪生怕死,相信岄姐会有不同选择。”

    说完他转头看蓝岄:“是吧,岄姐?”

    蓝岄淡淡道:“我也想多活几年。”

    秦宇:“呃……”

    俗话说三人成虎,看来自己发明的美容养颜丸很鸡肋啊!

    他回归正题问蓝岄:“既然长生不老丹的配方找到了,接下来怎么办?”

    吴知出主意:“要不把接把它送给甄老头?拿到长生不老丹的秘方,老家伙肯定一门心思扑在上面。

    研究、试吃,再研究、再试吃。

    我估计最多半年,他就得驾鹤西去。

    完美!”

    蓝岄摇摇头:“不行,甄家家主愿意放咱们离开,就是想借咱们的手找到长生不老丹的秘方。

    若秘方让他拿到,不等他驾鹤西去,咱们就得从人间蒸发。”

    吴知无奈:“那该怎么办?”

    蓝岄则看向秦宇,显然想听听他的想法。

    秦宇问:“你觉得他的两个孙子是他儿子亲生的吗?”

    蓝岄无语道:“我在和你说正事,这些花边新闻能不能以后再聊?”

    秦宇:“我说的就是正事啊!

    他的两个孙子和他有没有血缘关系,直接决定他对某些事的态度。

    这样咱们制定的方案才更有针对性。”

    蓝岄:“呃……”

    想了想,她道:“若我没猜错,汤姆和杰克,哦,就是他那两个孙子的确有问题。

    汤姆今年八岁,皮肤黝黑人高马大,和甄家人白净瘦小的甄家人完全是两个物种。

    杰克倒是白嫩的黄皮肤,但怎么说呢……

    反正只要眼睛不瞎,都不会认为他们是一家人。”

    她忽然看向秦宇,眼睛一亮:“杰克的容貌和你很像,若说那是你儿子,绝对不会有人怀疑。”

    秦宇吓了一跳:“你别乱说啊,我连甄家儿媳妇长啥样都没见过。”

    吴知适时插口:“秦哥,不一定见过才会有儿子。

    甄家的根基的确在利智,但他儿媳妇却是地地道道的华国人,老家还在沪上长海路400号。

    说不定她回娘家时,觉得闷着太无聊,就去对面体大的小树林逛逛。

    你们趁着月黑风高,来一段露水姻缘……

    问你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去沪上上的学?”

    秦宇:“五年前。”

    “时间刚好对得上,杰克今年三岁,也就是说,你们发生关系时,你刚好上大二。

    大二嘛,正好从高三一心向学的状态解脱出来,对异性也充满憧憬……”

    见秦宇低下头,他笑道:“秦哥,俗话说君子风流,这是好事啊!

    充分见证的你的男性魅力,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秦宇摇摇头:“我没不承认啊,我只是在思考,当年的那些女人,到底哪一个才是她。”

    吴知:“……”

    好半天,他才竖起大拇指:“强!”

    秦宇不再开玩笑:“既然他的孙子有问题,事情就好办了。”

    说着拿起牛皮卷问蓝岄:“如果让你据此做张假的,有多少把握?”

    蓝岄道:“甄家家主也是这方面的高手,以我的水平,想骗过他基本不可能。

    ……不过那是以前。”

    说着蓝岄一指金孔雀腹部:“现在有了这些高级技巧,他想看出问题,更加不可能。”

    秦宇无奈:“姐,有话直接说就行,你这一惊一乍的,我心脏受不了啊!”

    吴知问:“秦哥,你让岄姐做假牛皮,是想骗甄老头上当?

    我估计恐怕没那么容易。

    而且你也说了,一旦他得到牛皮卷,势必翻脸动手。

    到时真与假,恐怕已经不重要了。”

    秦宇自信道:“那就看咱们怎么设计了。

    对了,你怕不怕冷?”

    吴知一呆:“冷?还好吧。

    我在战斗民族那里呆过很长一段时间,-20 ℃时还挖开冰窟窿游泳呢?”

    秦宇:“才-20 ℃,要更冷呢?”

    吴知瞬间紧张起来:“你想干什么,不会是去北极吧?

    千万别去,那个鬼地方就不是人呆的。”

    秦宇摇摇头,吴知刚要放松,秦宇又道:“北极去不了,不过企鹅还是能去看看的。”

    吴知:“……”

    甄家家主坐在椅子上,旁边是旗袍美女。

    甄家家主语气平静:“他们三个在干什么?”

    旗袍美女道:“七天前他们就呆在蓝岄在沪上的别墅内,到现在也没出来。”

    “七天前?”甄家家主思索半天道,“你继续盯着,如果明天他们还呆在里面,就启动第二套方案。”

    旗袍美女刚想答应,手机铃声响起。

    五分钟后,她看着甄家家主的表情全是激动:“他们找到丹方了。”

    “什么?”甄家家主瞬间从椅子上站起来。

    饶是已有心理准备,他心中的激动之情依旧无法按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