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锦书给她打开,久久拿起勺子挖了一口,“妈咪你先吃。”

    她捏捏久久的小脸:“你吃吧,妈咪不是太喜欢吃甜食。”

    久久这才往自己嘴巴送,就在蛋糕距离她的嘴巴只剩下短短几毫米的时候。

    宋锦书握住久久的小手:“等一下......”

    久久不解的看着宋锦书。

    “先不要吃。”

    宋锦书抽走久久手中的勺子,仔细看了一眼蛋糕,她觉得不对,好像已经被人动过了。  

    “妈咪,怎么了?我不可以吃了吗?”

    “等妈咪一下!”  

    如今情况特殊,宋锦书不敢冒险,为了安全,她得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

    宋锦书转头看向鱼缸,里面养了几尾金鱼,是前几天天枢给久久买来的。  

    湖她将一块蛋糕丢进鱼缸。

    一条金鱼咬了一口,然后短短不到五秒,那条鱼就死了。

    蛋糕有毒,宋锦书当时头皮一阵发麻,双腿顿时虚软,她一把扶住桌子才没跌倒,差一点,就让久久吃了。

    久久看到小鱼浮起来,眼睛一红,“妈咪......小鱼死了......”

    宋锦书蹲下来抱紧她。

    在楼下那个窥探她的眼神是真的。

    那个下毒的人在暗中偷窥,看她是不是取走外卖。

    如果她不是看的仔细,这蛋糕已经把久久毒死了。

    短短两天,久久和死神两次擦肩。

    宋锦书根本顾不得后怕,她匆匆抱起久久。

    “走,这里不能呆了。”

    今晚杀手一定会来检查,她有没有死,今晚的危机才刚刚开始而已。      

    宋锦书简单给自己易容,又将久久打扮成小男孩儿。

    带着她离开,她不敢开车,抱着久久,走出了小区。

    10点,久久已经困的睁不开眼:“妈咪......我们要去哪里呀?”

    宋锦书走在大街上,轻声道:“乖,睡吧,妈咪......带你去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

    她看着无尽的黑夜,终于下了决定。

    夜已经深了,宋锦书拿着手机坐在路边。  

    等了大概30多分钟,有一个骑着电瓶车的人赶来。    

    宋锦书起身上前和对方沟通起来。

    凌晨12点。

    有人敲响了厉家的大门。

    厉家保镖看着骑着电瓶车,穿着蓝色制服,一脸紧张的年轻男人。

    “你干嘛的?”  

    “这是厉......厉家吗?我我是......跑腿儿,我......我找......厉卿川......”

    保镖你看我我看你,这还真稀奇。 

    跑腿儿小哥结结巴巴说:“有人托我......给,给厉卿川先生送一个件!能不能请他出来签收一下。”

    眼前这城堡一样的别墅,已经超过了他对有钱人的想象,他紧张。

    但,工作还是要完成。  

    保镖:“什么件,拿来吧。” 

    跑腿小哥连连摇头。

    “不行不行,这件太特别了,我答应了人家,见不到厉......厉卿川本人,绝不能给别人。”

    保镖觉得这个跑腿还挺执着:“知道我们大少爷是谁吗?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那......那我也没办法,我接了这单活,总得完成啊!”  

    保镖问:“谁让你送的。”

    跑腿小哥说出了一个名字:“宋......宋锦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