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零开始的修仙家族崛起记 > 第五十九章 事了
    只不到一两息时间,赵玉仁的金掌便到了李清峰的面前。

    李清峰脸色不变,双掌交叠前推,竟是主动迎了上去。

    外人看不出来,赵玉仁可不会感觉不到,他的眼中泛起一抹异色,真不知面前的这孩子是为什么敢主动迎上他的这一掌。

    赵玉仁是金火土三灵根,主灵根为金,修炼的是金鼎门传承已久的灵品功法《金煞铸鼎诀》。此功法内炼金煞灵气,并用金煞灵力于丹田之处铸造金鼎,金鼎铸成之日,便是修习者筑基之时。修习此门功法的修士由于日日用金煞灵力铸鼎,其不管是肉身还是修行的根基,都会比普通的修士稳固。

    赵玉仁信奉实力为尊,修炼起来一步一个脚印,从不好大贪多。一手《金煞铸鼎诀》练的纯熟,此外,便只修习了一门《散砂剑法》和一些基本的法术,就算在剑堂破邪阁内阁当中也算实力强大。再加上他今年不过三十出头,便已经达到了练气后期,未来筑基的可能性很大。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被大师兄凌铭看上,为他做事。

    见李清峰不仅不惧他,甚至连脸色都没什么变化,赵玉仁不禁在心中冷笑。既然你自己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出手重了。

    金掌和淡蓝色的小盾相撞,触手却和赵玉仁想象中的不一样。那盾没有破裂,反而是深深的凹了进去,同时,李清峰脚下一点,竟是顺着力道向后倒飞出去。赵玉仁一掌没打到实处,又追着上前几步,掌前却仍然是软绵绵的打不到东西,倒让自己难受至极。

    片刻后,李清峰面前的淡蓝色小盾乒地一声破碎,化为无数细小蓝点消失不见。李清峰则借着力道向后飞去,不几息后撞在房屋的墙上,还是摔倒在地。

    “清峰!”

    李清东看不懂其中门道,见他被一掌打飞出去,吓得大叫起来,扑到他身上噼里啪啦的是一顿问:“怎么样,有没有事,伤在哪里?”

    他这一叫,把整个李家大院的人都惊动了。李清东一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有些虚弱的沉声道:“放心,我没事,都定下心来。”

    他这话是说给房屋里的李清清听的,让她安下心不要跑出来。他刚才的动作自然是做出来的,赵玉仁的金掌速度快、力道沉,其中蕴含的金煞灵力后劲十足,但他的《若水诀》修的是深厚如水,最擅长对付的就是这种类似“钝物重击”的攻击。赵玉仁这一掌别看声势很足,其力道却早被他卸掉了大半。身后的木墙上也都糊了一层秸秆稻草,撞上去并不疼,如此这般,他自然没受到半分伤害。

    听得李清东的叫声,两个小男孩率先跑了出来,接着是李清凝,另外几个老妈子却躲在后面,唯有李金花跑了出来,大呼小叫。李清峰扶着李清东站了起来,任由他们围到自己身边,挥挥手告诉他们自己没事,并示意他们安静下来。

    赵玉仁在一边冷眼旁观,他作为当事人,自然知道自己那一掌没落到实处,要说李清峰没能完全接住而摔了出去可能是真,但真要说受了什么伤那肯定是假。不过既然李清峰摆出了这般姿势,那他也没有了再出手的理由。

    他缓缓开口:“李道友好俊的身手,之前倒是在下小瞧了。”

    虽说他知道李清峰能挡住他这一掌是取了巧,但不管怎么说,李清峰能以区区练气三层的修为接下他练气后期修士的一掌,就算他只使用了三成的力道,也证明了李清峰的实力。

    这让他不禁对李清峰有个师尊一事更信了几分。学过阵法,功法古怪,身手了得,身上财物还多是“意外所得”,这样的人物,竟然是小山村里走出的土著修士?想到这里,你要说李清峰身后没个师父,赵玉仁恐怕都要不信了。

    却不知他这师父是何等人物,赵玉仁暗自下定决心,要将此事上报宗门。

    “不敢不敢,承赵道友的让,在下侥幸了。”

    这一边,李清峰让过李清东走到前面来,双手抱拳微微做了一揖。

    此时,金鼎门另外三人已经聚到了赵玉仁的身边,另一边则是李家众人。楚红玉眼看气氛又有点要僵住的意思,便对赵玉仁传音道:“师兄,此事不若就到此为止?”

    赵玉仁知她意思,如果再要打下去,那就不是给个教训,而是真的要把事情做绝了,这和他们的本意不符,也与师门的任务相悖。

    见他沉默,楚红玉已经知他意思,便对着李清峰开口道:“李道友,我看此事便到此为止,如何?”

    “如果这样,那自然最好不过。”李清峰同意,一双眼睛却直盯着赵玉仁看,表明了将决定权递给赵玉仁。

    楚红玉见他如此,心中已经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赵玉仁,问道:“师兄,既然李道友已经受了教训,那此事不若就此揭过,如何?”

    “哼,李道友,这样的事我不希望看见第二次。”

    见楚红玉给了个台阶,赵玉仁便不再绷着,哼了一声顺势散去功法,手上的金光登时消散不见。另一边,李清峰见状,便也撤去灵力,两边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双方沉寂了片刻,李清峰率先打破了沉默。

    “赵道友,楚仙子,若依刚才所说,这开辟灵田之术?”

    “正是。”楚红玉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脸来,从储物袋中摸出一份玉简抛向李清峰,口中道:“这便是灵植之术,李道友接好了。”

    李清峰伸手接过,这其中倒是没有什么阴人的暗劲,看来金鼎门此次的确是抱着善意的——至少明面上如此。若不是张志坤惹出的事情,现在双方想必已经你好我好,宾主尽欢。

    不过现在至少是不打不相识,未来会如何发展,走着再看吧。

    “李道友,若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四人就先告辞了。”楚红玉见李清峰接过玉简,李家那边几个人又都神情不善,也不想再多留,便开口告辞:“我们此番回去禀报师门,大概一个余月后还会过来,若是李道友想买些器具灵种的话,也可准备些灵石,到时候我们会一并带来。”

    李清峰抱拳:“如此甚好,那在下便不多留四位道友了,走好!”

    听罢,赵玉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带着金鼎门一行人踩上飞舟,御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