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零开始的修仙家族崛起记 > 第七十一章 初至狮鬃山
    说罢,那人又将令牌扔回,脚踏飞剑离去,其身边四五人全部化作遁光,速度丝毫不慢,竟全都是筑基后期修士。

    青松真人一把接过令牌放入储物袋中,运起法诀,巨剑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向前飞去。

    离得越近,妖兽的咆哮声就越大,其间夹杂着各样法器法术飞舞的声音,还有人类修士的骂声、怒吼声及惨叫声。

    巨剑上许多修士听着这般动静,脸色逐渐变得苍白,他们不是没见过血,也不是没见过妖兽,但这么大规模的妖兽暴动,对于此间大部分修士来说,都是平生第一回。

    李清东也不例外,他此时正呆呆地注视着前方,脸色苍白,额头上一滴滴细密的汗珠冒着,嘴唇不住的颤抖,不见半点血色。李清峰见状,把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只让他差点叫出声来。

    “安心,你越紧张,死的越快。”李清峰对他说道,一边抬头看了眼立于飞剑最前端的青松真人:“他们不是让我们来送死的,以我们现在的状态,就算是扔到最前线当炮灰都起不到什么作用,只会扰乱了他们的阵线。玄天剑宗的人没这么傻,我们有更好的用法,暂时还是安全的。

    却没想到,他这句话本是说给李清东听的,却让身边不少的修士松了一口气。确实啊,他们这一行人修为参差不齐,再加上现在的状态,一放到前线上去就是兵败如山倒,如果玄天剑宗不是叫他们来给妖兽加餐的话,就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

    几句话就让这一小片人冷静下来,金鼎门的筑基修士偏头看了他一眼,又叫过一名弟子问了几句,这才将头转回不提。

    意识到这一点的人很显然不止他李清峰,但李清峰看起来不过只是个年轻人,修为也不过练气三层,这才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不过李清峰现在顾不得这些了,他可看得清楚,这么多位结丹期修士在此,居然还抵挡不住妖兽,需要这么急切这么强硬的到处召集修士前来支援,甚至连他们这种练气前期的修士都来不及辨认,一并拉走,可见这场妖兽暴乱的严重程度。

    他虽然不知道那所谓“玄天令”是什么,但李清峰长了眼睛,就算不看众人的反应,光看其被祭出来时青松真人的态度,便知那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这种程度的妖兽暴乱,就连筑基期修士一不小心可能都会殒命,更别说他这练气三层的小胳膊小腿。故而,他需要显露出自己的价值来,才能尽量保全住自己和李清东的性命。

    随着巨剑的靠近,刚才的那条黑线也逐渐显露在众人的面前。

    那是一处山谷,人类在这头,妖兽在那头,中间隔着一道巨大的淡金色半透明光幕。那光幕看起来相当坚固,无数妖兽在其上撞得头破血流,将小半面淡金色的光罩都涂上了暗红的血肉。

    光幕这边,一组又一组的修士在玄天剑宗弟子的指挥下盘膝而坐,输出灵力维持光幕的存在。其上,一组又一组修士结着阵冲出光幕,与妖兽厮杀一阵后便转身回来,被带到另一边去恢复灵力,治疗伤势,准备下一次出阵。

    再往后看,无数修士将那里变成了一处巨大的工地,不知多少土石傀儡搬着巨大的石块到处走动。从李清峰的角度看去,一道城墙的雏形已经显现了出来。

    前面迎来几名修士,全都脚踏飞剑,身着白色剑袍。在他们的引导下,巨大飞剑缓缓下落。此时他们已经离地面很近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李清峰突然感到身下传来一股冲击力,震得他浑身都晃了一晃。周围有些站着的人更是不堪,直接被震得摔倒在地,一个个四仰八叉,好半天才稳住身子。

    身下的法纹亮起又熄灭,巨剑旁的半透明罩子逐渐变淡,最终消失不见。李清峰耳边的厮杀声猛地变大了许多,迎面吹来的风虽还是那般柔柔的,其中却满是腥臭的妖血气味和肃杀的金铁之气。

    他们落地了。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喊杀声,感受着空气中驳杂狂乱的灵力波动,李清峰深吸了口气,眼中露出几分追忆之色。

    “所有人下来,到这边集合!快!”

    说话的是一名练气期的玄天剑宗弟子,他脸上、身上都有些血迹,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看见青松真人,他看起来大松了一口气,连忙上来行礼。

    青松真人从巨剑上一跃而下,落在他的面前,那弟子对他行了一礼,口中道:“青松师叔祖。”

    “嗯。”青松真人点点头,向远处看了一眼,开口问道:“前面怎么样,伤亡如何?”

    “回青松师叔祖,伤亡很大,好在‘广纳四方金铁磐石大阵’已经布下,情况大致已经稳定下来了,现在正在构筑防线。”

    那弟子拱手回话,顿了顿,他又开口道:“不过妖兽数量太多,甚至出现了三阶妖兽,好在虎啸师叔祖已经出手将其斩杀。现在诸位师叔正接连带人出阵厮杀,好缓解大阵的压力。”

    “如此。”青松真人颔首,指指身后的巨剑,开口道:“这些人便交予你安排,我去见过虎啸师兄。”说罢也不管那巨剑,径自化作一道遁光,向前线飞去。

    “是。”

    那弟子对着他的背影抱拳低头,几息后站直身体,法诀一掐飞将起来,开始指挥巨剑上的人下来。其他七艘飞舟跟着接连落了地,都各自有修士前去指挥安排。

    别看刚才在天上时还好,一到真来了战场上,一些修士就软了腿,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肯动。相比之下,李清东虽说也手软脚软脸色苍白,但好歹还是扶着李清峰的肩膀站了起来,随着金鼎门的人潮向下走。

    “快点!速度快点!”

    那玄天剑宗的弟子催促连连,散修中有些痞赖的见他年轻,便磨磨蹭蹭,嘴上也不软不硬的顶着。可谁知那弟子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大喝一声:“妨碍军务者死!”便祭出飞剑,连斩了几个痞赖的散修。这下子,没人敢再多事了,只得一个个不情不愿地下了飞剑。

    李清峰在一边冷眼旁观,在这个时候敢去触他玄天剑宗的霉头,是生怕对方找不到杀鸡儆猴的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