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零开始的修仙家族崛起记 > 第八十七章 柳云舒
    金鼎门这次对妖兽的围剿,其主要目的在于防止高阶妖兽的出现,而并不是要把潮音山的妖兽全部赶尽杀绝。毕竟,不管是历练门中弟子也好,保证妖兽材料的供应也罢,把整个潮音山的妖兽杀光了无异于杀鸡取卵,对门中并无好处。

    对于这样的围剿,金鼎门每几年都会进行一次,这不仅是为了磨砺弟子和排除危胁,也是拉拢各个附属宗门,并展现自身实力的一种手段,故而,其在这方面的经验不可谓之不足。

    此次围剿虽然规模庞大,但其本质上却没有什么改变,还是依照金鼎门之前的战略,修为低的弟子配合着各个附属势力的弟子,于外围分队分组的清剿妖兽;而修为高的弟子跟着筑基期长老直奔潮音山深处,清剿二阶以上的妖兽。

    至于三阶开灵期妖兽,那已经是快百年前的事情了,在金鼎门等宗门每几年一次的妖兽清剿下,三阶妖兽的出现其实可能性已经相当小了。不过这些进山杀妖的各门筑基长老和精英弟子身上肯定少不了各种各样的保命道具,就算真的碰到三阶妖兽,想必他们也有应付的办法。

    在潮音山外围某处,一位身着淡青色衣裙的年轻女子停在空中,她面前几名同样身着青衣的男女修士,正上下飞舞着对付着几只锻骨期的鸟类妖兽。

    这时,她身旁飞来一名身着黄裙的女子,蹙着眉毛,低声对她抱怨着什么。

    “大师姐,凌师兄他们也太过分了,居然把师姐安排在这种地方。”

    “是啊,大师姐,这样师姐根本立不下功劳,就更分配不到资源了!”

    一名年轻男子围了上来,低声附和。

    淡青色衣裙女子一双深潭般的眸子闪动了一下,腰间长剑出鞘半截,纤指在剑身上轻轻一弹,长剑发出“铮”的一声轻鸣。不远处,一只正准备从背后偷袭的大鸟浑身一震,动作缓了一缓,便被旁边的弟子反应过来,连着两道法术打在它身上,直打得它肚子上多了个血洞,跌落在地上,眼看不活了。

    女子神色不变,腰间长剑回鞘,双唇轻启道:“子怡、志学,事已至此,抱怨再多也是无用,倒不若顺其自然,说不定我另有机缘,也是未可知也。”

    这女子的声音柔和低回,有种令人安心的感觉,听在姚子怡和庄志学二人的耳中,却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

    “师姐,可......”

    姚子怡还要再说,却见她口中的大师姐侧过头向她微笑了一下,其中意思却非常明显——让她不必再说。

    庄志学和姚子怡二人对视一眼,都不禁叹了口气。

    大师姐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清淡,总不愿与人相争,可她的身份又由不得她不争,这样一来,反倒让门中有些人一步一步得寸进尺。

    庇如这次,以大师姐的本事,跟着核心队伍进山剿妖本是一定的,可偏偏负责这次带队的长老是掌门那一派的人,便随便给大师姐安排了个“辅助围剿外围妖兽”的任务。要知道,大师姐年纪轻轻,已是练气九层的修为,得准备开始考虑筑基的事情,若是不能弄到足够的贡献点来换取好的筑基灵物,说不得连筑基一事都要被耽误下来。

    而若是大师姐筑基一事被耽误的话,他们这一派可就更要被掌门一派压得抬不起头了。

    上一次围剿妖兽的时候他们还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听说荣师叔尚未做好准备便冲击结丹,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庄志学偷偷的抬头瞟了一下前方的大师姐,眼神微微的闪烁了一下,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姚子怡则是呼地吐出一口气,赌气一般的抽出长剑,找了只锻骨中期的怪鸟乱砍一气。

    在二人看不见的地方,大师姐那一双修长的眉毛微微蹙了起来,眼神虚虚盯着前方,良久,发出一声细细的叹息。

    她名叫柳云舒,是金鼎门筑基长老荣方山的关门弟子,也是其唯一在世的亲传弟子。

    十余年前,她的师尊荣方山在金鼎门第二十五代掌门的争夺当中大败,回来之后郁郁寡欢,终日闭门不出。荣方山这一派的势力本来就大不如长老王寻志的那一派,争位失败后又摆出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更是使得他们这一派声势大跌,就连属于他们这一派的剑堂内阁阁主郭远都被掌门一派架空。许多弟子更是转投掌门一派,或是被贬为外门弟子,到了现在,他们这一派已经极其式微。

    外人不知道,柳云舒是知道的,她的师尊荣方山闭关之后,一心要冲击结丹期,待出关之后重振他们一派的声威。这种想法本来没错,但旁观者清,在柳云舒看来,竞争掌门失败一事似乎已经成了自己师尊的心魔,他每次见到自己时都要提起此事,为了增进修为更是不择手段,各种灵丹、灵药不停的吃,似乎只为了压已经成为掌门的王寻志一头。

    如此持续了数年时间,荣方山的修为提升的飞快,很快就将修为堆砌到了筑基期九层以上,可以开始着手冲击结丹期。可用这种方式提升修为带来的后遗症自然非常明显,即根基不稳。柳云舒的目光闪动了一下,想起七八年前师父闭关前的样子来。

    在荣方山闭关冲击结丹期之前,柳云舒曾与他见过一面。那时的他周身灵力四溢,精神上有些异样的亢奋。但真气外显是结丹期真人身上才会出现的征兆,荣方山不过筑基,出现如此情况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其根基之不稳,已经到了控制不住自身灵力的地步。

    以这种状态冲击结丹期,其危险性可想而知。故而当听说荣方山要闭关冲击结丹期时,柳云舒当即就变了脸色,再三恳求他先将境界稳固下来。

    当时的她只感到一股劲力将自己扶住,就看见师尊正微笑看着她,后长叹一口气道:“为师怎会不知你说的道理?只是为师此番忽有所获,结丹机缘已至,若是错过,还不知要等多少年。倒不如拼上一场,若是成功,便可重振我出新派声威,并可让王寻志知道,他那崇古一派,终究是条错路。”

    说此话时,荣方山的眼中泛起一点精光,浑身灵力四溢。柳云舒还要再劝,却只听他道:“外面的事我都知晓,这些年苦了你了。此次闭关,为师自是有些把握,你不要再劝,等为师的消息便是。”

    他话音刚落,柳云舒便感到一股劲风柔柔的将她吹拂而起,稳稳放至院外。此后,荣方山便闭入死关,再不问外界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