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零开始的修仙家族崛起记 > 第八十九章 求救信号(第一更)
    “清竹,震!”

    “煜明,抓住机会!”

    地上,李煜明和李清竹二人正围着一只长腿曲颈的陆行鸟类妖兽不断打转,你一拳我一掌,合力对付眼前的陆行鸟。而李清峰飞在空中,双手抱胸,不时张口指挥几句。

    “李道友,这锻骨前期的‘长足灰鸟’可不好对付,你就这么放心你家这两个孩子?”

    一名两鬓发白的修士凑到李清峰身边,眼睛同样看着底下的两人一兽,正是罗毅。

    “嗯,他们平日里的切磋都太平和了,在下想看看他们全力出手的样子。”李清峰侧头看了罗毅一眼,又补充道:“罗道友放心,在下自有分寸,最多让他们受点伤,都是男娃子,不打紧。”

    最多受点伤......听罢,罗毅暗自抹了一把汗,心道这李清峰的心真够硬的。两个孩子都受了不少伤,李煜明更有一处伤在胸口,若不是李清峰救援及时,说不定那一下就够要了他的命。

    想到这里,罗毅又低头看向李煜明,他没想到这孩子看着木木呆呆,动起手来却丝毫不含糊,而且够狠。他旁边的李清竹已经疼得牙关紧咬,他呢?伤的更重,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出手大开大合,丝毫不怕以伤换伤。罗毅自问自己做不到这点,不禁屏起呼吸,想看看两个孩子能做到什么地步。

    依照金鼎门的围剿策略,李清峰他们这些小宗门小家族修士,都是由金鼎门的低阶弟子领着,分队分组从外围向内部围剿。

    领着李清峰这一队的就是罗毅、王师弟和另一名年轻弟子,现在都飞在空中,看着底下的两个孩子。离他们没几里的地方就是张家修士的队伍,他们同样被三名金鼎门弟子领着,向潮音山内部进发。

    金鼎门不愧是正经的修仙门派,信守诺言,果然将李家众人放在了比较安全的地区。这里出没的妖兽大多是锻骨前期的各种鸟类,偶尔有一两只锻骨中期,在几名金鼎门修士的配合下也都正常拿下,没有任何人员损失。

    这让李清峰非常满意,他族中这几个都没什么斗法经验,用这些低阶妖兽来练手最好不过。就算偶尔有些危险,有李清峰和三名金鼎门修士在旁边看着,也都没出什么事情。

    有趣的是,进山两天以来,受伤受得最重的反而是面前的李清竹和李煜明。由于他们现在的对敌手段大多落在近身搏斗上,与鸟类妖兽对上危险性很高,万一出事,可能连李清峰都来不及救援,故而李清峰一直都没让他们出手,只让他们在后面“压阵”。

    今日好不容易遇到这只锻骨前期的“长足灰鸟”,让他们两个孩子终于有了出手的机会,李清峰便让两个男孩子去对付它,同时叫别人都不要出手。这两个孩子也挺争气,李清竹明明第一天看到血时还会脸色苍白窝在后面说想吐,现在打起来的时候反倒什么也不顾了,连疼都不喊,看得李清峰暗自点头。

    而李煜明则让李清峰更吃惊一些。他一开始就对血没什么反应,一点也不怕,这次让他动手也不含糊,一出手就要以伤换伤,明明不甚出奇的招数,被他这种打法反倒打出了几分凶悍来。

    与他的凶悍成对比的是他脸上的表情,即使是在以伤换伤的时候,李煜明仍然是那一副有点呆呆的表情,最多抿起些嘴。他身上的伤口要比李清竹多上不少,但仍然保持着以伤换伤的打法,竟是丝毫不怕受伤的样子。

    看了一会,李清峰估计两个孩子体内的灵力都没剩多少了,而那陆行鸟明显还没到强弩之末,便找了个机会,用紫云破魔眼给它来了一记。那陆行鸟登时浑身僵了几息,被李清竹找到机会在身上拍了一记,又被李煜明掐住它长长的脖子向下一掼,扑腾了几下便断了气。旁边围观的李家众人见状,忙围了上去,取出恢复伤势的丹药就往他们口中喂去。李清峰落在众人旁边,先说他们表现得不错,然后就让他们自己总结,说总结完再报给他听。

    罗毅也落在李清峰的身边,拱手对他笑道:“李道友族中两位小友好手段,好心性,恭喜李道友了。”

    “哪里哪里,罗道友谬赞了。”李清峰假里假气的拱手谦虚,明明刚才还在说李清竹二人表现得不错,现在反手就开始批评:“他们的表现还是不合格,几次机会都没抓住,还弄得自己一身的伤,若不是几位道友看护,在下可真不敢让他们如此对敌。”

    他们这边在谦虚,李清东那边已经收集起妖兽的材料起来。这只陆行鸟的尸身保持得颇为良好,想来能卖出不错的价格。

    正聊着,李清峰的眼角突然瞟见一道红光从他们西北边处的天边升起,在空中炸开,并逐渐化作一尊巨大的金鼎来。

    李清峰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心中估计那是什么求救信号什么的——在他前世,红色的信号大多就是用来示警或求救。不过没关系,天空中飞着的王师弟很快就对此做出了解答。

    “罗师兄,是求救信号!”

    罗毅转头,看见那天空中的金鼎,果然是求救信号。此时,那年轻弟子落在地上,走到他们身边道:“罗师兄,有同门遇险了,我们得过去救。”

    听他这话,罗毅犹豫了一下。那里离自己这里有点远,飞过去还不知道会碰上什么危险,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陈师弟,我们的任务是清扫外围区域,那里离这里挺远,路上不知道还会碰到什么危险。依我看,我们还是以完成师门任务为主吧?”

    “罗师兄,你这是什么话!”陈师弟名叫陈昊,练气四层的修为,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少年热血的时候,他大声道:“大师兄说过,我同门修士之间应当相互扶持帮助,现在同门有难,我等怎可坐视?”

    此时,王师弟也落在了陈昊的旁边,拿眼睛瞅着罗毅,虽没说话,但其态度已经很明显——是站在陈昊那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