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零开始的修仙家族崛起记 > 第九十二章 再见袁晓蝶(第四更)
    一边打着,李清峰二人一边跟着大部队向柳云舒等人靠拢,却突地看见不远处一名紫裙少妇正御使着一条紫红色绸带,被两只锻骨前期的妖兽围在中间,好不狼狈。

    看在李清峰眼中,这人不是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袁晓蝶又是谁?

    初遇袁晓蝶的时候,李清峰曾起过将她招揽至李家中的想法。当时主要是看中了她的性格和对此地修仙界的了解,不过后来有了文洪和文秀香,这种想法便渐渐的淡了。现在看见她,李清峰心中没什么波澜,也不想再和她有什么交集,省得惹麻烦上身。

    但他不想惹麻烦,麻烦却要来找他。袁晓蝶正被两只大鸟逼得狼狈不堪,一抬头看见李清峰等一众援兵正靠过来,心下登时大喜。她手中紫红绸带在面前一舞,甩出两张符箓击退两只妖兽,转身便向李清峰这里飞来,口中大喊:“道友救我,日后定有厚报!”

    她飞行的速度很快,甚至连身后两只妖兽一时间都被她甩开了一节,这种速度,不是用了“神行符”就是身上带了什么刻着类似法纹的法器。不过李清峰没时间考虑这些,袁晓蝶过来不要紧,她身后那两只妖兽可也跟着过来了,柿子捡软的捏的道理全世界都适用,他和李清东一个练气三层一个练气二层,而袁晓蝶则是练气中期,谁是软柿子,还用多说吗?

    果不其然,袁晓蝶从他二人身旁一掠而过,两只大鸟见眼前出现了李清东这个练气二层的软柿子,登时四只眸子发亮。其中一只翅膀一扇,扇出两道刃风;另一只尖啸一声,直接用爪子抓来,那爪子上闪着灰蒙蒙的乌光,若是被抓到,最最至少也是个皮开肉绽的下场。

    李清峰眸子从掠过的袁晓蝶身上一扫而过,脑中想起的竟是石鑫说袁晓蝶带着宝物从周家人手上逃过一劫这事。“不知她有没有把宝物带在身上”的念头一闪而过,立刻便被李清峰压下去,将注意力集中在新来的两只妖兽身上来。

    两面草叶盾牌出现,立刻就被刃风撕得粉碎,李清东脸色白了一下,毫不犹豫便祭出一张符箓,化出一片土石变成盾牌挡在自己面前。李清峰则捏了个剑诀,长剑在空中转了三圈,凝出一片蓝蒙蒙的雾气,卷上迎面而来的妖兽爪子。

    两道刃风被土盾挡下,而土盾上多了些裂纹,却还没破裂。这是李清峰买回来的一阶土属性防御符箓,能够化出一面土石盾牌,防御效果比之前的水灵盾符要好上不少,土属性乌龟壳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

    在来潮音山之前,李清峰曾带着李清东又跑了一趟大安坊市,将诸如辟谷丹、解毒丹等等探险常用的丹药和各种符箓都大致买了个齐全,尤其是土遁符这用来逃命的东西,更是每个人都配了一张,李家现在就这么点人,一个他都损失不起。

    淡蓝雾气与大鸟的利爪卷在一起,一触及爪子上灰蒙蒙的乌光,竟像是被腐蚀一般发出一阵阵的嘶嘶声。土克水,这大鸟爪子上的乌光多半是某种土属性的神通,李清峰脸色不变,正准备取出符箓来使用,眼角却瞟见紫红色闪过。下一刻,紫红色的绸带从他耳边刮过,与那爪子碰了一碰,一下子变回软软的模样,被扯了回去。

    出手的是袁晓蝶,她只是将妖兽引了来,却没有直接跑掉,回身又来相助。

    不用回头,李清峰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抓住机会,身子往旁边一闪,手中“青乌心泉剑”青光一闪,唤出一只青蒙蒙的乌鸟,吱呀叫着扑向大鸟。

    又撕开一张符箓,一条条青绿藤蔓便凭空生出,上下绕着那大鸟长开,直在大鸟身上缠了好几圈。

    “清东,袁夫人。”

    李清东知他意思,全力催动起“青木飞花诀”,手上生出两片边缘锋利的花瓣,一挥手,直直飞向大鸟的眼睛。袁晓蝶也是个有经验的,当即甩出张符箓,紫红绸带飞舞,帮他们缠住另外两只大鸟,又从头上拔下一枚簪子打出去。几人联手,又是青乌又是飞花,那大鸟猝不及防之下,一下被簪子从眼中穿了过去,又从后脑勺穿出,在空中飞舞一圈,回到了袁晓蝶的手里。

    簪子回手,袁晓蝶不知从哪弄出条白色绢布来,也不顾现在在战场上,快速的将簪子擦了一遍,又插回自己的头上。

    那簪子很明显又是件法器,估计还刻有“锋锐”等的法纹,李清峰往她头上扫了一眼,暗道这姓袁的女人身上好东西真不少。

    袁晓蝶注意到李清峰的眼光,一边往口中塞了一枚回气丹,一边脸上带起笑容似乎想说些什么。可话尚未出口便听见天上一阵刺耳异常的尖啸传来,刺得她双手捂耳,难受得弓起了身子,正是“摄心碧眼雕”的天赋法术。

    再看周围众人,无不是这样的反应。李清东修为最低,自然最为不堪,直接双耳出血,惨叫出声向地上坠去。李清峰赶紧一把扯住他,长剑一舞化出一层蓝色的水罩将几人罩在其中,这“摄心鸣”属于神魂攻击,对他没什么作用。

    正要拿出治疗符箓时,一阵叮叮的耳坠轻碰声传来,直接将“摄心鸣”带来的痛苦给驱散。可就在这点时间内,又有好几名修士被妖兽杀死,其中一名张家子弟就死在李清峰面前,当着几人的面被撕扯得干干净净。

    李清东一睁眼就看到这一幕,脸色变得苍白无比,但终究是没让自己吐出来。袁晓蝶对此则没太多反应,服下一枚丹药后便祭出紫红绸缎,眼睛紧紧盯着罩子外两只围着水罩盘旋的大鸟,头上的簪子也被她拔了下来,扣在手心。

    “铮!铮铮!”

    正此时,天空中几道琴音响起,一声连着一声,颇为急促,本是悠远深沉的琴音,却被生生弹出了满满的肃杀之气。

    李清峰抬头看去,空中的青衣女子不知何时已经收起了剑,怀中抱上了一柄古琴。她面前飞着两只锻骨后期的“摄心碧眼雕”,一只翅膀带血,离得远远的,翅膀一挥就是十余道风刃飞出;另一只离得很近,用自己的利爪和尖喙左突右撞,不时喷出几道音波,袭向近在眼前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