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气飞行了一段,李清峰法诀一收,落在地上。

    他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只有练气一层,现在灵力已经见了底。

    神识探入刚得到的储物袋,收获不少。有五十四块灵石,一袋灵谷,几株灵草,一本书,两张符箓,几瓶丹药,以及两件法器。

    五十四块灵石,还有灵谷!

    李清峰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有这些东西辅助修炼,他有把握在一个月内进阶练气二层。

    取出一瓶丹药,李清峰拿出一枚放入嘴中。这是一阶下品的回气丹,可以逐渐回复灵力,是很常见的丹药。虽然不太可能再遇敌,吃回气丹有些浪费,但李清峰生性较为谨慎,否则上一世也不能以散修的身份修炼到结丹期。

    他又用神识翻了翻那本书,是这名御鬼门修士的修炼心得,李清峰扫了一眼就把它丢进储物袋里,又拿出那两件法器来把玩。

    两件法器,一件是水元盾,一件是那黑色的扇子,李清峰姑且将它称为黑风扇。法器要经过炼化才能使用,没有炼化的黑风扇拿在手中,隐隐让李清峰的手有些刺痛。

    “鬼道法器......”

    李清峰叹了口气。

    他前世是水系剑修,没修习过鬼道功法。黑风扇是靠驱使鬼怪伤人,李清峰虽然懂得几手御鬼的手法,能够驱使这件法器,但终究没有专门修习御鬼功法来的顺手。

    黑风扇有一尺余长,扇柄雕有鬼脸花纹,内里有十二颗鬼珠。每一个鬼珠代表着一只鬼的本体,先前被杀死的鬼不是真的死了,而是需要从鬼珠中重新蕴养而生。

    十二颗鬼珠中,有四颗鬼珠完全破裂开来,这四只鬼完全死了。李清峰对鬼魂的攻击是针对神魂,以他的神识,一眼就能让这些练气都未到的小鬼魂飞魄散。

    黑风扇虽然不合手,但至少是件法器,也能将就着用。另一件法器就好多了,水属性盾牌,盾身上刻有“水元”两个字,正合李清峰的属性。

    储物袋中还有两张符箓,一张是一阶中品符箓土遁符,逃跑用的;另一张是一阶中品的土石傀儡符,能够召唤出一只土石傀儡供自己驱使。

    把玩了片刻,李清峰将法器和符箓都收入储物袋,摸了摸下巴。

    那名御鬼门的修士的实力还算不错,自己能战胜他全靠神识强大,练气修士能拥有两件法器,还能在御鬼门当中充当执事弟子,看来是御鬼门的中坚弟子。

    联想到黑衣男子脸上的皱纹,可能有五十岁了。李清峰在心底估算了一下,五十余岁的练气期弟子能充当中坚弟子,看来御鬼门不会是什么厉害的宗门,最多有几名筑基修士坐镇。

    那么御鬼门的对手,对应的实力也就呼之欲出了。

    李清峰心里有了个底,这和他之前的推测差不了多少。

    蛮荒之地,修仙者水平较低,两个宗门争抢修仙资源,中间间隔的地带是缓冲区,谁也不想让另一方占领。

    但其中还有一些矛盾的地方。

    楚红玉说,两个宗门向来不合,时有冲突。可他在李家村打听时,却没有听过和修仙者有关的事情,这样来看,两宗之间的斗争应该并不激烈才是。

    要不就是他打听的消息不充足,要不就是还有问题。

    李清峰一只手摸着下巴,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把玩着储物袋。

    是楚红玉在说谎?

    不,不对。赵玉仁让自己碰到这类事情多多相助,想来确实摩擦不断,但多半是近几年的事,否则村民们那不会没消息......他又让自己帮忙收集御鬼门的情报......

    近几年一直摩擦,还收集敌方消息......怎么像是,准备动手了?

    李清峰眯了眯眼睛,不对,还有不对的地方。

    自己和金鼎门的人是第一次见面,他们对自己的底细一无所知,居然敢大张旗鼓地请求自己帮忙收集御鬼门的信息,不怕消息泄露吗?

    怎么敢的呀?

    李清峰右手摸着下巴上的小胡茬,上牙轻咬自己的嘴唇。一双斜斜的眉毛眼睛本有些阴狠,配上他认真的神色,反倒显出了几分英武。

    他不相信一个宗门的首领会如此愚蠢。

    除非金鼎门不怕御鬼门知道这个消息。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是,为了缓冲区里的修仙资源,金鼎门和御鬼门没必要成日厮杀。坐下来谈判按比例分配就可以了。

    除非他们根本不想谈。

    一边想着,李清峰感受了一下灵力回复的情况,手捏法诀,腾空而起。

    “不谈判,近年来摩擦不断,放出要向对方动手的信号还不怕对手知道......”

    李清峰的脑子里冒出两个字,演戏。

    是了!能让两个向来不和的宗门相互保持克制,共演一出大戏,除了第三方,还有什么答案?

    是比御鬼门和金鼎门都强大的第三方啊。

    李清峰心里有底了。

    此行收获颇丰,看来回到李家村后,得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才行。

    此外,还得将修仙家族的框架尽快搭起来。两个修仙门派可不会平白无故的演戏,要说没什么阴谋,李清峰才不信。

    ......

    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再有半天时间,商队就能到王家村了。

    太阳还没升起,商队的人已经起来了,开始烧水做饭,吃完上路。

    李清峰坐在马车边上,听着柳振讲县城一带的风土人情,不时嗯嗯啊啊地答复几句。

    他们所在的地方叫杨县,属于宁州,宁州属于魏国,魏国共有六个州,分别是黄州、并州、宁州、封州、金州和云州。

    宁州多山,共有十一个县,位于魏国最北端。

    东边是并州,并州较大,下属二十三个县。柳振说并州较为荒凉,人口稀少,民风剽悍,多有凶兽出没。他跑商时曾经去过一次,被贼人给截了,财物虽然全丢了,但好歹捡回条命来。自那之后,柳家就再也不去并州做生意了。

    以南是封州,也是个大州,有二十七个县。再南边是黄州,有十六个县。不过柳振没去过这两个州,柳家也没有跑封州和黄州的商路。

    以西是金州。金州和宁州差不多大小,下属十四个县,地形和宁州相似。柳家主要的生意就在金州。

    金州在往西是云州,听说是个非常大的州,也是魏国首都所在的州。柳振没去过,柳家也没人去过,只听说那里繁华无比,犹如天上人间。

    李清峰听得津津有味,一旁的二哥李清元也听得双拳紧握,两眼发光。注意到这一幕的李清峰不禁在心中轻笑。

    他很喜欢这种轻松的感觉。

    这种,可以收起戒心的感觉。

    他知道身边的人不会伤害自己,他信任李清元、李清实、柳振,就像他们信任自己一样。

    为什么,因为他们是自己的亲族吗?

    前世的若水散人独来独往,做事从来只看利弊好坏;这一世的李清峰自小依靠亲族长大,本能的信赖亲族,依靠亲族。

    他意识到自己变了,不仅仅是若水散人,而也像是真正的李清峰了。

    这具身体在适应他的神魂,而他的神魂,也在不断受到影响。

    他既是若水散人,也是李清峰。

    他之前一直没有意识到的是,自重生之后,他的自我认识是存在裂痕的。如果是单纯的“若水散人夺舍李清峰”或是“李清峰吞噬了若水散人得到记忆”都不会出现裂痕。但偏偏这两者出现了融合。

    他既是若水散人,又是李清峰。可在这段时间里,他都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只觉得自己是若水散人,最多受了这具身体原主人地一些影响。这样,裂痕就来了。

    这点裂痕,短期来看并不致命。甚至他如果能将李清峰的亲族任意的当作棋子,他前期的发展也许还会相当顺利。但心魔的种子却会在此种下,一旦到了进阶元婴的时候就会爆发出来,使他身死道消。

    一滴冷汗顺着李清峰的鬓角流了下来,想明白这点的他不禁在心头暗道一声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