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娇华 > 1018 郑北的人(一更)
    老农直接在隔壁卧房休息。

    叫大恒的亲随则从西面下楼。

    西面楼鲜少有外人,自二楼开始,便成室外楼梯,下去就是沛福客栈内院。

    大恒才拐过二楼转向平台,便见楼下有三人上来。

    一人为首,二人在后,三人皆带着兵器。

    为首之人身材高大,大恒在人群中已属拔眼壮汉,却见此人约莫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来。

    因着大恒停下,楼下三人在小雨中抬头,朝大恒看去。

    为首男人眉毛粗糙,眼睛很小,但凶神恶煞,目光透着一股狠劲。

    屋顶上的雨水顺着屋檐淌落,再沿着露天楼梯汩汩流淌。

    楼梯台墀有半丈之长,不宽不窄,因这三人,愣是透出一股逼仄之感。

    大恒面无表情地打量他们,往旁边让去。

    为首之人收回视线,但在经过大恒跟前时,又朝大恒看来。

    大恒目光不躲闪,就这样看着他。

    “大兄弟,军人?”为首之人开口。

    “不是。”

    “打手?”

    “不是。”

    “武馆教头?”

    大恒没说话,抬脚下楼。

    为首之人手里兵器一抬,大刀连鞘按在大恒肩头。

    “大兄弟,”为首之人在大恒身后淡淡道,“我出刀快,仔细你的脖子。”

    大恒目视前方,“光天化日,你要杀人?”

    为首之人哈哈一乐:“衡香乱成一锅粥,还管我杀不杀人?”

    “你们何人?”

    “你是何人?”

    大恒回过身来,抬眼看着他:“你不是衡香口音,来衡香,应该是为了办事?”

    “少废话!”为首之人叫道,“你,何人?”

    大恒抬手,将对方的大刀移走,冷冷道:“萍水相逢之人,你办你的事,我走我的路。你定不想自己所办之事横伸事端,对我这过路之人的好奇,点到为止即可。”

    说完,大恒面不改色的转身离开。

    为首之人扬眉,看着他步伐沉沉,毫无紊乱,竟真半点没有被他吓到。

    “是个人物,”为首之人说道,转身上楼,“走吧。”

    ·

    “郑北口音?”王丰年说道,看着急急上楼的胡掌柜。

    “嗯,共三人,拿着大刀,很不好惹。他们我行我素,丝毫不受拦住,见到后边有楼梯,便直接从后边上。”

    “郑北无外乎只一家势力,”王丰年道,“郑国公府。”

    “据说,是群小人?”徐寅君道。

    “小人?”王丰年朝他看去,好奇,“你自何处据说?”

    “杜轩先生。”

    “竟是杜轩先生说的?”王丰年若有所思,“若是杜轩先生所说,那可能便真是小人了。”

    “要么,我去卿月阁找下康剑细问?”

    “也好,”王丰年想了想,“不知其善恶,先有个准备。”

    “嗯。”

    康剑一直留在衡香,没有离开。

    夏昭衣委托他暂帮忙处理衡香信件和一些事务,待徐寅君从游州过来之后交接完,康剑便去了杜轩当初在衡香置办的卿月阁。

    连着几日春雨,加上今日这场雷暴又急又快,卿月阁的后塘彻底被堵死,康剑和府上仅有的四名仆人,已疏通了大半日。

    长锄和铲子挖出好多死掉的臭鱼烂虾的尸体,再抬着一筐又一筐的淤泥倒去后门外的板车上。

    板车满满当当后,便由街上雇来得脚夫拉去城外倒掉。

    连着走了三辆板车,康剑又挑两筐出来放上,拉着板车的小脚夫眼睛一亮:“是你!”

    康剑抬头朝他看去。

    十五六岁的瘦弱少年,面黄肌瘦,皮肤黝黑,依稀有几分眼熟。

    “好大哥,真是你!”余一舟开心地说道,“是我呀,枕州岸边,好大哥曾赠我蔬菜与钱,足足五钱呢!”

    说着,余一舟一拍跟前的板车:“你看,这板车便是我用那五钱买的!”

    康剑似乎能想起来:“你是那名小少年,好像是姓……”

    “余,”余一舟灿烂笑容变得几分落寞,“多余的余。”

    康剑正累着,闻言点头,而后道:“甭乱说,活着便是活着,凭手脚吃饭,仰不愧天,不叫多余。”

    “谢谢好大哥!”余一舟说道,目光看向他后边的大宅,目露惊艳,“原来,你们家大小姐真的好有钱。”

    “大小姐?”康剑反应过来,知道他指得是在马车上没有露面,只出声要杨富贵给点银子的夏昭衣。

    康剑笑笑,没多解释:“你在这歇会儿,我再去挖泥。”

    “嗯,好!”余一舟点头,目光格外明亮。

    不过这次,康剑进去便没再出来了。

    几个仆人抬了几筐淤泥出来倒,余一舟好奇问起,一个仆人道:“哦,来客人了!”

    余一舟面露几分失望,不过很快又笑起:“那帮我同康大哥问声好!”

    “这一会儿就叫上大哥了,”仆人笑道,“你小子自来熟,真不见生,行行,知道了。”

    眼看板车快满,仆人道:“太满了你不好拉,就这样吧,工钱算你整一份的!”

    “好咧!谢谢老哥!”余一舟道。

    康剑跟徐寅君因为之前交接过,以及在夏昭衣留下的信函等诸多事情上不时有接触,一来二去,二人交情已不浅。

    徐寅君直接来后院找人,见有挖锄空闲,干脆袖子一卷,一起干活。

    听完徐寅君说的,康剑愣了一愣。

    关于郑北的事,康剑是知道一些,但隐约觉得,跟郑北那边,关系总体还算不错……吧?

    确切来说,是郑北和郭家关系不错。

    当初夏家出事,郑国公府提前将夏家的诸多文物,尤其是夏大小姐的那些珍藏,都偷偷放在了淮周街的郭府。

    不仅因为郭府能保下这些东西,也是郑国公府对郭府的信任。

    现在,沈冽虽然跟郭家决裂,但也不至于跟郑北那边忽然有上矛盾吧。

    但杜轩为人,康剑清楚。看不上眼的,杜轩提都不提,真被他嘴上几句的,那绝对是杜轩记仇在心头的。

    以及,杜轩对自己的事情从来不计较,非常大度,真要让他记仇上的,那绝对……

    “赵家,是怎么惹上我家少爷的?”康剑若有所思的反问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