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3章
    一转眼,笔直修长的黑影,就跟一座山似的屹立在卿卿眼前,将她整个人笼罩在了阴影里,少女身姿娇小,头顶也只能到男人肩膀高度。

    一对男女,一高一矮,一刚一柔,面对面的站着。

    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屋里出奇的安静,只能听见二人的呼吸和各自的心跳。

    男人灼灼视线落在少女身上。

    那一件月白色披风将少女身形遮住,一头青丝如瀑披散在肩上,皓若凝脂的肌肤,姣若秋月的面容,鲜艳欲滴的朱唇,是男人见了都会心念一动。

    他缓缓抬起袖子,修长而骨节分明得手指,直接解开了少女身上裹着的披风。

    层层叠叠的披风垂落地面,露出里头只穿着一件藕荷色丝绸睡袍,紧紧贴着少女娇小玲珑的身段,那片雪白无瑕的颈子,盈盈一握的腰枝,婀娜有致的盈软,无一不在透出致命诱惑。

    心头一股热流乱窜,男人没有犹豫,一把勾着她的腰,将轻软如绸缎般的身子横抱起来,大步进入里屋。

    卿卿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扔在了榻上。

    吓得她手忙脚乱,一个劲的往后退,直退到了床角。

    眼前被泪水模糊,抬眸一看。

    男人像是饥饿已久的豺狼虎豹,正猩红的目光,垂涎欲滴的盯着她,好似要把她吃了。

    眼睁睁看着他爬上榻来,一步步朝着她靠近。

    她连连往后退,直到背靠在墙上,已经退无可退。

    卿卿抱着被子护住身前,瑟瑟发抖的缩在角落里,眼泪止不住往下流,“你杀了我吧!”

    杀她?他怎舍得杀她。

    卿卿热泪滚滚,顺着白皙的脸颊往下流,薄肩一抽一抽的,那模样,还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着实让人心疼。

    姬行云对上那双哭得水漉漉的动人眼眸,这般楚楚可怜,谁受得了?

    呼出一口浊气,姬行云抬起袖子想要安抚她,还没靠近。

    卿卿已经受惊过度,紧紧缩着肩膀,只顾痛哭流涕。

    那模样活脱脱就像是一只遍体鳞伤的小猫,瑟瑟发抖的蜷缩着身子,对人只有提防和警惕,实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姬行云眉头紧拧,压低声音道,“你若是肯乖乖跟着我,今后我必定不会亏待你……”

    卿卿琢磨着,她也要像宋易那般宁死不屈!

    她泣不成声道:“做梦,我死也不会跟着你,你要么就杀了我,休想碰我一根手指头!”

    姬行云本想说什么,可她情绪如此激动,又抵触得厉害,定是什么也听不进去的,也只好作罢。

    他冷笑一声,道:“你既一心求死,本都督可以成全你。”

    上一个被他“成全”的人,已经挂在城墙上了。

    男人抬起袖子,指尖划过她粉嫩嫩的脸蛋,语气变得毛骨悚然,继续说道:“不过……你生得这般细皮嫩肉的,甚合我意,若是就这么死了未免可惜,不如,我先把你杀了,再将你这身皮剥下来,做成垫子,天天晚上铺着睡。”

    卿卿听闻,头皮一紧,哭声都哽住了,抽噎着抬眸,便对上了他那阴沉沉的目光。

    一想到他杀了宋易,还将宋易挂在城门上,杀了她,把她的皮剥下来铺着睡觉,这种事情肯定做得出来!

    想到死了还会被剥皮,不得安宁,卿卿哭得更凄惨了,那哭声嘁嘁,声声入耳。

    姬行云幽幽说道:“你要么死了被我铺着睡,要么活着陪我睡,自己选!”

    卿卿两个都不想选!

    等了许久,她不说话,只顾哭,哭得声音都有些哑了。

    “给你时间好生考虑考虑。”说完姬行云翻身倒下,一把拉来锦被,蒙头就睡。

    任凭卿卿坐在旁边哭得昏天暗地,听得他一个头两个大。

    卿卿直哭到了大半夜,哭得太累,眼泪都哭干了,实在哭不动了才停下来,变成了小声的嘤嘤抽泣。

    床头的灯还忽明忽暗,哭声止住之后,屋里陷入一片沉寂,只能听见床上男人熟睡发出粗重均匀的喘息声。

    卿卿抱着膝盖,缩在床角处,用袖子抹去了眼前的泪,警惕的盯着男人盖着被子的背影,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睡着了,肯定是装睡吧。

    他一动也不动,她也丝毫不敢动弹,就好像面前躺着的是一只沉睡的老虎,听见丝毫动静都会苏醒过来一口将她吃掉。

    时间慢慢流逝,也不知等了多久。一

    因为昨夜就焦虑得几乎一夜未眠,一时困意袭来,卿卿眼皮子都在打架,小脑袋摇摇欲坠,昏昏欲睡,好几次差点就这么坐着睡了过去。

    她几次猛的惊醒,给大腿掐了一把,打起精神,直直撑着眼皮,不断提醒自己绝对不能睡着。

    直到灯芯燃尽,屋里的灯光噗的熄灭下去,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和死寂。

    几乎是同时,卿卿也支撑不住,合上眼,毫无意识的就这么睡着了。

    四更时分,漆黑无光的屋内。

    床榻上的男人豁然睁开眼,乌木一般的眼珠子透出幽幽的寒光。

    屋内虽然昏暗无光,可是练武之人视力较好,基本能够看清,床角处,少女还蜷缩在她的一方角落里,保持着抱着膝盖的动作,已经闭眼睡着了,仿佛一尊精雕细刻的玉雕小人。

    姬行云沉吟片刻,翻身坐起来,悄无声息的凑上去。

    确定她睡着了,才伸出胳膊,尽量轻手轻脚,将少女轻盈的身子抱起来,塞进被窝里。

    卿卿动了动,却只是挪了挪姿势,并没有被吵醒。

    沉睡的美人青丝如绢凌乱的铺了一枕,吹弹可破的肌肤,两条小眉毛微微蹙起,朱红唇瓣正蠕动着,看起来香艳夺目,就如成熟的鲜红果实一般透出诱人的气息。

    男人俯身下来,目光凝视着她,好似看的是什么稀世珍宝,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大手轻轻将散落在她脸上的碎发撩开,指腹落在粉嫩嫩如桃花般的脸颊上,来回轻.抚,触及之处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般,他从未碰过如此美好之物,只觉得爱不释手。

    鼻间充盈着少女的芳香,灼烫视线久久停留在少女樱唇上,他喉中如同干涸已久的沙漠,喉结一滚而下,终是抵不过诱惑,低头凑了上去。

    不想凑到一半,少女睡梦之中,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一脸痛苦委屈的模样,含含糊糊的嘟囔,“狗贼,休想碰我……”

    “……”狗贼?姬行云眉头渐渐拧紧,面上浮起一片阴霾。

    次日醒来,撑着浑身酸痛的身子坐起来,卿卿还觉得头晕目眩,云里雾里的。

    昨晚上眼睛都哭肿了,现在还有些睁不开。

    片刻后,猛然想起什么,她一个机灵清醒过来,瞬间睡意全无。

    看看盖在腿上的锦被……没记错的话,她昨晚好像缩在床角不小心睡着了,怎么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

    卿卿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她这种状况竟然还睡得着,而且还睡得那么死,那姓姬的狗贼肯定趁着她睡着什么都做过了。

    埋头看看整整齐齐的衣裳,再检查了一下被褥也不见落红……也可能没做过什么?

    可是,一个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女人摆在面前,哪个男人会什么也不做?说不定是做完之后把她衣裳穿好,又换了床单!不然身上怎会这么疼?

    思来想去,卿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只好安慰自己,不管做没做什么,反正现在脖子没断,还活着,总归是好的。

    原本还以为她定是见不到今日的太阳了……卿卿抬眸朝着窗子望了一眼,看着透过窗户纸照进屋里的明媚阳光,心下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还是活着的感觉好,能好好活着,谁会想死呢?

    外头早就天色大亮,已经是日上三竿时候。

    卿卿喉中干涩得厉害,撑着绵软无力的身子,翻身起来,下床想去找点水解渴。

    来到桌边,倒了一杯凉水仰头饮下,背后突然一个诡异的声音传来,“你醒了。”

    卿卿扭头才发现屋里阴影下,还无声无息的坐着个人,正是姬行云。

    吓得她差点没被水呛死,连连咳嗽,好半晌才缓了过来。

    卿卿将水杯放下,袖子掩唇,退开好几步,机警的看着他。

    姬行云缓缓起身,朝着她走来,“考虑得如何?”

    考虑什么?哦,记得昨晚好像姬行云说让她选择,要么就死了之后被剥皮,要么就活着陪他睡?

    卿卿含着泪,幽怨道:“你要么就杀了我,反正我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姬行云走到卿卿面前,弯下腰,平视着她的脸,磁性好听的声音道:“当真?那我可动手了。”

    他朝着卿卿抬起了大手,好像要一巴掌捏死她似的。

    吓得卿卿屏住呼吸,头皮发紧,盯着他那只手,突然就怂了,连忙道:“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或许我还可以考虑一下。”

    姬行云冷嘁了一声,“你还敢讨价还价?”

    是的,她竟然还反过来提条件了……这到底是抓来的俘虏,还是请来的小祖宗?

    卿卿对上他的目光,眼中泪光闪闪,虽然害怕,却隐隐透出一丝倔强和不屈,道:“那你动手吧,反正要是那根绳子没断,我早就是个死人了!”

    听说她竟然企图自尽,姬行云渐渐皱了皱眉,询问,“你说,什么条件?”

    “让宋易入土为安。”卿卿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反正也没指望姬行云真能答应。

    姬行云却回答,“好。”

    没想到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卿卿还愣了愣,一时也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早知道他答应得这么干脆,应该提个更难的条件!比如说,把南阳城还给她?

    姬行云一把勾着她的腰,将她揽入怀里,薄唇贴在头顶的发间,语气凶巴巴的道:“今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若是再寻死,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突如其来,男人怀中跟火炉似的都有些烫人。

    卿卿不情愿的扭动了两下肩膀,想要挣脱,却被他箍紧了一些,紧得都有些生疼。

    卿卿本是一心求死,希望能直接死在他手上,了却一切痛苦,却不料现在……连死也不敢死了。

    她最怕的就是像别人说的那样,被他糟蹋了,还要被他拧断脖子。

    如今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糟蹋了,但是能苟且偷生,活下去的话,她好像还是能勉强接受?

    毕竟活下去还有希望逃出去,去建业找阿兄、姑姑、还有六郎……

    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