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4章
    已经是日上三竿时候,姬行云还要去办事,便派了人带卿卿去安顿,给她单独备了一间院子。

    分别时候还给了卿卿一个古怪的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看得卿卿头皮发麻。

    此番魏军攻破南阳之后,带军入城,占领太守府为据点,大都督办公之处安排在一间阁楼之内。

    当天下午,商议完了军事,诸多将领自阁楼出来,四散离去。只有孙英一人被姬行云单独留下来问话。

    此刻姬行云正端坐在上,看着手上一份军情文书,漫不经心的询问,“你仔细说说,进阮府之后见到阮氏女的情形。”

    孙英还暗暗欣喜,琢磨着定是因为昨日他将美人献上,讨得大都督欢心,要赏他了!

    笑吟吟回答:“回禀大都督,当时末将带兵进府,搜查之下空无一人,直到有人来报,说是发现一名女子自尽未遂,晕倒在地。便让人救了她,暂且收押,待她醒来一问,才知就是阮武之女,不知为何孤身一人被遗留在此。末将见此女生得美若天仙,便想着献给大都督,于是安排让她前来献舞……”

    听他交代完了之后,姬行云将手上文书放下,缓缓抬眸盯着他,“是么?”

    感觉到他面色有些难看,浑身围绕杀意,孙英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一些,迟疑回答,“就是如此。”

    姬行云一声冷笑,质问道:“怎么与我听说的有些不同?把人带上来。”

    孙英还一头雾水,就将另一名少年士兵被带了进来。

    一看见此人,孙英笑容渐渐消失,额上冒出一滴冷汗,暗暗有些心虚。

    姬行云问那名士兵道:“你说。”

    少年单膝跪地,冷汗直流,如实交代,“禀大都督,那日孙将军入阮府,搜查之下,发现一名美人晕倒在地,顿时色心大起,企图□□,小的出来阻止还被暴打了一顿,后来有人给孙将军献策,说阮武之女养在深闺,反正也没人见过,不管此女什么身份都可让她冒充阮氏女,留着献给大都督邀功……孙将军还威胁不许讲此事说出去,大都督饶命,小的知道的都如实说了……”

    孙英大惊,颤抖的手指着那士兵,道:“大都督切莫相信此人妄言!他就是胡言乱语,是那小娘子自己承认她就是阮武嫡女的。”

    姬行云轻哼了一声,面色阴翳得可怕,“你知不知道错在何处?”

    孙英咽下一口唾沫,还死不承认,“大都督,当真是她自己承认她就是阮武之女的,大都督一定要相信我,也是看她相貌生得美艳绝伦,才想着献给大都督……”

    他们发现卿卿的时候是晕倒在地的,孙英见此女美貌时就生出邪念,打算占为己有。不过后来有人阻拦,发现她另有利用价值,才改变了主意。

    卿卿醒来之后,他也问过卿卿了,卿卿不说话,等了很久才点了点头,模棱两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迫承认的。

    一想到这姓孙的不知对卿卿做过了什么,是不是已经……姬行云顿觉恼羞成怒,拳头因为握得太紧而青筋暴出,咯咯作响,目中寒光乍现。

    他缓缓起身,叮当一声,一把匕首扔到了那少年面前,姬行云道:“若能杀了他,今后你便接替他的位子。”

    孙英一听,心下一沉,当时就慌了,“大都督,末将所言句句属实,并无过错,大都督因这点鸡毛蒜皮之事要杀我?末将对大都督忠心耿耿,此番南征北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此番也罪不至死啊,还请大都督开恩……”

    “不可饶恕!”姬行云口中一字一句蹦出来,已经背过身去,负手背后,走到窗边望风去了。

    孙英本是一心阿谀奉承,哪知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全想不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触犯到姬行云哪条忌讳?

    孙英看着地上那把匕首,想着姬行云对他杀意已决,今日毕竟在劫难逃,他绝不能坐以待毙,可进屋之时兵器早就放在了门外,当时就要伸手去抢地上匕首,还想拼死一搏。

    可是,旁边不起眼的少年速度比他还快,已经一把就将匕首夺去,抽出刀鞘,朝着孙英扑了上来。

    两人滚在地上,一番撕打缠斗,孙英好歹也是一名将领,自然不是吃素的,哪有那么好对付。

    屋里打斗嘈杂声音乱作一团,姬行云却两耳不闻,只是若无其事的看向窗外。

    直到屋里彻底安静下来,姬行云回过头,已经是一地鲜血,孙英被划破了喉咙倒在地上,死不瞑目,血泊之上,不过十六七的少年一身血渍,衣裳头发凌乱,狼狈不堪,还气喘吁吁。

    姬行云还有点意外,幽幽盯着他看了许久,问道:“你叫什么?”

    少年横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还喘着粗气,将匕首收回刀鞘,单膝跪地回答,“回大都督,小的叫平安。”

    姬行云点头,“你既有能耐杀他,也算当之无愧,今后就跟着本都督某事。”

    而后叫人前来清理孙英的尸首,并将这少年留在身边。

    孙英以前是什么样的货色,姬行云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现在是死有余辜。

    另一边,卿卿被安置在了独门独院,进屋空无一物,不过还算干净整洁,正有人将日常用品一点点搬进来,还为她备好了饭菜。

    按理说她现在这么惨,城破家亡,亲人离散,沦为俘虏,还被姓姬的狗贼占了便宜,不应该有心情吃东西才对。

    奈何实在饿得前胸贴后背,而且这些饭菜都是鲜香四溢,看得她口水直流。

    秉承着死也不做饿死鬼的念头,卿卿又饱餐了一顿。

    吃饱喝足之后,外头接二连三的进来一众奴仆,一个个手上端着托盘,盘中整齐的罗列着一些物件,全数放在了屋里。

    领头之人道:“这些是大都督赏赐给小娘子的。”

    卿卿缓步走上前,依次看了一眼送来的东西。

    大多都是女子的日常用品,有胭脂水粉香料,绫罗绸缎,金银珠翠,裙裳首饰,不少连她也不曾见过的名贵之物,琳琅满目,叫人应接不暇。

    卿卿还在疑惑,姬行云怎么出手凡这么阔绰,还给她赏赐东西?

    卿卿也是个女子,也喜欢精美华丽的衣裙首饰,可是因为父亲尸骨未寒,她还是只穿着身上的素衣白裳。

    晚些时候,门外忽而有人提到大都督来了。

    卿卿抬头一看,就见是身着暗红箭袖长袍的姬行云,正背着光,负手长身玉立在门口。

    卿卿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下意识的想逃避。

    姬行云迈步进去屋内,就见他派人送来的衣裳首饰,卿卿一件都没有碰,还是身着缟素,不染脂粉,却是显得天生丽质,比昨日献舞时候,身着霓裳浓妆艳抹的模样,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清丽,却不管怎样都是人间绝色,叫人欲罢不能。

    姬行云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示意送来的东西,问道:“不喜欢?”

    一个强盗突然闯进你家里,烧杀抢劫,无恶不作,占了你家的地盘,将你据为己有,还把在你家里抢的东西送给你献殷勤,卿卿怎么可能喜欢?

    姬行云看着她,还在怀疑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有人说她只是阮家留下的婢女,并非阮武嫡女,毕竟阮家的千金不可能被独自一人扔在弃城之内。

    姬行云回过神,下令道:“来人,将东西拿进来。”

    外头便有人捧着个方方正正的锦盒走了进来,放在了面前矮桌上。

    姬行云示意锦盒,对卿卿道:“打开看看。”

    看这精致的锦盒,卿卿琢磨着,莫非又送来更名贵的宝物?

    只得过去,抬起袖子,缓缓打开锦盒的盖子。

    入眼就见里头放着个鲜血淋漓的人头,乱蓬蓬的头发下面色乌黑,眼眶凹陷,一双眼珠子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这竟然是孙英的人头,顿时给卿卿吓得魂飞魄散,发软的腿连连往后退,险些跌倒在地。

    姬行云就在身旁,一把掐着她的腰扶正身子,轻盈绵软的揽在怀中,垂目看着她问,“这个喜欢么?”

    卿卿哪见过这等血淋淋的人头?当即喉中作呕,先前吃的饭差点没吐了出来。

    昨日这个时候,孙英还在她面前耀武扬威,活蹦乱跳的,转眼再见只剩一颗头,死不瞑目的瞪着她。

    虽然说,卿卿对孙英是恨之入骨的,之前这姓孙的就企图强占她,后来还强迫她来伺候姬行云,死了简直大快人心。

    问题,这孙英不是姬行云的手下么?姬行云为何突然杀了人家,还把人头割下来,送过来问她喜不喜欢?她到底为什么要喜欢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这个变态!

    卿卿惊吓过度,整个人傻愣愣的,简直比昨天看见他杀了宋易更为惊恐。

    她闭着眼睛不敢看,将脸埋在姬行云身上,小手紧紧攥着他身前的衣物,颤声央求,“能不能先拿出去?我怕……”

    姬行云看看怀里瑟瑟发抖的美娇娘,扬了扬下巴,吩咐将人头拿了出去。

    他还不以为意的说道:“不过是个死人,有何可怕,这世上可怕的向来是活人。”

    卿卿脸色发白,惊恐过度。

    倒是赞同这句话,可怕的向来是活人。

    比如说他,随意决定他人生杀大权,昨日眼也不眨杀了宋易,今日连自己人都不放过,改日说不定一不高兴也要一巴掌捏死她。